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巷子之遇

作品:他貌美如花

    [我夫君他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

    ——江左

    我夫人她丰神俊朗,赚钱养家,我只负责勤俭持家,貌美如花。

    ——苏泠]

    遇见苏泠的那一夜,江左喝得酩酊大醉,完全分不清今夕是何时。那个灰暗巷子里的一幕,彻底刺到了她的眼。

    月黑风高,路灯一闪一闪的,正适合那些社会混混出来祸害社会的日子。

    逼仄巷口里,几个染着色彩斑斓,穿着破洞牛仔的青年人正围在一个高挑的长发美女身旁寻衅滋事。

    隔着老远,江左便听见那些混混嚣张地道:

    “小美女,陪睡吗?多少钱一晚?哥哥有的是钱,只要伺候好哥们,绝对不会让你亏本,还能舒服得要死。”

    “就是啊,狼哥的技术,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一晚十次,姿势随便解锁,可温柔了。”

    “以前的相好,没谁敢说他不行的。”

    ……

    江左的脑袋发晕,听到这句话,太阳穴突突地疼。

    一夜十次,也不怕吃不消。只是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也有狗胆出来造孽,胆子忒大了。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啊!

    酒吧里的那些兄弟们还在兴冲冲地喝酒,她已经有些怯场了,不得不寻一个借口出来走走。

    脑子里的思绪乱得很,她听见那些人又说道:

    “哎呀呀,小美人,怎么不说话呢?你不说话,是不是就是默认了?兄弟几个,还等什么,赶紧上呀!价钱这些不是问题,这姑娘看着就是新鲜货,准够味!”

    “就是啊,狼哥说得对。一人不够,那就全部一起上。”

    苏泠眉眼冷淡地盯着这几个将他团团围住的人,冷漠的眸子眯了眯。

    他倒要看看,这几个人能对他怎么样。那些污言秽语听在耳里,最多就是污染了一小会儿,微风吹过,早就把这些带了出去。

    眼见那些人就要出手,江左醉醺醺地拉开了步子,大喊一声:“你们这些天杀的坏人,有本事冲我来,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众位混混闻言一顿,齐齐转了头,看到了摸歪来扭去沿着墙壁爬来的人。

    为首的狼哥不屑一哼,“我说哪里冒出来的英雄好汉,原来就是一个醉鬼。一个醉鬼也想多管闲事,真是心比天高。”

    旁边的一个小弟甩手附和,“就是啊,狼哥,咱们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兄弟们,随便出去一个就把他打趴下,叫我们大爷!”

    “应该是叫爸爸才对。”

    “哈哈,哪里是爸爸,分明就是爷爷!你太瞧得起他了!”

    “什么爷爷?明明就是祖宗!我们就是他的祖师爷!”

    “哈哈,到时候几脚把他解决了,还不得叫我们祖师爷,跪下哭着求饶!”

    “就这副孬种样子还想英雄救美,我就没见这种特别有勇气的人。”

    ……

    几人撺掇着,一人直接赤手空拳地朝她面前走来,嘴里说着鄙视的字句。

    “喂,小子,有本事就过来打我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英雄救美!”

    “你这副样子,都自身难保了,还逞英雄,实在是瞎了狗眼。今晚就叫你跪下叫爷爷,顺便把金银财宝全给老子贡献上来!”

    苏泠淡淡地望着那人气势汹汹地闯过去,想要将从墙边打得鼻青脸肿方才显示自己的英勇似的。

    他仔细打量着那人的样子。

    由于过多的缘故,脸上点缀了微醺的红意。利落的小寸头,黑色的连体衣,配上同色的马丁靴,直接的曲线。

    可是那人脖颈间却没有喉结,手上的肌肤,脸上的皮肤,都是颇为精致的。不仅是直觉,还有观察的证据,证明这个人是一个——女人。

    呵!

    大晚上的,喝得醉醺醺路都走不稳的女人,竟然想要英雄救美,这是不是有点滑稽了。

    倒也不对。他根本不是——美。

    这个英雄救英雄的故事,是从现在就开始了吗?

    拉了拉腰间的皮带,束紧了腰,他微微倾斜着角度,望着那边靠墙的人。周围的人倒也都将注意力飘向了江左。

    面前的人搞笑地挥了几拳,又做了一些好笑的姿势,叫她没什么反应,猛地一拳挥了过来。那拳头的方向,正是往脸部而来。

    江左下意识地躲开,步子没站稳,朝地上一摔。那人没得手,又见这人确实喝大了,一脚踢了过来。

    那脚离脸庞只有几厘米的时候,江左滚了一圈,一个翻身提脚朝那人的下面踢了过去。那人没料到她的动作这么迅速,正中痛点,倒在了地上痛呼。

    剩下的那几个人见自己的兄弟被欺负了,也顾不上泡什么妞,立即围了过来。江左单脚跪在地上,眼里含着几分朦胧,危机意识拉回了神思。

    手下一个打转,便在地上摸到一根铁棍。那三四人并不害怕,手脚并用的踢了过来。江左紧握铁棒,毫无客气地挥了出去,在第一个人的腿上留下刺痛的印记。

    第二个人不甘落后,砰地在她肚皮上捶了一拳。江左感觉到些痛意,没理会,一脚朝人的心膛踢了过去,甩得人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

    第三个人接憧而至,江左闪了身,一棍打在来人的臀部上,顺势往他脚上一踢,迫使人跪了下来。

    最后剩下的一个突然抱着一块小石子砸了过来。江左一个激灵,闪身躲过,那石头却是落在了跪着那人腿上,痛得那人连连喊了几声。

    这人一慌,江左一拳砸了出去,正中那人额心,往背后摔去,几人见识了醉鬼的厉害,那位狼哥的最为机警,忙爬起身喊着:

    “快走!这是一个练家子,今晚算是栽了!”

    几人也顾不得哀嚎,便是各自搀扶着离去,到了远处时,还不忘放出话:“小子,你等着!老子叫道上的人来收拾你。你会死得很惨!”

    江左看着他们的背影仓皇地逃去,摸着自己刺手的头发笑了笑。

    惨不惨不知道,她只知道的是,现在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乐于助人是优良传统,不能摈弃。要是因为怕惨就看到那朵花香消玉损,良心上过不去。

    诶,那朵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