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各方人马

作品:国术无双

    第四十九章:各方人马

    东郭威是一个武痴,准确的说,是一个心黑手辣的武疯子。只要是被这个人盯上的对手,他就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招惹你,即使你不愿意,最终也会因为他的烦人手段而被迫出手。

    不过这个东郭威也很聪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哪,从不去招惹那些远强于自己的牛人,但是像周游这种在背后没有什么深刻背景的武者,自然是他追求武学的踏脚石。

    只可惜他的背后有少林,一个与军方盘根错节的强大门派,所以即使很多人对他有意见,但都拿他没办法。

    ………………………

    香港是一个很复杂的圈子,但也是一个很单纯的圈子。

    因为这里牛人众多,势力复杂,即使你有亿万家产也难以在这里立足。但只要你能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益,有足够的关系,想要在这里谋得发展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或许是为了真正成名,或许是为了某些人的利益,东郭威竟然将一个比较私人的切磋渲染成一场未来宗师之战,让所有闻到硝烟味道的人物不禁对这一场决斗投入了足够大的注意力。

    虽然周游很讨厌这样的氛围,但是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看着一个个神态严峻的黑西装黑眼睛大汉,身材苗条的旗袍服务员,还有那些不住对自己透来注目礼的陌生贵人,周游的心神略略的一顿,就完全恢复了死水般的平静。

    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香港真正有势力的贵人。一个药业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在这些驾御法律的人的眼前,的确不算是什么出色的身份,但是未来大宗师的噱头,足够这些人给予足够的重视。

    别说是大宗师,即使是一个小宗师,只要肯用心经营十来年,肯定能培养出一大批不错的弟子,这些弟子中间只要有一两个冒头,就足够这个小宗师受益终生的了。而这些弟子,无形中也是一个集体,一股势力,一股足够产生动荡的强大势力。

    这一方面,香港的华氏集团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这样的例子,在这个曾经由黑道把持的繁华之都绝对不在少数。

    就在这个时候,周游感觉一个凌厉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

    顺着感觉转了过去,入眼的是一个相貌庄严的四十多岁男子,有如刀子般的眼神死死的看着周游,仿佛要把周游看穿一般。

    这人正是台湾蒋家军的总教头马诚。

    不想周游竟然对这个前辈高手所发射过来的敌意微微一笑加一点头,随即就淡然的忽略过去,一点做作也没有,比诸之前的全秋海来,多了一份自然,由此也可看出周游的心境修为着实比全秋海高出一筹。

    “哎…”

    马诚重重的叹息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也不理身边一脸尴尬的卫晓东。

    马诚叹息的原因,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是因为中国大陆的人才辈出,单单是今天,竟然就出现了两个有资格挑战“抱丹境界”的天才,反观台湾岛内,物质的腐蚀和精神的堕落,让台湾的国术越来越没落,竟然在这一代没有出现可以接替的武学人才了,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哀。

    突然间,马诚有一种抛弃掉所有杂务,专心修炼,教导弟子,为台湾培育出新一代的接班人来。

    当然的,这仅仅是一个的颓败而已,马诚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

    “这年轻人不简单啊,难怪别人都叫他天才,都说他是最有希望成为大宗师的人物呢。小尘,他和那个东郭威都是你今生最强的敌人。”

    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看着周游离去的身影,对着身边的年轻女子说道。

    叶尘也是对周游投以注目礼,不过她境界没有老者那么高,说:“爷爷,这人的心灵修养的确很高,但是浑身一点杀气也没有,我怕他经不起接踵不断的麻烦和挑战。”

    “哎…”

    老者并没有回话,他知道自己这个孙女太过执着了,自己所下的决论是不会被其他人轻易改变的,即使身为爷爷的自己也不例外。所以也只能学马诚一样,用一个重重的叹息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

    “小威,你觉得你对手怎么样?”

    一个身着粗衣的大和尚一样是在看着刚刚过去的周游,感觉到周游的心境颇为奇妙之后,问起了身边东郭威。

    东郭威虽然是俗家弟子,但他一样是光头,只不过没有印上戒疤而已,再加上一身的武僧装,粗略看去就是一个标准的和尚。但是这个和尚的杀气实在太强了,即使普通的人也能准确无误的感受到这个和尚的杀意,可见其气势之强。

    东郭威的脸原本还有点帅气,但自从一次比武受伤之后,帅气的脸就带上了一条恶心的伤疤,完全破坏了他的气质,让人觉得他不像一个和尚,倒像一个在社会底层混迹的边缘人物。

    东郭威摇头道:“这人的心境修为很高,很像那些疯狂的宗教人士,从单纯的感觉看来,他有点像在印度潜修的永觉师叔。只是可惜,这个人永远不能与永觉师叔比较,因为师叔已经修到‘一念不动,一动如金刚’的非凡境地,而这人就和那些修为不错,但实战经验少得可怜的所谓隐世高手一样。”

    大和尚虽然觉得东郭威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大和尚总觉得在哪里出现了问题,偏偏就是想不出错在哪里。

    就这样,他们这边以沉默结束了对周游的评价。

    ……

    “怎么样?受人关注的感觉不错吧?”

    全秋海没心没肺的调笑起来。

    他见识过东郭威的实力,虽然没有正式切磋过,但也知道自己与他是半斤八两,谁也没有绝对的胜算。若是要强硬的给个指数,那么全秋海的胜面大约是四成,而东郭威的胜算则是六成。

    而以全秋海对周游的认识,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东郭威的胜算实在是太得可怜,所以才会这般的轻松。

    不想周游摇头说道:“不是的,这个东郭威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一点,恐怕他最近又有了突破。或许他已经把握到化劲的诀窍,如果今天突破了过去,他恐怕就是化劲期的小宗师了。”

    周游的心如白玉,五感清明,眼睛、鼻子、耳朵都是他分辨出敌人实力高低的强大武器。这样的技巧,即使是马诚这样的化劲前辈也打不到,因而周游才能一下子就感应出东郭威的体力强弱,进而分析出他最近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