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作品:超凡入圣

    如真人般的机关之器,就端坐在楚凛风等人的面前。

    这具机关之物形状犹如少年,有着灵秀的眉毛,和年轻的脸孔。额生第三眼,与正常的一双眼睛一样,微微的合闭,让人琢磨不透其中究竟蕴涵着什么样的目光。

    但是目前大家的目光,都没有被这如真人般微妙微相的机关之物所吸引,而是被机关之物双手间所捧之物,夺去了所有注视的目光。

    这是一面精致的铜镜,直径约二十九里面,背面内饰分两区。内区浮有太昊二字,由各种仙纹围绕,给人一种无比瑞祥的感觉。外区仙云、异枝同向穿梭于精美的花纹之间。生动活泼,图案立体感极强。

    而镜面近平,略微凸起,周围边角有着极其特别的设计。看起来虽然朴素,但是却给人一种无比简洁和大方的感觉。尤其是当镜面时不时反射出似梦似幻般的光影,总能给人一种被深深吸引的感觉。

    通过背面浮现出的太昊二字,此镜之名已经清晰的呼之欲出,名曰:太昊。

    “太昊……太昊……”

    闻宝镜名曰太昊,九幽魔尊赵烈似乎想到了什么。隐隐约约的低声轻语间,猛然惊魂道:“居然是太昊宝镜!!!”

    楚凛风和龙儿心中一动,同时问道:“师尊魔尊,你见过这太昊宝镜?”

    九幽魔尊赵烈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说道:“洪荒时期的异宝,你认为本尊可能见过吗?不过,本尊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本尊却读过一本,名曰《洪荒异宝录》。面所记载了许多古修士使用的法宝,其中就有关于这太昊宝镜的记载。”

    楚凛风和龙儿,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九幽魔尊赵烈则没有罗嗦,说道:“面记载的洪荒异宝并不多,约百件。而能成为仙品级的异宝,只有区区五六件。而这区区五六件仙品级异宝中,就有关于这太昊宝镜的记载。相传,这太昊宝镜乃是天帝太昊所遗留的神物,具有攻防两种特性。攻可摧天人间一切法宝,防可御三界下任何能量,实为古奇宝。”

    楚凛风和龙儿疯狂的倒抽一口冷气,虽然洪荒时期的古修士,对于如今的修士界来说,已经是虚无缥缈般的存在。仅有些许记载,或者某件古宝的出现,隐约间能够琢磨到古修士的存在。

    关于古修士的记载很少,但是点星记载中,都有对一位古修士的记载,那就是天帝太昊。

    天帝太昊,号称是古修士中最强的三位修士之一。一身神通之强,天下鲜有人能敌。统领着天下所有的道门修士,在洪荒时期绝对是一等一的存在。

    而这太昊宝镜如果是真品的话,那绝对不会是一般意义的仙品级法宝。

    早就猜测到这天厄之地,是由古修士所建的封印之地,必然会有所谓的仙品法宝的存在。可是楚凛风和龙儿都没有想到,这个天厄之地中的仙品法宝,居然如此的大有来头。

    龙儿震撼着,她眼中按耐不住的露出了立刻动手去抢的心情。倒是楚凛风,虽然震撼,但是却要比龙儿冷静许多。光脚不怕穿鞋的,龙儿有这光复龙宫这个包袱,楚凛风却没有这个包袱。龙儿需要这件仙品古宝,而楚凛风则拿来最多也就是研究研究。

    所以心中冷静许多的楚凛风,认真的问道:“太昊宝镜,真的如此厉害吗?”

    九幽魔尊赵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告诉你,那本《洪荒异宝录》中,还记载了关于镇天神印的介绍,你心中会有何感想?这太昊宝镜,乃是与镇天神印齐名的一件古仙品法宝啊!”

    镇天神印!

