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0章 野-战?

作品:校园邪主

    “不好意思,我赢了”罗雷亮出底牌之后,身上散发出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

    他的底牌是黑桃A,也就是说他拿了本该属于艾丽莎的底牌,艾丽莎拿了本该属于他的底牌,两个要是对调一下的话,牌面也就全都变成了传说中的同花顺

    不过,就算是对调了底牌,赢家还是艾丽莎,黑桃是排在红桃前面的

    而现在呢,两人都是以A开头的不同花的普通顺子,那就需要比较A的花色,罗雷拿的是黑桃,自然要比艾丽莎的红桃大那么一点点

    之所以艾丽莎没有想到这一点,认为自己赢定了,是因为她的另外四张牌10、J、Q、K全是黑桃牌面,就主观的认为黑桃全在自己手里,忘记了外面还有一张起关键性作用的黑桃A

    “怎么会这样?”艾丽莎惊呼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罗雷微笑着站起来,说:“可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无法改变的艾丽莎小姐,看来今晚你得跟我走啊咱们现在就离开呢,还是先喝一杯培养培养感情?”

    艾丽莎愣在当场,这样的结果太过出乎人的意料,当她说出后来那段话的时候,所有人还是认为她赢定了,直至罗雷亮出底牌

    学着艾丽莎的样子,罗雷朝荷官扔出一枚百元筹码,笑着说:“请帮我把这些全部兑换成现金,一会儿我要带着这位美丽的姑娘去开房间,呵呵”

    荷官连声感谢,屁颠儿屁颠儿的帮罗雷换现金去了

    死胖子一脸羡慕,看着艾丽莎绝美的俏脸,吞了一口唾沫说:“为什么这样的好事儿永远都是落在老四头上呢,啥时候也轮着咱一会啊?”

    刘成刚和陈云飞一起点点头,表示自己也很想是那个幸运的坏小子

    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艾丽莎的表情恢复如初,罗雷要了两杯鸡尾酒,两人一起坐在台前品酒,一众赌徒见名花已经有主了,也就不再报什么幻想了,该喝酒的喝酒,该赌博的继续赌博

    ……

    叛军总部,几个大胡子面前是两个岛国大个儿,其中一个的胸口绣着两朵紫色的樱花

    “那就这么说定了”二级紫樱鬼忍点着头说:“你们只需要负责我方原人的后勤保障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多管”

    一名叛军将领笑着说:“我们一直有个疑问,你们为什么愿意帮助我们呢?在前几天的亚太组织会议上,你们岛国可是投了支持对我方用兵的票呢”

    紫樱鬼忍淡淡一笑,说:“很多时候,政治立场并不能代表什么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目的,不过你们可以完全放心,我们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你们,就让时间来证明这一切”

    过了几分钟,两名鬼忍离开这里,回去的路上,紫樱鬼忍跟另一人说:“这帮愚蠢的叛军,连咱们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是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这里当成练兵的场所”

    另一人笑的加阴险,说:“而且一旦证明了血忍的战斗力之后,就会趁机夺取这里的政权”

    “嘎嘎,那是一定的”

    ……

    “艾丽莎小姐,时间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呢?”罗雷笑着说

    “好啊,走”艾丽莎表现的要比罗雷想象的加大方,没有丝毫害羞或者其他表情

    罗雷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上当的感觉,心想着肯定不是她第一次栽这样的跟头,冰姐可是交代过我呢,让咱在进入筑基期之前保持童子之身呢,家里那么多大小美女哥都忍住了,难不成要在这里“**”与她吗?

    其实,之前的他多数情况下是抱着开玩笑的心理,他很喜欢用这样的方式调戏美女,有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愿意放过

    “那个……咱们去哪里?”罗雷出门之后开始四处张望,用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你说了算,我听你的”艾丽莎主动抱起他的胳膊,一副温顺无比、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X罗雷赶紧开始默念《清心诀》,让已经有抬头之势的小罗雷慢慢往下垂,真是要人老命啊,哥自认为阅女无数,可还是挡不住心中的冲动,可能因为艾丽莎是洋妞儿的关系

    “这里我并不熟悉啊”罗雷说

    “那就树林里、草丛中,什么地方都行”艾丽莎语出惊人

    “小子,这个女人不简单,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她肯定不是一般人”老家户及时提醒说:“她的大腿内侧藏着一把造型奇怪的武器,虽然我说不上它的名字,但可以肯定那是一件能够置人于死地的东西”

    “我草,你连人家的大腿内侧都不放过?”罗雷极度鄙视为老不尊的她

    老家伙一点儿都不在意,说:“我可是为了你好你想想看,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干嘛死皮赖脸的往你身上贴?”

