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回 宗门前五

作品:立天

    “道体真是强大,练气八层修为居然能将练气大圆满,拥有无数灵虫之人击败,这可不是运气的问题了。道体真的很强大。”一个人议论道。

    “道体的法术好生诡异啊!那神雷更是诡异无比。一般的神雷待灵气消耗干净之后,就会消耗的无隐无踪,他的神雷几乎是连绵不绝。”又一个人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来。

    “听说那家伙神识受损严重,好生诡异的神雷啊!那神雷不击**,专击杀神识。而且连绵不绝。诡异的神雷,也不知道道体是从何处学来的神通,我记得在宗门之中并没有如此神通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的弟弟在简凡身边做童子,听说出云真人曾言道体乃是上古大神通之人转世,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神通法术,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学会佛门神通呢?还有这么诡异的神雷,恩,也许只有大神通之人转世才会懂得如此多的东西。”一个年轻的道士点了点头说道。

    “真的,还是假的啊!上古大神通之人转世?”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最后说道:“不过如今看来,恐怕真的是这样了,这样宗门练气高手之中,必定有张百忍一席之地了。眼下五人之中,江充、陈九幽、百鬼夜行图关景峰、张作良、张百忍五个人了。也不知道下一场会是何人对阵何人。不过听说,简凡真人传下话来,江充下一轮轮空了,毕竟他的实力摆放在那里,几乎是无人能击破他的防御。”

    “不知道道体将对阵何人?真是值得期待啊!”一人脸上露出一丝向往来,仰天说道:“真是想看看他的那些神通如何?”

    “前面几个人都是得到大机缘,有大神通人的传承,赐下了无数的宝物和修炼功法神通,只有张作良不过是仗着手中的法宝乃是宗门长老赐予的,所以能进入前五,否则的话,就他的能耐,岂能进入前五之中,看着吧!第一个淘汰的必然是他。听说他与道体有仇。这次真希望是道体来踩他。”一人忽然幸灾乐祸的说道。显然这个张作良平日里在宗门之中并不得人心。

    “看,道体来了。他足下的五彩祥云真是有气势,比我的黄云要好看多了,听说上古时期,仙人足下的祥云或为五彩,或为七彩,所以因此留下了无数的传说。只是不知道道体以后会不会成为仙人,正是期待中。”有人大胆的说道:“依我看,若是道体真是上古大神通之人转世的话,日后的前景必定是不可限量的。”

    “那可说不定,上古是上古,上古时期灵气充足,灵药无数,足以支撑道体的消耗,如今修行界可是不同了。道体若是没有灵药,随时都有止步的可能。”悲观者摇了摇头,说道:“毕竟道体晋级太过缓慢了,需要大量的灵药支撑啊!”

    “看看,那是张作良。看他那嚣张的样子,不就是因为有个好祖宗吗?看看他身上的那件道袍没有,乃是千年冰蚕丝制成的,上面刻画了无数符篆,无数禁制,每一个图案都是一种法宝。人称百宝道袍。”一人在其中爆料了。

    “看,那是关景峰,百鬼夜行图可是大名鼎鼎的魔道法宝,也不知道这等宝物怎么到了他的手上去了。”

    “关景峰算什么,最厉害还是陈九幽,幽冥血煞旗知道不?他继承的是三千年前,魔道道君血煞道君的传承,啧啧,我可是听说了那柄长刀叫做血煞刀,凶残无比,若是人碰破了皮,周身就会化成血水而死。”

    “其实宗门的第一高手名叫江充,他是掌教真人亲自抱回来的,传闻乃是天地所生,厉害非凡,没看见从比斗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有使用什么神通手段吗?那是因为在场的所有师兄,都不配让他使用神通手段。”一人脸上露出一丝洋洋得意的眼神来,显然也是一个江充的崇拜者。

    张百忍立在高台上,面色古井无波,静静的站在那里,在他身边张作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之色来,轻轻的说道:“最近你的名声很响啊!不过,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我,若是遇见了我,你是必死无疑。哼哼,道体,不过是如此而已。”

    “哼!总比你要好,一个修真二世祖。”就在这个时候,身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却见陈九幽面色阴冷,双目中充斥着一丝杀气,正冷冷的望着张作良,说道:“在实力面前,你的一切法宝都是无用之物。等下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血煞刀的厉害,不知道你身上的百宝道袍是不是真的有一百件法宝。”

    “你?哼哼,我青云宗乃是正道门派,何时出现了一个魔宗之人,哼哼,你一定是奸细。”张作良面皮青紫,双目中露出一丝杀机。

    “神通无正邪,用之一心。用于魔则为魔,用于道则为道。”张百忍淡淡的说道:“修行中人本就是与天争命,逆天行事,何必在乎神通是佛还是魔。就像你张师兄,表面正人君子,使用的也是我青云宗的神通法术,可是若是心中有魔,无论你用的是何种正道神通,也都是魔宗之人。心中有佛,则为佛,心中有魔,则为魔。张师兄,你着相了。”

    “好一个心中有佛,则为佛,心中有魔则为魔。道体所言甚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接着就见一个风神俊秀的男子踏云缓缓而来,足下黄云轻缓,飘飘荡荡,是那样的自然,是那样的和谐。只见他手中握一书,身披一件黄袍,好像是一位文采绝伦的书生而不是一位神通修士一样。不是江充又是何人。

    “见过师兄。”众人不敢怠慢,赶紧拱手说道。

    “哈哈,诸位不必多礼。”江充脸上露出一丝柔和之色,双目中露出谦和的光芒,好像是一位谦谦君子一样,让人好感大增。

    “师兄仪表不凡,谦谦君子,岂是某些人可以比拟的。”张作良见状赶紧上前笑说道。

    “张师弟,我等都是宗门之后,同门师兄弟,岂能如此说自己师兄弟的。这点为兄可是要批评你一番。”江充笑呵呵的教训道。虽然是教训张作良,但是张作良却是听的极为舒爽,好像是在夸赞他一样,让人惊讶。

    “我等能进入前五,说明我等都是大有机缘,大有气运之人,我江充真想与诸位师弟过过招,见识一下诸位师弟的神通手段啊!”江充扫了张百忍、陈九幽和关景峰三人一眼,笑呵呵的说道。

    “会有机会的。”关景峰面皮阴冷,淡淡的说道。

    而张百忍和陈九幽也点都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