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修) 草鞋王国

作品:桃园结义三加一

    “草鞋,草鞋,全大汉最便宜的草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艳阳下,何晋手里拿着两双草鞋,拍打着,大声叫喊着,吸引客人,稍微擦拭了一下满头汗,又不停歇的喊着。

    换做以往,他早就不做了。辛苦,钱也不多。可是呢,如今又不得不做。因为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事业。卖草鞋,他是合伙人。身为榕树下有限公司的副总,他要多辛苦一点。

    这家公司,现在只有卖草鞋一项事业,可是他有信心,未来会有更大的发展。身为公司副总,还持股百分之五十的合伙人,他要多上点心。

    至于为什么公司会以卖草鞋为主要业务,为什么他会当上副总,这就有原因了。不是因为复古,这和他会当上副总是同一个原因,因为他穿越了。

    大汉。不是公司叫大汉榕树下有限公司,所以全大汉最便宜的草鞋,一点都没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而是因为他穿越到汉朝了。至于为什么会穿越过来,他一点都不清楚。现在也不重要了。

    为了谋生,为了混口饭吃,他努力的做起这份事业,这份很有前途的事业。他努力,很努力,绞尽脑汁想起一切可以用的上的东西,哪怕以前只是初步接触过。

    以前的工作如果他有这份努力,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只是现在毕竟环境不同了,他不得不努力设法让自己好过一点,不然他怕是连住的地方都要保不住了。

    “这位大哥,看这草鞋,全大汉朝你找不到比这更便宜得草鞋了,带一双回去吧。”一个汉子,走过草鞋摊位,不过多看了两眼,立刻就被何晋”逮住”

    ”不了,我的鞋子还能穿,不用买。””买一双回去备用阿。”不怕你不买,就怕你不理我,何晋给了点阳光就灿烂,立刻施展三吋不烂之舌。

    “大哥你看阿,现在这草鞋是还能穿,可万一哪天坏了怎么办,想想看,今天你鞋子坏了,赤着脚,出去做事,结果伤了!伤了脚你为了生计不得不工作,结果脚始终好不了,这是不是又做不了事情,还得花钱去看郎中。”

    “这好像很有道理阿。”大汉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何晋眼皮一动,目光“冏冏”,有门,立刻接着熟练的耍起嘴皮子”看郎中要不要钱,要是你忍着不看,结果脚伤越来越严重,最后得截肢。不懂?就是锯脚阿,一双草鞋你不舍得买,结果一条腿就没了。你说,有朝一日会不会后悔?”

    大汉一听,觉得太有道理了,于是掏钱买了一双草鞋。等他走到卖酒的摊位摸到钱不够了,才想起来,他明明是出来沽酒,怎么就买了草鞋呢。

    又有一位大妈要来买鞋子,不过大妈杀价很厉害的“人家市场口有人卖鞋子,十四文钱一双呢,比你这漂亮,也扎实。要买我路口买就好了。何必到你这。”“哎呀。”何晋一拍大腿,直眉瞪眼。

    “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我这档号称大汉最便宜的草鞋,从我祖父流传到现在的名声,不拿砸在我手里。”

    他又拿出了一双草鞋“大姐,两双,买两双我给你八折。本来两双,要二十八文钱,我作主,你买两双给你打八折,只要二十三文钱,大姐,一下就给你便宜了五文钱。买到赚到,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可是”精明的大妈觉得哪里怪怪的,还没等她想到我买两双做什么,何晋又是一拍大腿,说“大姐,你太厉害了。这样吧,我再便宜你一文钱。我冲着回去被老板打,也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你不买,我就不卖了,我不可能自己垫钱。”

    “我买了,二十二文是吧。”这一文钱击溃了大妈的心里防线,当场就买了两双,一边走还一边觉得今天赚到了。 足足便宜了六文钱,可以多买点粮食了。

    只是大妈还没想到,刚刚那番话中诸多的语病,更不会去想,她买两双鞋是要穿到什么时候。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过来,想买草鞋,何晋也忽攸着说要买两双“我买两双做什么?难道你这鞋子不耐穿。”

    这个人却是不好忽弄,谁买鞋一下子买到两双同样的阿?!

