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引

作品:不可思议的山海

    河山高川,一缕晚霞西送。

    丘陵大荒,千里渺无人烟。

    几个全副武装,背着绿色小军包,头顶绿色遮阳帽,身上带着水壶三脚架的人,在这片丘陵大荒间行走,看起来似乎漫无目的,时不时蹲下,敲打下周围的石头。

    你以为地质工作者是开越野车的吗?

    更多时候,还是靠自己的双腿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远方的山脉连绵成片,云朵聚散无形,地上的草团一块一块,分散开来,就像是排好阵列的士兵,等待着地质工作者们的检验。

    “黄帝孙颛顼玄陆,陆终之子会人.....云姓源出有四,大部分出自妘姓,其一,为黄帝的子孙颛顼的后代,以祖号为氏....”

    “云姓之祖,又一曰祝融氏,又一曰缙云氏,而祝融缙云,一脉同宗,皆为炎帝苗裔也,帝喾时期,祝融之后受封于郓罗地,得妘姓,但缙云氏乃是黄帝时期夏官,妘姓起始,其实也或为缙云.....”

    “上古时期,部族混杂,祝融缙云倒也是表亲关系,姓氏这种东西,更改频繁,但改来改去,还是云妘,所以你也可以姓姜.....”

    云旭掏了掏耳朵,用一种咸鱼般的鄙视目光看向后面滔滔不绝的那个同事。

     “你是闲的无聊发慌,在这里帮我找祖宗了?”

    那同事嘿嘿一笑:“闲着也是闲着,反正目的地还有一段路,吹吹牛就不觉得累了。”

    云旭这一行人是地质勘探小队,里面甚至混杂了一个考古学家,说是来给建设兵团打前站,但这片地方也过于荒凉了点。

    “青海这片地方,荒的区域那是真荒,走这么远连只兔子都看不到!”

    那同事说着说着开始抱怨起来。

    然后他脚边就跑过了一只兔子。

    打脸来的太快,而在这枯燥无味的行走之中,能有点生活调剂实在是不容易,眼看天色已晚,他们不再前进,在这片荒原上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然后安营扎寨。

    “远看像个要饭的,近看像个拣炭的,一问才知是搞勘探的!”

    那同事嘟囔着,生火做饭。

    云旭躺在单人帐篷里,外面的夜幕已经降临,西边的天空,太阳落下的时间比起东方要延迟一些,七点多往往太阳还在西山不肯下去,留恋徘徊,而同样的时间,在东方的沿海地区,月亮早已打卡上班了。

    荒芜的地方,其实也有好处,那就是更容易看清楚天空的群星,而没有了城市的光污染,往往流星每隔五分钟就会出现一次。

    但大多数落不到地上,会在半空中燃烧为灰烬灭亡。

    云旭摸着白天从外面捡来的石头,地质工作者对于岩石是很敏感的,这些石头就是所谓的样品,而从样品可以简单分析周围的地质构成,至于矿产什么的,如果运气好的话,能看到裸露在地表的一部分,而往往出现这种矿产......

    云旭没头没脑的想着,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惊呼声。

    他离开单人帐篷,看到几个同事都望着远处的一阵明灭之光,他们呆愣着,同事有些惊骇与茫然。

    “那是什么,这荒原上也有磷火自燃?还是流星掉下来了?”

    云旭向几个同事询问,后面半句自然是为了活跃气氛,而他们都表示,那道光是突然出现的,可能并不是什么磷火与流星。

    “要不要去看看?”

    那同事又是第一个发问,他似乎闲不住,此时搓了下手:“说不定有意外发现!”

    “别吧!我们还没有到原本预定的区域,贸然接触不明物体,说不定会遇到危险。”

    “啥啊!你精绝古城电视剧看多了吧!”

    “说不定是天然气喷发燃烧而坍塌的大坑?达尔瓦扎的地狱之门不就是?”

    “你说那个烧了四十多年的大坑么,我去,要这个也是那大坑一样的情况,那不是更危险?我是来勘探的,不是来送命的。”

    “考古学家怎么看?”

    考古学家推了下眼镜:“我拿眼看,还是不要过去为好。”

    云旭也是点头:“说的是,这种异常情况,还是不要贸然接近,如果出了事情.....”

    他摇了摇头,他是这次小队的队长,而那个跳脱的同事感到很沮丧。

    这种光实在是不正常。

    入夜深了,云旭正睡着时,忽然帐篷外面传来异动,他很快睁开眼睛,神情紧绷。

    狼?!

    说不定是有的,在野外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云旭没有贸然动弹,而是摸到了身边的一个敲石头用的地质锤。

    但是外面的影子晃动,低声道:“我啊!云旭,是我啊.....”

    云旭一愣,顿时面色一沉,他拉开帐篷的拉链,外面果然是那个跳脱的同事。

    “你干什么,大半夜的吓唬人?”

    云旭拎着锤子就出来了,但那个同事则是嘿嘿一笑,他背后放光,云旭皱眉:“你把手电筒.....等等!”

    话没说完,那个同事就把手拿到他面前,云旭下意识后退一步,而那个同事的手上,却正有一块微微发光的石头。

    或者说,是晶体渣滓。

    深绿色的晶体,但是现在却变得有些金灿灿,那光芒正是从这些晶体上散发出来的!

    “铜铀云母!”

    云旭大吃一惊,对他道:“你是从那个大坑里面拿来的?”

    那同事极其兴奋:“不错,正是从那个大坑里拿来的!那里面发光的,就是铜铀云母!”

    “这下面....”

     那同事越来越兴奋:“应该有大规模的原生铀矿!”

    云旭也是心神一震,这无疑是个意外之喜,但是还有一点,这个玩意,为什么会发出如此剧烈的光芒?

    “铜铀云母的荧光不应该有这么剧烈!”

    云旭连忙让那同事把这玩意丢远,防止放射侵蚀,同事叫起了几个人,铀矿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他表示和那个同事去大坑边上看看,而其他人留在原地,千万不要胡乱走动,如果出了事情,就由副队长代替自己。

    大家也是十分兴奋,两个人过去,原本铀矿石虽然有放射性,但是因为本身构成稳定,所以辐射并不大,然而这一次出现的铀矿似乎有些奇怪。

    云旭为了安全起见,拿出两套防辐射服穿上,他和那同事一人一套,然后逐渐靠近那个大坑。

     俯首向下看去,站在圆形坑洞的边缘,里面全部是闪闪发亮的铜铀云母!

    光明之中充斥着轻薄的冷雾,但是云旭身上的气体检测仪却开始不安分的跳动起来!

    冷雾非雾!

    云旭注视着这个大坑,里面的光芒逐渐升腾起来,而似乎在这一瞬间,云旭的精神意志也要被拉扯进去,那光芒的亮度开始变得不正常,边上的同事也感觉到不对劲,而就在这一瞬间,脚下的土突然松动,大片的坚固土层突然坍塌!

    云旭大惊之下,下意识把那个同事推离了矿坑边缘!

    最后的景色中,云旭眼中映照的,只有那不断攀升,宛如太阳一般的聚变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