正文 第二章 裂天功

作品:万界轮回之旅

    青衣少女挥剑抵挡,只觉一股沛然大力袭来,手中长剑便脱手而出。

    旋即,白衣公子再次凌厉一剑袭来,眼看青衣少女就要丧命。

    这时,那名隐身人群的青袍道人闪身而出,一掌拍出,澎湃的掌劲击中白衣公子的长剑,将其击退数步。旋即他抱拳,朗声道:“想必这位公子就是白家大少爷白逸风吧,在下真武派玄真道人,这是我的师侄苏雨晴,此事有蹊跷,还请容我等解释!”

    白逸风冷冷道:“原来是出自当今武林七大正派之首真武派的高徒,怪不得行事如此肆无忌惮!但我白家为四大世家之一,也不是好惹的。今天的事,玄真道长不给个交代,就别想走出这长乐府!”

    苏雨晴听了,顿时冷冷道:“我只是轻轻打了他一掌,以他的内力,怎么可能会死!况且,即便他死了,也是死有余辜!本姑娘千里追踪采花大盗花蝴蝶,眼看就要将其斩杀,这位白二少爷却跳出来阻拦,让那淫贼逃了性命!如此行径,岂不该死!”

    白逸风顿时冷笑道:“区区一个采花淫贼,只要他还在长乐府,就逃不出我白家的手掌心!三天内,我会将他交给你真武派!但我三弟逸尘的死,你们准备怎么交代?”

    玄真道人道:“我师侄行事素有分寸,绝不会下死手,令弟之死只怕另有内幕,等查清楚了,我真武派必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白逸风道:“既然如此,就请苏姑娘到白府做客,若玄真道长能在三天内查明二弟之死与苏姑娘无关,我们自然会放了她!”

    玄真道人听了,顿时面色一沉,道:“你想软禁我师侄?”

    白逸风冷笑道:“那我们白家总不可能听信道长空口白话,就让你们离开吧。到时你们死不承认,白某总不可能到玄武山去要人吧?”

    旋即,两人各自凝神聚气,对峙起来,却谁都没有轻举妄动。白家和真武派都是当今武林最为顶尖的大势力,若是贸然起了冲突,谁都担不起责任。

    这时,一颗璀璨耀眼的流星骤然出现,急速划破天空,化作一道白色光华,一闪便没入了躺在地上的白逸尘体内。

    然而,奇怪的是,不论是交手的两位武林高手,还是围观之人,都没有发现这一幕。

    旋即,白逸尘忽然睁开眼眸,打量了四周一眼,一脸疑惑道:“这是哪里?”

    旁边的随从阿武喜极而泣,道:“二少爷,你醒了!太好了!”

    白逸风和玄真道人听了,转身望去,顿时各自罢手。

    随即,白逸风走到白逸尘身边,神色关切道:“二弟,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是谁,为什么叫我二弟?”

    白逸尘愣了愣,他是真的不认识对方,因为他的灵魂是来自异时空的青年萧易。他依稀记得,自己正准备对着流星许愿,然后就被流星砸中,再醒来就来到了这里。难道自己穿越了?

    旁边,阿武神色大惊道:“大少爷,二少爷不会是失忆了吧?”

    白逸风道:“阿武,你不必担心,逸尘头部并无受伤,或许是一时受了惊吓,要不了多久就会康复的!你先扶他回府休息!”

    阿武点点头,带着萧易离开。

    这时,苏雨晴冷笑道:“白逸风,亏你还是名列龙虎榜第三的高手,你弟弟有没有脉,都能弄错,还冤枉我们,简直可笑!”

    玄真道人顿时瞪了她一眼,旋即抱拳道:“白公子,我这师侄年幼无知,伤了令弟,还请见谅!”

    白逸风起身,抱拳道:“前辈言重了!此事本就是二弟之错,让他受点教训也好。刚才逸风担忧弟弟安危,行事鲁莽了,还请前辈和雨晴姑娘见谅!不如两位一起到白府喝上几杯,算是逸风赔礼道歉!”

    苏雨晴道:“不必了,本姑娘还要追杀采花大盗花蝴蝶,告辞!”

    玄真道人也抱拳道:“多谢白公子,等抓到了花蝴蝶,我等必来叨扰,告辞!”

    白逸风也不再劝,抱拳相送。

    ……

    一刻钟后,萧易跟着阿武来到了一处奢华府邸之前。

    朱红大门上的匾额写着白府两个金漆大字,门口有一对足有四五米高,威武雄壮的石狮子。旁边还站着两名身着白色劲装的佩刀护卫。

    白家作为天下四大世家之一,雄踞长乐府,势力遍及陇右道,为西北第一豪门,府邸修建的自然是极为奢华气派,占地面积足有百亩,内中院落极多,堪比王侯府邸。

    两名护卫看到萧易,立刻躬身行礼道:“见过二少爷!”

