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泰山仙缘

作品:为师我乐意

    1泰山仙缘

    一夜之间,泰山就全白了。

    刘晗从帐篷里钻出来时,看到四周一片银装素裹,树梢低垂,挂满积雪,不由得心中一阵阵庆幸。

    昨天要是没有在这块大沿壁下扎营,夜里只怕帐篷都会被大雪给压垮。

    可是高兴劲儿还没维持三秒,他就犯愁起来。

    大雪封山,这可怎么下山啊。

    这里是泰山景区范围之外的偏僻之处,可没有缆车公路。山间小路,本就难行,如今大雪积压,就更是难行了。

    寒风冷冽,却十分清新,刘晗不由得仰起头,深深吸了几口,品出几分清新中的甘甜来,不由得甚是陶醉。

    哈哈哈!

    不远处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

    刘晗心中一惊,转头看去,哪里看得到人影。

    可是这个声音不是幻觉,而是真的,那个人叽里呱啦着说了一大通,刘晗饶是侧耳细听,愣是没听清楚他说的是啥。

    凭声音判断,那是个男人,中气十足,气势豪迈,却又带着些悲愤。

    刘晗寻思着,是不是有人在寻短见?这么一想,他就坐不住了,赶走几步,准备绕过这块大石壁,过去看看情况。

    猛然之间,一声霹雳似的大响,震得整个石壁都抖动起来。刘晗刚刚走到岩壁边缘,一个踉跄,往边上一歪,重心不稳,就往岩壁下的悬崖滑去。

    底下就是万丈深渊。

    刘晗心中慌乱,双手一阵乱抓,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抓住悬崖边的一颗碗口粗的树,这才止住滑势,稳住身形。

    就刚才这么一下子,他已是半个身子滑在悬崖外。

    刘晗心神稍定,喘着粗气,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就在这时,岩壁上空,一阵龙卷风暴席卷而来,积雪中裹挟着一颗颗断折的大树,铺天盖地,轰然如潮水一般冲刷过来。

    我的天!什么情况?!

    刘晗只是愣了那么一下,全身一个激灵,想也没有想,就立即手脚并用,爬上岩壁,连滚带爬的,躲进岩壁里头,缩成一团。

    岩壁外,宛如雪崩爆发,石块,大树,积雪,跟瀑布似的,漫过大石壁,掉下悬崖。

    如此诡异的事,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这才慢慢稀疏,平静下来。

    有个声音在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然后只听得“呼”的一声,一道人影从岩壁上一掠而过,直直冲上云霄。

    在他身后,惨遭蹂躏的地方,再次刮起一阵小型龙卷风暴,残雪飞舞,簌簌掉落。

    神仙?会飞的神仙?泰山上,什么时候有会飞的神仙了?!

    刘晗目瞪口呆,脑中乱成一锅粥。

    过了好一会儿,那道人影在空中消失不见,刘晗才心神稍定,小心翼翼地起身,绑上背来的军用狗腿砍刀,出了岩壁,壮着胆子去那里看看究竟。

    越过岩壁,刘晗不由得目瞪口呆。

    岩壁上方本来是个小山峰,像是个馒头形状,上面长满青松,挂满积雪。如今只剩下一块大石头,光秃秃的,麻砾色。

    呆呆地看了半饷,刘晗长叹一口气,实在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后怕。

    “你……终于来了!”有个声音突然响起,声音中带着叹息,沧桑,疲惫,像是早就在等着他一样。

    刘晗大吃一惊,拔出军用狗腿砍刀,转身问道:“谁!”

