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朝阳一气功

作品:国术无双

    第六章:朝阳一气功

    也不知是周天成那药汁神奇,还是周游的毅力非凡,从未练过武的周游竟然能扎马扎上两个小时,而且还是心神抱守归一,始终没有一丝杂念。

    而改变最为明显还是周游的身体,正值长身体的他每天清晨一次大补,傍晚一次小补,逐渐的,身体也不再像以前那般的瘦弱,个子也长高了一点点。最为重要的是周游每一天扎完庐后,都是心清气爽,浑身都有使唤不完的力量。

    直到后来,周游仿佛扎马扎上了瘾,甚至连吃饭的时候也是扎着马吃,不知被父母亲叱责了多少次,但始终不见其改。

    日子过得很快,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

    “小游,若不是你有那个神奇的炼化能力,你以为我会任由你胡来么?”

    周天成最近可是被自己的亲身儿子和儿媳妇投诉了不少,若不是自己的药真的让周游的身体越来越好,恐怕他们就不是投诉而已,翻脸都有可能。毕竟周游的父亲周奎跟周天成不是很对路,能和气说话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不过周天成的佯装发怒,被周游一眼识破了。

    周游也知道自己已经入魔了,一般的人可能会导致欲速而不达,但是周游的身体太特殊了,他那恐怖的炼化能力替他解决了不少的麻烦,至少不会出现消化不良,精力枯竭的负面状况。

    “爷爷,孙儿已经将身体淬炼得差不多了,几时可以教我招式啊?”

    周游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爷爷的要求,是时候学一些可以杀人的招数了。

    周天成也是对周游的进展暗地里吃惊,但一想到他那神奇的炼化能力,很快就自我释怀了。但周天成不想周游得意忘形,叱责道:“虽然你的身体已经比以前强了不少,比明劲中期的武者也不逊色,但这仅仅是起步,仅仅是你的下盘过关而已。”

    不想周天成落入了周游的陷阱里去,笑着问:“爷爷啊,孙儿早就想修多一门功课的了,每天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实在是太可惜了。”

    周天成发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孙儿了,但一想到他寄托了自己所有的希望,马上抛开那些无谓的杂念,说:“那好吧,既然你觉得浪费,那我就把你的时间排得实在点。”

    原本周天成计划让周游多扎两个月的马,但是周游的进展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现在的下盘功夫足够抵得上两、三天苦修的武者,再练下去很可能会让活马变成死马。于是,周天成指着门外的大缸,说:“你每一次扎完马炼完气之后,就到那个大缸上练习身法。当你能在十秒内走完十圈,并且水缸里的水没有起到一个涟漪的境地时,我就教你正宗的内家功法。”

    “内家功法…”

    周游听得眼睛发亮,原本以为是爷爷故意刁难,不想他想一口气就让自己进军暗劲的境界。

    但是,十秒内走完十圈,并且水缸里的水没有起到一个涟漪,这样的境界估计能跟电视小说里的高手相提并论了。

    事在人为,周游相信自己能成功的。

    哈!

    嘣!

    周游激动之下,毫不顾忌自己现在的实力,竟然狠狠的将全身的力气倾注到自己的双脚上,将大地震得轰然一响。

    如今的周游,虽然不能将炼化掉的力量完全化为己用,但是为这股非凡的力量找一个宣泄口还是可以的。

    “小子!你想拆了我的老屋啊!”

    周天成想也不想,在周游的脑袋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之前他也尝试过让周游爆发全力的一击,其结果就是把地砖给踏碎了。而这一次更离谱,直接将那块可怜的地砖踏成粉末,这样的力道,已经不逊色于周天成颠峰时候的力量了。

    看到这里,周天成知道伴随着周游对那股力量的越发熟悉,所能运用的幅度也就越来越大,若是再不加以控制的话,恐怕周游酝酿出一些祸事。所以周天成不得不将计划再跨前一步,说:“小游,你所能控制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但是以你现在的技巧根本控制不住,以后怕会不小心打伤,甚至打死人,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祸事。这样吧,我们以后换个地方扎马。”

    “哪里?”

