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无法终结的战争也有结束

作品:零剑星之刻

    此刻王城的歌声渐渐落下,一切都沉浸在令人激动的瞬间,得知拯救了赛玛利亚的英雄生还的消息,人们更加喜悦起来,这对于赛玛利亚来说可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希望英雄贯彻和平的理念也能更加深入人心。

    “星寒,该回去了,菲儿很想你……”萝丝站在麦田里,微风轻抚着她的头发,在这风和日丽的一天当中,美妙的事情一件接一件,这大概就是和平吧。

    “让大家担心了,不过在那之前,能陪我去买件像样的衣服吗?”星寒探了探自己的魔法空间,里面的钱似乎都已经用光了,看来不得不向萝丝借一些了。

    “我知道了……”萝丝点点头,跟着星寒来到托梅洛卡亚一家比较偏僻的服装店,记得自己身上这件衬衫的牌子就是这家店的标志,再往前面只有挤不动的人群,看来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这家店很冷清,由于位置比较偏僻,所以不太会有顾客光临,这里的店长是一位慈祥的老爷爷,老人家在这里应该也是图个清静吧。

    “哟,年轻人,想买点什么?”店长胸口的徽章擦得锃亮,店里也十分干净整洁,虽然出售的不是什么奢侈品,但却格外让人赏心悦目。

    星寒指了指身上的衬衫,观望着店里的角落问道:“请问您这里有出售和这个同样的款式吗?”

    店长走进观察了一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这个款式啊,有年头没见过了呢。”

    “诶?”

    “这件衣服大概是二十年前卖出去的吧,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它,看你的年龄也不大,是什么人送给你的?”店长一边询问着一边从储藏间里翻找着同样的衬衫。

    “是一个农场的男孩,这是他爸爸的衣服,先借给我穿了。”

    “呵呵,这样啊,来,试试这件吧。”店长果然取出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衬衫,但是要比穿在身上的这件更白更平整,毕竟是穿了很长时间的衬衫,难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泛黄,这已经算是保存的很不错的衣服了。

    星寒在试衣间里换上了衬衫,和刚才那件的感觉明显不一样。

    “很合身呢……”萝丝看着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星寒称赞道。

    “就要这件了,麻烦帮我包起来。”星寒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的体格和那男孩的爸爸好像差不了多少,刚才那件衣服穿起来很合身,应该错不了。

    “年轻人,慢走。”

    “哦!”

    提着袋子走在去往另一处农场的路上,萝丝突然说道:“这些衣服都是那位老爷爷亲手做的,听说在赛玛利亚很有名,开了很多家分店,但是他的店却很少有人去……”

    “这样啊,不过质量真的不错啊,这件穿了二十年竟然还是完整的。”星寒惊讶道,穿上衣服的时候就感觉像是有一层魔法包裹着身体一样,暖洋洋的很舒服,这里的布料恐怕也不是普通的材料吧。

    “喂,你身上长牙了吗,衣服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穿破呢?”断星冒出头嘲讽道。

    “做农活的人衣服上有一两个口子很正常吧。”

    “哼,我才不管你。”

    回到男孩的家里,这里空无一人,走的时候他也说今天要去上课,大概只能把衣服放在这里离开了。

    “萝丝,走吧。”刚一回头,一名中年男人正呆呆地站在农场门口,望着房子这边的星寒和萝丝两人,“那个……您是?”

    “我家儿子说的就是你吧,你好,我叫特鲁尼,是那孩子的父亲,他去学校上课了,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吗?”特鲁尼好像刚从田地里回来,脖子上挂着毛巾,手里提着锄头,但他非常爱惜这些工具,锄头上被擦得干干净净,没有沾到一丁点泥土。

    “哦,很不好意思借用了您的衣服,这是我买的和这件一模一样的衬衫,他之前说过让我买一件新的就好。”

    “哈哈,那件留给你好了,我比较喜欢旧衣服,更何况是你这个赛玛利亚英雄穿过的,简直就像是签了名一样啊!”特鲁尼的笑容透着农民的淳朴,他的话语中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难道那男孩从一开始就看穿了吗?

    “为什么您会知道……”

    “因为那孩子也一直憧憬着当一名英雄,可是我们家里没钱送他去高级的魔法学院,所以他也渐渐放弃了这个梦想,他说自己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大概猜出了你是什么人,因为没有人会在麦田里穿着破烂的衣服一躺就是几天。虽然他是这样说的,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是感觉到了你的身上有着他过去的影子吧,同为英雄的射影。”

    “英雄可不光要学习魔法啊。”星寒的话让特鲁尼愣了愣,“成为英雄的方法有很多,有时只在一念之间,如果意志强大到足够击碎顽石,你就已经成为自己的英雄了。”

    特伦尼会心地笑了笑,接过星寒从身上脱下来的衬衫:“谢谢了,你的这番话我会一个字不少的转达给他,接下来你还有更重要的事吧?菲雅皇女已经在等着你了。”

    “哦?是吗萝丝?”