    楚凛风的表情瞬间变的僵硬了起来,镇天神印乃是太清宗手中掌握的仙品法宝。也是目前修士界中所知道的众多法宝中,威力最强的一件。就是凭借这镇天神印,太清宗屹立在修士界万年不倒。

    在五大道门中,无论是炼宝阁的昊天宝塔、丹鼎派的神天农鼎、九疑派的九天疑鉴、神宵宗的诛天四剑,都无法与镇天神印相比。原因很简单,这镇天神印是从洪荒时期,便已经存在之物。而炼宝阁的昊天宝塔、丹鼎派的神天农鼎、九疑派的九天疑鉴、神宵宗的诛天四剑,都是后来修士界中相继出现的法宝。

    简单点来说,炼宝阁的昊天宝塔、丹鼎派的神天农鼎、九疑派的九天疑鉴、神宵宗的诛天四剑与太清宗的镇天神印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而如果这太昊宝镜,是与镇天神印同一个档次的法宝。

    那么掌握太昊宝镜,就等于多了一份能够与太清宗抗衡的资本。要知道,无论将来楚凛风的成就有多高,如果不能掌握与镇天神印抗衡的仙品法宝。就算楚凛风把整个太清宗杀的只剩下一人,此人只要请出镇天神印,楚凛风亦只能逃命。

    这就是仙品级法宝的恐怖,这就是太清宗屹立万年的底蕴。

    说不心动那都是瞎话,楚凛风眯着眼看着太昊宝镜,顿时起了贪欲之心。索性的是,九幽魔尊赵烈用楚凛风才能听到的声音,来点醒了楚凛风,道:“这个层次的法宝,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操纵吗?就算是本尊、及那条小蛇这个层次的实力,最多也只能驱动做出一次攻击。取此法宝,与龙宫反目成仇,会使你在乱星海的展不利。我们不如把这太昊宝镜送给龙儿,给龙宫一个永远无法报答的大恩。到时候让龙宫去对付太清宗,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多好?”

    楚凛风深吸了一口气,对九幽魔尊赵烈的话,向来深信不疑的他,知道九幽魔尊赵烈所说的话着实不假。所以权衡再三后,楚凛风迅接受了九幽魔尊赵烈的话,点了点头做好了帮助龙儿的准备。

    这个级别,这个层次的法宝,除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或者送给龙宫做恩惠以外,绝不能落入别人手中。

    暗暗做出决定后,楚凛风认真的说道:“龙儿前辈,此宝绝不能落入外人之手。伺机而动,我们准备好夺宝!”

    龙儿诧异的看了楚凛风一眼,她本来以为楚凛风会讨价还价,或者说是九幽魔尊赵烈讨价还价。可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出现,楚凛风居然还真的愿意帮她夺宝。

    而这时候,九幽魔尊赵烈解惑道:“好东西,我们自然想要。但是这个层次的法宝,本尊的好徒弟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使用。与其留个祸端在身边,不如送给你们龙宫一个大人情。反正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何必不联合起来呢?”

    “好,就以魔尊之言!”

    龙儿眉开眼笑,既然九幽魔尊赵烈做出如此的决定,龙儿彻底的完全相信。虽然楚凛风还不是很了解,但是九幽魔尊赵烈的信用却足够了。既然九幽魔尊赵烈开口说自己不会要这法宝,那么这法宝他断然不会挣。

    至于会不会被当枪头来使用,龙儿现在已经关心不了那么多了。

    龙宫忍辱五千年了,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太昊宝镜的存在,是龙宫唯一的希望。龙宫是否能够再一次的称霸整个乱星海,与四大洲的顶级势力分庭抗争,这太昊宝镜必须得到。

    而对于龙儿来说,场下那些什么天阶二三重天的修士,在她眼中都是小屁孩的存在。只要他愿意,这些修士很容易就能搞定。到是九幽魔尊赵烈,如果他贪心这太昊宝镜的话,打起来必然会是一场龙争虎斗。就算最后凭借九幽魔尊赵烈只剩下元神的原因,取到了最后的胜利。龙儿也会因为这一战,受伤严重。

    现在最大顾虑没有了,对方甚至还愿意帮助自己夺宝。这让夺得这件古仙品法宝倒手,变的更加顺利。试问此刻的龙儿,怎么能不开心,怎么能不眉开眼笑。

    可是和龙儿不同,九幽魔尊赵烈则淡淡的带着一丝顾虑,说道:“夺宝,没有那么容易啊!”

    龙儿心中一紧,急忙问道:“魔尊此话,何意?”

