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9章 复职(四更)

作品:超脑太监

        跺一跺脚,天下都要颤一颤,这么想来,大宗师还是挺爽的。

    只要不怕劫火,只要收拾得了虚空天魔,那大宗师就无所顾忌了!

    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好事,这样已经不错了!

    他提醒自己,振奋了精神,问道:“老汪,这孝陵里的大宗师是何来历?”

    “只知道是金甲太监。”汪若愚摇头道:“从我进宫的时候就在这里了,看起来好像随时要没命,可到了现在,我快没命了,他还活得好好的!”

    “大宗师的性命很悠久,至少增加两百年。”罗清澜道:“所以大宗师不会轻易冒险,不值得。”

    李澄空若有所思。

    他在想那郑老太监是不是发现了昆仑玉壶诀,是不是知道昆仑玉壶诀。

    是故意给自己的,还是也没发现?

    他闭上眼睛回想往昔的一幕一幕,一点一点回放,清晰如观掌纹。

    最终能判断,郑老太监确实没发现昆仑玉壶诀。

    “我们这位皇帝陛下怎会练到大宗师?”李澄空道:“他没那么多时间吧?”

    “皇上也是武学奇才,”汪若愚道:“少年有奇遇,历代先皇踏入大宗师境界的唯有一人,便是太祖皇帝,还有便是我们皇上,当之无愧的英明神武!”

    李澄空道:“所以说,世间无敌之人便是皇上了?”

    汪若愚缓缓点头:“大宗师,再加上天子剑,相当于一人身集两大宗师之力,何人能敌?”

    李澄空道:“天子剑当真无人能挡?”

    “青莲圣典可以挡。”罗清澜道。

    汪若愚笑了笑:“挡不住的。”

    “他们交过手的。”罗清澜白他一眼道:“教主当然无恙。”

    “那是仗着青莲圣典的转世重生之能。”汪若愚道:“死过复生而已,并非没死。”

    “天子剑一用,则不能再用。”罗清澜道:“而教主死后复生依然能战!”

    ……

    李澄空听着他们争论,想到了九转飞仙诀,青莲圣典是不是类似于此法?

    “呜……”李澄空忽然抬头看向天空。

    九龙正仰天怒吼,九龙上方的天空缓缓凝聚一团乌云,漆黑如墨。

    寻常人看不到这乌云,也看不九条巨龙。

    九条巨龙皆有百丈长,粗有三人合抱,龙身绵延开去,龙鳞清晰可见。

    鳞上的奇异花纹与流转的金光透出苍茫的神秘与威严,禁不住想要俯身下跪。

    除非如他这般开天眼,或者晋入大宗师。

    随着金龙怒吼,乌云慢慢变化,扭曲着凝成了一张巨大的脸庞。

    李澄空皱眉。

    他一看到这脸庞,莫名的觉得不舒服,浑身汗毛竖起,直觉提醒他远离。

    “怎么了,澄空?”汪若愚问。

    “老汪,这孝陵蕴着什么秘密?”

    “秘密?”

    “绝没那么简单吧?”

    “这涉及了大月朝的龙脉,确实没那么简单,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了,恐怕也只有皇上自己知道。”

    李澄空若有所思。

    他抬头凝视天空。

    先前那团乌云扭曲变化,一张张奇异的脸庞变化,然后慢慢的扩大,散去消失于天空。

    李澄空却仍感觉到不舒服。

    “呜……”九龙再次发出一声怒吼。

    天空出现一张薄薄的透明膜,膜上隐约浮现脸庞,却是万千张脸庞叠加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惊人。

    “呜……”一条巨龙忽然抬头,一道金光吐向透明膜。

    透明膜慢慢的融化,消失。

    李澄空莫名的感觉到轻松,汗毛也平伏下去,没有了压抑感。

    他脸色却不好看。

    这难道就是虚空天魔?

    果然是诡异古怪,而且还很吓人,自己可有力量斩杀?

    他在脑海里回想自己所学,并无把握。

    没有与虚空天魔交战过,谁知道自己那些武功能不能对付得了天魔。

    “圣旨到,知机监李道渊接旨。”天空忽然传出一声清朗声音。

    李澄空眉头一挑,冲汪若愚他们点点头,一闪消失,出现在了孝陵外的三个紫袍中年太监跟前。

    “见过李大人。”三人皆抱拳微笑。

    李澄空点头:“三位天使辛苦。”

    “这是圣旨,恭喜李大人了。”

    李澄空接过圣旨,打开来看一眼,露出笑容:“好,我明天便动身回京。”

    “是,我等告辞。”

    三紫袍太监恭敬的抱拳,转身离开。

    李澄空回到自己院子。

    高祈与秦天南已经在院外等着,他们好奇的看着李澄空。

    李澄空将圣旨递给高祈。

    高祈看过一遍递给秦天南,呵呵笑道:“恭喜李大人啦,擢升之速,世间罕有!”

    知机监一品太监,草场场主。

    一品太监,那就是最顶级的太监,可称之为大太监,虽然草场场主比起他的品级略有不如,可地位超然。

    即使草场属于御马监,可御马监的掌印都不到一品,怎么可能管得到他。

    所以他的地位超然,草场就成了他的一方天地,只要能跟皇上交待过去即可。

    秦天南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皇上可能相信了自己所奏,所以调整如此,让他能保持超然而不参和进朝廷中事。

    关于李澄空的身份,他还是通过秘折奏了上去,否则就愧对巡天卫的身份。

    如此看来,即使他是紫阳教的教主,皇上还是不准备直接拿下他的。

    李澄空笑道:“秦掌司,难道不恭喜我?”

    “恭喜了。”秦天南敷衍的道。

    李澄空点点头道:“没想到这次回孝陵如此短暂,匆匆而来又要匆匆而去。”

    高祈笑道:“李大人可以随时回来,欢迎之至。”

    李澄空笑道:“我会常回来看看的。”

    “好好好。”高祈道:“这里便是你的家。”

    李澄空抱拳一礼:“多谢掌印。”

    不管是老汪,还是这里的阵法,都足以让他常回来看看。

    ——

    “哈哈,场主——!”李澄空与袁紫烟出现在草场山谷的时候,陆峡早就等在那里,飞快跑过来,浑身肥肉乱颤。

    李澄空摆手。

    陆峡戛然而止,停在他身前三米处,满脸喜悦:“场主,你总算回来啦!”

    李澄空笑道:“陆掌记,你很失望吧,又占了你的位子!”

    “哈哈……”陆峡摇头道:“场主,你可没占我位子,是占了别人的!”

    李澄空往里走。

    白泽九个护卫已经上前躬身行礼。

    李澄空颔首,继续往前走。

    陆峡迈着轻快的脚步,与他肥胖的身体不相符的灵动,呵呵笑道:“御马监的一个太监正准备过来呢,没想到场主你忽然又恢复原职啦,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