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章 古武者之死

作品:校园邪主

    卷一天雷滚滚初窥境]第163章古武者之死——

    罗雷下意识的后退,速度很快,和冯y-杉马上拉开好几米的距离。(

    冯y-杉将拇指狠狠按下,铁棍的前端瞬间自动打开,分成十二片huā瓣状的东西,然后是机括和机簧的声音,接着“嗖嗖嗖”的声音不绝于耳。

    三十六枚钢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sh-出的,将罗雷身体周围全部覆盖,钢针的速度很快。

    钢针施放之后,冯y-杉跟着长出一口气,这些针的最大sh-程能达到二十米远,此时距离只有几米远,正是发挥最大威力的时候。

    罗雷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是脱不开了,干脆信念一动,原本立于地面的他成了一道虚影。

    “嗖嗖嗖……”钢针穿透虚影之后,继续向前飞去。

    冯y-杉吃了一惊,眼看钢针就要打在罗雷身上了,他怎么会凭空消失呢,这……怎么可能,难道是遇上鬼了?又或者是对方实力过于强横,能使出瞬间移动的轻功?

    不可能!从这几次的jiāo手情况来看,他的武功虽然刁钻无比,但实力很一般,冯y-杉越想越不明白。

    钢针飞出二十多米后,成了强弩之末,纷纷落地,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冯y-杉松开拇指,铁棍前段自行收缩,回到原来的样子,他机警的朝着四周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罗雷的踪影。此时,他不由的心生恐惧,在如此霸道的暗器之下都能逃脱,还怎么战胜罗雷?

    灵土皿中,罗雷动作猥亵的把手伸进自己的k-裆,掏了一阵,这才叹了长长的一口气,说:“万幸啊万幸,没伤到要害,不然的话哥岂不是要当新时代的太监了嘛!”

    再看他的皮带扣上,chā着一根长度超过十二厘米的粗钢针,钢针的前方已经将金属带扣穿透,要不是有此阻隔的话,他已经中招儿了!

    “这东西还真是霸道啊!”罗雷chōu出皮带,看着d-ng穿带扣的钢针说:“好在今天扎了皮带,不然吃亏吃大了!这可是好几层钢板做成的啊,小小一枚钢针竟有如此力道!”

    老家伙那半透明的身体悬浮于空中,在一旁说:“亏你躲的快,确实够玄的!”

    “那个,外面那家伙的棍子还能sh-出这玩意儿吗?”罗雷拔掉皮带扣上的钢针,嘟囔道:“要是还能的话,老子就不出去了,我可没有信心再面对如此BT的武器!”

    老家摇摇头,说:“那根棍子只具备发sh-一次的能力,现在是一根不折不扣的铁棍子,没什么好怕的!”

    那还等什么,罗雷开始默念出去的咒语。

    ……

    马海涛手里拎着一个黑s-的密码箱,里面是几十沓子百元大钞,正准备出n的时候,接到了范建的电话。

    “喂,你说什么……姓冯的正跟罗雷那小子在城东的空地上打斗?”马海涛急忙求证:“你确定是他们两个,没有看走眼?”

    电话那端的范建一边点头一边说:“绝对错不了,我正好经过这里,远远的看见好像有两个人影在打架,其中一个像是罗雷。正好车上有望远镜,仔细一看还真是,现在正用DV机拍摄呢,虽然镜头拉的不是太近,光线也不给力,但还是能看出他们大致的打斗动作。”

    马海涛拎着密码箱就往车库跑,一边跑一边说:“你继续录,我马上赶过去,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嗯,你放心,我离的很远,肯定不会被他们发现!”范建说。

    就在他们通话的空档,画面上的人少了一个,只剩下冯y-杉一个人,范建赶紧朝着车窗外望去,在他惊异的目光中,罗雷像鬼魅一样出现在冯y-杉身后。

    范建吃惊之下手不由的抖了一下,DV机掉落下来,他赶紧低头寻找。

    ……

    冯y-杉盯着罗雷消失的地方,忽然身后一阵yīn风吹起,他心中暗道不妙,下意识的做出向一旁闪避的动作。

    可是,为时已晚。

    罗雷出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他是从半空中落下,借着身体下落的惯x-ng,一掌印在了冯y-杉的后心,发出一声闷响。

    “嘭……”

    “噗……蹬蹬蹬……”

    冯y-杉后心中掌,身体向前踉跄而去的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接着便栽倒在地上,连滚好几下才停住。他双手撑地想要起来,却不能成功,新伤旧伤一起发作,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提不上来。

    罗雷并没有痛打落水狗,而是站在了距离冯y-杉不远的地方,冷声道:“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在你是一条有血x-ng汉子的份儿上,我打算再放你一次!说句实话,你并不适合做打手,因为你不够心狠手辣,听我一句劝,从哪来的回哪去吧,别在这里趟这趟子浑水,不值得!”