    周游也知道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大,但自我控制能力很差劲,所以想也没想就应肯下来。

    “天雷山!”

    周天成指着附近最高的山。

    周游摇头道:“我怕时间来不及,虽然天雷山不是很高,但爬上去至少要一个小时,那样我就失去最佳的炼气时间了,而且我也看不出清晨爬山对于修炼技巧有什么帮助。”

    周天成笑着说:“谁说我们要按山路上去的,我们直接穿越密林,以最快的速度直线上去。”

    “不是吧,我的衣服虽然便宜,但也不能这样浪费吧。”

    在密林里飞奔的人都知道横生出来的树枝、带刺的蔓藤和花草都是衣服破损的罪魁祸首,很多时候还会让衣服穿得少的人增添不少不必要的伤痕,对此深有感觉的周游马上疑问起来。

    周天成看着周游的眼光很是猥琐,笑着道:“嘿嘿,你可以穿破衣服上去,甚至可以不穿衣服。”

    “嗯…”

    周游噎住了,心里觉得毛毛的。

    ………………………………………

    第二天清晨。

    天雷山。

    周游难以置信的看着一直在前边领跑的爷爷,坚实的树枝、带刺的蔓藤和花草还未接近爷爷的衣裳,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移了开去,所以爷爷根本不用刻意去闪避或者抵挡,速度自然比周游快了不少。

    至于那些突兀的怪石和山体断层,对于周天成这样的暗劲高手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大,知道周天成到达山顶,周游还是在半山腰死撑着飞奔。

    呼…

    周游牛喘个不停。

    他的爷爷此时倒是气定神闲,并没理会周身狼狈的周游,注意力完全放在视野尽头那个朝气蓬勃的初阳上。

    “不会吧,这样也行…”

    全身衣裳没有一处完整的周游看着爷爷周身一股似有似无的神秘气息,这神秘气息逐渐掩盖了爷爷的存在。周游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爷爷与朝阳融为一体,爷爷的所有气息凭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周游镇定的擦了擦眼睛,但结果还是如故:爷爷明明站在自己的眼前,但偏偏自己感觉不到他丝毫的气息,仿佛看到的是一个幻象。

    “我还没告诉你爷爷的师承吧?”

    周天成终于脱离了那个玄妙的意境,缓缓走向已经失去所有心神的周游。抚摩着周游的脑袋,说:“爷爷原是九华山的破戒武僧,学的就是九华山的佛家功法,刚才那《朝阳一气功》就是九华山的不传之秘,一点也不逊色于少林的《洗髓经》和《易筋经》,武当的《太极功》等失传武学,比《钓蟾劲》、《莽牛劲》这类高深武学还要神秘三分。”

    不等周游发出激动的号叫,周天成就继续自己的讲解:“不过单纯的《朝阳一气功》并不能与那些顶级绝学相提并论,必须有九华山的《残阳一气功》的搭配修炼,方才能圆满地借天地气机淬炼肉身。”

    周游真的被吓住了,小心地问:“那爷爷是不是因为没有《残阳一气功》的辅助,才突破不了最终的层次?”

    周天成倒没什么憋屈的愤怒,反笑起来:“你倒是聪明的很,爷爷的确是因为没有《残阳一气功》的辅助才修不到化劲境界的。不过嘛,爷爷经过这么多年的陶养,倒是有了一点头绪,可惜因为自己的精血衰竭,任我再是努力也无寸进。”

    “但你也没退步多少啊,至少爷爷的暗劲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

    周游这可不是奉承,从一开始的煎药,接着是上山,周天成无不体现了一个暗劲高手的风范。以周天成这样的年龄还有如此气劲,已经不是一般暗劲高手所能企及的地步了。

    “你的眼光真的比以前好多了。”

    周天成没有否决,但也没作出明确的回应,看着越发灿烂的朝阳,说:“小游,现在我就传授你《残阳一气功》,以及耗费了我三十八年心血所摸索出来的辅助功法,希望你别让爷爷失望啊!”

    “孙儿绝对不会让爷爷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