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你就是天道 (全书终结)

作品:神皇纪元

    七日之后,在敖赫斯的护道之下,虚妖月元神寄托天道,印证自我大道成功,成为了一尊原始天神级别的巨头强者,中间还有一件小事,项战把鸿蒙之心融合神荒大世界的时候,其他人在敖赫斯的绝世威名之下,一个个灰溜溜的走了,只有枯荣天尊自持天尊之位,自信滔天,出手夺取,结果在敖赫斯的一招之下吐血了,只能远遁虚空。

    ……

    一个月之后。

    大荒天朝,几大重臣聚集在御书房之中,项战一袭龙袍,坐在书案前面。

    “这里是八古域!”

    虚妖月温柔的坐在项战的身边,眸光轻柔,解析道。

    大荒天朝初入神界,什么情况基本上都没有了解,世界毁灭的大压力之下,匆匆而动,冒失失的闯进来,一点准备都没有,为一了解神界的只有虚妖月。

    “神荒太浩瀚了,不是一两个小世界可堪比的!”

    虚妖月不厌其烦的道:“古荒世界融进来,占据这个域的的地疆不超过是十分之一,而神荒大世界之中到底有几个域疆,谁都不知道,无穷无尽,神秘的地方太多了,就算是原始天神也无法完全的探索这个世界。”

    “八古域可有什么大势力?”

    项战轻声的问道。

    “在神荒大世界之中,最顶级的势力就是天朝和道场!这是证道境强者创立的势力。”

    虚妖月轻声的道:“八古域之中只有有一个道场,方山道场,道场的道主是一尊原始天神,不算强大,剩下来的其他的势力也不算出众,其中坐镇的最多也不过是神君境的强者,这些人对你没有什么威胁,不过你的朝廷有一个大问题!太极端了!”

    “这个我知道!”

    项战不由的苦笑。

    站在书房之中的一众大臣顿时都低下头来,不由地暗暗惭愧。

    项战的实力堪比原始天神,但是项战之下,最强大修者也不过是刚刚突然真神境的强者,太弱了,神王境,神君境的一尊都没有。

    大荒天朝虽然是立了,但是底蕴还是皇朝的底蕴。

    “这个也不是不能解决的!”

    项战眸光闪亮,突然轻声道。

    “怎么解决?”

    虚妖月不解,问道:“自己培养,没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强者是出不来的,招募散修,这样会破会你创立的体系,朝中只会大乱!”

    “三生石,知道吗?”

    项战心中如今也算是把虚妖月当成了,不瞒她,道:“上古第一轮回神器,虽然粉碎了,但是如今已经恢复了八成了,三生世界之中,有一个轮回洞天,可让修者的一丝元神进入轮回,一年一世,只要经历过三世轮回,元神最少可积累几百年的功力,心神比较强大的,甚至可以积累上千年的功力。”

    “心神轮回!”

    虚妖月美眸猛然一:“绝对是无上神器啊!”

    御书房之中,大荒天朝的一众大臣,顿时心中狂息,一双双眼睛看着项战,流淌着无比希冀的眼神。

    “放心,你们都有份!”

    项战微笑的道。

    “臣等多谢天帝培养!”

    一众大臣面色一震,眸光激动,恭敬的道。

    “十天之后,轮回洞天会开启,一次可百人轮回!”

    项战轻声的道:“纳兰东,韩通,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来安排,我等会把三生世界的大门交给你的!”

    “诺!”

    纳兰东和韩通都是项战的心腹,猛然点头应道。

    “罗影,元牧阳,一年的时间,朕要一份八古域最详细的资料,甚至八古域附近地域的资料,可有信心?”

    “臣必定竭尽全力,死而后已!”

    两人神态坚定,点头道。

    “方向,狄夫,申屠雄!”

    “臣在!”

    “这段时间必然是最困难的时段,三大军团必须失守边疆,知道吗?”项战冷声道。

    “大荒国土,寸步不失,誓死保卫!”