    他没看到人影。刚才也没听出来,这个声音从是从哪里传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声音才再次叹息似的响起:“小家伙,别找了,老夫就在这里。咳咳……咳咳……”

    刘晗循声看去,终于找到出声的这人,一下子就愣在那里,像是看见鬼了一样,说道:“你……你……”

    那人坐在一堆乱石缝里,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里有个人。

    他看着刘晗,甚是欣慰的样子,点点头,说道:“你终于想起来了。那座山,叫泰山,对吧。泰山封禅,岱顶立石,东巡海上,年号元封,你这个小娃娃只怕没听说过罢。”

    刘晗摇摇头。

    泰山封禅他倒是听说过。但是这都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

    那人似是站不起身来,脸上却带着欣慰的微笑,如果不是头上脸上到处都是泥土,还有鼻青脸肿,倒是一表人才,很有仙风道骨之感。

    可是刘晗却总是觉得,在这个人身上,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那人像是陷入到尘封的记忆之中,叹口气道:“元封元年,武帝封禅泰山,老夫就是那一年随武帝登上泰山,并有此仙遇,自此跳出尘世,闯荡三界。没想到,这一次遇上平生大敌,竟然还是在泰山寻得机缘,避过一劫。”

    刘晗不解其意,问道:“前辈所说的武帝,可是指的汉武帝?”

    “当然就是大汉的皇帝刘彻。”那人淡然答道。

    刘晗一下子连呼吸都停了下来,震惊无比,结结巴巴问道:“汉武帝刘彻?这都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前辈在泰山,活了这么长时间?”

    那人摇头笑道:“你仔细看看,这里不是泰山,而是叫做鼎泰山。这里也不是你所在的地球,而是三界之一的元初仙界。

    “啊?!”刘晗目瞪口呆,完全石化。

    那人得意地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咳嗽着,说道:“可叹多情公子侯若白自信满满,要诛杀老夫,却根本没想到老夫早就在这里埋下后手,避过这一劫。哈哈……哈哈……”

    刘晗回过神了,也不知怎么回事,心底里总是觉得很不对劲。虽然他这次算得上是见到了仙人,可是这个仙人,似乎不是个好人啊。

    在刘晗这么想着时,那人转头来,看着刘晗,笑呵呵地问道:“小娃娃,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吗?老夫可以满足你的这个小小愿望。”

    听到这个家伙这么说,刘晗一颗心直往下沉,右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军用狗腿砍刀的刀柄。

    那人摇着头,不咸不淡地说道:“小娃娃,不要自作主张了。你想知道什么,老夫都可以跟你说说。”

    刘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慌乱,沉声问道:“前辈所说的后手,就是指我吗?”

    那人点点头赞道:“小娃娃胆色不错,身体资质也甚佳,只是长相不佳罢了。没错,后手正是你这个小娃娃。当时在泰山脚下,老夫一眼就相中你,指点你来到这块飞山石宿营,还卖给你几瓶水,你都喝了,对不对?有没有感觉什么不一样?”

    刘晗没有吭声。

    那几瓶水,就是普通的矿泉水,可是喝的时候,却感觉带着淡淡的香甜。

    那人自问自答:“那几瓶就是老夫炼制的长生水,小娃娃乃是凡夫俗子,不识其中的奥妙,并不奇怪。不然,离得这么近,如何能瞒得过多情公子侯若白的灵识!”

    刘晗这个时候如何不知道,他这是探上大事了,还是很不妙的大事。

    他心头苦涩,嗓子一下子就嘶哑下来,深吸口气问道:“前辈……把我带到这里来,究竟是要我做什么?”

    那人摇着头,脸上笑吟吟的,说道:“老夫不是要你做什么,只是要你的这幅身体罢了。不如此,如何能在多情公子侯若白眼皮子底下,行此瞒天过海之计?唉,要不是天劫将至,老夫又如何怕他。只是想到多情公子自诩智计修为响彻三界,却栽在老夫手中,且看他下次还如何有脸面在老夫面前叫嚣,哈哈哈……”

    刘晗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可是他刚刚跑出两步,脚底下就是灌了沙似的,完全就跑不动。

    不但跑不动,他还在往后倒退,仿若是有人在推着他往后走似的,完全是身不由己。

    那人在他身后,叹息着笑道:“小娃娃倒挺有个性的。老夫今日如能让你个小娃娃给跑了,李少君三个字,就要在三界倒过来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