    只是依然抵挡不了何晋的话术“现在用不上,以后用的上阿,一次买回去,省的下次还要在跑,这草鞋坚固耐用,告诉你阿,上次才有人新买了一双草鞋,被人偷了,好在他买了两双阿,还剩一双可以穿。”

    “为什么被偷了?笑话,这是名牌阿,穿上这双鞋多彰显身份。认清这榕树下标志,品质安全有保障,穿在脚上虎虎生风,是个人都会多看你一眼,不被偷才怪。买吧,两双一次买回去,过年时候还可以送给亲朋好友。”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榕树下。”

    又是一个被唬弄的走。何晋收了钱,转过头,问身后三个见习生学会没有。三个小年轻,都是榕树下的见习草鞋销售员,此刻三人都双目放光,连连点头“大郎,我们明白了。”

    他们刚刚在何晋的身后,看着他如何忽悠着好多不需要买鞋的人,迷迷糊糊的买一双鞋回去,甚至有两双、三双的,这简直太厉害了。

    三人佩服不已,何副总的话简直就跟有法术似的,几句符咒一出,就把人弄的五迷三倒。

    不过,一个人转念一想,弱弱的问道”这样不是骗人吗?谁需要穿到两、三双草鞋阿。”“谁说这是骗人的,他穿不了可以送人阿,也可以卖给别人,我不给他们东西吗?还是以次充好?也没有强买强卖。”

    对于这样的疑惑,何晋嗤之以鼻,也就是古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现代社会,就是一个鼓励销售的社会,想尽办法都要让人家买,才不去管你买回去做什么。所以,他这那算骗人。如果他不给他们鞋子,或者给他们烂鞋子,那就是骗人。

    他只是提前挖掘出可能的客户罢了。现在人家从他这里多买一双,未来就会从别人那里少买一双。等于提前把其他竞争对手排挤出市场。

    并且,这个草鞋是穷人穿的,可是很多人外出工作或是行远路,都愿意穿草鞋,耐穿又便宜。好的草鞋不输给密密缝制的布鞋和丝履。忽悠他们买两双,一点都不会错。

    “嗯,草鞋快没有了,你去市场口那里补一下。”讲解完,何晋点了一人去市场口提货,那人应声去了,刚刚提问的那个小年轻又有问题”大郎,为什么在市场口那里的档位,不也这样卖呢?或者干脆就在市场口卖,我们就不用这样跑来跑去拿货了。”

    “你也是这样的想法?”大郎看向另外一人,那人连连点头,大郎想了下,解释道

    “这牵涉到了人的心里。就算摆在市场口,想买的人还是会走到里面来比价,所谓货比三家。既然这样,我们干脆在市场口卖贵一点,里面便宜一点,人家就会在里面买了。”

    这里面的门道很多,何晋详细的解释,就算门口卖的便宜,人家还是会往里面走,除非贵很多,不然人们都会选择在里面买。甚至有人走得烦了,哪怕贵一点,里面买就里面了。如果不差钱的,在市场口买,他们就赚了。

    一番话听的两人连连点头,不过刚刚提问的那个人,显然很好学,又接着问道“大郎,那打折呢?两双才二十二文钱,这样几乎就没赚了。岂不是卖越多,亏越多吗?”

    一双草鞋卖到八折几乎都赚不了钱了,如果大郎不是副总,他们一定不给自作主张给出这样的价钱的。只是,对于这个问题,大郎只是笑而不答,等到去拿货的年轻人回来,他摆了摆手,说声摊位就交给你们,就回头就走。

    他也没走远,先在市场转了一圈,看到了所有出售中的草鞋,上面都有一颗榕树标志,才走到市场门口,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等着。过了半晌,一辆马车赶到了附近,他就上了马车。

    驾车的是一个帅哥,真的挺帅的,就见驾车者,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没有胡须。很有现代韩系花美男的感觉。不过呢,来人又不失英武,没有那种娘味,更特别的是,这人有着一双奇大的耳朵。

    有多大呢?大到不用镜子,他只要左右眼余光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耳朵。在面相上来说,耳朵大的人有福气,有这一双百万人中难得的大耳,这个人的福气恐怕是不小的。

    何晋上了马车,首先大笑说“玄德兄,我等一统涿郡市场的日子不远了,这里已经没人卖草鞋了。”

    “大喜,大喜,这都是伯平兄运筹之功阿,备也有好消息,公孙学兄已经答应了让我等供应他的骑兵队所需草鞋。”何伯平听到这个消息,他也不禁高兴的咧嘴一笑。这下稳了。

    “可是,一双十一文钱,这样几乎赚不了什么钱了。”“呵呵,玄德,这你就多心了。只要量上去了,这个价格就下来了,你放心吧。好,我再跟玄德好好说道说道。”

    想来,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身份了。没错,眼前这个帅哥车夫就是刘备。不是同名同姓,这位就是后世的蜀汉昭烈帝。而他何晋,则是一个不小心的穿越者。刚穿越过来就在帮刘备卖草鞋,企图打造一个草鞋王国的穿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