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幽冥天河

作品:狷极天下

    时入初冬。

    叶冬在风雪中踽踽独行,弱小的身体在积雪上踏出了一连串瘦小的脚印。

    古阿跳到叶冬的肩膀上,拍了拍绒毛上的积雪,道:“哎,你这小子也太傻了,我也只是那么随口一说,有没有那么回事还得两说。”

    “呵呵。”叶冬笑的很随意,道:“我以后就是一个瞎子了,你要负责我一辈子。”

    “得得。”古阿心里颇不是滋味,本来它只是把叶冬当作一个孩子看待,经此一事,它不得不对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另眼相看,甚至还有些尊重。

    叶冬嘴角微微一翘,笑道:“我与你开玩笑的,你如果有事情随时都可以走,不用理我。”

    古阿叹息一声,“天下虽大,我古阿又能去哪里。”

    “你的家人呢,你也可以和我一样去寻找你的父亲。”

    古阿一阵沉默,良久,方道:“据我所知,在这个世间,远古精灵族只剩下我一个了。”

    叶冬不知该如何接这一句才好,脚下的积雪沙沙有声,道:“古阿,我想问为什么你要绕着那盆花一直转呢?让人感觉有人蠢。”

    古阿还是比较实诚的,没有在蠢不蠢这个问题上计较,道:“哦,因为那是灵草,我是向它要点东西。”

    “什么东西?”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是你没见过的东西。”古阿蜷缩着身体跳进了叶冬的衣领中。

    “好吧,欺负我是瞎子。”叶冬笑道。

    “要不要这么敏感。”古阿略显无奈,“其实那种东西叫生命精华,人族称它为魔元,因为魔族最善于使用这种东西。”

    “原来如此。”

    古阿续道:“我对于人族的修炼方法大致有所了解,从本质上说人族的修炼方法属于聚元体系,聚元体系又分为聚真元和聚魔元两种,魔族修的就是聚魔元。真元的修炼更注重内修,讲究循序渐进。而魔元的修炼则不同,讲究越快越好,得到的方法是直接索取,即用某种特殊的方法炼化草木和动物。当然,我们远古精灵一族则不同,我们天生有一种与草木沟通的天赋,能从它们身上得到生命精华,同时帮它们长大。”

    “原来这么复杂,剑神阁中的书并没有提到这些。”

    “呵呵,本来是有的,但是近几千年人族与魔族合作对抗鬼族,对魔族抵毁的书籍全部焚毁了。甚至这些年人族中也有很多人向魔族学习修魔元的,他们被人族称之为魔道。”古阿道。

    “太复杂,我不想关心这些问题,我只想知道到哪里可以找到父亲。”

    “这件事还是随缘吧,因为我也不知道。”古阿道:“要不我带你去玩,算算时间再过几个月就是幽冥天河现世的时间了。”

    “幽冥天河?那里可以找到我父亲吗?”

    “也许吧,据我所知幽冥天河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据说那里通向地府,可以到达来世,你父亲去哪里寻找机缘也未可知。”

    “好,那我就去幽冥天河。”叶冬打定主意。

    幽冥天河有多远,谁也不知道,因为幽冥天河五千年才出现一次,而每一次出现的地方都不一样,但也有算学极厉害的炼器师能算出幽冥天河出现的大致方位。今年天榜上的几位炼器大师推演出了一个大致相同的方位,北。

    北地是极寒之地,叶冬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而且还是一个瞎子,那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地方。

    叶冬在当铺中典当了所有值钱的宝器,备足了食物、棉衣、水、帐篷、锅碗、木碳等一切生活用品。叶秋留下的储物袋虽然是等级最低的,但其内的空间也相当于一个房间,足以存下叶冬所需要的东西。

    叶冬到炼器师公会搭着肥鹰到最北边的城镇,至此再往北,基本上人烟绝迹,炼器师公会也不再提供肥鹰的服务。叶冬拄着竹杆一路向北,每天行三五里,到了夜里便在雪地里搭起帐篷,和衣睡一觉,次日清晨再赶路。

    路上也偶有遇到虎、狼等野兽,叶冬当然没有这个实力与他们搏斗,这时候他一般会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大块肉扔过去。那些大虫、豺狼吃饱了也没有为难他。

    也遇到了一些人族车队,他们大多会上上下下扫视叶冬一眼,看到他的储物袋中实在没有像样的东西也就没有起歹意。有些车队看他是一个可怜的小瞎子,会好奇地问他去哪里,需不需要捎上一程,叶冬自不会客气,偶尔还会讨口热饭吃。

    这样足足过了三个月,叶冬终于到了极北之地。

    他看不到这里高耸的冰川和无垠的白雪,但他能感受到这里的寒冷和辽阔。

    “这里有很多人,而且是老人。”叶冬闻了闻道,他闻到了一股无比苍老的气息,是那种从棺材里透出来的气息。

    古阿从叶冬的衣领中钻了出来,打了个哈欠,看着前方百余人,个个盘膝坐在风雪中,道:“果然有人,看来大家都认为幽冥天河会出现在这里。”

