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7章 黑玫瑰

作品:校园邪主

    罗雷从直升机上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得意,介于牛A和牛C之间的表情没办法,谁让这小子在战斗中又小小的露了一脸呢

    “狼锅,就知道你肯定能活着回来,而且一定是毫发无损的那种”死胖子撅着他那风骚无比的大P股跑过来

    “那是”罗雷笑着说:“你给我的那几十个C4炸弹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哥跟叛军玩儿一把空中轰炸”

    蹬上飞机之后,这货从空中往外面扔炸弹,把一帮意欲追击的叛军炸的人仰马翻,其中包括一辆高行驶中的步兵战车,这样的结果让飞行员目瞪口呆

    两名牺牲的特战队员被转进了金属棺,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追悼会之后,将被运送回国,一起回去的还有重伤的乔胜龙和另外两名队员

    十二名队员减员三分之一,A组几乎全军覆没,仅剩下一名队员还受了轻伤,他被直接编入了正好缺一名队员的B组,A组就此消失在特战队的战斗序列中

    此次失利,情报部主任付直接责任,他被罢免了职位,并且勒令马上离开联军营地,接受军事法庭的裁决

    接下来的几天里,特战队只接受了几个规模很小的侦查任务,多数作战任务都安排给了西南战区特遣队,他们的表现虽然有些差强人意,却总比联军其他陆战部队要强的多

    ……

    乔克拉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嘴角不由的上翘,脸上露出一丝玩味儿的微笑,很明显,他对组织中排名第一的黑玫瑰暗杀小组有些看不起

    为什么呢,因为面前的黑衣人是个女人,虽然全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近身的装束却把她的性别展露无遗

    黑衣人至少有一米七的身高,加上一双厚底的长靴之后,已经接近一米八了,在乔克拉这个高大的欧洲男人面前丝毫不显矮

    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以及浑圆的翘T,加上两条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长腿,只是看不到面罩下的长相,让人产生一丝可惜

    “你就是黑玫瑰?”乔克拉开口问道

    “黑玫瑰是我们小组的代号,我一个人又怎敢代表”黑衣女人语气冰冷的说

    “那你们这次派来了几个人?”乔克拉反问

    “就我一个”黑衣女人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说:“对付联军的特战队员足够了,我使用的是暗杀手段,人多反而坏事”

    乔克拉耸耸肩,心道我的一个小队在当地武装的配合之下都没能将其歼灭,你一个人能有多大作为?既然是暗杀,不如直接搞定联军的总司令,岂不是有意义?

    面对乔克拉的提议,黑衣女子冷笑着说:“对不起,我的任务是搞定特战队除非团长亲自下令,否则这个任务是不会改变的”

    乔克拉的独眼中闪出一丝恶毒的光芒,转瞬即逝

    “那好,你尽快展开行动,我的手下在特战队那边栽了大跟头,我们可不希望在以后的行动中看到那帮可恶的华夏人”乔克拉只得做出让步

    “我知道,我会马上展开行动”黑衣女子转身离开

    走出很远,她慢慢摘下黑色的头套,一头金黄色的波浪长发随即展开,接着是一张美艳到极点的俏脸,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闪着灵动的神采,高高的鼻梁下是一张小嘴,略厚的嘴唇看起来十分性感,配以尖尖的下巴,别有一番风味

    美女的皮肤白的可以用凝脂来形容,简直白到了极点,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像极了晶莹剔透的美玉

    “不就是一个大队长吗,竟然对我如此不敬”美女轻启朱唇,自语道:“等下你就知道我黑玫瑰的厉害了”

    所谓的黑玫瑰暗杀小组,虽然是由数名成员组成的,但多数是负责情报采集和信心联络的人,真正奋战在第一线的只有一个,也就是这位黑衣美女

    黑玫瑰在世界的杀手组织上稳坐前五把交椅,多次执行暗杀任务,无一失手,死在她们手里的有富商、政客等等,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此次任务比较简单,黑玫瑰没有带助手过来,入境的时候也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

    “四条老A,炸弹,我又赢了,给钱给钱”罗雷笑呵呵的朝三大损友伸出了手,三个家伙已经输得精光了,就差脱下裤子来抵债

    “老天真是太不公了”陈云飞把一手顺子牌扔在桌上,仰天嚎叫着:“怎么就不给我出牌的机会呢,不然的话赢的人肯定是我,呜呜”