    “因为咱长的帅”罗雷笑嘻嘻的说

    “去死”老家伙很不给他留情面

    “因为咱有钱”罗雷说

    “你像有钱人吗?”老家伙语带不屑

    “呃”罗雷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关联最初看到艾丽莎时产生的观点,这的确有些奇怪,好像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哥当成了目标

    难道有阴谋?

    好啊,那就试试看

    “树林啊,好像很有情调的样子,就树林,我还没试过野战是什么滋味呢”罗雷故意装出一副急色的样子

    艾丽莎点点头,眼睛里露出一丝不不易捉摸的神采,也许这是她无意间表露出来的,却让罗雷成功的捕捉到了

    两人走向小树林,感受着臂膀处传来的压迫感,艾丽莎的雄厚本钱不是家里任何一个美女能比的,不得不说欧美人的尺寸就是大

    小树林这边非常寂静,的确是打野战的好地方

    “咱们开始”罗雷靠着一棵树站好,艾丽莎的两只玉手慢慢的放在肩膀上,解开了裙带

    吊带裙慢慢向下滑落,完美的身躯、雪白的肌肤展现在罗雷面前

    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估计早就用出了饿狼扑食这一招儿,而他呢,饶有兴趣的看着艾丽莎的裙子慢慢向下滑落

    艾丽莎是个很懂得如何撩拨男人**的女人,裙子褪到腰间的时候故意放满了动作,一只手放在腰上,另一只手搭在了罗雷的肩膀上

    娇艳的红唇,带着媚态的俏脸,罗雷心里不停的默念《清心诀》

    “你是个很特别的男人”艾丽莎吐着香气说

    “是吗?”罗雷伸手环住她柔软且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腰肢,笑着问道:“我哪里特别了?”

    “你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定力你让我产生了对自己魅力的怀疑,难道你对我不感兴趣吗?”艾丽莎主动送上香唇

    “怎么会”罗雷微微一笑,两人开始接吻,从刚开始的蜻蜓点水逐渐演化为激吻

    罗雷用行动向艾丽莎证明了她的魅力,一双手在她光洁无比的粉背上下游走,最后一只手还定格在她高耸的胸部

    很大,而且相当有弹性,这是罗雷对做出的评价

    艾丽莎放在腰间的那只手缓缓下滑,摘下了藏在大腿内侧的“杀器”

    “那还等什么呢,来嘛……”

    娇媚入骨的声音传进罗雷的耳朵,他的身体骤然紧绷,脸上是一副马上要“吃了”她的表情

    就在这时,艾丽莎扬起半握着的右手,做出抱他脖子的样子

    而她的手中,多了一把长度不过8厘米的小弯刀,弯刀闪着淡蓝色的寒光,整个的刀锋不过三厘米,却显得异常锋利

    最关键的是这只手已经伸到了罗雷的后面,除非他后脑勺上长了眼睛,否则的话休想看到

    罗雷像是深深“陷入”了面前和她的激情之中,就在弯刀即将刺入他后颈的那一刻,艾丽莎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不能再前进丝毫,因为这只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抓住了

    难道是被发现了?

    再看罗雷,依然沉浸在激吻之中,艾丽莎长出一口气,肯定的认为那是他无意识之下做出的动作

    罗雷放在她胸部“作恶”的那只手猛地向下滑去,抓住挂在她腰间的吊带裙往下一拽,裙子很快落在地上,

    此时的艾丽莎除了一套镂空的蕾丝内衣之外,身上再无他物

    艾丽莎苦于握着弯刀的手不能动弹半分,只能任由罗雷吃尽自己的豆腐,心里的唯一想法就是赶紧杀死这家伙,然后返回酒搞定他的三名同伴

    “妖精,你让我无法自拔呢”罗雷喘着粗气说

    “是吗?”艾丽莎眼睛一亮,扭动着身躯,一边用身体摩擦着他的敏感部位,一边在他耳朵边吹着热气说:“那就让我来服侍你,你闭上眼睛享受就行了,怎么样?”

    呵呵,哥倒要看看你怎么服侍我

    罗雷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只是握着艾丽莎的那只手不肯松开

    艾丽莎眉头微皱,另一只手开始解他的衣服扣子,从下面第一颗开始,一路向上,到达脖颈的时候,握着弯刀的手忽然松开,另一只手一抄,然后划向罗雷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