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烧死我吧!

作品:御鬼师的不归路

    “哦?愿闻其详!就是不知道我们两人的猜测会不会一样。”胤逸点了点,心中一叹。

    安安点头,道:“也许鬼煞根本就是鬼帝的一缕魂魄,一直在找机会重生,一旦你将鬼帝的力量全部用完,那么鬼煞就可以恢复鬼帝的力量,从而夺舍重生,到时候。你就完蛋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

    胤逸闻言只是苦笑一声,安安说的他有何尝不知道呢,鬼煞一直存在在他的脑海中,若真是想要夺舍重生,怕是不费吹灰之力,而对此,他根本毫无办法可言!

    当然,那是以前!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办法,只是一直不敢实施罢了!

    他的办法就是不灭凤体!

    “哎!本以为闭关十年,一飞冲天,不成想还是有这么多麻烦。”胤逸苦笑一声。吃饱喝足的他,踏步走出了逸家酒楼。

    见胤逸出现,角落中一名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此人名叫轩辕斩风,踏天镜巅峰实力,虽然没有挤入至尊榜,但是对方胤逸也是轻松加愉快的。

    身形轻晃,轩辕斩风瞬间消失,跟随胤逸的脚步而走。

    紫禁城乃是皇城,踏天镜的高手若在此处爆发威力,必定血流成河,惹出天大的麻烦,自诩名门正派的五大宗门自然不敢如此行事,这才想秘密斩杀胤逸,但胤逸毕竟不是普通人,并不容易击杀。

    所有轩辕斩风先悄然的跟上了胤逸,见胤逸走进了传送阵,顿时大喜过望,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只要这家伙离开了紫荆城,哪怕是去了其他一些小城,自己也可以放开手脚斩杀此人,从此远遁,量紫凤尊者实力滔天,也找不到自己。

    传送阵的另一头,胤逸正翘首以盼,见轩辕斩风现身,莫名其妙的问道:“你是的功法是火吗?”

    “额…不是…”轩辕斩风闻言微微一愣,摇头,他师从无极尊者,怎么可能修炼火系功法呢?

    “这样…那就没得谈喽。”胤逸耸肩一笑,再度进入一个传送法阵。

    见状,轩辕斩风微微一愣,连忙跟了上去,然而,当他追着胤逸的步伐,跨越了又一个传送阵之后,却不得不面对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胤逸消失了!

    是的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并不是使用了千里神遁珮,而是直接进入了鬼蜮…找吧…

    这个世界上,除了紫凤尊者和胤逸之外,还没有第三个人可以跨越阴阴两极,无极尊者也不行。

    因为无极尊者毕竟是个活人,而紫凤尊者则死过了九次,终于练就了不灭凤体。鬼蜮她很熟。

    身处鬼蜮的胤逸摸了摸鼻子,心中开始盘算!

    是的,不灭凤体大成要死九次!

    才能练就九转真凤之身,同时还不能随便的去自杀,要去体悟死亡的感觉,体悟生命的真谛!真心不是人应该修炼的。

    但威力确实不俗,是玄天大陆最顶尖的功法了。

    最重要的,不灭凤体是消除鬼煞隐患的唯一方法!

    是的,只有死过之后,从新凝聚身体,才能真的将鬼煞驱逐出去。

    不过,这也意味着,胤逸又要开始从新修炼了...

    待九转大成,便能如紫凤尊者一样,傲笑玄天大陆!

    不灭凤体,第一层,碎骨!,胤逸已经尝试过了!被紫凤尊者敲碎了浑身的骨头,在痛苦中死去,所以他十年后才会只有化灵境初级…

    不灭凤体,第二层,焚心!胤逸依旧已经死过了,杀人者还是紫凤尊者…所以他的不灭凤体已经初成…

    不灭凤体,第三层,烈火重生!这个难度有点大!紫凤尊者没敢尝试,万一胤逸没活过来,那十年之约找谁去?

    “去哪里找能烧死自己的烈火呢?貌似异火都不行啊…嗯,看来只能去找白无悔了,十年前他就是化灵境中期了,应该可以烧死自己。”胤逸摸了摸脑袋,有些头疼。

    找死也是一门艺术啊!师傅不在,自己又不好乱死……

    在鬼蜮辗转传送之间,胤逸来到了临城所在的位置,安静的等待起来,只待午夜时分跨越阴阳两极。

    ……

    紫禁城杨家府邸。

    家主杨丘此刻正阴沉着脸,背着双手,来回蹭步,下方,则是跪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的轩辕斩风。

    无极尊者的大徒弟,竟然跪在杨丘面前,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杨丘铁青着脸冷声道:“突然就消失了?怎么可能…”

    闻言,轩辕斩风也是一阵懊恼无语,解释道:“我明明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就算他能瞬息万里,也不可能逃脱的…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杨丘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突然闪过一抹惊色,喃喃道:“不可能吧?难道他有办法进入鬼蜮?”

    “鬼蜮?”轩辕斩风一愣,显然不太清楚鬼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继续去盯着逸家酒楼,一旦胤逸出现,不惜一切代价,就地格杀!”杨丘寒声道。

    “这…那里可是紫禁城啊,贸然动手肯定会伤及很多人…”

    “照我的话做就是了,那里那么多废话。”杨丘冷哼一声。

    闻言,轩辕斩风竟是不敢反驳,点头答应了下来。

    ……

    临城边缘,耸立着一座猎宗,而猎宗之上,此刻正发生一场十分怪异的争吵!

    这两人自然就是胤逸与白无悔!

    他们争吵的东西其实挺简单的。

    胤逸想让白无悔烧死自己!

    白无悔宁死不从!

    就这样,一直争执不下!

    “老白,你我也算老相识了,我就求你这么一个事,有这么难吗?”胤逸气的直跺脚。

    白衣胜雪的白无悔面色铁青,显然也被气的不轻,怒道:“胤逸,你还好意思说老相识,你这根本就是坑我啊,说不知道你是紫凤尊者的徒弟,我要是把你烧死了,我猎宗上上下下数千人,难道不用跟着陪葬吗?”

    “都跟你说多少便了,我用我的人格担保,烧死我肯定不找你麻烦!”

    “放屁!你都死了人格有个屁用!这事免谈,我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白无悔,你别逼我!”胤逸怒吼一声,七阶玄兵在手,剑锋直指白无悔的胸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