    “这些是什么人?”叶冬问道。

    “至尊和武帝。”古阿轻声道,“这百来个都是封血停寿无数年的老不死。”

    “世间有这么多至尊和武帝吗?”叶冬好奇地问道,在剑神阁的书中他也看到过关于武帝的介绍,据书上所载,商国近数千年都没有出现过一个武帝,可见武帝是极为稀少的宝贝疙瘩。

    古阿道:“当年狷帝在的时候,人皇武帝如过江之卿,近万年似乎整个天下都没落了,至尊和武帝一年比一年少,他们有的因大限到来默默死去,有的在争斗中消逝,但更多的是进了幽冥天河,再也没有回来。几万年前,等待幽冥天河的可不只这么几个人。”

    “这么说来幽冥天河是真的去幽冥地府。”

    “谁知道呢,反正从来没有一个人再回来过。”古阿道:“但传说大限将至的人只有到这里才能找到一线机缘。”

    “河在哪里?待会儿地上会出现一道裂缝吗?然后涌出许多地下水?”叶冬想象着幽冥天河的样子,也许是因为看不见了,所以每一件事情他都喜欢去想象。

    “呃……”古阿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若是这样,那也只能叫幽冥地河。”

    “照你的意思,幽冥天河是在天上的?”

    “没错。可惜你看不见。”

    “额……又欺负盲人了。”

    “再这么敏感没法做朋友了。”

    ……

    一直等到黑夜,也不见幽冥天河的出现。叶冬索性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柴禾,生起了火堆,架起铁锅,熬了一大锅肉汤,加葱,加蒜,再加了点姜。

    “还不错。”叶冬舀了口汤,最近急着赶路没有静下心来熬汤,“但是与斑尾榛鸡比还是差太多。”

    “小伙子,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吃过斑尾榛鸡。”终于有一个老头坐不住了,常言说的好:三人行,必有一个吃货。

    “当然,只是我那小塔没带在身边,不然可以请你吃。”叶冬道。

    “此话当真。”老头被叶冬的话说得口水都流下来了,“你在骗老夫,斑尾榛鸡早在三万年前就绝迹了,不然老夫怎么会睡三万年之久。”

    “是吗?”叶冬心思一动,再说下去这个老头说不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也许是我在梦里吃的,反正就是好吃!”

    “哈哈,就知道小儿诳人!让老夫尝尝你熬的汤如何。”老头哈哈笑道,毫不客气地端起大锅喝了一大口,“味道是勉强了些,不过能在这里喝到这样的汤也算难得了。”

    “当当当!”叶冬用勺子敲了敲锅底,听不到一丝水声,“老爷爷,你把它喝完了?”

    “啊?实在不好意思,三万年没喝汤了,着实有些渴了。”老头尴尬地道。

    “也罢,我再煮一锅。”叶冬又取了些雪水放入锅中。

    老头仔仔细细地看了叶冬一眼,道:“你个小瞎子来这里作甚?幽冥天河向来是我们这些老头子来的地方。”

    “你来这里作甚,我就来这里作甚。”叶冬回道。

    “唉!”老头叹息一声,道:“虽然你是个瞎子,但也有大好的年华,何必到这里来自寻死路。”

    叶冬毫不示弱,道:“虽然你是个老头子,但也有大好年华,何必来这里自寻死路。岂不是白白睡了三万年,如果用来喝汤该多好。”

    “臭小子,真是个特别的小瞎子。”老头子嘿嘿笑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你当真要进幽冥天河?可准备好万年阴沉棺了?”

    “万年阴沉棺?”叶冬摇摇头。

    “臭小子,不会连万年阴沉棺是什么都不知道吧,那你怎么过河?”老头逗道。

    叶冬依旧是摇摇头,“不是跳进去就好了吗?”

    “我真怀疑你这小瞎子这辈子有没有见过河。”老头有些无语,“这幽冥天河深不见底,长无尽头,河中的水更是奇怪,只要比河水轻的东西都会浮在上面缓缓燃烧直至灰烬,比河水重的东西便会一直下沉,只有用万年阴沉木做的阴沉棺才能浮在水中,沿着河水一直飘向幽冥地府。”

    “你有吗,有话的借我一个,到了幽冥地府我还给你。”叶冬诚恳地道。

    老头也很严肃,道:“本来凭你那锅肉汤我是应该送你一个,但这万年阴沉木实在宝贵,我花了数万年也才攒了些料做了一口棺材。”

    “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共用一口棺材,反正我个子小。”叶冬提议道。

    “这……”老头犹豫了一会儿,“也不是不可以,以前没这种先例啊。”

    “贪吃帝,莫再废话,幽冥天河将现!”远处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话音刚落,天际颠抖,整个天空像要被撕裂了一般,周遭白云仿佛蒸腾起来,片片相撞,激起粗大的闪电,其中一道最大的闪电宛如利刃般从天南向天北狠狠划过去,天空竟被生生划破,裂缝越撕越大,一道滚滚天河横亘苍穹。

    “幽冥天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