    九幽魔尊赵烈认真的开口说道:“第一,缥缈阁始终没有现身,本尊总感觉她们不会那么简单。他们的野心之大,绝不是什么做做生意之类的事情。第二,比起缥缈阁,本尊更在意坐在那里的那个‘人’。缥缈阁就算把他们隐世的老祖宗请出来又如何?本尊与你合作,打他个落花流水便是。可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总给本尊一个很不好的感觉。”

    九幽魔尊赵烈向来不说任何没有根据的话,既然他开口这么说,坐在那里的那具机关之物,必然十分的不简单。

    刹那间,龙儿和楚凛风目光深邃的看着那具机关之物,仿佛要把其看透似的,深深思索着。而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这机关之物,越觉对方的诡异。因为就在这时候,那家伙居然在笑。单边嘴角的勾起,浮现出的是无比得意的笑容。

    楚凛风直感觉到一股凉意,顺着脊梁骨升了起来。恐怕龙儿也差不多,比楚凛风好不多少。那股诡异的感觉,及自内心的凉意,让其心中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实力修炼到这个境界,还会拥有如此的感觉,这绝对是不正常的事情。

    “是,阵法?”

    就在大家心情沉重的时候,忽然楚凛风似感觉和现了什么,双眼微微的一眯轻轻的看向了盘坐在那里的机关之物。轻轻一声道喝,瞬间让龙儿和九幽魔尊赵烈猛然惊悟。

    刹那间,两人同时齐声色变,喝道:“封印!!!”

    也就只能是这样了,仔细感应下,就连楚凛风都能够感觉到,这个机关之物是被封印在那里的存在。朦胧间隐藏的阵法,形成了一股奇特的能量,在压制着盘膝坐在阵中的机关之物。而那些机关兵,以及那四具巨大的机关之物,并不是为了守护那件机关之物,而是为了有人破坏封印的存在。

    至于太昊宝镜,它的存在是做为阵眼的核心。以形成一股压制性的力量,保证这具机关之物不能突困。

    居然要用太昊宝镜的力量,才能去压制。

    这个机关之物,绝非普通的存在。

    冷汗从楚凛风的额头流了下来,龙儿亦感觉到了恐惧。至于九幽魔尊赵烈,虽然处于元神状态的他,虽然不会出现这类的征兆。但是恐怕现在的九幽魔尊赵烈,亦感觉到了挣扎和恐惧。

    吃惊之时,场下的战斗已经快要激战到了尾声。虽然那四具机关之物,拥有着无比可怕的战斗力。但是已经从洪荒时期就守护到现在的它们,亦到了快要油灯枯尽的程度。

    岁月可以磨灭一切!

    也许在很早的时候,这四具机关之物的战斗力,强如九幽魔尊赵烈和龙儿这个程度,甚至比之更要高三分。但是经历了浩瀚岁月的磨灭和守护,他们现在连天阶二三重天的修士,都已经难以战胜了。

    尤其是伴随着战斗不断的延伸,维持着机关之物运做的能量越来越少。四具巨大的机关之物,已经远远的没有当初那么的灵活。而四大势力的修士,则仍然能够通过小天地的帮助,永无遏止的战斗。面对四具机关之物越来越虚弱的状态,顿时爆而起,准备做出决定性和致命的一击。

    最先难的是赤眼老魔,虽然同为天阶修士,四人中赤眼老魔的修为最低。虽然龙渊和他一样都是天阶二重天,但明显在同一阶级中,龙渊比之赤眼老魔拥有更强的战斗力。如果想要在下面的仙器争夺中,能够占据更大的优势,赤眼老魔必须比另外三人占据更大的优势。

    轰!

    只听一声巨响,赤眼老魔的右臂开始无比诡异的巨大化和膨胀了起来。这种膨胀看起来极其夸张,右臂的肌肉看起来就像是充了气般,一点一点的胀到了极限。但是身体其余的部位则都在衰弱,仿佛全部的肌肉此刻都集中到了右臂之似的,膨胀的右臂和瘦弱的身体,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虽然说以前楚凛风在实力并不是很强的时候,借助过崇山厚土铠让自己的双臂巨大化过。但是那毕竟是动用厚土之力,让自己的双臂凝聚和覆盖一层岩土块。和这完全改变身体的构造,制造出如此可怕的,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不得不说,魔门功法真是诡异。

    当然,赤眼老魔这么改变身体,并不是为了出来吓人的。虽然现在他这个样子,看起来真的有点恐怖。但是比起赤眼老魔恐怖的模样,突然衍生出来的破坏力则更加的恐怖和骇人。

    驱动着整个巨大化的手臂,赤眼老魔身法如电般瞬间出现在他面前这具机关物的面前。单以手臂而论,赤眼老魔使用的手臂,一点都不比这机关物差。如此膨胀的手臂,整个手心都已经覆盖在机关物的脑袋,轻轻的一握,便紧紧的握住了整个机关物的脑袋。

    轰!

