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蛛丝马迹

作品:校园邪主

    卷一天雷滚滚初窥境]第145章蛛丝马迹——

    慕容寒薇早就看出了n道,她坐在罗雷身边,伸手在他的tuǐ上点了点,然后竖起大拇指。

    罗雷故意不低头去看,而是直接伸手握住了慕容寒薇的小手。

    慕容寒薇挣扎两下,没能把手chōu出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能听之任之,一连白了他好几眼。

    罗雷根本没有放开的打算,好一阵抚之后,摊平她的小手,用手指在她的手心里写字,内容是:一会儿喝酒的时候你作势端起酒杯就行了,不要真喝,我会让你杯子里的酒相应减少,看得出来你也不喜欢这位政委,咱们就联手治一治他,省的他以后猖狂!

    æ…•å®¹å¯’薇先是撅起了小嘴,接着点点头,趁机chōu回了自己的手,罗雷这个后悔啊,好不容易到手的占便宜机会就这么没了。

    å…¶ä»–三人根本不知道两人在下面搞的小动作。

    å¾é–撇了罗雷一眼,心想你小子再敢跟我作对的话,我就当场跟你翻脸,郑南看上你了又能怎么样,我给你小鞋穿,你照样不能在特勤局里立足!

    â€œä¸‹é¢ï¼Œå’±ä»¬å¹²ä¸€ä¸ªå§ï¼â€å¾é–提议。

    è¿™æ¬¡ï¼Œç½—雷没有再出幺蛾子,而是很老实的端起酒杯,和每个人都碰了一下,他把慕容寒薇放到了最后,碰杯的时候对她使了个眼s-,意思是依计行动。

    æ…•å®¹å¯’薇半信半疑的把酒杯放在嘴边,螓首微微扬起,嘴ch-n刚刚接触到里面的酒液,就明显感觉到酒在凭空减少,她赶紧很配合的继续仰头,直至“喝的”一滴不剩。

    å†çœ‹ç½—雷,端起酒杯的之后一直没有放下,从他吞咽的次数来开,绝对不止喝了一杯酒。

    éš¾é“?

    éš¾é“自己杯子里的酒被他喝了?想到那些酒曾经沾过自己的嘴ch-n,慕容寒薇的一张俏脸不由爬上了一丝红晕。

    è¿™ä¹ˆè´µçš„酒,罗雷当然不甘心l-ng费掉!

    å¥½åœ¨ä»–没有说出这句话,不然的话一定会被遭到鄙视,你丫也知道不能l-ng费,之前带着我们整整倒掉了三瓶酒,那就不是l-ng费吗?

    â€œçˆ½å¿«ï¼â€å¾é–对着王三虎说:“照这样的速度,再干两杯就没酒了,你去吩咐服务员再上一箱!”

    â€œæ²¡é—®é¢˜ï¼â€çŽ‹ä¸‰è™Žç‚¹ç‚¹å¤´ã€‚

    è¿žå¹²ä¸‰æ¯ï¼Œä¸‰ç“¶é…’见了底,服务员很及时的再送上六瓶。

    éƒ‘南见慕容寒薇俏脸微红,不由问道:“寒薇你怎么了,脸那么红?”

    â€œä¸èƒœé…’力!”慕容寒薇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当他看到罗雷极力控制不让自己笑出来的时候,生气的抬脚踩在他的脚上。

    â€œå•Šï¼â€ç½—雷吃痛惨叫一声,赶紧解释说:“没事没事,刚才被蚊子叮了一口,有点儿疼!”

    â€œå“¦ï¼â€çŽ‹ä¸‰è™Žå››å¤„张望,自语道:“没发现这里有蚊子啊!”

    æ…•å®¹å¯’薇认为自己扳回一句,用得胜者的表情白了罗雷一眼,意思是别再惹我,否则你会继续吃苦头的。

    â€œæ¥ï¼Œå°é›·æˆ‘敬你一杯!”徐靖做好了跟罗雷拼酒的准备,他自认为在酒场上çˆ¬æ»šæ‰“二十余年,搞定这么个o头小子,肯定是小菜一碟。

    â€œå¥½ï¼Œæ‰¿ng徐政委抬爱!”罗雷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å¾é–见他如此豪爽,心中暗喜,把自己那杯倒进嘴里,来不及夹菜就说:“一个不够,咱们脸干三个!小雷啊,你可得给我这个面子!”

    ç½—雷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做足了姿态,这才说:“这个嘛……好吧!”

    ä¸€æ¯ä¸‹åŽ»å°±æ˜¯äºŒä¸¤é…’,连干三杯,加上之前喝的三杯,就是一斤二两!

    éƒ‘南和王三虎瞪大了眼睛,作为内部人员,他们深知徐靖的酒量,这家伙有个外号儿叫二斤半,平时喝二瓶白酒轻轻松松,状态好的时候能达到二斤半,稳坐特勤局酒鬼榜第一把jiāo椅。

    æ‰€ä»¥ï¼Œä¸€æ–¤äºŒä¸¤å¯¹ä»–来说只能算是热身。

    æ…•å®¹å¯’薇也瞪大了眼睛,只有她知道罗雷再喝可就不是六杯了,而是实实在在的九杯,赶紧拽了拽他的胳膊,小声说:“差不多就行了,千万别逞强,喝多了难受的还得是自己!”

    â€œæˆ‘已经有点儿头晕了!”罗雷趁机第二次抓住她的小手,坏笑着说:“让我拉着你的手,我保证自己千杯不醉,不然的话马上就烂醉如泥,回家之后还要跟安娜姐告你一状!”

