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真正的化劲

作品:国术无双

    第五十二章:真正的化劲

    朝阳。

    刚刚冒出来的那团淡淡红色光晕,天空尽头的云霞由一开始的红艳,到接下来来的金黄,如真似幻,令人震撼。

    周游目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受着眼前的一切。已经完成了“易经锻骨”过程的他,正在完成最后的一步,跨过了这一步,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化劲小宗师了。

    “在生活中寻找感动,事实上,自己未必就不是一个感动。自从我练武以来,大大小小的事情已经经历无数,生死边缘的徘徊与留恋也都尝试过来,偏偏就是在这剩余的最后一步卡住,当真是…”

    “生活中的感动,天地间的奥妙。”

    周游喃喃自语着,这已经是他第三天站在这里看日出了。周游的功法繁杂,有来自佛家的、道家的、也有爷爷从其他门派手里抢来的残功缺典,可惜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让周游可以完整的修炼下去。

    所以周游到现在已经可住了。

    “朝阳一气功,残阳一气功。”

    周游又开始呢喃了。对于《朝阳一气功》的残缺,周游当真有说不出的惋惜,虽然他屡屡借助天地的气机来感悟,但是人生每一个阶段对同一件事物有不同的看法,武学自然也不例外。

    以前周游以为可以用佛家的印诀弥补其中的缺失,但到头来,还是发觉了自己的天真。

    “朝阳,残阳…”

    “难道真的如小说中所说的…”

    呢喃到这里,周游想到了一本很有名气的武侠小说里的一个对联:生死循环便是道,生老病死即是佛。

    “生死循环便是道,生老病死即是佛…朝阳,残阳…”

    “我明白了…”

    周游突然明白了万物循环不息的自然定理。

    自己一味追求的是生生不息,但这个世界哪里有永远的存在。有生必有死;有年轻自然有老弱;有朝阳,那么自然就有残阳。这个道理虽简单,但是有多少人能看破呢。

    既然“生生不息”只不过是一个笑话,那么古人前辈所说的“真人之吸以踵”那就指的就是生死循环的不息,而不是一味的长盛不息。

    呼…

    自此,周游不再压制、调节自己的气息,而是任由自己的身体伴随着自然大地而呼吸,仿佛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能呼吸,每一次呼吸都能带给他一分能量,整个宛如就成了一个连绵不绝的生命吸收体。

    民国天津国术馆长薛颠的著作——《象形拳法真诠》中就曾经描叙过:从全体八万四千毛孔云雾腾起而为呼吸,乃是精神真正呼吸,非有真传难入其道,非有恒心难达其境。

    这就是拳术中的化劲。

    ……………………………

    “恭喜你真正踏入化劲宗师的行列。”

    全秋海看到一个气质比以前更为祥和的周游,就知道他真真正正地踏入化劲宗师的行列。

    虽然全秋海对于周游以前的景况很是好奇,但再好奇也没用,除非周游自己肯说出来,否则是没有人能让他说出来这个秘密来的。

    “这一次承蒙秋海兄的守护,小弟才能如此顺利的破关,在此请接小弟一礼。”

    周游不是傻瓜,他知道自己闭关的事情肯定会让人知道,而那些人多数会以为周游是在休养疗伤。那样的话,很可能会引来一些宵小之背想占周游这个便宜,以达到功成名就的效果。

    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特别是这个虚妄的物质世界,一些想出名想疯了的人就经常这样。也正是如此,就出现一些武术名家败给一些籍籍无名的武者拳下的事情。

    而替周游守护的全秋海自然是为他抵挡了不少麻烦,也结下了许多的仇家。所以周游才有如此一谢。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

    全秋海可不大敢受周游这一礼,现在周游已经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在武学之路上又是自己的前辈,所以全秋海万万不敢受。

    可惜周游是一个坚持的人,施礼道谢。

    全秋海受了一礼之后,这才对周游说道:“游,自从东郭威死后,少林寺的人已经来了四次,差不多两、三天就来一次,不是说要跟你挑战,就是要找你理论。只不过其中都没有一个真正值得你出手的人,至多就是一个来自国家安全局的小和尚强悍一点。”

    “小和尚?”

    周游倒是奇怪了,少林寺来找麻烦是正常的,不来反而是反常。不过一个小和尚就敢出来挑战,那也未免太看不起自己了。

    全秋海倒是很有印象,说:“这个小和尚是东郭威的师弟,年纪轻轻的,大约比你还要小一、两岁,但已经修到了暗劲的境地,相信再过几年,他就是你再强大的敌人了。”

    “原来是他的师弟,难怪了。”

    周游倒是没有太大的激动,毕竟自己见识过小月这样的天才,寻常的武学人才倒也觉得不是什么好奇怪的事情,至多就是稍微留点心神罢了。

    全秋海早就料到周游会有如此表情,就继续说:“你杀死东郭威之后,也不尽是坏事。香港形意拳高手陈远华的得意徒弟就是被东郭威打残废的,若不是有少林寺护着,陈远华早就杀上门了。现在你杀了东郭威,陈远华自然是对你感激不已,前些日子他就领着他那个残废的徒弟前来道谢,若不是你在闭关,我肯定会让你们见一下的。”

    临末,全秋海还补了一个数字加强说服力:“这样的事情,前前后后共有三拨,可见这个东郭威所作的孽。”

    “看来我真的是杀了一个恶人。”

    周游听得是直摇头,勉强他人比武也就算了,但动辄让人残废,这样的人的确是死不足惜。

    全秋海将一张请柬般的东西拿了出来,问:“这些都只是次要的,这张请柬才是今天的重点。这一次董家宴请你,不仅是因为你打出来的名声,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想请你收他们的一个孩子作为徒弟。”

    “似乎我今天才二十一岁噢。”

    周游拒绝的意思很直白。

    但是全秋海还是摇起头来,说:“相信你也知道香港是什么样的地方,若是没有这些隐藏势力的协助,单单是我们,是很难与少林寺相抗衡的。他们把你看成是投资,你把他们当成暂时性的保护伞,这样的买卖不错的。以前,连形意拳宗师李洛也要给人家当护院武师,而李洛能的徒弟、形意拳宗师车毅斋也要为山西大富翁办事,你我现在能有如此地位,当真是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