    握住脑袋后,就见赤眼老魔用力的向下一按。可怕的力量立刻随即爆而出,站在那里的机关物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力量,半个身体开始倾斜,伴随着一声巨响浮现的那个瞬间,整个身体都被重重的按到了地面之。

    咔嚓……咔嚓!

    一道道可怕的裂痕从其身开始浮现和蔓延,赤眼老魔枯瘦的老脸变的狰狞非凡。仿佛了狂的妖魔似的,抡起了巨大的拳头,重重的一拳就狠狠的轰杀在机关物的身体之。

    轰!

    又是一声震天巨响浮现,机关物的后背,被整个用巨大的力量打出了一个窟窿。众人眼尖,清晰的看着这件机关物的后背中心点,出现了一个深红色的水晶,散着虚弱的光芒在快的转动着。

    赤眼老魔心神一动,举起重拳狠狠的砸在了水晶之。

    咔嚓!

    水晶被当场砸碎,机关物奋力的企图张开双手阻止。但是在水晶碎了的那一瞬间,全身的立刻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重重的衰弱和失去了光泽。最后静止了下来,仍然保持着死前的那个模样。尤其是脸从眼角蔓延到下巴的两道裂痕,看起来犹如泪痕般,让人心中莫明的一跳。

    而就在这机关物倒下的那一瞬间,盘膝坐在阵中心的那具机关人,额头的第三只眼突然张开。灵活的金色瞳孔,隐约间散着淡淡的笑意,凝视着四周的景色。

    可是醉心战斗的众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有观战中的楚凛风,龙儿,九幽魔尊赵烈三人看到这如此诡异的一幕。

    刹那间,一股寒意,压制不住的从三人的心中升起。

    而就在这时候,又一具镇守的机关物被摧毁了。

    这次是来自金身菩萨,如果是赤眼老魔是四位天阶修士中最差的,那么金身菩萨就是四位天阶修士中修为最高的。眼看赤眼老魔如此轰杀了一具机关物,细心的人不难现,隐藏在坚硬外壳下,藏着的是一颗无比脆弱的心。

    只要能够把这颗所有的动力来源轰碎,那么这巨大的机关物并不可怕,难的是如何把这机关物的外壳敲碎。

    或许对于楚凛风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很难,但是对于金身菩萨并不难。

    就见金身菩萨随手举起右手中的降魔杵,轻轻的在掌心一划。掌心出现的伤口处,立刻凝聚了一个血色的卐字。卐字刚刚出现的时候,深红如血。但是随着展,这卐字开始变的散出了耀眼的金光。金光扩散,金身菩萨临空一掌,卐字印脱手而出,重重的印在面前躲避不及的机关之物胸口之。

    轰!

    金色的卐字破体而出,机关之物的胸口被当场轰碎,深红色的晶核,在中心的位置快的扭转着。抓住机会,金身菩萨立刻投出了手中的降魔杵,直接贯穿了这颗水晶。水晶炸碎的那一瞬间,巨大的机关巨人,在嘎吱声中,停止了移动的方式。

    端坐在阵中的那具机关人,左眼立刻猛然张开。和额头的第三只眼不同,张开的左眼眼瞳是深深的紫色。紫色的左眼,渗透着一股可怕的幽意,让人感觉到异常的心惊胆颤。

    三只眼睛,已经张开了两只眼,但是第三次开眼的机会已经不远了。

    先后两具机关巨人被破坏了核心停止了运转,给最后两人金童子和龙渊提了个醒。只要能够打碎胸口的壳,便能够见到安置在里面的核心。把那颗核心也跟着破坏之后,这机关巨人便能够被成功的破坏。

    现这点后,金童子和龙渊立刻付之行动。

    金童子乃是天阶三重天的修为,在境界略高龙渊一筹。在金身菩萨破坏了核心,生生的击毁了第二具机关巨人后。金童子立刻出了一阵清脆的童声,突然间度暴增,转瞬间就已经冲到了与其对峙的机关巨人面前。

    铛!

    火花四溅,机关巨人手中的两个八棱紫金锤被金童子手中的狼牙棒敲飞。带着一阵欢快无比的畅笑声,金童子趁机抡起了狼牙棒,接连朝机关巨人的胸口中敲砸了下去。

    轰轰轰轰轰……

    接连二十四棒,打的机关巨人是全身狂颤。但终于在第二十五棒过后,打碎了机关巨人的胸口。深红色的晶体,立刻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抓住机会的金童子,手中的狼牙棒一甩,轻松的砸碎了这颗红色的晶体。

    嘎吱!嘎吱!