    三大铁血将军不过堪堪进入虚神境,但是神态异常的坚定,大声道。

    “很好!宁无缺,诸葛九天,如今大荒虽然已经立天朝,但是毕竟底蕴太低,而且刚刚进入神界,新鲜过后,琐事甚多,需要时间过渡,你们一定要稳固民心,稳固朝廷!”

    “臣等明白!”两大丞相顿时感觉亚历山大起来了。

    “项长空!”

    项战突然双眸闪亮,看着项长空。

    “臣在!”项长空有点惊异。

    “吾已经和敖赫斯签订盟约,以后霸王巨龙就是大荒国兽!”

    项战道:“以原来禁军为底子,你组建霸王军团!”

    “霸王军团?”项长空一惊。

    “这是本朝最强大的军团,龙骑兵!”

    项战道:“你选强者,必须是法相境以上,进入赫斯世界,甄选坐骑战友!”

    “诺!”项长空猛然大喜,重重的点头。

    ……

    大荒天朝虽然是天朝,但是除了项战,实力和神荒大世界之中一些巅峰皇朝都不如,突然从天而降,进驻八古域,也算侵占了一些势力的利益,初初开始的时候很困难。

    不过有项战和虚妖月这两尊超级强者在,也算勉强的度过去了最难的时段。

    随后,数年之内,大荒天朝之中突然一尊尊超级神道高手涌现,也算是补充了高端的战力,大荒天朝一下子雄霸了八古域的北方。

    十年之后,霸王军团横空出世,一举扫平八古域所有的疆域,方山道场的道主与虚妖月一战之后,归顺大荒天朝,为大荒天朝在增加了一份实力。

    ……

    三十年后!

    大荒天朝独霸八古域,没有扩张,经历过三十年的沉淀,轮回洞天的作弊,如今朝廷上,强者无数,神王境,神君境强者层出不穷,证道境强者也超越一个巴掌。

    成为了神界一方巨头,可与巅峰势力并列。

    而且大荒天朝之中,天朝之中还存在着两尊绝世强者,敖赫斯的威名足以让震慑神界,大荒天帝项战,十年前,刚刚练成了九荒体,凝聚混沌神体的时候,曾经在紫禁城之巅一战九大天尊之中的武天尊,平手,一战成名。

    三生世界之中,项战两尊身躯面对着面,盘膝而坐。

    “未来虚无身,凝!”

    本尊和过去身同时睁开了眼睛,三生石的照耀之下,一尊通明的身躯凝聚在两人的中间,神态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这道身躯仿佛是一尊空气凝聚的身躯。

    “最后一尊身躯,终于凝聚出来了。”

    项战的本尊看着这尊虚无的身躯,不由的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过去的永不朽,未来的很虚无。

    “三生三身!轮回大道也该凝聚了!”项战本尊凝视着头顶上,一尊龙象法相,淡淡的道。

    “轮回大道,凝!”

    九十九枚道符旋转,一道轮回大道横空出现,如同深渊,无尽无头。

    “很好!”

    项战非常的满意。

    凝聚两条大道,身负混沌神体,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和强大的上古的天尊一战了。

    ……

    轰!

    天地之间,突然一声长鸣,到处都出天花乱坠,祥云朵朵,瑞光冲天,一道道异象出现,天地瑞祥。

    “又有人证天尊业位!”

    紫禁城的一座山峰上,项战和一个金发独角的少年平列,看着虚空之中的异象。

    “这十年间,已经六十八尊强者重新证天尊业位了!加上这个纪元的九尊,天下一共七十七尊天尊强者,难道他们都是上古存下来的强者吗?还差四尊,九**一共九九八十一尊就完美了!”

    项战对着金发少年,轻声道。

    “应该还差三尊,有一个天尊业位在龙族,如今已经在本座的手中,而且上古的天尊已经有不少陨落了,能活下来的不多,这些证天尊业位的不过是传承了天尊业位的传承者而已!”

    敖赫斯冷冷的道:“一旦天地间,九九八十一尊天尊同时出现,纪元大劫开始之时!”

    “荒会出现吗?”

