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落幕

作品:神道符召

    随着,似乎这般的事情就越来越多。甚至许多大的种植园主,都开始破产。

    然后,就是刚刚太平不久的各处藩镇,又开始动荡起来。

    原本只是一些野心家趁乱而起,这些年。却是海外各藩镇联合起来,向着朝廷恳求。

    请求朝廷放松管制云云……

    王志虽然听不大懂,他对于政治经济并无什么了解。

    却也知道,这大楚越来越不对劲。这数十年来,各种各样的规矩,更是多了起来。

    甚至朝廷开始管束各家工坊的生产数量,各处工坊失业人口越来越多。

    而地价和粮食却也越来越不值钱,斗米只值三四钱。

    这般以前在古书之中听到,以为是德政。现在方才知道,粮食价格便宜到这种程度,天下百姓差不多都要破产。

    王志家中以前不过是中等人家,有着一百多亩地。但是因为粮食价格太便宜,不得不全部卖掉了……

    一亩地一年产出只有几十钱,却是买什么东西也都不够……

    总之,谁也不知道大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是各家海藩的联合奏章,却惹怒天子。派出军队去攻打。

    在神兵助阵之下,轻易削平那些海藩。但是天下局势,不仅没有平定,敢尔更加恶劣起来。

    而朝廷却以为这些都是那些修行者在背后鼓动作祟,开始屠杀清洗。

    总之,王志只不过是大时代之下。其中一个被牵连的倒霉鬼罢了。

    王志的脚步不满,眼见着前面就是城墙。

    天下承平太久。各地的城墙几乎都被拆掉。此地也是一般,虽然说是城墙。但是已经没有半点防护作用。

    翻过此地,就到了外城,那里建筑的杂乱,没有规划。正是逃脱的好地方。

    却在这时候,眼见着王志心生欢喜,以为有机会逃出生天的时候。

    一道光芒一闪,却是一伍神兵挡住了王志的去路。

    王志心中一下子沉入谷底,已经知道,这次再也逃脱不了了。

    这一伍神兵。根本非是他王志所能对付。

    眼见着王志心灰若死,把手中的长剑一丢,就要束身就缚的时候。

    却就一处屋檐上,一个灰衣人如同大鸟一般的落了下来。挟起王志就走。

    那一伍神兵,身上淡白色光芒一动。刚刚要挡住这灰衣人,却就见着这灰衣人悍然出手,一道剑气闪电而过。

    五个神兵身上的神光破碎,如同镜子一般的破裂。

    “他杀了神兵,他杀了神兵……”

    后面追来的官兵。见到这么一幕,惊骇欲绝。然而那灰衣人,却是毫不理会,抓起王志。就去得远了。

    “前辈,你是什么人?”

    王志一被放下,不由就问道。

    这人缓缓转过头来。丰神如玉,看起来极其年轻。似乎又十分苍老。

    仔细看起来,这人面如只如少年。但是却绝不会给任何人稚嫩的感觉。主要却是他的眼中彷佛有着无数的沧桑变幻。

    “我叫刘易!”刘易微微笑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王志连忙说道:“我叫王志!”

    “愿意给我做土地么?”

    “啊?”王志十分惊讶。

    刘易笑道:“我看你根骨不错,怎么,不愿意拜入我门下么?是了,我手下有着一个小小的门派,叫做天峰门。”

    “啊!”王志听了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是天峰派的掌门?

    天峰派现在是修行者之中的第一大派,自从海外三岛覆灭之后,就以天峰派称雄。

    即使面临天子和神道的全面围剿,依旧不断的发展壮大。

    “师父在上,弟子愿意拜入天峰派门下!”反应过来,王志大喜过望。

    刘易双目含笑,找了这么久。终究找到了新的天命之主。

    大楚的覆灭,和现在神道的毁灭,已经成为定局,再不可改变。

    如果说几十年前的时候,刘易所主持的时候。只要神道不插手,天下局势纷纭演化,依旧有那一线生机。

    但是,现在大楚朝廷和神道联手。却已经把一丝生机给断绝。

    王志并不清楚,为什么天下再次承平之后,反而日子越过越差。天下暗流汹涌。

    但是刘易却知道的一清二楚,无他。如果说,当年大楚的人心还在,就算经历大乱,依旧还能复兴的话。

    但是现在,却已经彻底丧失机会。

    当年的时候,大楚的各地早都已经产能过剩,已经处在经济危机的边缘。

    而经济危机的最深层次的原因,却是扩张的放慢。再没有新兴的市场出现,可以供市场倾销。

    而神道却始终并不清楚这个最要命的问题,当年刘易放手让天下大乱。

    但是稳定,却更加符合神道之利益。大楚立国几近三千年,方方面面的利益和神道早已经密不可分。

    于是,就好像王朝成熟的官僚体系,开始自动抗衡帝王一般。刘易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

    虽然,伟力归于自身。刘易凭着自己的力量,就足以清洗整个神道。

    但是,那并不是最好办法。且放手让其做去,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如今神道,所做的种种努力。不论是王志所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

    比如限制产能,收缴武器,禁止民间习武。还有把海外各藩当成商品倾销地,进一步加大剥削,来缓解转移大楚本身的矛盾云云……

    这些都只是治标不治本,而且只会使矛盾越发加深,怨气越来越严重。

    刘易负手而立,心道,当年我都有更好的缓解办法,但是我没有用。

    如果我当年学着另外一个世界,美德在二战前的办法。一个是加大基础建设,另外一个却是拯救了美国的福特那般做法。

    加大对工人工资的报酬,扩大内部需求。总之,就是在内部扩展市场。

    然而,这一切,刘易可以想见。到了最后,还是会碰壁。

    不论是内外部市场,终究都有极限。而产能的扩张,永远比市场的扩张要快。

    这是一个顽疾,就好像某位马先生所说的那样。

    这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而现在,刘易已经决定。将这种向外扩张的文明,扭转过来。

    这才是他现在所做的根本目的,也许这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最起码以修行者的仙道取代神道。这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不过,拥有无尽岁月的刘易并不心急!

    也许,未来,那全民修行的道路同样行不通的话。刘易还会期待寻找新的道路。

    一切都在路上,总有出口!

    本书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