    机关巨人彻底的静止了下来,双手中的两柄八棱紫金锤还欲辟下攻击。但是这金童子终究抢先了它一步,在最后的时刻,这两柄八棱紫金锤再也无法砸下。

    第三眼,张开!

    阵中机关人的第三只还未张开的右眼,亦在此刻用力的张开。如同前面两只眼的颜色都有不同,这只右眼的眼瞳,是深深的火红色,无比妖娆的火红色。

    三只眼,三种颜色!

    看着这三只眼,楚凛风、九幽魔尊赵烈、龙儿三人心中都突然散出来一阵凉意。而在张开这三只眼后,机关人浑身下的气质生了剧烈的变化。

    还闭眼的时候,这机关人看起来清秀可爱,有着十五六岁少年才拥有的青嫩。但是在这三只眼张开之后,清秀可爱的少年,搭配着三色的瞳孔,浑身下都在散着一阵阵妖异和诡异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阻止他,不要让第四具机关巨人也被破坏了!”

    鬼使神差的,楚凛风带着丝丝的惊惧,大声的喊了出去,让龙儿去阻止龙渊把最后一具机关巨人给破坏掉。

    可是楚凛风终究还是提醒的晚了一步,本来修为就相差不多,龙渊在金童子破坏了第三具机关巨人的那一瞬间,轻剑交织出了层层的剑网,把第四具机关巨人给快的封锁在原地。

    同时,就见龙渊左手用力的一抽,巨大的重剑被拔了出来。这时候已经把轻剑归于鞘中,空出来的右手抓住了重剑用力的甩臂一震。重剑呜的一声,出了无比恐怖的破空声,直指最后一具机关巨人的胸口。

    锋利的重剑,配合其本身的重量,拥有着极其可怕的破坏力。直接穿透了机关巨人的硬甲,准确的刺碎了里面的核心。

    嘎吱,嘎吱!

    最后一具机关巨人,猛的静止在半空之。无力的看向前方,在龙渊抽出重剑归于鞘中的那一瞬间。重重的跪在地面之,痛苦的静止了下来。

    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楚凛风、九幽魔尊赵烈、龙儿三人同时心中产生了这么一个想法。就仿佛时间静止了似的,突然一股恶风,生生的刮了起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恶风吹起的那一瞬间,一丝邪恶的笑声同时伴随着恶风吹了起来。风声把邪恶的笑声送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刚刚战胜四具机关巨人,还未来的及品尝胜利的喜悦时。犹如凉水倒扣了下来,把自己给瞬间浇醒了似的,四位天阶修士在一瞬间内全都清醒了过来。

    所有的目光,都带着淡淡的惊恐,朝阵中的机关人看了过去。

    而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一直闭着双眼的这具机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双眼已经突然张开。诡异的三眼,诡异的三色眼瞳,被这样的瞳孔注视着,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自内心的惊惧。

    似乎……放出了什么可怕和了不起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想法同时在四位天阶修士的心中划过。而就在这时候,他们诡异的看到,这具盘坐在阵中的机关人,在得意和畅快的扭动着其脖子。似乎身体还十分的僵硬,再加又是机关制品,在他不舒服的扭动时,总能出一阵阵让人听着很不舒服的声音。

    嘎吱,嘎吱,嘎吱!

    就像是竹片在互相的摩擦和碾压似的声音差不多,在这个声音下,每个人都产生了一阵不舒服和不寒而栗的感觉。惊悚之时,这具机关人试图想要站起来。

    嗡!

    一直隐而不的困魔之阵终于浮现,仿佛百根火红如烙铁般的锁链缠在这机关人的身。看着这些锁链,机关人的脸,很明显的浮现出了迷茫和不知所措的表情。看来不仅是身体很久没有活动,就连记忆似乎都有些模糊不清楚了。

    模糊的意识,僵硬的身体,让其挣脱这具绳索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当即这机关人非常不开心的哇哇大声的啼哭了起来。不,说是啼哭,到不如说是犹如孩子未能满意自己的礼物,不如意的开始闹起了别扭。

    清秀的小脸,已经满是不甘心的扭曲着。分不清是愤怒,还是狰狞,总之被如此多的烙铁般的锁链缠在身,他感觉很不舒服,他想要挣脱。

    如同孩子般的机关人,立刻快的行动了起来。

    伴随着奋力扭动和想要站起来的身体,深红如血般的烙铁,显然不想让其能够满意。费力的挣扎中,就见这些烙铁锁链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努力的压制着。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压制的效果非常明显的大不如前。

    机关人的力量极大,巨大的力量下,所有的烙铁都已经被支撑着离开了地面。巨大鼓起的深红色烙铁锁链,看起来就像是蜘蛛网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着。直到其中一根,终于无法抗衡机关人那可怕的力量,啪嚓一声崩断之后。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烙铁锁链开始根根崩断。

    啪嚓!啪嚓!啪嚓!