    项战突然问道。

    “不知道!他们太神秘了。”

    敖赫斯摇摇头,道:“荒,命运天师,不死天尊,苍五行,还有至高无上的神皇都是第一纪元存活下来的强者。”

    “神庭之主,神皇!”

    项战一惊。

    进入神荒大世界,项战才知道,天朝是极限,三色祭坛已经是极限,紫金色的气运也是极限,量可无限,但是质是不变了,神庭仿佛存虚无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天朝能进阶神庭。

    “真的没有办法进阶神庭吗?”项战有点不甘。

    “自从第一个纪元,神皇消失,就再也没有人能进阶神庭,皇者唯一,神中之皇也是唯一,神庭只有一个!”

    敖赫斯轻声解析道。

    “也不尽然!神庭还是可以出现的。”

    突然,两人身边,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

    “是你,命运天师!”敖赫斯双眸闪亮,冷冷一笑。

    “敖赫斯,你也算是苦尽甘来,吞噬了天龙八部血脉,你已经完全的掌控了祖龙的天尊业位!”老者看着敖赫斯微微一笑。

    “拜你所赐!”

    敖赫斯冷冷的道。

    “命有所定,当年是你自己要我为你算的命,怪不来我,你走出来了不是吗?”

    老者淡淡的道。

    “你来做什么?”敖赫斯叹了一口气,然后问他,他有点畏惧这个老头,很戒备的他一眼。

    “我来找他!”

    老者看着了项战,道:“小友,又见面了,修为可说是一日千里啊,不愧是变数!”

    “前辈,你来找我还债吗?”项战微微一笑,道。

    “对!”

    老者点头:“吾要见神皇,你能做到!”

    “什么意思?”项战不明白。

    “小友,你曾经战过一条小世界之中的伪天道,你觉得天道如何?”老者双眸凝视苍天,轻声的问道。

    “不知道!”

    项战摇头,道:“说不上好,也不能说是没有存在的价值,但是如果天要灭我,我只能灭了他!”

    “很好,这句话,曾经也有一个人说过!”

    老者神情有点苦涩,道:“在上古时期,纪元之末,天道要灭苍生,我们曾经反抗过天道,带领我们反抗天道的是神庭之皇,可惜我们失败了,神皇在上古已经死于天道之手,不过他虽然形神俱灭,但是还留下了一个投影,隐藏在未知的世界之中!”

    “投影?”

    项战和敖赫斯都有点惊异。

    “守护一元祭坛!”

    “一元祭坛?”项战顿时眸光闪亮。

    “一元祭坛就是神庭之皇的祭坛,虽然也是天道所赐,但是其实它是天道最大的武器,也是对抗天道的最大神器!”老者解析道。

    “以夷制夷!”

    项战明白了。

    “在哪里啊?”敖赫斯眉头微微皱起,问道。

    “以三生石为根基,苍天符为引,奈何桥为路,可找到他所在的空间!”老者坦然的道。

    “吾有三生石,苍天符,但是没有奈何桥!”项战道。

    “奈何桥,在吾这里!”

    老者伸手一番,巴掌大的一座拱桥浮现子他的手心,散发着轮回气息:“在天下八十一尊天尊业位凑齐之前,我们必须要得到一元祭坛!”

    “好!”

    项战大手一摆,三生石和苍天符浮现出来。

    “命运的牵引,神皇何处!”

    老者摆出一个祭坛,把三大神器都笼罩其中,念念有语。

    哧!

    三大神器猛然闪亮起来了,猛然连接起来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闪烁。

    轰!

    三大光芒照耀之下,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

    “敖赫斯,你镇守这三大宝物,维持虚空通道,我和项战进去一探!”老者沉声道。

    “好!”

    敖赫斯这时候也没有计较,点点头。

    两道身影纵身一跃,跳进了黑洞之中,出现在一方空白无边的世界之中。

    “你们来了。”

    突然,一道伟岸的身影浮现,头顶玉冠,身披神袍,神态淡然,却有一股蔑视天下的气质,仿佛是一尊天生的无上皇者,即使项战皇道之气也不及他。

    “神庭之主,神皇!”项战脱口而出。

    “臣,命见过陛下!”

