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主线是拒婚?

作品:仙游缘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从现代穿越到修仙世界,就只是玩累了网游趴在电脑前睡着了这样的简单。

    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苏绒绒,看着铜镜中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叹了今天的第十次气。

    铜镜中的女孩,有一张光洁的鹅蛋脸,搭配柳叶眉、桃花眼、丹朱唇、小酒窝,未笑先添三分暖意;一头柔亮的黑发,用精致的珠花发簪挽起上半部分,下半部分随意披散到腰间。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圆润却不显肥胖,穿一身素雅却行动方便的粉色古装长裙,更是衬得整个人俏皮又不失温雅。

    苏绒绒必须承认,这是她非常喜欢的女生外貌类型,而她现在正是穿越到了这副很符合她喜好的身体里。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

    因为这个身体,从发型到眉毛,从三围到衣饰,都是她自己选择的模型,是她一点一点亲手调整的数据。

    没错,这个身体就是她在修仙网游《天之堑》亲手捏的游戏角色!

    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只是熬夜玩个网游睡着了,就会穿越到自己所操控的游戏角色身上!

    苏绒绒抬手摸了摸脸,镜中的女孩也同时摸了摸脸;苏绒绒往前扬了扬拳头,镜中的女孩也往前扬了扬拳头;苏绒绒崩溃地扶额,镜中的女孩也不甘落后地同时扶额。

    苏绒绒欲哭无泪,只觉从小培养的三观受到了极大冲击。

    昨晚她还在现代化的大学宿舍熬夜玩网游,今天一睁眼,就出现在了这个只会出现在旅游景点的古风房子里。

    这个房间以木头为主料,屋顶上悬挂半透明的纱帷,依稀可见粗大的横木房梁,四壁用绝对不是刮腻子的白浆涂抹过,门板则是上半段镂空糊纸的红木板。屋里家具不多,一张锦帐大床,一个小木柜,一张木桌和四个小杌子,一个梳妆台,一面一人高的铜镜,墙上还挂着个打坐修炼用的蒲团。

    屋外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照进房间,明亮而不刺眼,应该正是早晨。

    说起来,这里倒很像《天之堑》的游戏布景。

    可是,苏绒绒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会穿越呢?

    要知道,在常见的网络小说里边,主角大多是死了才会魂穿,而她不过是熬夜玩个网游,难道就猝死了?这不太可能。

    而且她穿过来的时候,还不是规规矩矩在床上醒来的,而是衣衫整齐地趴倒在地上,难道她的游戏角色自学了平地摔技能,还把自己摔死了?

    苏绒绒自嘲地笑笑,又抬头瞅了瞅铜镜中自己的新模样。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玩网游穿越题材动画片,大致剧情是一群玩家的意识被禁锢在了网络游戏里,相当于魂穿到了自己的游戏角色身上,而主角为了回家不断刷怪升级,并集结了一群强大的玩家朋友,最终打倒BOSS,回到现实世界。

    苏绒绒眼睛一亮,立刻相信了这个可能性,顿时直拍胸脯喃喃起来:“原来如此,只要打倒BOSS就能回家!幸好修仙我在行,练级不是事儿,《天之堑》骨灰级玩家无所畏惧!”

    苏绒绒的心情立刻明朗起来,对于穿越进入的这款修仙网游,她有着极大的信心。

    《天之堑》是游戏业界大腕凡帝公司的作品,号称用做单机游戏的精神打造网游,整合了升级系统、手艺系统、技能系统、密境机缘、群殴单挑等经典游戏元素,再加上层出不穷的福利活动,上线仅半年就成了国内最热门的网络游戏,拥有了一大批骨灰级玩家。

    苏绒绒正是其中之一,她给游戏角色起了和自己一样的名字,从公测开始就勤奋不辍,等级、手艺、技能一样没落下,官方福利活动一次没错过,高难密境也刷了个遍,积攒了不少神器仙丹。到穿越之前,她的综合实力已经排到了服务器前五名。

    三天前,《天之堑》迎来了一周年纪念日,同时也迎来上线后最重大的游戏事件——由五十级“元婴初成”版本,升级为七十级“怡然化神”版本。

    一夜之间,数百万《天之堑》忠实玩家沸腾了,狂热了,夜不能寐了。整整二十级崭新游戏内容啊!这得新开放多少新地图、新密境、新神器、新功法啊!

