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那一缕阳光

作品:星辰流星雨

    炎炎烈日,酷暑难耐,秋天的烈日是有点奇怪,而且马上冬天了,楚阳擦了一把汗。

    “今天的天气还真不得了。”楚阳正在念叨,他背着一个箩筐,里面还有几个,没卖玩的水果,轻飘飘的跑回家。

    家里还有一个,小姑娘等着他呢,她要是发起火来,天都会变色。

    正在想着家里那个小可爱,发火的样子,脚下一滑,差点一个四脚朝天。

    旁边全是泥水要是摔下去,回去还不被小镘笑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心的迈着脚步。

    “我今天还有一个秘密,不知道小曼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楚阳这时已经在无限幻想中,正当他踏进家门的时候。

    “哟呵,陈小镘,今天特地来找你,到我家去玩。”徐虚此人,丧尽天良,从小都恶毒到极致,新山村徐家的大公子,说是被万人唾骂,都不为过。

    在新山城欺负的,女孩还少吗?

    上一次楚阳带着,陈小镘逛街,被徐虚看见了,现在就带人来绑人了,这个杂碎恶心至极,上次是在饭馆,徐虚没有强行,带走小镘,现在打听到了,住处直接是来强抢了,楚阳要是回来暗一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杂碎,给老子爬着过来死。”楚阳是冒火接近极限了。

    “大哥是那小子。”旁边他的狗腿子,说到。

    “老子知道。”徐虚转过来他眼神中,带着杀人不眨眼的目光,盯着楚阳。

    “小子,老子也敢达,你是长了几个胆?”

    “对呀我少爷,可是徐家的,这小姑凉是我少爷的了。”徐虚的狗腿子,邪恶的眼神,看着小镘,楚阳那一脸愤怒。

    “你们是想死吗?”

    “哥....救救我。”陈小镘,在院长的一个角落,被绳子困着,脸上写满了害怕之意,这明显是要强抢楚阳的妹,楚阳岂会安心。

    “杂碎。”楚阳一股恼怒,直冲头顶,此人来了多次,现在更是连本加利,想带走陈小镘。

    “老子家族也是你敢惹的,你妹给我玩了,在给我几个弟兄,刚刚好。”

    “我去尼玛个杂碎”楚阳暴怒,上前准备一脚踢死这个杂碎。

    徐虚也是,一脚踢过来,楚阳也不怕,都是练过的怕你?过来的那一脚,被箩筐刚好困住,腰上匕首突然抽出,认准位子就是,全力一击。

    咔擦,箩筐被刺中,里面的脚也有献血流出。

    “杂碎老子妹妹你也敢,老子今天捏死你。”

    这个畜牲早就该被弄死了,今天楚阳替天行道。

    给徐虚来几刀后,楚阳立马跑到,陈小镘那里去,动作之快,两小弟难以捕捉,顺路把其中一个,一刀喉咙直接解决了。

    跑了一个,这就是小弟,遇到危险就跑的那种,管他徐家这个杂碎在后面怎么叫,都不理。

    放开陈小镘后,见徐虚恶毒的眼神,都来气,一刀再次下去。

    “我挺累的,你不要怕,你家人,不杂碎种,会来给你收尸的。”

    “呜呜大哥我错了,放了我把我家里面有银子,你要多少我给多少,求你放了我吧!”

    “你这个杂碎,不让你死,我心难安啊!”

    见到,陈小镘在一旁,哭的不可开交,楚阳说道:“妹妹,没事有哥在,就这杂碎,弄死就是了。”

    呲呲...徐虚趁往楚阳大意,来了一刀,刚好刺中楚阳,肚子。

    “哥....”旁边陈小镘看见了,泪水模糊了双眼。

    忍着剧痛,说道:“没事这杂碎这点力道还不行,老子给他来个安逸的。”

    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徐虚,这个有心机的人,不愧是丧尽天良!

    对于常年打猎为生,这点伤对于楚阳来说,只是皮外而已,况且徐虚躺在地上的姿势,也使不出多大的力量,没流多少血。

    两刀下去,没有让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死去,而是让他流血慢慢的死去。

    “快放了我,不然等我小弟回去报信,我的家族,不会放过你的,老子徐家,可是新城一霸主。”徐虚还是那样,不知天高地厚,还要继续跟楚阳吼。

    脑袋一热,刚好旁边有绳子,把徐虚,捆起来,绑在一旁,并用流的快没有的血液,写在墙壁上杀杂碎者,楚阳也,徐家杂碎,快来收尸。

    楚阳陈小镘,两人住的地方,离城里有点远,平时没人,所以附近只有他们一家。

    徐家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新山村,乃至整个新城,都是比较有名气的,杂碎。

    整个徐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丧尽天良,无耻之徒,仗着家族中有一个,抱元境顶峰强者,无视一切,看整个新城于手中玩物。

    城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他没有良心,而是没办法,徐家势力大,城主都让三分,因为徐虚两位哥哥,都被强大的势力,收为亲传弟子,而徐虚现在就是徐家的宝贝疙瘩,才使他成为现在这样,当然徐家没一个好东西,整个新城只是,没人敢说而已。

