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4章 人生第一次中奖

作品:校园邪主

    卷一天雷滚滚初窥境]第074章人生第一次中奖——

    嘉县人民医院。

    全院职工都知道,一个叫许凤的老nv人因为骨折赖在医院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都在猜测她还能住多久的时候,却传出她已经出院的消息。

    马海涛的那个通知她被学校开除的电话刚刚挂断,许凤马上接到了保险公司的电话,说他们接到嘉县一高校方领导的举报,声称她此次住院医疗保险赔付作废,并且保留向司法机关对其提出骗保行径做出依法起诉的权利。

    jī飞蛋打,许凤铁青着一张脸灰溜溜的离开了医院,走的时候没都没好意思通知院方的人。

    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吴雯也终于回到了学校,在罗雷的帮助下,吴家不但拿回了被许凤骗走的一万多块钱,而且还获得了几乎与之相等的赔偿。

    对此,吴家在一次感恩戴德,吴雯也很快回到了学校,力争把这段时间落下的课程补回来。

    ……

    马bō通过关系跟龙帮帮主的儿子王子峰拉上了关系,这家伙专n在皇宫酒店里摆了一桌儿,请他和他的nv朋友吃饭。

    王子峰的nv朋友,也就是罗雷的初恋nv友ng小惠,那个他连手都没碰过几次的nv孩子。

    除了他二人,还有王子峰的几个小弟。

    “峰哥,我求你办的那件事怎么样了?”马bō一边敬酒一边问道。

    王子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说:“这事儿我问过老头子了,他说马校长jiāo代的事情一定会尽心尽力,马公子把心放肚子里就行了,早晚会让那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ng小惠浓妆y-n抹,用看不起人的语气说:“罗雷那个废物何德何能呢,竟然能让黎琪涵对他刮目相看!而且还听说三班的李雨佳跟他关系也不一般呢,这些人的脑袋是不是被夹过!”

    马bō才不关心李雨佳的事儿呢,他只对黎琪涵感兴趣,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动手呢?”

    王子峰说:“罗雷那小子也不知道走什么狗屎运,竟然跟军方的人h-n在了一起!其实老头子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的人手,碍于军方的人在,所以一直没有行动。不过你放心,那些当兵的大部分都已经撤了,剩下的几个人应该也会马上撤走,到时候就能下手了!”

    有一件事王子峰没有说,那就是罗雷已经跟龙帮结下梁子了,堂主刘胜义的儿子就是伤在他的手里,不把这件事说出来,省的马海涛那个老狐狸知道之后跟龙帮讨价还价。

    “那就好,那就好!”马bō再次举起酒杯,和王子峰对碰一下。

    ……

    “生活多美好!”罗雷一边自语一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底考试还有一星期的时间,英语和数学课程已经补的差不多了,政史地三科也背的差不多了,考个好成绩应该没有问题。

    ä¸‹åˆç¬¬ä¸€èŠ‚下课,罗雷正在收拾课本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八班n口。

    è¿™nv孩子清丽脱俗,,眼皎如秋月,身上散着一丝隽秀淡雅的气质,犹如出水清莲般的唯美动人,不是吴雯是谁?

    ç”±äºŽæ˜¯é‚»ç­ï¼Œå…«ç­çš„男牲口们对吴雯并不陌生,今天就有不少人在议论隔壁班的班huā回来上课这件事,没办法,谁让咱班的班huā除了看罗雷顺眼之外,对任何男生都不肯多看一眼,这些牲口们只好转而打邻班美nv的主意,YY无罪嘛!

    ç”·ç‰²å£ä¸€ä¸ªä¸ªæµç€å“ˆå–‡å­æŠ¬å¤´çœ‹ç€n口的吴雯,罗雷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仍然自顾的收拾着自己的课桌。

    å´é›¯è„¸ä¸Šå¸¦ç€ä¸€è‚¡æ€¯ç”Ÿç”Ÿçš„表情,她微微咬了咬嘴ch-n,迈开两条细长的tuǐ,脚步轻盈的走了进来。

    è·¯è¿‡é»Žçªæ¶µåº§ä½çš„时候,二nv同时朝着对方微笑一下,她们可是在同一条“战壕”里并肩作战过的姐妹,相互打个招呼实属正常。

    â€œé›·å“¥ï¼Œæ¥äº†ä¸ªç¾Žnv,是隔壁班的班huā啊!”胖子一边擦口水一边说。

    ç½—雷这才抬起头,看到的确是吴雯的时候,马上面l-微笑打招呼道:“小雯啊,怎么来我们班了,是找我的吗?”

    å…¨ç­äººä¸€èµ·ç”¨é„™è§†çš„目光看着罗雷,包括胖子在内!你小子干嘛叫人家叫的那么亲热,你们很熟吗?

    å´é›¯ä¸¤åªé›ªç™½çš„小手绞在一起,对着罗雷甜甜一笑,说:“是啊!我爸爸说想要请你去家里吃顿饭,放学之后你有没有时间啊?”

    â€œä½ çˆ¸çˆ¸è¯·æˆ‘?”罗雷故意把手jiāo叠放在xiōng口,拖着长音说:“那我很可能没有时间哦,你也知道,马上就要考试了,我还有很多功课要补呢!”

    å´é›¯æ’…起了小嘴,小声说:“那要是我请你呢,你去吗?”

    â€œå˜¿å˜¿ï¼Œå¥½å•Šï¼â€ç½—雷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å´é›¯æ²¡æƒ³åˆ°ä»–这次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微张着小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â€œæ€Žä¹ˆï¼Œåæ‚”了?”罗雷笑嘻嘻的问道。

    â€œæ²¡æœ‰æ²¡æœ‰ï¼â€å´é›¯å°æ‰‹è¿žæŒ¥ï¼Œè¯´ï¼šâ€œæˆ‘怎么会反悔呢,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提前回家准备好饭菜,对了,你能不能叫上慕容姐姐啊,我也想谢谢她!”