    苏绒绒亦不例外,正巧毕业论文通过了,她就疯狂玩了几个通宵,直到刷够了一套神器,才心满意足地趴在电脑桌呼呼大睡起来。

    而这一觉醒来,她就穿越了。

    不幸中的万幸,这不是死穿,也不是跟小人比心机的宅斗宫斗,而是进入了自己喜欢的游戏。

    苏绒绒握拳给自己鼓劲,只要等级练得高,还怕BOSS打不倒?权当是体验全息模拟游戏了!这么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不过BOSS是什么样的呢?这是修仙游戏,难不成要打倒的是个作恶的散仙?

    说来也奇怪,一般的穿越套路里边,系统大神总得出来露个脸刷个存在感吧?比如高冷一笑“呵呵恭喜你被选中参加我的游戏”之类的。然而苏绒绒从醒来到现在,来回折腾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找到任何的任务线索。

    忽然空中响起一阵熟悉的音效:“叮叮当!”

    说曹操曹操到,这正是《天之堑》里边接到新任务的提示音!苏绒绒一阵激动,果然,空中很快浮现了一行文字,是这次任务的标题——

    【主线】推拒徐王赐婚。

    一瞬间,苏绒绒怀疑任务系统出错了。一个修仙类游戏,主线任务是抗婚?

    空中的文字只维持了三秒就消散了,目的是提示玩家到任务面板查看具体任务内容。

    可是,任务面板在哪里呢?苏绒绒快速回忆几种网游小说里提过的方法,好,挨个试一遍吧!首先,深吸一口气,轻声呼唤:“任务!”

    ——然而视线可及之处并没有出现类似游戏界面的东西。

    苏绒绒闭上眼,屏息凝神,然后,睁眼!用心去感受!

    ——然而视线可及之处并没有出现类似游戏界面的东西。

    难道机关是她身上的某个首饰?苏绒绒立刻把全身上下所有物品都摸了一遍。

    ——然而视线可及之处并没有出现类似游戏界面的东西。

    盯着任务标题消失的虚空,苏绒绒有些焦虑地闭上眼睛,心中默念:任务面板,任务面板,任务面板,任务面板……

    游戏玩久了,手指下意识地就做出一个敲键盘的动作,记得任务面板的快捷键是P键……

    耳边传来轻轻的“叮”的一声。

    一个熟悉的半透明界面浮现在空中。

    任务面板!原来是这么操作的!来不及多想,苏绒绒立刻点了点面板上的唯一一个任务,一段文字浮现出来——

    【主线】推拒徐王赐婚

    任务说明:徐国大军征战东夷族十年,凯旋而归。徐王大喜,下令于今日午时召开授勋大典,并为同为“镇国三少将”的你和龙驿成赐婚。但你对这段婚约存有疑虑,要推拒这次赐婚。

    “……这就完了?”苏绒绒怔住了,在任务面板戳了又戳,“等等,玩家的身份不是一个追求升仙大道的普通女子吗,怎么突然成了镇国三少将了?徐国又是哪里,新地图吗?我是不是漏玩了一段剧情啊?”

    这个任务好古怪,与之前的游戏剧情完全接不上啊。

    就算是新版本的新剧情,也不至于毫无过渡就把玩家的身份改了吧?

    最重要的是,这个任务说明太模糊了,具体需要玩家做什么,完全没说清楚。通常来说,不管剧情怎么发展,任务目标无非就是找人、寻物、打怪、刷本,但是这个“推拒赐婚”要怎么做?