    楚阳是例外,他妹妹陈小镘,从小认识的,认识他的时候,楚阳正在打猎,为了追一只小狼幼崽,幼崽是幽狼。

    当然幽狼可是极其少见的异兽,楚阳不想放过。跟着幼崽到了一个山洞,看见了陈小镘。

    当然那一刻,不止看见了陈小镘,还有一只成年幽狼,两眼传递信息,楚阳当时是怕,全身抖了抖,后悔追小狼幼崽,追到了大狼。

    当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大狼说话了,口吐人言,只有强大到可以,排山倒海的时候才可以口吐人言。

    “小伙子这个女孩,你好好照看,到了时机我会来找你的。”说完,一个小女孩出现,在楚阳面前,当时只有十岁的他,有点难以相信。

    自己做梦想要个妹妹,现在有了?陈小镘,比楚阳小三岁,长得很水灵,眼睛很大,闪着睫毛,楚阳每次都会被眯了心。

    一起生活了五年,就这样认识了陈小镘,所以陈小镘是他的宝贝,容不得一点被亵渎,她是他心中的荷花。

    徐虚被掉着,血液也渐渐的流干了,等到徐家来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徐虚早就已经没了。

    “这样恶毒的手法,找到,叫楚阳的,我要他碎尸万段。”徐家家主怒吼,他的一只腿被摔断过,一瘸一拐的,但是他口中骂着,狗东西被一路前来的家丁听到,一阵鄙视。

    他徐阴,本就是恶心之人,还骂别人是狗东西,他自己到是个,人见人喊的狗东西,当然这只是在私下讨论,徐虚之死他们下人,还挺高兴的,徐虚平时欺负他们不少。

    “传令下去,查一下楚阳现在在哪里,给我找出来,我要他死!”声音震天,这是觉醒初期的实力,声音就能把人振的直接打颤。

    楚阳此刻已经带着陈小镘,走了不知十万八千里了。

    “哥我看一下你的伤口吧!要不要我给你包扎一下?”

    陈小镘,手中拿着纱布,眼睛对着楚阳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随时准备进攻。

    楚阳尴尬,他的身体还没有被人看过,就算是陈小镘也没有,小镘背后有什么,那可是可以说话的幽狼,强大无比,楚阳对小镘只是,兄妹之意,没有其它的,所以楚阳是挺尴尬的。

    看着不让,陈小镘一嘟嘴。“哼!你自己弄把。”一边烤火去了。

    摇乐摇头,果然是女孩早成熟啊!无奈楚阳高攀不起,只能给她烤肉吃了。

    “妹妹,这野兔可是好东西,我给你烤,马上就好。”

    熊熊火焰,这是冬天的一把火啊!楚阳废了好大力气,才钻出来的,楚阳管这们手艺为,钻木取火,让陈小镘,笑了好一阵子。

    现在是秋天过后,已经接近冬天了,楚阳想早点去,新城旁边的万里城,那是整个倾国中,最大的几个城了。

    城之大,装几千万修炼者,不在话下。足足有十个新城大小,可以想象。

    嗷呜...

    听见狼嚎楚阳慢慢的说道:“陈小镘你觉得是不是,你的幽狼弟弟?”

    啊!陈小镘,正在吃着兔肉被楚阳这么一说,突然笑了。

    “哥,我觉得不像。”

    哈哈哈……

    幽狼,正是当初楚阳追的那头幼崽,被他母亲,带走了,听陈小镘说,他三岁时候到了,那里认识了小幽狼,但是从自己七岁的时候,都没有见他长大过。

    这点让陈小镘,觉得挺奇怪的。

    ……一夜无话。

    早晨楚阳先起来,来到河边洗了一下水果,弯腰的时候,伤口还挺疼的。

    “哥,你起的这么早。”

    东边大山,红日射天,带着一丝热意,楚阳当时就觉得奇怪,这快到冬天了,还能够看到如此场景,造化啊!

    楚阳喜欢说一点,很搞笑的话,陈小镘刚醒就笑了起来。

    捏着手上苹果,这已经是秋天里,最后一个苹果了,大手张开形成大字。

    他清楚的知道,接下来的路,是什么来自徐家的追杀,当看到陈小镘,被欺负的那一刻,就知道接下来的路是啥,所以能够晒一天的太阳,就好好的晒,晒舒服,晒安逸。

    “哥,我们快些在吧,我还想去万里城看看。”

    “马上就来,看给你吃苹果。”楚阳把最大的苹果,给了陈小镘,自己却吃一个小的。

    陈小镘知道楚阳的心,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楚阳就是要吃小的,她只好拿着上路。

    经过十个坎,走过几个山头,红色的太阳是越来越大,在大树下,无比浓密的枝叶,也挡不住强大的阳光,照射。

    穿过重重遮挡,直射楚阳脸庞,比较英俊的脸庞上,冒着汗水,也有心的享受着太阳的光芒。

    这已经是中午,离万里城,还有半座山头,但是就这半座山头,楚阳也没有心思在走。

    陈小镘,一直在路上嚷嚷着,要给楚阳包扎伤口,不然会越来越言重,以前楚阳打猎,经常遇到,伤口不包扎,却被陈小镘追着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