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山村少年比胆

作品:灵鼎山人传

    “青桐……青桐!二狗说他要与咱们兄弟几个比胆量,谁胆子最大谁以后就是我们大青山村野狼帮带头大哥!”几个气息急促的十一二岁少年打破了山村宁静,闯入一座唯一还像点样子的青石小院。

    此间仅有一名岁数与他们差不多的少年躺在院中大树下的竹榻上。眼神痴迷的望着梧桐树在早春时候凌乱花败之后还很稀疏的叶片之间缝隙。

    来人的喧嚣让榻上少年眉头一皱,但是紧接着又是无可奈何。

    “咱们村子一共只有三百余户人家、两千余口人,就这点地盘还整什么野狼帮、青牛帮、拱山派……你们不累我听着都烦。”榻上少年已经坐起,从长相上来说这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少年。

    若是生在富贵之家少不得是一个名动一方的美貌公子,现在嘛……一声俏哥儿已经算是尊称。

    “可是二狗那个阴损的犊子说了,他要是当上野狼帮帮主会给帮众发钱。”来人说出这样话的时候居然是咬牙切齿,有钱拿不好吗?

    “他那穷命哪来的钱,还不是看上青桐大哥你进山绝不空手的收获!”这是一行来人之中另外一个少年,因为这位少年曾经被李青桐救治过,因此关系更近一些。

    “那二狗子也是够无耻的,他还说咱们大青山一个村子里的兄弟姐妹理应同富贵共患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打着主意要从大哥身上拿好处。”最后一位来人具有鲜明的特色,十一二岁了还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肚兜。

    让人看着就有一种发笑的冲动。

    “比胆吗?不会是进凤凰洞吧?那里可是葬着咱们村世代先祖的棺木,有些年代久远的棺木已经在洞里朽烂破裂。每当村里有人故去的时候,抬棺入洞这个活计都不太有人愿意干,那还是一帮壮年人。”李青桐那古井不波的清亮眸子有了一丝光彩,但是极为隐秘。

    “不愧是青桐大哥,那二狗子还真就是打算让我等一起进入凤凰洞,里面有祭祀用的碑文,谁能拓印下最古老的一块碑文谁就是老大。”不愧是十一二岁的少年,想法直接明了。

    “这样做就不怕事后被各家长辈打屁股?我孤家寡人一个,上面已经没有了亲人,这样做还真的不怕,我可是记得二狗子足足有五个叔伯、七个叔祖,一大家子人呢,个个龙精虎猛……”仿佛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几个少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青桐大哥不应该答应他。”

    “是啊是啊!”

    “……”

    “李青桐何在?大青山村野狼帮帮主……驾到!”一位颇具狗腿子形象的幼童幸亏收嘴及时,不然的话把小名二狗子、大名陈二狗的帮主名讳带出来……怎么着也不好听啊。

    “比胆吗?我答应了,不过到时候咱们的拓片麻布需要所有参与者在上面各自留下印记。想要拿以前不知道何人已经做过的功绩参与比试那就不用想了。”让在场所有人意外的事情发生。

    李青桐不仅仅答应了看似无理的要求,还似乎很有底气的对于规则进行维护。

    这让那几位通风报信的少年一下子信心倍增,毕竟青桐大哥可是敢于一个人进山挖取药材的强人。

    在他们眼中说是神也不为过!

    大青山村有这样一个名字,完全是因为背靠着茫茫群山,甚至是山村本身就已经深入无尽广博高山林海的边缘一小部分。

    这样的深山老林大白天都不会安全,夜里更是有着无数可怕的猎食者。

    这样的环境之下别说是一个少年,便是资深老猎人、老药农也不敢保证每一趟进山的安全和收获。

    可是李青桐不然,他在十岁开始在山村周围游晃。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总能有些收获,卖给吸血鬼一般的商队能够勉强果腹。

    两三年过去,李青桐已经是敢于一个人深入深山林海,每一次都有不菲收获的小资深药农。

    “好!”岁数差不多的孩子王被激起了脾气,实际上在心里却是叫苦不迭。

    他敢于提出这样的条件比试就是因为手里有一张诡异的拓片,那张拓片是祖上所留,时间久远却不曾在上面留下丝毫老旧痕迹,就仿佛是刚刚从碑文上拓印下来一样。

    这一张拓片据说蕴含着神奇的奥秘,只是多少代人传下来也没见什么异样之处。

    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一张拓片来自于久远岁月之前的凤凰洞墓碑!