    一根接着一根,越来越多的烙铁锁链开始不断的崩断。伴随着这些烙铁的崩断,显然机关人身的压力越来越小。小到已经快要困不住这机关人的时候,机关人立刻无比开心的笑了起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还是那极其邪恶,又似天真无邪的笑声。伴随着不断越吹越大的恶风,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让人听着这种笑声,有种情绪被用力的压制着,极度快要崩溃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候,四位天阶修士总算不太傻。似乎已经意识到这机关人,并不是非常好对付的角色。只听金身菩萨出了一声亮喝,抢先施展神通,准备降魔。

    金身菩萨出手的那一瞬间,其余三位修士以在相差不多的时间亦轰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趁着这极其邪恶的机关人,还未能脱困的那一瞬间,把其给彻底的抹杀。至于仙品法宝的处置,待有命去抢的时候再说。

    会没命的!

    四位天阶修士的想法都差不多,他们清晰的感觉到只要让这机关人脱困了,他们都将不会是这家伙的对手。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没有这个勇气。

    轰隆!

    抢先出手的金身菩萨,攻击终于率先杀到。抬手间挥舞出的金掌神通,掌心中卐字印疯狂的旋转着。佛门降魔神通全力施展,这一掌重重的直接拍在了机关人的额头之。刚刚站起来的机关人,立刻一屁股被拍的狠狠坐在了地。跌倒的那一瞬间,立刻口中出了非常不开心和很痛的哇哇大叫声。

    可是一击得手后,金身菩萨却没有露出丝毫开心的表情。

    这一张拍下去,金身菩萨这就算是一座小山都能够轰碎一般的降魔金掌,却只是把这机关人拍的哇哇大叫,却无法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这一掌过后,金身菩萨的右掌,被震的隐隐作痛,几乎快要失去了知觉。

    而紧随在金身菩萨之后的金童子,攻击略慢一拍后到达。手中的狼牙棒在挥舞出去的那一瞬间,迎风开始暴涨。呼吸之间就涨的就像一座巨山般存在,在身材玲珑的金童子手中挥舞出去的时候,给人一种极其夸张的不协调感。

    轰!

    整个狼牙棒狠狠的砸在机关人的脑袋,可怕的力量瞬间疯狂的爆和蔓延了出去。整个地面都狠狠的一震,紧跟着便开始剧烈的塌崩。伴随着无数的巨石敲起,机关人整个都被打入了地面之中。

    可是这一击过后,金童子还没有来的及开心,一阵可怕的力量蔓延而。轰隆一声过后,金童子的整根狼牙棒在虚空中疯狂的炸开。满天的铁块飞散,震的双手血淋淋的金童子目光无比惊骇的急向后掠飞了出去。

    正冲过去的赤眼老魔,红着一双眼睛定在了空中。看着修为比自己高的金童子吃了一个大亏,他的脸没有浮现出任何幸灾乐祸的表情。反而一种名叫恐惧的东西,开始在他的身体中疯狂的弥漫了出来。

    咬了咬牙,心中惊骇到了极点的赤眼老魔,咬牙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忽然急的后退,拉开与机关人的距离。同时快的取出了镇天帖,用力的朝自己的身一拍。

    本来应该被送出去的天厄之地的赤眼老魔,身却没有生任何的变化。暗淡无光的镇天帖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效果似的,没有做出丝毫的回应。赤眼老魔心中大惊,不信邪的又用镇天帖在自己的身连续拍了几下,可是仍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镇天帖无效了!

    不仅赤眼老魔惊骇无比,就连楚凛风、九幽魔尊赵烈、龙儿都立刻纷纷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下意识的取出镇天帖实验了一下,和赤眼老魔一样,都没有被传送出去。

    完了!

