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 当街打架

作品:校园邪主

    卷一天雷滚滚初窥境]第107章当街打架——

    跪求订阅,哭求,打滚儿求!

    听吴雯说她爸爸最近身体恢复的不错,罗雷特意又拔了几棵马上就要长ch-ng人参样子的白萝卜,附带着一些胡萝卜和huā心儿大萝卜,这是给田夕准备的,自打上次骗她吃下半根胡萝卜之后,她就上了这种看似萝卜却比水果还好吃的东西。

    趁着吴雯不注意的时候,罗雷让老家伙给她提升了两倍的智力,而且是永久x-ng的那种,要不是考虑到nv孩子太聪明了以后收拾不住,他会让老家伙多下点儿功夫呢。

    一连几天,孙承礼和龙帮都没有对他搞出什么动作,高悬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地了。

    这天,马海涛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材料,手机响了,是熊希建打来的,他按下接通键:“喂,熊局长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嗯嗯,你说上次我跟你说的事儿可以着手办,太好了!我马上给王龙打电话,让他派人出来,安排好一切我就通知你,好的好的!”

    熊希建在电话里说警局局长蒋正阳和政委陈谦要去市里开会,为期三天,这三天里嘉县的一切警务事宜他说了算,可以借此机会完成上次未做完的事情。

    马海涛听了异常高兴,马上给王龙打电话,让他派出几个小弟,到一高大n口等着。

    王龙很爽快的答应了,既然有警察局的熊局长撑腰,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巴不得罗雷早一天被拘起来呢,那小子坏了龙帮不少好事儿。

    下午放学,罗雷载着黎琪涵驶出校n,在外面等了一天的h-nh-n儿们眼睛一亮,马上骑着摩托车跟了上来。

    透过后视镜,罗雷第一时间发现了跟在后面的几个家伙,从他们的衣着打扮和脸上的表情,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什么好人。

    “琪涵,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不你自己打车回去?”罗雷提议道。

    “怎么,很重要吗?”黎琪涵问道。

    “嗯,tǐng重要的!”罗雷点点头。

    “那好吧!”黎琪涵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同时叮嘱一句:“那你快点儿过来,我等你一起吃饭!”

    “呵呵,知道了!”罗雷帮黎琪涵拦住一辆的士,在她上车前表情略带不好意思的说:“那个……琪涵啊,你身上带钱了吗,先借我点儿呗……”

    黎琪涵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掏出钱包,从里面chōu出五张红s-的百元大钞递过来说:“够吗,不够再给你点儿!”

    “够了够了,我一定还!”罗雷厚着脸皮接过来,心道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再看看哥,浑身上下加在一起也值不了三百大块,人家一出手就是五百。

    “呵呵,不用跟我客气,我的钱不就是你……”说到这里,黎琪涵俏脸一红,赶紧低头钻进了出租车。

    罗雷耸耸肩,心道真该找个时间好好儿跟黎大美nv联络联络感情了,人家又是送手机又是借钱,这应该不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感情了吧,嘿嘿,正好趁着一会儿吃晚饭的时候升升温,争取一次x-ng拿下,省的马bō之流仍然贼心不死。

    几个h-nh-n儿跟了上来,为首的便是上次在小酒吧里见过的六子,他刚要开口说话,罗雷一旋油n,摩托车“嗖”的一声向前窜去。

    “给我追!”六子大喊一声,并且带头拿出了一根两尺长的钢管,其他人纷纷响应,一边单手开车一边挥舞着钢管追来。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罗雷觉得有必要狠狠的教训这帮家伙们,让他们长长心,以后千万别找老子的麻烦。

    六子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一边追一边说:“老大,那小子在中心大街上,我们马上就能追上,条子们到了吗?”

    耳机里传出一个与其嚣张的声音:“条子们早就准备好了,你们放心的上吧,他们绝对会及时出现的!”

    “那就好!”六子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对着同伴们喊了一嗓子:“弟兄们,给我上啊!”

    大街上的行人见一伙儿飞车党手持钢管,嘴里叫嚣着“废了他”这样的话语,吓的纷纷到路边躲避,罗雷想着赶紧解决眼前的麻烦回去跟黎大美nv一起吃饭,就没有再往前跑,而是来了个急刹车。

    摩托车停在路边,摘下头盔,罗雷双手往后一背,看着尾随而至的七八个小h-nh-n儿。

    越是这样,六子心里越没底,他知道罗雷曾经以一己之力搞倒了黑狼帮,刘猛被打一事也有所耳闻,可上面拍下来的任务不能不做,只好硬着头皮把手一挥,做出一个教训人的表情,其实心里不住的在祈祷:条子哥,你们是我亲哥,可得快一点儿赶到啊,兄弟能少受点儿罪!

    罗雷没有多说废话,身体朝旁边一滑,躲过一根迎面而来的钢管,接着一拳重重的轰在钢管主人的脸上,那家伙应声向后倒去,喷出的血里伴随着两颗牙齿。

    九yīn白骨爪!