    这种模糊的任务说明,不是《天之堑》的风格,甚至都不是网游的风格。

    突然,房间外面传来很大的声响,像是一个人突然坠地的闷响。苏绒绒吓了一跳,赶紧走到房门前侧耳倾听。

    “驿成,你放开我,我真的没事……”一个儒雅温润的男子声音响起来。

    “别骗我了,你脸色这么苍白,怎么可能没事!”一个听上去气势满满的男子声音马上打断了他。

    “再过一个时辰就要举行授勋大典了,决不能为我的事耽搁。”温润的声音还想争辩。

    “别说了,听我的!我现在就去跟徐王说,大不了授勋大典延期。”很有气势的声音再次打断了他。

    “驿成,这不行……”温润的声音无奈起来。

    “你再坚持,就休想起身了。”很有气势的声音霸气无比。

    苏绒绒听得风中凌乱。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在一个三观正统的修仙网游里,会出现断袖剧情?而且好好的不去滚床单,在她门口暧昧个什么劲儿啊!哪怕去花园草地里调情,都比在这里要靠谱吧?

    等等,难道说这两人也是玩家?

    “……出去……”一个女人的声音飘忽地响起来。

    苏绒绒吓了一跳,是谁?听起来距离很近。

    “出去……出去……和他们一起……”那个声音断断续续的,似乎说话的人十分虚弱,却又带着一种执拗。

    “你是谁?你在哪里?”苏绒绒环顾四周,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声音却近在耳边。她心念一闪,难道这声音是直接在她脑海里响起来的?

    那个声音没有回应她,渐渐大声起来:“出去……否则……秘术……你回不去……”

    苏绒绒心头一跳。秘术,回去,难道这与她穿越的原因有关系?她再不犹豫,立刻拉开门闩冲出门去。

    这个房间外边是一条横向的走廊,连接着两条竖向的走廊,围着中间的天井。

    苏绒绒一眼就看见,走廊的左边,一个古装男子跪在地上,双手压着另一个倒地的古装男子的手腕。她一下就呆住了。

    这时被她推开的门板打在旁边的墙板上,发出响亮的“啪哒”一声。

    两个男子愣了愣,迅速看了过来。一时间,三双眼睛交汇在一起,神色各异。

    跪在地上的男子,身着一身明蓝色衣袍,他五官俊朗,剑眉星目,发髻扎得高高的,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傲气,清澈的眼神又给他增添了几分朝气。

    而被压在地上的男子穿着月白色镶灰边的长袍,长相很斯文,整个人透出一种儒生特有的温文尔雅。大概是刚才的动作大了,几缕青丝垂落在他耳边,平添一丝风雅。与他的气质相反的,却是他窘迫的表情,他的眉头因为懊恼而蹙起,让儒雅的五官都生动起来。

    两个人都长得很不错,苏绒绒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不料那跪着的蓝衣男子,忽然很有气势地冲她嚷起来:“笨丫头,看什么看!”

    “驿成,别说了!绒儿,你别在意,是我不小心摔倒了……”白衣男子和蓝衣男子的态度截然相反,担忧地看着苏绒绒,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还被禁锢着,不由微恼起来,“驿成,放手。”

    蓝衣男子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又抓住白衣男子的手,把他一把拉起来扶好,转头又瞪了苏绒绒一眼。

    白衣男子在站起来的一瞬间,皱眉倒抽了一口气,似乎有伤在身。

    苏绒绒不确定自己是否打扰了他们的“好事”,何况刚刚欣赏完人家的暧昧话,现在又眼瞪眼地对上了,自认脸皮不算厚的苏绒绒,不禁有点尴尬。

    在搞不清楚情势的现在,直接走开似乎不太礼貌,可是要说点什么吧,还真不知道能说什么。

    白衣男子显然和她是一个心思,有心想解释两句,一时又不知怎么开口。

    反倒是蓝衣男子咄咄逼人地先开口了:“笨丫头,怎么,不爽了?你别以为要嫁给我了,我就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我一直看着呢,你别想打君哥的主意!”

    苏绒绒猛地抬头看着他,听他说到嫁人,又结合白衣男子叫他“驿成”来看,这位难道就是主线任务里提到的NPC龙驿成,也就是很可能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

    也就是说,玩家的身份真的突然变成了镇国少将,而不是普通少女了?

    那么完成拒婚任务的方法,是不是要打死这个“未婚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