    这个想法无法压制的在大家的心中爆,而正在进攻中的龙渊也现了这一切。皱着眉的他,立刻收剑急退。继赤眼老魔之后,他也被逼停下了攻击。同时,也取出了镇天帖,做出了一次尝试。

    不仅是龙渊,几乎所有活下来的修士,都在这样做。

    可是该生的事情仍然没有生,在这个噩耗出现的那一瞬间,每个修士的脸都写满了绝望。本来不应该出现,逼近着大家的死亡绝境,此刻就在这时候生了。

    只有这具机关人,浑然没有现此刻弥漫在场中的恐惧因子。先后被金身菩萨、金童子重击的它,此刻在痛的哇哇大叫着。带着剧烈的愤怒,他的三只眼都同时表现出了凶恶的光芒,看向了场中的每一个人。

    接着被砸入地面,只露出一个脑袋的机关人,开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哇!哇!哇!!!哇!!”

    机关人拼命的怪吼着,仿佛要冲脱所有的束缚似的,它拼命的挣扎着。伴随着它的挣扎,地面开始出现一道又一道可怕的裂痕浮现。深红色的烙铁锁链,开始可怕无比的抖动了起来。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声音,机关人开始一点一点的浮了起来。

    啪嚓……啪嚓……啪嚓……

    伴随着升的高度,愤怒的机关人爆出了极其恐怖的力量。烙铁锁链在一根一根的崩断,散出最后努力的痛苦哀号之声。终于当最后一根烙铁碎断的那一瞬间,机关人彻底的脱困了。

    “呜~哇~!!!”

    仿佛炫耀着自己的胜利似的,机关人兴奋无比的咆哮了起来。舒展四肢,出来的响亮咆哮声震耳欲聋。即便是隐藏起来的楚凛风等人,亦眉头痛苦的捂着双耳挣扎着。足足开心的吼了近一盏茶时间的机关人,终于开心够了停止了吼声。

    但是危险仍然没有结束,机关人在吼完了以后,立刻狰狞的看向了四位天阶修士。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刚才居然想杀它,并且还把它给打疼了。

    所以它要报复,它要把四位天阶修士撕碎。

    危险的感觉,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蔓延。而满脸狰狞的机关人,则把目光放到了对它危险最大,并且第一个攻击它的金身菩萨。

    那一瞬间,一股凉意开始疯狂的在金身菩萨的心中蔓延。

    而就在这时候,机关人脸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无比诡异的笑容。紧接着,它就轻轻的一晃身,下一刻便疯狂的出现在金身菩萨的面前。悬浮在金身菩萨的面前,满脸诡异和狞笑的看着金身菩萨,随手轻轻的那么一弹。

    轰!

    刚准备有所反应的金身菩萨只感觉到额头一疼,整个巨大的身体开始浮起,接着便在一声爆响后以无比恐怖的度疯狂向后蔓延了出去。虚空之立刻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空气被撞破的气环,足足向后倒掠了数千米的距离,金身菩萨才勉强维持住自己的身体。

    哇!

    刚刚站稳,还没有来的及说话,金身菩萨就猛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含喷了出来。额头破开,劈头盖脸的鲜血,让金身菩萨失去了做为佛应该拥有的容貌。

    一击,仅仅只是一击,居然造成了如此可怕的破坏力!

    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异常吃惊的面容,而这时候机关人无比开心的笑着拍起了双手。那无比可怕的邪笑声,脆生生的从其口中散了出来:“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每个人的心中,都突然散出了一股自内心的凉意。

    而就在无比喜悦之中,机关人得意的笑着转过头来。三只眼睛同时眯了起来,带着非常开心的笑容注视着金童子。伴随着眼中那玩弄的表情浮现,这个机关人在一击决定性的伤到了金身菩萨之后,又开始准备把目标转向了金童子。

    恐惧的感觉在金童子的心中爆,没有丝毫的犹豫,金童子立刻转身便跑。瞬间拿出了平生最快的度,身体一晃就快的出现在千米之外,再一晃便又出现在千米之外。就当金童子准备再一晃,继续快的飞掠离开的时候。这机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嘻嘻嘻……!”

    带着让金童子毛的嬉笑声,机关人抬手在准备晃身离开的金童子额头一点。一个轻轻的推移动作,看似只能推开一张纸般的力量,结果金童子浑身一震,砰的一声,便以比逃的时候更快的度倒飞了回去。

    轰轰轰轰……

    虚空中的空气炸开,金童子口中喷出了一道道血箭,再站稳的时候已经面色苍白,似受到了重伤。

    开心,实在是太开心了!