    “大概吧,星寒生还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王城,她应该也已经知道了……”萝丝把袋子里的衬衫取出来交给星寒道。

    ……

    为了迎接英雄的回归,赛玛利亚的人们都已经自动在街道让出了一条通道,无数的欢呼声响起,默不作声的萝丝只好跟着星寒一步一步艰辛地走到城堡门下。

    “喂!你小子还真的活着啊。”

    “我没死掉让你很失望啊……”星寒叹了口气看着没好气的蜜丝黛儿。

    “怎么会呢,你的消息我已经告诉兰了,她也很担心你啊,快点进去吧,她们在里面等着你呢。”蜜丝黛儿和千瞬似乎打算离开,连行李都已经收拾好带在了身上。

    “你们不留下来了吗?”

    千瞬点点头:“你们慢慢庆祝吧,我和蜜丝黛儿要王之城去处理苏赫瓦尔兰的事情,不知道接下来绝想会有什么动作啊,总之暂时会和平上一段日子的。”

    “不会再被那家伙打断的,我不允许任何人扰乱这里的和平。”

    “哼!干劲十足呢,那么我们先走了。”

    “一路顺风。”

    星寒坚信着这久违的和平绝不会被侵犯,就算是无法终结的战争一定也有停止的那一天。

    “星寒!”

    “冰瞳?”

    “感谢你能回来……”冰瞳突然从正面抱住了他,但停留的不是很久,依稀可以看到她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直没有流出来的机会,“我要送蜜丝黛儿他们回去,今天的宴会大概不能参加了,之后再见面应该就在零岚学院,还记得上次的训练是什么吗?”

    “禁器魔法吧,一定做给你看。”

    “嘻嘻,好好享受你的庆功宴吧,我先走了!”

    “我的庆功宴?”还没来及问冰瞳到底怎么回事,她就已经和蜜丝黛儿千瞬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萝丝还留在自己身边。

    推开城堡大门,头顶满是节日用的彩带,看来为了欢迎自己回来,她们也费了不少的心思。

    “星寒先生,今天的宴会就只有我们哟,以后绝对不要再做出那种危险的事情了!”梅萝一把抱住了星寒的胳膊,轻轻地引导着他走进大厅。

    “温蒂丝?你怎么也在这?不是该去和那些大臣们去宴会吗?”

    温蒂丝把权杖扔向一边,笑道:“我让艾希尔代替我去了,哼,谁要去管那些老家伙啊,随便做些吃的让他们吃就是了~”

    “喂喂,你到底是不是女王啊。”

    “嘿嘿~”

    “哥哥,欢迎回来。”

    那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变了,异世界和禁器不断冲击着世界观,一晃已经两年之久,如果那天晚上没有出手救下菲儿的话,世界到底会变得怎样?潜藏于黑暗中作祟的邪恶是否已经击溃了正义呢?

    “啊,我回来了。”

    延续这个世界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但和平也不会因此销殒,它会以更加顽强的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正因为人类不会放弃相信希望,总有一天会出现终结战争之人。

    ……

    “呐,艾莉莎……这个通知书是什么意思?”

    回到现世的第一天,无比邪恶的双手再次伸向了星寒,看着通知书的署名,他几乎有种想拆掉这座学院的冲动。

    “你们翘掉了一整个学期的课程,就算是我都没办法给你们及格啊,这是校长的意思,而且协会那边也已经同意了,修蕾克丝好像并没有帮你们辩解什么……”

    “哈?!那就要我们重新从一年级读起吗?!”星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本打算在去年就结束高中的生活,看来这事还只是个开始,“就算是她们也不愿意的吧!”

    “艾莉莎老师,不用在乎我们,请像平常一样上课吧。”

    “星寒同学,月星她们好像也不在意呢,那么摆在你面前的一共有两条路,一是继续读完三年的高中生活,第二条路就是回家好了,反正凭你的能力不可能活不下去吧?”艾莉莎一脸坏笑地打量着星寒,看起来他也不想就这样被退学,否则以初中的学历根本没办法见人。

    “艾莉莎……你给我……”

    “好了,同学们,上课!”

    “……记住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