    同时伸出两只手,抓住两个拿着钢管的手腕,罗雷猛地一拽,两个h-nh-n儿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一起,撞了个七荤八素,这还没完,罗雷两手同时往上一翻。

    “咔嚓……咔嚓……”

    两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接着便是堪比nv高音的惨叫,两个家伙仿佛在比谁叫喊的声音更大似的。

    六子并不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当然也不是最后那个,他的这帮小弟没有认识罗雷的,不然的话谁敢跟他动手。

    拼了,大不了也断一条胳膊,反正大哥说了这次算工伤,有人出钱!

    “杀!”六子用带着颤音的声调喊了一声,高举着钢管出现在罗雷面前。

    罗雷想也不想的抬起右tuǐ踢向他的下巴!

    太好了,这次不用断胳膊了!六子心里这个高兴啊,不管怎么说挨上一脚总比断胳膊断tuǐ强吧,就算有人赔钱,受罪的不还得是自己。

    下一秒,他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罗雷的右脚和他的下巴亲密接触在一起之后,便发出“咔吧”一声脆响!

    这一脚的力道够大,直接踢碎了他的下颚骨。

    而六子呢,被踢晕了,双眼一翻倒在地上,接着便没了意识。

    “呜哇……呜哇……”

    三辆黑白相间的轿车高速驶来,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当他们把罗雷围住的时候,七个h-nh-n儿中的最后一个正好被打倒在地。

    “不许动,高举双手站在原地!”

    三辆车上一共下来八个警察,他们一下车就掏出了手枪,直接瞄准了罗雷,而且为首的还是两个熟人——孙长焘和李纪伟。

    “小子,我们又见面了!”孙长焘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玩味儿。

    “是啊,咱们还真是有缘啊!”罗雷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警察们来着的这么快,其中一定有诈,因为从打开到现在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勉强够报警用的,就算警察们再神勇,也不可能在接到报警的同时就出现在这里!

    李纪伟收起枪,从腰里出手铐,朝着罗雷走过来,用鄙夷的语气说:“小子,你竟敢在大街上公然伤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ç½—雷针锋相对道:“我说你们的眼睛是不是用来出气的?我只有一个人,他们是一群人,很明显我这是正当防卫,不抓他们却要抓我?”

    â€œæ˜¯ä¸æ˜¯æ­£å½“防卫你说了不算!”李纪伟狞笑着说:“我们看见的是你伤人的过程,我劝你最好老实一点儿,你能打又怎么样,难道还敢打警察吗?”

    ***,老子就打你……还是算了吧,被几支枪同时指着,稍微一动就会被他们诬陷为袭警!

    å›žæƒ³å‰å‡ å¤©åœ¨æ•™å®¤é‡Œå‘生的那场闹剧,再看一眼躺在地上夸张惨呼中的h-nh-n儿,他马上想明白了,这又是一个yÄ«n谋。

    ä¸Šæ¬¡æ˜¯èŒƒå»ºçˆ¶å­å’Œè­¦å¯Ÿå”叔合作,这次换成了h-nh-n儿出面,幕后主使一定还是马家父子。

    â€œå°å­ï¼Œè€è€å®žå®žçš„,我保证你少吃点儿苦头!”李纪伟不由分说将罗雷的双手铐住,接着用力把他朝一辆警车处推搡。

    ç½—雷没有反抗,坐在了警车的后排座位上,李纪伟也跟了上来,孙长焘坐在副驾驶,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局长,人已经抓到了,可以通知他们去把人带走了,倒在大街上哼唧实在不雅!”

    å¬åˆ°è¿™å¥è¯ï¼Œç½—雷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这回警察们可是够l-脸的,跟h-nh-n儿们配合的这么好,套用一句常见的话,那叫警匪合作——无往不利。

    ç½—雷伸手从k-兜里掏出手机,李纪伟马上喝道:“你干什么,不许使用手机,给我jiāo出来!”

    â€œå‡­ä»€ä¹ˆï¼Ÿâ€ç½—雷冷笑着说:“难不成还想让我背诵一段宪法给你们听吗,你们有什么权利不让我打电话?”

    å­™é•¿ç„˜å›žå¤´ç¬‘着跟李纪伟说:“让他打!我就不信他一个出身孤儿院的人能掀起多大的l-nghuā,你说呢!”

    å“ˆå“ˆå“ˆï¼Œä¸¤äººä¸€èµ·å¤§ç¬‘起来,负责开车的警员也跟着笑了起来,在他们看来,罗雷除了给孤儿院的院长打电话之外,还能给谁打?

    çœ‹ç€ä»–们嚣张的样子,罗雷还真不打了,倒要看看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

    ç¬¬7更,说今天爆发就今天爆,小雷言出必行!可订数据实在是太过惨淡啊,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大大们给力点儿行吗,小雷谢谢大家了!你要订阅给力,爆发就会继续下去,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