    机关人就像是得到了玩具的孩子,开心无比的双手在虚空中轻轻的拍着。轻轻的一跳,仿佛直接穿越了似的,下一刻他就出现在所有人之间。接着,就在所有人惊骇非凡的时候,这机关人双眼眯成了一条月牙般的细线,眯着眼看过所有人。凡被它注视的人,每个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丝寒意。

    而就在这时候,拍掌的机关人似乎感觉到什么,忽然停止了拍手。带着好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刚才他脱困的位置。仿佛现了什么似的,轻轻的一跳,下一刻就出现在他脱困的位置。双手卡在腰,弯着身子向下俯视了过去。

    无比可怕的压力从他的身爆,而就在这时候,他的身体下一个虚幻的影子一点一点的浮现。

    四位汇聚在一起,已经做好联手抗敌的天阶修士瞬间露出了无比愤怒的眼神。而赤眼老魔更是从牙齿缝里崩出来三个字,道:“缥缈阁!!!”

    处在机关人俯视下的人影,虽然大家都不认识。但是擅长隐匿,并且能在所有人的眼皮注视下不被现的人,估计整个乱星海就只有缥缈阁这个异类的存在。

    但这不是让四位天阶修士愤怒的原因,真正让他们愤怒的是,这个缥缈阁的修士手中,握着一面铜镜。这个铜镜正是刚才没有引起机关人注意,而跌落在地面的铜镜。

    不要被现啊!

    看到机关人此刻与太昊宝镜如此近的距离,所有的人内心中都爆出了这个呼喝声。甚至这些人中,还包括楚凛风、九幽魔尊赵烈、以及龙儿。现在三人本来也在策划着偷了太昊宝镜走人,可是没想到缥缈阁居然早他们一步先出手了。

    果然,缥缈阁隐藏在侧啊!

    目睹着这一切生,龙儿狠狠的握着拳,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该死的缥缈阁,我出去了以后,一定要废了他们这群混蛋。”

    似乎感受到了龙儿的愤怒,楚凛风和九幽魔尊赵烈也是满肚子的火气。

    但是目睹了机关人的可怕,无论是谁都不敢在这时候轻举妄动。只能期望,这该死的缥缈阁,把太昊宝镜收好,不要被这机关人现才好。同时更期望,机关人不要对这个只有地阶八重天的修士产生兴趣,再把注意力放到四位天阶修士的身。

    然而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这一刻偏离了轨道!

    机关人的确没有对这位缥缈阁修士产生任何的兴趣,但是它也没有打算放过这位缥缈阁修士。目视着这家伙,右眼火红色的瞳孔忽然诡异的凝视了过去。仿佛有什么事要生似的,缥缈阁修士忽然表情一僵,全身立刻剧烈无比的抖动了起来。仿佛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口一张,突然一口深红色的火焰从口中冒了出来。不仅是口,还有眼、鼻、耳等七窍的位置,都露出了深红色的火焰。

    这火焰冒了出来之后,立刻焚烧遍了缥缈阁修士全身,不过是数个呼吸之间缥缈阁修士被大火包围。痛苦无比的惨叫声中,化成了灰烬。

    太诡异了,到底生了什么?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机关人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神通,可越是未知的东西,就越让人感觉到恐惧。尤其是耳边回荡着缥缈阁修士口中所出的惨叫声,更是让人心中无限毛了起来。

    这样的存在,如何能够战胜!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在被恐惧所包容,甚至在如此的展下去,恐怕连抵抗的信心都要没有了。不,更准确点来说,现在连战斗和反抗的信心,大家都已经彻底的没有了。

    所有的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位缥缈阁的修士被烧成灰烬,机关人仿佛做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似的,没有开心也没有像刚才那样的喜悦。反而像是非常不爽似的,双手卡腰很不满意的摇了摇头,居然还深深的叹息一声。

    回荡的叹气声,让每个人都在恐惧着。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声脆响打破了平静。

    啪嗒!

    太昊宝镜闪烁着朦胧的清芒,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那清脆的声音,在此刻无比安静的场地力,显的异常的清晰。刚刚准备离开的机关人,立刻被这一声脆响所吸引。

    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的心中都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而就在这时候,机关人的目光已经注视到了正散着朦胧清光的太昊宝镜。仿佛想到了什么,脸瞬间浮现出了一丝无比清晰的恐惧。

    紧跟着不知道怎么回事,机关人愤怒无比的咆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