    萧易却在着着府邸大门,神色微微呆滞,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一些相关的记忆片段,那是原主白逸尘的记忆。

    旋即,阿武带着萧易来到了一个门口匾额写着尘香园的院子内。

    这时,两名分别穿着红绿二色衣裳的俏丽少女迎面走来,盈盈一礼道:“见过二少爷!”

    萧易看着两个侍女,脑海里又浮现了些许相关记忆,于是道:“红梅、绿荷,不必多礼,你们去帮我准备点吃的吧!”

    虽然他是刚刚穿越过来,但腹中已经有些饥饿。

    “好的,少爷!”

    两名娇俏少女应了声是,迅速而去。

    这时,萧易看向了阿武,道:“你也去吃饭吧!”

    阿武道:“可是,少爷你的伤势?”

    萧易摇摇头,道:“我已经不碍事,你去吧!”

    他穿越苏醒后,身体便是完好,没有感受到所谓的内伤。

    片刻后,两个侍女弄来了饭菜,有六个菜,荤素皆有。

    萧易吃完后,来到了卧房内,闭目沉思。

    经过这段时间,他现在已经整理了不少关于白家的记忆。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白家的二少爷白逸尘,吃穿用度,样样不愁,还有两个美貌侍女服侍,这种日子就是他前世所追求的人生巅峰。以白家的富有,如果没有意外变故,他可以享乐一辈子。

    然而,坏消息是,因为原主的死亡,他的内力自动消散了大半,剑法更是要重头开始练习,可以说近乎武功全废。

    从原主的记忆可知,白逸风其实是他的便宜父亲白云龙的私生子,是白逸尘的母亲沈婉诗死后,才接回府邸的。因为白逸风从小在外,受了许多苦,白云龙一直想要弥补过去对他们母子的亏欠。因此,白云龙本就极为偏爱白逸风。

    如果萧易,不现在是白逸尘了,他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个新身份。萧易已经是上一世了,从今以后,他就是白逸尘了!如果他武功近乎全废的消息传出去,那就彻底没有机会继承家业了。

    一旦白逸风继承家主之位,他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甚至性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虽然白逸风看似极为爱护他这个弟弟,但原主的记忆之中却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却是极为忌惮。这次原主的莫名死亡,白逸风就有很大的嫌疑。

    因为原主是嫡子,属于第一顺位继承人,而白逸风只是私生子,如果原主不死,对方就没有把握继承家主之位!

    所以,他现在的处境看似美好,其实很危险。而且他现在近乎武功全废,如果白逸风派人刺杀他,很可能轻易得手。

    因此,他决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再出门,而是专门在家习武练剑,恢复内力。

    白家守备森严,白逸风即便想派人刺杀自己,也没机会。

    随即,白逸尘开始整理关于武功方面的记忆。

    白家家传的内功心法为裂天功,此功法共有九重,修炼到五重境界,便是江湖之中的一流高手,到第七重就是江湖中的绝顶高手。若能修炼到第九重,就能突破先天密境,成为江湖中屈指可数的宗师强者!

    原主本来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巅峰,接近一流水准,可惜现在残存的内力修为只有第一重功法的水准。

    好在内家真气修炼,最难的是内力冲开经脉上各处淤塞的穴道,贯通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而白逸尘本身的十二正经已经全部贯通,接下来只要默默积蓄内力,修为自可恢复。

    片刻后,白逸尘闭目盘坐,按照原主记忆,缓缓引导体内丹田的内力流转十二正经,吸纳体内生命精气,壮大内力,经过一个小周天的运转,然后又返回丹田,再从丹田重新流淌而出,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这可是多亏了原主的记忆和这具身体的本能,否则他对经脉穴道一窍不通,贸然运功,必然是走火入魔,身体瘫痪的下场。

    不过,让白逸尘有些担忧的是,这裂天功修炼出来的内力具有一股锋锐气息,运行经脉之时,隐隐有刺痛感。

    所有上乘内功心法都具有阴阳五行属性,练出来的内力也都是各具特性,有的炙热如火,有的寒冷如冰。而他修炼的裂天功是庚金属性,修炼出来的内力因而具有锋锐特性,虽然杀伤力极大,却没有养生延寿之功!

    在白逸尘沉浸练功之时,随从阿武带着一个穿着白色锦衣,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来到了门口,想要开门进去,却发现门被反锁了,顿时面色一沉,道:“阿武,看看这个逆子在房间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