    出发之前,每名队员得到了一千美元作为“零花钱”,拉加蒙国的法定货币除了本国的拉元之外,就是美元了,特别是爆发战争之后,本国货币的价值一落千丈

    而此时,三人的钱全到了罗雷的腰包里

    “本想着不忙的时候去附近的镇上找点儿乐子了,听说这里的酒力赌博业很发达呢”陈云飞叹气道:“准备以这一千块美金当本钱,赢点儿回来呢,现在好了,本钱没了”

    “我靠,有这么好的项目怎么不提前说呢?呵呵,要不咱们现在就溜过去?”罗雷也觉得赢自己的人的钱,实在是一点儿乐趣都没有

    “还去个屁啊”死胖子一脸肉疼的表情,说:“都成穷光蛋了,还去玩儿个屁啊,看着人家赌钱自己却不能上,那种感觉是很凄惨的”

    罗雷很大方的拿出四张百元大钞扔给了他们,说:“这下子有赌本儿了,输了算我的,赢了双倍还钱,怎么样?”

    “没问题”三个家伙一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找了一辆挂着联军牌照的军车,四个家伙溜出了军营,直奔二十公里外的小镇,小镇控制在联军手中,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小镇的主街上,坐落着好几家以赌博为主要收入的酒,天还没有完全黑,门前就已经停满了各种车辆,而且不乏军车的存在

    “哈哈,看来还真是找对了地方”罗雷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不等刘成刚拔下钥匙就已经跑了进去

    酒内部的装修很不怎么样,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味儿,破旧的台和酒桌,赌具也就那几种,不过这并不影响酒鬼和赌徒们的好心情

    四人分别换取一定数额的筹码,罗雷气的鼻子都歪了,三个家伙中刘成刚换的最少,却也有300美元之多,死胖子和灰锅分别是400和450美元

    问他们哪里来的钱,仨货说是从B组的几个倒霉蛋手里赢回来的

    罗雷朝着他们竖起了中指,并且让他们马上还钱,仨货不约而同的把脸转过去,表示无视他的存在

    罗雷气的直咬牙,心道你们做人这么不厚道,一会儿肯定会输个精光的,到时候可千万别跟我借钱,老子从现在起开始做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在柜台上要了一大杯啤酒,罗雷开始在各种赌具做选择,分别是骰子、扑克牌和牌九这几种,没想到牌九竟然也是一种国际性的赌具,令他大开眼界

    不过,罗雷并不知道牌九是怎么玩儿的,那就挑个简单的——骰子,猜大小点儿

    荷官一阵猛摇,接着把骰盅重重的放在桌面上,开始喊着罗雷听不太懂的话,意思应该是跟“买定离手,压大赔大压小赔小”有关

    “老家伙,是大还是小?”罗雷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老家伙没好气道

    “喂,做人要厚道,你不会比死胖子他们还不如”罗雷哼道:“麻溜儿滴,难不成你希望看到我输钱吗?我有了钱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有什么好处?”老家伙问道

    罗雷的理由显得十分牵强:“跟着一个有钱的宿主,比跟着一个穷光蛋不是有面子嘛,嘿嘿”

    “关我屁事”老家伙根本不买账

    “草,赶紧告诉我是大还是小不然的话就把你从我的身体里扔出去,等我修真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能力了,不是吗?”罗雷喝道

    “呜呜,你欺负我”老家伙也会装萌,不过还是说出了罗雷想知道的答案:“小”

    罗雷拿出一枚五十美元的筹码扔在代表小的区域,骰盅打开之后竟然是四四六——大,眼睁睁的看着那枚筹码被荷官拿走

    “我草,怎么回事?是你故意说错,还是对方出老千?”罗雷就差跳起来了

    “嘿嘿,第一局就赢,你不觉得很过分吗?”老家伙笑嘻嘻的说:“我这是在教你做人厚道,总得先适当的输一点儿然后再赢,否则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有道理,那你早说嘛

    接下来,罗雷采用输三次赢两次的方针,总的来说是输多赢少,由于他每次出手都在五十美元以上,很快成为众赌徒们注意的焦点

    再看历大威他们三个,也是输多赢少,只是他们好像并没有想着输

    这时,酒的们被人从外面推开,高跟鞋和地面接触的声音响起,众人不禁回头,全都瞪大了眼睛,走进来的是一位身材和相貌俱佳的金发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