    æ…•å®¹å¯’薇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让他拉着自己的手,苦笑着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è¿žå¹²ä¸‰æ¯ï¼Œå¾é–脸不红心不跳,再看罗雷,表现的更加出s-,感觉就跟喝的是白开水似的。

    è¿™å°å­çš„酒量那么大?徐靖开始怀疑,不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练出这么大的酒量,一定是因为喝的太快这个原因,酒劲儿还没上来呢,那我就先给别人碰两杯,把他晾一会儿!

    å¾é–认定了不出五分钟,酒劲儿上来的罗雷就得趴在桌子上,这时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不假思索的按下挂断键。

    ç½—雷眼尖,看到他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叫林直的人名。

    æŽ¥ç€ï¼Œå¾é–和郑南、王三虎、慕容寒薇分别碰了一杯,此时罗雷已经装出极力掩饰醉意的样子,但凡喝酒的人都知道,越是喝多的人越喜欢装出一副没有喝多的样子。

    éƒ‘南和王三虎也就一斤酒的量,慕容寒薇作为nv孩子就更别说了,到现在为止他们也都喝的不少,徐靖微笑着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去个卫生间,你们继续!郑处长,你怎么也不敬小雷两杯呢,他可帮了你的大忙呢!”

    èµ°å‡ºåŒ…间,徐靖一头扎进了卫生间,他进去之后把n反锁,仔细检查每个隔间,确定里面没有人的时候,拿出手机找到刚才的号码回拨过去:“喂,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怎么还给我打电话呢……我跟你说几遍了,这是一次意外,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你现在怎么样?嗯,知道了……我会尽快安排的,你小心点儿……”

    â€¦â€¦

    æ­£åœ¨åƒé¥­çš„田夕手机响了,看到号码的时候她苦笑按下了接通键:“喂,我求你别再给我电话了好吗,什么,你在来嘉县的路上?你来这里干什么?谈生意,别开玩笑了,你家的生意做的那么大,能看上嘉县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æŒ‚掉电话,田夕秀眉秀眉紧皱,来电的是一个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名叫孙联友,他们两个小时候可谓是青梅竹马,对方家里也是军人出身,其父跟田家的关系很不错,后来复原下海经商,经过十几年的打拼,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企业总资产超过十个亿,是远近闻名的sī人企业家。

    ä¸‰å¹´å‰å­™è”友从父亲手里接掌总裁一职,成为企业名符其实的掌舵人,本来田夕好几年都没有跟他联系过,不知怎么知道她回国的消息,这些天总是打电话过来。

    ä¸€å¼€å§‹ï¼Œç”°å¤•å‡ºäºŽæœ‹å‹ä¹‹é—´çš„友谊,把自己在这里的情况都告诉了他,谁想这个家伙竟然挑明要追求她。

    ç¢äºŽé¢å­ï¼Œæ¯æ¬¡ç”°å¤•éƒ½æ˜¯å§”婉拒绝,也许是想表明自己的诚意吧,孙联友竟然决定来嘉县看她,理由也找的很蹩脚。

    â€œä¸è¡Œï¼Œå¾—让他知难而退,不然的话以后可有麻烦了!”田夕一筹莫展的时候,看到了垃圾篓黎团成一团的湿巾,马上有了主意,笑着把手一拍,说:“找他出面充当我的男朋友不就得了,呵呵,我还真是聪明!只不过要下功夫收拾一下他的造型,否则是会l-馅儿的!”

    â€¦â€¦

    å•Šæ¬ â€¦â€¦

    ç½—雷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大着舌头跟身边的慕容寒薇说:“寒薇姐,看的出来徐政委平时tǐng照顾你的,怎么不敬他酒呢?”

    æ…•å®¹å¯’薇马上举起杯子,笑着跟徐靖说:“徐政委,敬你一杯,感谢一直以来您对我的栽培!”

    å¾é–苦笑着端起杯子,眼看着慕容寒薇“一饮而尽”,人家一个nv孩子都如此豪爽,自己一个大男人岂能落于人后,喝吧!

    â€œå¥½äº‹æˆåŒï¼Œæˆ‘再敬徐政委一杯,您可一定要给小nv子个面子哦!”慕容寒薇笑的跟朵huā似的,对面的王三虎已经流出了口水。

    éƒ‘南赶紧在下面给他一脚,王三虎赶紧擦掉口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在没让徐靖看到,不算丢人!

    å¾é–是酒场上的老油条,正打算chā科打诨推掉这杯酒的时候,慕容寒薇先一步端起杯子,又来了个“一饮而尽”。

    â€œè¿™ä¹å¤„真是藏龙卧虎啊,没想到慕容少校这么能喝!”徐靖有些无奈的端起杯子灌进了喉咙,这已经是他的第十一杯了。

    â€œå¾æ”¿å§”真是好酒量啊,我太佩服了,咱们走一个?”罗雷晃晃悠悠站起来说。

    å¾é–开始推辞,他知道自己已经到尽了,再喝肯定要罪的。

    â€œé‚£æ‚¨çœ‹ç€åŠžï¼Œæˆ‘干了你随意,行吧!”罗雷把酒倒进了嘴里,这是jī将法。

    å°±è¿™æ ·ï¼Œä½ æ¥æˆ‘往,徐靖又喝了四杯,整整三斤白酒,接着便歪倒在了酒桌上。

    ç½—雷斜着眼看着醉醺醺的徐靖,跟慕容寒薇对视一眼,接着做出一个她看不懂的表情。

    å§“徐的,别以为你刚才上厕所打电话的事情老子不知道,你等着,有你倒霉的时候。

    PS:童鞋们支持的这么给力,特加更一章,以表示感谢,小雷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