    为了大青山村少年之中三大帮会之一,二狗子也是拼了。

    他从自家爷爷那里偷出这件深锁在柜子里的传家宝全力一搏。

    ……

    “都听好了,今天是咱们野狼帮邀请李青桐大哥加入帮会的大喜日子。无论谁赢咱们日后都是一家人!”二狗子仿佛占了便宜的朗声与身前聊聊的七八个人招呼。

    话说真要是按照他设定的那些想法实施,李青桐赢不赢都会吃亏。

    二狗子这位帮主就是吃定了李青桐向来不好争权夺势的习惯才这样大方,更何况还有巨大的金钱好处等着他。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赢了我加入野狼帮成为帮众,你输了就乖乖的去和两外两家玩泥巴,别再来烦我!”李青桐本人虽然只是十二三岁光景,可是在这样的少年体内却有一个成熟的灵魂。

    李青桐,即是现世的名字,也是前世华夏一位历经二十八年努力却伤痕累累的穿越者的名字。

    魂穿!

    依旧是孑然一身!

    但是这里给了李青桐不一样的感触,前世好歹完成了一道洗礼工序建立起来的信仰体系在这一方世界里轰然崩塌。

    因为这里是修仙者文明光耀天地的世界,而他本身被一颗流星给轰穿两界的罪魁祸首与他相依为命已经快十三年了!

    这些年里,李青桐正是借助了这把他由生到死、由死到生辗转轮回一遍的罪魁祸首的力量才能够生活逐渐变得滋润。

    当然,那件东西的作用不仅于李青桐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一点神异。

    有着成熟灵魂的李青桐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最低限度的使用那一件珍奇之物,一点一滴的改变着周围的一切。

    “检查拓片麻布吧。相信你们走开时间太久的话会被另外两家势力看在眼中,不怕他们趁火打劫,但是跑到你家长辈面前告上一状……呵呵!”李青桐不容置疑的话语响起,二狗子心有不甘,但是想到一些事情以后欣然点头。

    这李青桐一直以来与大青山村三个少年组成势力之间保持着距离,现在他野狼帮要定这个人了!

    让李青桐感觉到极为意外的一幕发生,陈二狗在李青桐面前保持的声势很大样子。

    真的到了检查拓片的环节,李青桐赫然发现参与比试的居然只有他与二狗子!

    感情周围那些少年只是兴奋、好奇之下的看客。

    观看进入凤凰洞比胆这等作死的比赛……想想都让这些少年们激动的想要尿尿。

    “你先做下记号吧。”李青桐似乎依旧不徐不疾,心境惊人的好。

    “好!两块麻布可是我废了很大力气找来的精细麻布,记得别丢了,回头洗洗还能用。”二狗子用他那粗壮的手写下了‘陈二狗’三个歪歪斜斜的字体。

    村里唯一一位教书识字的老先生若是看了定会捶胸顿足,为有这样的开蒙门生羞愧难当。

    李青桐随手写下自己的名字,村里穷没有毛笔,用的是细毛竹塞上牛尾毛制成的土制毛笔。

    不太好用,但是效果还行。

    只是李青桐在写完自己的名字在二狗子主动上前的瞬间就已经捻起两张一尺宽三尺长的精细麻布。

    在手上翻翻捡捡片刻似乎选定了一个,只是那二狗子正好上前,所以止住了要将没看上眼的那一份放下的打算。

    二狗子有些傻眼了,他十分努力的回忆。

    可惜没有卵用。

    刚才下手慢了,直接导致此刻陈二狗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两张精细麻布之中有一张是有猫腻的。

    可是现在在李青桐手上这么一阵翻捡之后,他努力找来一模一样的麻布举动成为一个大坑!

    哪一个是祖上传下来的宝物拓片现在看不出来了,现在又不能直接用显影手段将那些不知所谓的图形文字显露出来。

    二狗子现在充满了纠结。

    “要不你先选?”李青桐似乎在任何时候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这更是让二狗子抓狂不已。

    “还是青桐大哥先选。”不能当众用祖上传下来的秘密手段,二狗子只能靠运气。

    选哪一个都有五成几率不是?

    再说,这真正的麻布上面有拓片的那份也唯有他们家自祖上传下来一脉知道如何简单用秘法显、隐那些图案文字。

    李青桐就是运气好拿到真的也是无用。

    让二狗子真正纠结的地方在于……他想要赢的话就得深入这臭气熏天的凤凰洞!

    那可不是一个良善之地。

    进去一场回来病上个三天五日再是稀松平常。

    去!

    二狗子狠下心肠,这一刻尽显枭雄本质。

    立下心思之后二狗子没有给自己继续纠结的时间,他随意的接过李青桐另一只手准备留下的那一张麻布走进凤凰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