    之所以说他不够心狠手来,是因为冯y-杉手里有如此霸道的暗器却不懂得使用,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才不会先跟你打上半天,肯定会一照面就用,先下手为强,打你个措手不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雷再一次动了恻隐之心。

    冯y-杉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嘴角还在往外淌血,他很清楚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战胜眼前这个少年了,失败的屈辱加上浑身的伤势,让他痛不y-生。

    “再见!”罗雷迈开大步走向自己的摩托车,开车之前扔下一句:“好自为之吧!”

    嗡嗡……突突……

    摩托车绝尘而去,听到声音的范建赶紧停下找DV,抬头望去,只见罗雷已经不见了,冯y-杉孤零零的挡在废墟之上。

    怎么回事儿?难道是罗雷打赢了?

    范建后悔不已,怎么就错过了最jīng彩的部分呢,早知道这样,就不该低头找DV,最起码知道罗雷用了什么样的取胜手段。

    马海涛赶了过来,两人一起下车,范建用最快的速度把刚才的事情说给他听,并且问道:“怎么办?”

    马海涛一脸怒气,对着冯y-杉所在的方向骂道:“***什么高手,要钱的时候把自己标榜的天衣无缝,一来真格的全变成了废物!给他打电话,别说咱们就在附近这件事,听他怎么说!”

    范建照做,拨通了冯y-杉的号码。

    一分多钟后,挂断电话跟他说:“那家伙倒也老实,没有隐瞒真相,说自己败给了罗雷,他现在虚弱的很,求咱们把他送到医院!还说任务没有完成,收到的定金会原数不动的还给咱们!”

    马海涛心里好受许多,正准备点头答应,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得十分狰狞,小声道:“你赶紧把DV机找出来,看看刚才那段影像还在不在!”

    范建弯腰找了一会,拿着DV机说:“肯定是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开关,已经关机了,这台机器有自动保存的功能,影像资料应该在。”

    “别说应该,我要的是确定的答案!”

    范建打开机器,找到自动保存的文件后,笑着说:“确实在,画面一直持续到掉落的那一刻!”

    “太好了!”马海涛一拍大tuǐ。

    范建不明所以,马海涛指着自己的车子,说:“你去,驾驶座下面藏着一把刀,你去拿出来!”

    范建照做,他还是不明白马海涛想要干什么。

    马海涛接过他递来的刀子,从刀鞘中拔出,这是一把锋利的藏刀,寒光闪闪,让人心生胆怯。

    把刀藏在身上,马海涛吩咐道:“给他打电话,说咱们两个马上就到!我就不开车了,坐你的车去!”

    范建点点头,两人一起上车,开车的同时他给冯y-杉打了个电话。

    为了做出bī真的效果,两人开车在转了一圈,这才停在空地外的路边,然后一起朝着冯y-杉所在的位置走来。

    马海涛装作很关心的样子,蹲在他身边问道:“冯先生受伤很严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冯y-杉苦笑着摇摇头,说:“让你们失望了,我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伤了!感谢你们能过来,我会原封不动的把钱退还。”

    “先别说这些,我们扶你起来,咱们马上去医院!”马海涛说话的时候朝着范建使了个眼s。

    范建会意,拽住了冯y-杉的两只胳膊作势往上拉,马海涛则从正面抱住了他的腰,两人一起用力。冯y-杉借势将身体往上一tǐng,接着感觉xiōng口一凉,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进来。

    低头一看,他瞪大了眼睛,那是一把锋利的尖刀,已经chā进了自己的xiōng膛。

    范建和马海涛同时松手,冯y-杉的重重的摔落地上,伸手指着二人,嘴里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呵呵,不是我们,而是罗雷!”马海涛伸出带着手套的右手,也就是刚才握着刀子的那只手,笑着说:“杀你的人是罗雷,不是我们,哈哈哈!”

    范建也跟着大笑起来,冯y-杉眼中尽是不甘,但还是脑袋一歪,身在半空中的手也跟着落下。

    “好了,可以给警察打电话了!”马海涛对范建说。

    范建拿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喂,警察局吗,城东空地上有人被杀……对对对,我就是目击证人,还拍下了一部分画面,你们马上派人过来吧!”

    PS:小雷在百度上建了个贴吧,名字就是校园邪主,结果有看官大大自称“蕾丝(雷丝”,小雷高兴不已,特此通告,以后你们的名字就是雷丝了,嘿嘿,够邪恶吧,吼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