    â€œå¥½ï¼Œä¸€ä¼šå„¿æˆ‘给她打电话!”罗雷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â€œé‚£å°±è¿™ä¹ˆè¯´å®šäº†ï¼Œæˆ‘先走啦!”吴雯转过身来,高兴的一蹦一跳的离开了八班,动作表情可爱至极。

    ä¹Ÿéš¾æ€ªï¼Œå´å®¶çš„日子过的一直不顺,而且常常因为没有钱陷入困境,罗雷的出现从根本上帮他们解决了难题,没有了压力的吴雯自然也就恢复成为一个可爱天真的小nv生。

    èƒ–子拽了拽罗雷的衣袖,问道:“雷哥你什么时候跟吴大美nv搞上关系了,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â€œæƒ³çŸ¥é“?”罗雷笑眯眯的问道。

    â€œæƒ³ï¼â€èƒ–子重重的点点头。

    â€œé‚£å°±å…ˆæŠŠæ‰‹æœºå€Ÿæˆ‘用用!”罗雷伸出手,胖子呢,想也不想的拿出手机塞了过去。

    ç½—雷也不客气,熟练的拨出一串号码,等对方做出反应之后,说:“寒薇姐,我是小雷啊!吴雯刚过来说要请咱们两个去她家吃下午饭,你有时间吗?对,就是今天……哦,你没空儿啊,那好吧,我一个人去,嗯,再见!”

    æŒ‚掉电话,罗雷把手机又塞了回去,接着拿出一本书,摆出一个正儿八经要看书的样子。

    èƒ–子瞪圆了他那双小眼睛,又拽了拽他的衣袖,说:“不是雷哥,你还没跟我说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â€œè¯¥çŸ¥é“的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别打听!”

    â€œå‘ƒï¼é›·å“¥ä¸å¸¦ä½ è¿™æ ·çš„!”

    â€œé¡¶ä½ ä¸ªè‚¾ï¼Œè€å­çˆ±æ€Žæ ·å°±æ€Žæ ·ï¼â€

    â€¦â€¦

    ä¸‹åˆæ”¾å­¦ï¼Œç½—雷先跟黎琪涵打个招呼,然后哼着小曲儿去往停车场,骑上摩托车走到大n口的时候,正好碰见同样要出去的李雨佳。

    â€œå–‚,老婆,你这是去哪里啊,我送你?”罗雷故意很夸张的喊叫一声,同学们的吸引力马上集中在他和李雨佳身上。

    æŽé›¨ä½³æ¨çš„牙根儿痒痒,顿时火冒三丈,喝道:“罗雷,你这个大h-n……”

    â€œæ­»é“扑!”罗雷见她出言不善,估计下面也不会是什么好话,猛地一声将李雨佳的话喝断,然后猛地一旋油n,车子窜出去的时候很无耻的补了一句:“心情不好啊,那我就不招惹你了,再见了老婆,北北啊!”

    æŽé›¨ä½³æ°”的把手里的书本摔在地上,接着穿着小皮靴的脚狠狠的踩了十几下,估计心里早就把它幻想成罗雷了。

    ä¸ä¸€ä¼šå„¿åŠŸå¤«ï¼Œç½—雷到了通往吴家那条巷子的巷口,没办法,谁让咱车快呢!

    ç½—雷抬头看了看高高挂在天上的太阳,自语道:“会不会显得早了点儿,太阳还没落山就跑到人家家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饿死鬼投胎呢!还是等一会儿再去吧,想必吴雯也没有准备好饭菜呢!”

    ä¸è¿œå¤„有个小卖铺,一加油n到了那里。

    â€œè€æ¿ï¼Œæ¥ä¸€ç“¶ç»¿èŒ¶ï¼Œè¦å‡‰çš„!”罗雷喊了一嗓子。

    å‡ ç§’钟后,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大叔笑呵呵的拿着一瓶绿茶走出来,递给罗雷的同时说:“三块钱!”

    æ—¥ï¼Œæ ¡n口的超市才卖两块五,你丫难不成比人家房租和开支还要大吗?

    æƒ³æƒ³ç®—了,不就是贵了几o钱嘛,罗雷掏出三张一块的递给中年大叔,然后打开了盖子,正准备猛灌几口,眼睛余光看到盖子里好像有字。

    å“‡å’”咔,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哥第一次自己掏钱卖绿茶,就中奖了,他对着正往里面走的中年大叔喊道:“老板,我中奖了,再来一瓶!”

    â€œå¥½å˜žï¼â€ä¸­å¹´å¤§å”又拿了一瓶出来,脸上笑得很猥琐了,要不是罗雷沉浸在中奖的喜悦中,一定会jī皮疙瘩掉一地,咱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如此猥琐的笑容呢。

    â€œä¸‰å—!”中年大叔先伸出了另一只手,并没有把绿茶递给罗雷。

    â€œä»€ä¹ˆæ„æ€ï¼Ÿâ€ç½—雷一愣,然后晃了晃手里的瓶盖说:“我中奖了,怎么还要钱呢?”

    ä¸­å¹´å¤§å”耸耸肩,贼笑着说:“你看看上面是什么字?仔细看!”

    ç½—雷不明所以,但还是把目光移到了瓶盖上,接着他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草,‘再买一瓶’啊!不都是再来一瓶的嘛,坑爹呢!”

    PS:网站开展了新活动,大家积极参加啊,吼吼吼,期待虎鞭酒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