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6章 独狼行动

作品:校园邪主

    卷二坑爹的特种生涯]第226章独狼行动——

    程贵林朝一帮使了个眼s-,和乔胜龙一起走到离离队列十几米外的地上,压低声音问道:“方教官怎么会不见呢,米医生怎么说的?”

    “米医生说一早起来就不见了踪影!”乔胜龙继续道:“而且我去值班室问过了,他们一晚上都盯着监控器呢,熄灯之后没见方教官出过宿舍。”

    程贵林苦笑着说:“我这边失踪了一名学员,就是最捣蛋的那个!他们两个不会搞到一起吧,要真是那样的话,我这个总教官也就做到头儿了!”

    “怎么讲?”乔胜龙不明白的问道。

    程贵林伸出两根手指,说:“一个是捣蛋无比的家伙,连我都敢揍的主儿!一个是火爆x-ng子的nv军官,他们两个要是真搞在一起了,能有好事儿吗,n-ng不好会闹出人命的!”

    乔胜龙明显曲解了程贵林的意思,表情暧昧的说:“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方教官在咱们这里一直都是最招摇的一个nv兵。但不是因为她故意招摇,而是那张脸长的实在是太漂亮了,一帮老爷们儿怎么受得了!能赶紧完成名huā有主这个过程,是好事不是坏事!”

    程贵林一脸黑线,心道你们这群家伙的思想怎么都这么不健康呢,没好气道:“我的意思是他们两个搞到一起,不大打出手才怪呢,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程贵林愣住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乔胜龙的身后。

    乔胜龙赶紧转过头来,眼睛也直了,只见罗雷背着方茵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过来,我靠,他们两个还真“搞”到一块儿去了!

    众人一片哗然,罗雷一脸轻松的跟大家打招呼:“各位早上好!咦,都到了集合的时间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先把方教官送到医务室,马上就来……总教官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是在做好事呢,方教官的脚崴了,很严重呢!”

    程贵林见罗雷军装破烂,正要问他到底干什么去了,那货却已经撒开两tuǐ跑没影儿了。

    而方茵呢,一直低着头,好像很怕见人的样子。

    ……

    嘉县,一大早田夕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她按下接通键:“喂,谁啊一大早的……校长啊,你再说一遍,什么情况?好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儿就赶往学校,好好好……”

    挂掉电话,她光着脚冲出卧室,开口喊道:“姐妹们都赶紧起chu-ng啦,刚才校长打来电话,说小雷以724分的成绩成为高考状元了,都别睡了,快起chu-ng啊!”

    众nv闻声全部在第一时间走出房间,粉臂**、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只可惜罗雷不在家,不然的话肯定会大流口水的。

    “这小子太BT了吧,四n加在一起只被扣了26分!”慕容寒薇瞪着大眼睛说:“一n平均被扣6.5分,这样的成绩连理科生都望尘莫及呢,何况他一个文科生!”

    沈安娜则是一脸欣慰的样子,心里想着:父亲啊,我没有辜负您的重托,小雷成了高考状元,您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雷哥哥太厉害了,状元耶,这要是放到古代,还不得娶公主啊!”小丫头林可馨说。

    三nv同时一头黑线,心道娶什么公主,这年头儿没公主!

    “我去通知琪涵姐姐!”林可馨丝毫没有注意到三nv脸上的变化,转身就要往外跑,田夕将她一把拽住,指了指她身上的小睡衣说:“你就准备这么出n?”

    “啊!”林可馨惊叫一声,这才发现自己穿的及其清凉。

    “还是打电话吧!”沈安娜拿起电话机说:“让她们赶紧过来一趟,分数下来也就该填报志愿了,咱们得抓紧时间把小雷的专业确定下来!”

    这的确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她们商量过好几次了,都没能达成最终的共识。

    ……

    听了方茵的解释,程贵林只能打消淘汰罗雷的念头,因为方茵把这次事件的责任全揽了下来,还说如果不是罗雷的话,她肯定不能活着回来。

    罗雷也一同躺在了医务室的病chu-ng上,米妍正细心的为他处理擦伤的部位,从上到下竟然有三十多处,还有数不清的青瘀。

    “那你们好好休息吧!”程贵林故作大方道:“伤好之前,不用参加训练!”

    之所以说出这么大方的话,是因为他看到罗雷身上的伤处虽然很多,却都不严重,顶多休息个一两天就能继续参加训练,到时候看你还以什么借口偷懒。

    而此时,罗雷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拿到了共和国恢复高考之后的最高分——724分,名符其实的全国文科状元。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下午,程贵林就宣布了一项新的训练任务——单兵x-ng质的对抗演练。

    学员们列队站好,程贵林站在一张桌子后面,桌子上放着一个顶上有d-ng的纸箱,对大家说:“此次训练是为了检验各位学员们的单兵作战能力,箱子里一共有六十张卡片,上面写着不同的词语,你们每人过来拿一张,会有十个幸运的人chōu到任务卡!没有拿到人物卡的也别高兴,我会让人记住你们卡片上的内容,你们的训练会被安排在以后的时间里,谁都跑不了的!”