    老者看到这倒身影,异常的悸动,猛然的跪拜。

    “朕已经死了!”神皇淡淡的道:“不必多礼了!”

    “臣永远是陛下的臣子!”老者泪流满面,恭敬的道。

    “你一辈子都是这样!”

    神皇淡淡一笑,道:“你既然已经来了,看来吾的当年的预言变成了事实!”

    “神皇陛下,你说对了,如今第九纪元到来了!”老者点点头。

    “真的出现了变数!”神皇死死的看着项战。

    “他变数,他的灵魂有不属于天道的气息存在,不在天道的范围之内!”老者解析的。

    “很好!”

    神皇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命,你先回去,朕有一句话想要和他说!”

    “神皇陛下,臣想亲自看着你消散!”老者摇摇头,轻轻你的道。

    “死都死了,这不过是一道残影而已,有何记挂的!”

    神皇摇摇头,道:“有些事,他可知道,你不能知道,你走吧!”

    “诺!”

    老者重重对着虚空磕了一个响头,才消失在这片奇异的空间之中。

    “一元祭坛,你是为它而来的吧!”神皇看着项战,大手一摆,一座祭坛,古朴无光,一丈方圆出现在项战面前。

    “不仅仅是!”

    项战毫不客气的把一元祭坛收入怀中,然后道。

    “你想知道什么?”神皇面色淡然,问道。

    “上古一战的结果!”项战双眸爆发精芒。

    “朕集合了宇宙之中所有的力量,与天道一战,结果我输了!”神皇简单的道。

    “没有蹊跷?”项战问道。

    “有!”

    神皇只有一个投影,却散出滔天的气势:“只有一句话……知道了吗?”

    “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话!”项战可笑。

    “你进来找我之前,已经怀疑了是吗?”神皇淡然的道。

    “我曾经战过一方小世界的天道,虽然那时伪天道,而且连天道的万分之一力量都没有,但是气息错不了的,由不得我不会怀疑!”项战点点头。

    “这是本皇的大道,独一无二,神皇大道,天下臣服!”

    一条大道强行融进了项战的身躯之中。

    “谢谢!”项战不会与一个死人谦虚。

    “不用谢,我也该消散了,还有,天下苍生不该死!”话音落下,神皇的身影一点一滴的消失这个空间。

    ……

    十年后!

    大荒神庭横空出世,惊动了天下,随后大荒神皇项战直接下令征战天下,大军所到之处,一路横推而过,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

    随着时间,越来越多的天尊强者加入大荒神庭,大荒神庭正式雄霸天下。

    轰!

    苍天一鸣,无数祥瑞的异象涌动。

    “最后一尊,荒天尊!”

    项战的身影,静静的站在紫禁城之巅,看着无数的异象,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容划过。

    “传旨天下!”

    “诺!”

    “五年之内,天下所有的天尊强者,必须出现在紫禁城,违者,死!”

    “诺!”

    ……

    九月初九。

    神荒世界之中,一共有八十尊天尊强者全部出现在紫禁城之中,这些天尊之中,其中有不少是项战的亲人,朋友,媳妇。

    狂天尊方铁,幽冥天尊莫幽幽,风天尊项风狂,雷天尊罗神通,妖天尊虚妖月,时空天尊舞青衣,财神天尊古金玉……

    八十尊天尊静静的站在紫禁城之中,一个个面色凝重,而项战的身影站在一片紫色的气运云海之中,他的双眸凝视远方,仿佛在遥望一道身影的出现,又仿佛在祈祷不要出现。

    远方,一道身影浮现,中年汉子,高大魁梧,昂首挺空,在虚空之中,一步步的走向紫禁城,脚步坚定。

    “你还是出现了!”

    项战眸光深沉,幽幽的道。

    “看来神皇那个家伙还是猜到了,还告诉了你!”中年汉子静静的站在千里之外。

    “荒天尊,天下能一荒为名的,只有这个宇宙,我早就应该想到了,你就是宇宙天道的转世!”项战冷声的道:“没有人知道天道是不是永恒的,但是纪元大劫来的有点诡异,都是你在其中闹鬼对吗?”

