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阻挠

作品:修仙系统在都市

    “张爱农在干什么?他怎么现在还不出警?他这些年都是吃白饭的吗?”

    谭问在车上听到助理老单给自己汇报的情况,大发雷霆。

    张爱农是夏宁市警察局的副局长,不过也是依附着谭家才能坐上这个位置,说白了就是谭家在警察局的人手,属于谭家和其他几家抗衡的手牌。

    可现在谭问亲自让他出动他竟然还迟迟不动身,谭问脸色变得很阴沉。

    “谭总,这件事情恐怕不是张局长故意怠慢,他是您一手提拔的,不可能敢违抗你的命令,这里面应该是有别的势力插手了。”老单开着车,向松花岛的方向飞快赶去,解释道。

    谭问怒气稍微平息一些,眼中冷光一闪,他自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刚才不过是太生气才忍不住大骂出口。

    他拿出电话,打给了张爱农,想要了解情况。

    “谭老?”谭问还没开口,那边就恭敬的问了一句。

    “是我。”谭问面无表情的说道:“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现在还不出动?”

    “谭老,事情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我也想立即派人,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张爱农解释道:“刚刚我想动身的时候被杨浩正给拦下来了,我现在没有人手能用啊!”

    听到杨浩正的名字,谭老脸色彻底黑了下来,杨浩正是杨石明的父亲,和张爱农一样是副局长的职位,两人平时也是相互强制着的。

    “他也不过是副局长,难道还能命令你不成?”谭问冷声道。

    “他当然不行,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局长这次竟然站在他那边,还随便找了个理由把我关禁闭一天,说要等事情调查清楚,一天之内我恐怕没办法脱身了。”张天爱无奈道。

    “薛任?”谭问眉头一挑,有些吃惊了,薛任是薛家的人,如果只是杨浩正插手这件事还情有可原,毕竟两家有仇怨在那,但是薛家也趟这趟浑水就难以解释了,谭家可没有的罪过薛家,以薛暮阳那高傲的性格,是不屑于对他们动手的。

    谭问开始惊疑起来,这究竟是薛家的态度还是薛任一个人的主意?如果薛家插手进来,那这件事情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这件事你不用理会了。”谭问知道想从张爱农这里找到帮助已经没有多少希望了,于是安排道。

    挂断张爱农后,谭问接着打回谭家,让彭老过来,一起前往松花岛,不打算就这样放弃。

    于此同时,在杨家,杨天重也准备出行,方向同样是松花岛!

    “姜先生,这件事你办的不错,没想到那些家伙竟然真的得手了!”杨天重显然有些欣喜,赞许的看着一旁的姜伯庸。

    这几天,他只要一想到刘祈的妖孽天赋,就觉得如芒在背,刘祈对杨家的威胁实在太大。

    不过如今这个隐患很快就不存在了,这让他放松了很多。

    “虽然刘祈生还的可能不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阻止谭家的营救!警察局那边他们是没什么希望了,不过他们现在肯定也在赶往松花岛的路上,我们去制止住他们!”

    杨天重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他在听到狼牙传过来描述的情况后,知道他们想让自己拖延一下警察的行动,以便于他们能够有充分的时间得到灵气丹的情报。

    他当即答应下来,还考虑到谭家可能会营救刘祈,特地阻拦下谭家。

    两家同时往松花岛上赶,没过多久,谭家先行达到,彭老和几位干练的中年男子都等候在那,这几个都是谭家的客卿,皆为古武者,谭问找到林月欣后,正准备包下几艘船就出海。

    可这时杨家紧跟着赶到,挡在了谭问他们面前。

    “谭老爷子?真是好巧,你怎么也有闲心来着度假啊?”杨天重笑眯眯的说道,装作一脸好奇的样子。

    谭问脸色冰冷,怒道:“杨天重,你何必在这里跟我装模作样?我现在没空搭理你,赶紧给我让开!”

    杨天重笑笑,瞥了谭问身后的那些人几眼,心中暗暗吃惊,这几个都是谭家的中流砥柱,实力最低也是黄阶中期,平时出现一两个都已经了不得了,现在竟然为了救刘祈,出动了那么多人,刘祈在谭问心中的分量竟然如此之大!

    他不由得暗暗庆幸自己的谨慎,多带了许多人马,否则今天还真的未必能拦得住谭家!

    “谭问,既然你都把话挑明了,我也实话告诉你吧,你们想救下刘祈是不可能的,得罪我们杨家还想要活命?要怪就怪他不长眼吧!”杨天重也不再演戏,漠然道。

    闻言,谭问眼中杀意涌动,冷声喝道:“杨天重,你是准备引起两家的战争吗?刘祈要是出了事,我们将势不两立!”

    杨天重浑然不在意的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不过是一个野小子罢了,只不过你要是真的坚持的话,我杨家也不惧,只怕你谭家树敌太多,应付不过来!”

    。。。。

    松花岛不远处一座孤寂小岛屿上,几个身穿迷彩服的中年大汉在岛屿上行走着,锐利的眼神扫视着四周,行进间谨慎有序,像是经受过训练一般。

    突然,漠狼举起手掌,让他们停了下来,狐疑的看着周围,道:“奇怪,怎么到这里痕迹突然消失了?”

    鸟炮似乎也有些奇怪,他们之前一直都是循着薛宁宁留下的踪迹追到这里的,如今却消失了。

    他猜测道:“会不会她原本就是隐藏踪迹的老手?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

    漠狼摇摇头,道:“不太可能,她这样做没什么意义,她一开始就隐藏踪迹我们更加难以找到他们,不需要画蛇添足。”

    漠狼扫视了一眼地上略有些凌乱的痕迹,眼神一闪道:“这个地方有些问题,大家分头找一下,这里有没有藏身的地方!”

    漠狼混迹佣兵界多年,就是凭借他明锐的嗅觉,他当即感觉到这里有些奇怪之处。

    没过多久,一个人大声说道:“这里有个地洞!”

    漠狼立即赶去,确实有个极其隐秘的洞穴在那里,被一些杂草掩盖住,如果不是特意寻找的话,还真的察觉不到。

    漠狼目光闪烁,做出了决定:“留两个人在上面,其他人跟我下去!原本想活捉他们还挺麻烦的,不过在地下正好方便我们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