    然后,大家排队开始chōu取卡片。

    罗雷把到的卡片拿出来的时候,程贵林多看了一眼,那张卡片上印着一个狼头,下面是四个字——独狼行动。

    å¾ˆå¿«ï¼Œæ‰€æœ‰äººéƒ½æ‹¿åˆ°äº†å±žäºŽè‡ªå·±çš„卡片,四大损友围在一起对了对,每个人的卡片都是不一样的,刘成刚的是猛虎下山,陈云飞的是蛟龙出海,死胖子的是鹰击长空。

    ç¨‹è´µæž—开口宣布:“拿到独狼行动的十名学员请出列!”

    ç½—雷耸耸肩,他终于知道程贵林干嘛那么关注自己拿到的是什么样的卡片,看来这回又是难逃一劫了,谁怕谁,哥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ç‹¬ç‹¼è¡ŒåŠ¨è®­ç»ƒå†…容:时间为24个小时,任务是潜入“敌人”的指挥部,对其作战指挥官进行斩首行动,然后撤退到安全地点,这才算圆满的完成任务。

    æ‰€è°“的“敌人”和指挥部,则是由自己人扮演的,会有一小部分学员或者教官客串。

    ä»»åŠ¡éš¾åº¦ä¹‹å¤§å¯è§ä¸€æ–‘,一个人深入敌后,实施斩首行动还得安全撤离,面对的全是个人能力不亚于自己的特种兵,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å‚与训练的学员们接连倒吸冷气,只有罗雷一人表现出轻松的样子。

    â€œè¡ŒåŠ¨æˆåŠŸçš„人晋级下一轮训练!”程贵林一边踱着方步一边说:“失败者就地淘汰,给你们九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晚上十一点钟出发,出发前会有人提供给你们这次行动的装备!解散!”

    éš¾å¾—清闲几个小时,罗雷笑呵呵的回到三大损友面前。

    åˆ˜æˆåˆšæ‘‡ç€å¤´è¯´ï¼šâ€œä½ å°å­è¿™å›žè‚¯å®šè¦çŽ„,趁着还没被赶出训练营的这段时间,赶紧去找的大美nv小美nv道个别,免得后悔!”

    â€œå°±æ˜¯ï¼â€é™ˆäº‘飞表示赞同。

    æ­»èƒ–子十分YD的说:“老四,你就放心的走吧,我会替你照顾好弟妹的……”

    â€œåŽ»æ­»ï¼Œè¿™äº‹å„¿è¿˜è½®ä¸åˆ°ä½ ï¼â€ç½—雷瞟了死胖子一眼,说:“老子非留下不可,你等着,到时候但凡是个nv兵就全是你们的弟妹,馋死你们这群货!”

    ä¸‰äººä¸€èµ·ç«–起中指!

    ä¸´èµ°ä¹‹å‰ï¼Œç½—雷肯定是是要去一趟医务室的,跟大小美nv打个招呼:哥出去玩儿一天就回来。

    å¬åˆ°æ‰€è°“的独狼行动,方茵皱起了眉头,说:“这样的行动在往届训练营里倒也出现过,只不过都是在训练营几乎结束的时候才会开始,目的也不是为了淘汰学员,而是从根本上考证已经入选猛龙大队之人的单兵能力!”

    â€œæ²¡åŠžæ³•ï¼Œè°è®©æˆ‘得罪了总教官呢!”罗雷笑呵呵的说。

    æèµ·è¿™ä»¶äº‹ï¼Œæ–¹èŒµå°±æ°”不打一处来,竟然拿姑nǎinǎi我当盾牌,还说我的罩罩l-出来的,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儿上,一定跟你没完。

    è§æ–¹èŒµé¢s-不悦,米妍吃吃的笑了起来,说:“罗雷,你可要小心一些哦,万一被赶走了,我跟茵姐会想你呢!”

    â€œä½ æƒ³ï¼Œæˆ‘肯定不会想他!”方茵嘴硬道。

    ç½—雷故意对着米妍说:“还是米小美nv对我好,不像某个人,总想着给我挖坑!小美nv军医你放心,我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回来的,你可得准备好急救箱,说不定我回来的时候是身负重伤呢!”

    â€œä¸è®¸è¿™ä¹ˆè¯´ï¼â€äºŒnv异口同声,她们相互对视一眼,一起低下了头。

    ç½—雷对此十分满意,笑嘻嘻的离开了医务室。

    æ™šä¸Šåç‚¹äº”十分,准时在训练场集合,每个人都有一套新的装备,包括一把造型与05式突击步枪极为形似却肯定不是05式的怪枪,一把重量严重超标的手枪,外加一把没有开刃的军刀。

    ç½—雷仔细一看,我的娘,长枪和短枪的枪管根本就是一根铁棍,也就是不透气的那种,虽说是演习,也不能拿着这玩意儿去吧,还不如玩具枪呢,最起码能打出塑料子弹。

    å¦å¤–,就是一个大背包,里面装了水壶和一天的单兵作战口粮,外加雨衣、手电等装备,最可气的是严重掉漆的指北针,后盖上的制造日期竟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

    æ‚²å‚¬ï¼Œåä¸ªäººå°±è¿™ä¹ˆä¸Šè·¯äº†ï¼

    PS:3更,吼吼吼!终于又上久违的首页推荐榜了,小雷jī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