    “这个世界应该进化的更完美,不是吗?”荒天尊点点头,微笑的道。

    “天道之所以是天道,就是不能有感情,才能善罚分明,不能有追求,才能无欲无求,而你却拥有了感情,玷污了天道!”项战冷声的道”既然转世了,就应该放弃!”

    “吾本来就是天,为什么要放弃啊?”荒天尊淡淡道。

    “朕要灭你!”

    “凭什么?”荒天尊冷冷的道:“天尊业位本来就是吾的一部分,只能为吾所用,所以你手上的八十尊天尊是你没有用的,你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你有什么底牌,本座一清二楚。”

    “三生石是你特意放在我身边的是吗?”

    项战冷冷的道:“三生石,又叫轮回事,原来的器灵是轮回,后来轮回让分开了,轮在你手上,回知道的,轮也能知道,你一早就知道我不是所谓的魂游异界,而是我的灵魂就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只不过我幼年的记忆让你给蒙蔽了,十二岁你把三生石交到我手中,才完全想起来,你看过我的记忆,所以很多记忆都是你扰乱的!”

    “很聪明!居然让你猜到了。“荒天尊淡然一笑:“地球,很诡异的世界。”

    “是吗?那时我的故乡,不如我在猜猜吧?”

    项战眸光闪亮:“天下之所以会出现八十一尊天尊业位,是你唱的大戏,天之高无上,你是天道转世,这些人再强大,元神寄托天道,生死由你,不会是你对手,在这方宇宙之中,你是天下无敌的,为什么还要弄出这么多事情呢?”

    “你觉得呢?”荒天尊反问道。

    “我觉得这一场大戏是为我准备的,天下只有两个人跳出你的掌控之外,第一个是神皇,所以第一个纪元你的目标是神皇,而最后一个纪元,你的目标是吞噬我!”

    项战幽幽的道:“这方宇宙已经没有什么让你觉得好玩的了,生生死死,灭世开世,你腻,所以你想去地球,对吗?”

    “你让我变的强大,你纵容我强大,甚至把老天爷的福缘都给了我,所以我一路上就好像在开挂的修炼,凡是有惊无险,你就是让我的灵魂修炼到最巅峰,地球存在的那个宇宙留下来的烙印才会更加的清晰,就好像如今,只要吞噬了如今的我,你就能找到地球所在的宇宙!”

    荒天尊点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你会乖乖的让我吞噬吗?”

    “会!”

    项战也笑了:“我是个聪明人,不做无用功,就算我聚集了全宇宙的力量也抵挡不住你的力量,天是至高无上的!”

    “真乖!”

    荒天尊很满意,身影直接一动,如同青烟从项战的天灵盖而入。

    项战也没有丝毫的抵抗,随他而去,仿佛一切都不在乎了。

    “不好!”

    荒天尊一进入项战的身体,顿时感觉到不对劲,只见一道元神在一座祭坛上盘膝:“神皇……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看着你死了,我可是亲自出手抹杀了你!”

    “你来自苍天,吾来自混沌,你我同源,何必呢?”

    神皇的身影淡淡的道:“抓了九个纪元的迷藏,我看着你一次又一次的灭世,吾心如刀割,可是吾不是你对手,无法掌控天道,若非项战的出现,我依旧会躲下去。”

    “不可能!”荒天尊神色大变,大吼一声:“苍天助我!”

    “这里是项战的元神!天道绝缘体,没有天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况且我还在这里看着你,所以,这里就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囚牢。”

    神皇淡淡的道:“我们两个人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就当坐牢吧,进来就不要出去了!”

    这一尊龙象法相就是项战的灵魂修炼地球的功法练出的,完全不受天道管辖,也是荒天尊一直想要吞噬的对象,可惜他碰上了老对手,神皇能装死这么多纪元,绝对是一个雄主。

    外界!

    项战趁机荒天尊不在的时候,天道无魂,一战灭了天道,然后将八十一尊天尊业位毁灭,天道无存,从此苍天无道,世间一切自治。

    从此,神荒大世界迈入一个新纪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