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黑路第五十六章 与瓦拉斯特的再会

作品:失落的王权

    ()    .云浩边,几个茶骑十正站在那里,与他们平rì里米鲜饷什叫训“同,眼下这些圣骑士都浑身尘土,并且盔甲上也沾满了血迹。e^看他们神sè疲惫,并且困倦不堪。只有为首的老圣骑士还昂起头来,迎风前望。那张带有一道鲜明疤痕的面孔却出乎意料的并不显的非常凶恶。见卡琳驾驶的马车放缓速度,老圣骑士急忙上前,伸手示意,请他们停下。

    “你们好,旅行者们。”

    当卡琳停下车之后,老圣骑士便缓步上前,对马车上的卡琳微微点头行辛气

    “我知道我们眼下这幅模样非常失礼,但是请不要惊慌,我们对你们并无恶意。我们是隶属于南方龙鸣城神殿的圣骑士,目前正准备前往圣罗兰特城。正如各位所见,我们遭遇到了一些不法之徒的袭击。虽然我们击退了他们,但是我们的坐骑却也同样遭遇了不幸。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各位载我们一程。当然,我们会支付等额的报酬。并且提供适当的武力保护。

    “虽然你的提议很不错,但是很可惜我必须要拒绝你。”

    说着,李林打开车n,走下了马车,望着眼前这位年老的圣骑士,lù出了一丝笑意。

    â€œçœŸæ²¡æœ‰æƒ³åˆ°å±…然会在这里见到你,瓦拉斯特骑士。”

    å¬åˆ°æŽæž—的说话。瓦拉斯特微愣了下。这才想起。

    â€œæŽæž—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其?”

    â€œå’Œä½ ä»¬çš„目标一样

    è¯´ç€ï¼ŒæŽæž—耸耸肩膀。

    â€œæˆ‘们也正打算去圣罗兰特城,当然,我们只是去处理一些sī事而已。”

    â€œåŽŸæ¥å¦‚æ­¤

    è€åœ£éª‘士点点头,接着又有些疑huò的问道。

    â€œåªæœ‰ä½ è‡ªå·±åŽ»å—?。

    â€œè¿˜æœ‰æˆ‘的同伴。”

    è¯´ç€ï¼ŒæŽæž—侧开身体,向老圣骑士展现出了车厢内的场景。

    ä¸å¾—不说。当妮亚,索希艾特,伊艾尔和安洁拉同时出现在一起时,其杀伤力巨大是无与伦比的。索希艾特依旧带着和平rì一样的营业用笑容,而妮亚则和李林一样。对老圣骑士点了点头。伊艾尔虽然对于出现在别人面前没有好感,但是在冷哼了声之后还是低下头去,规规矩矩的向老圣骑士行礼。只有安洁拉依旧是那幅傲然冰冷的笑意,显然。她并不把这几个圣骑士放在眼中。

    å‡ ä¸ªå°‘nv不同的美感同时出现在一个空间内。其杀伤力完全呈现翻倍增长的速度。不要说瓦拉斯特愣了下神。他身后那几今年轻的圣骑士,则已经彻底呆滞,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直到老圣骑士将视线移动到放在中间的那漆黑的小小棺材时。他才立刻低下了头。

    â€œéžå¸¸æŠ±æ­‰ï¼Œçœ‹æ¥æ˜¯æˆ‘们冒昧了。”

    å¾ˆæ˜Žæ˜¾ï¼Œæ— è®ºåœ¨ä»€ä¹ˆåœ°æ–¹ï¼Œæ£ºæéƒ½ä¸ä¼šæ˜¯å¸¦ç»™äººå¥½å°è±¡çš„东西。在圣骑士看来,无论李林一行人究竟想要去做什么,恐怕都和葬礼脱不了关系。那么与情与理,他们拒绝让自己这些外人上车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更何况从棺材的大小来看,应该是为小孩子所准备的,因此,瓦拉斯特并不打算多说什么,去触å¯¹æ–¹ä¸æƒ³ç¢°è§¦çš„深处。

    â€œæˆ‘们当然理解你的苦衷。李林先生。很抱歉冒昧的打搅和耽误你的时间,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当你们到达圣罗兰特城时,希望你们帮我们向那里的神殿通告一声。好让我们的人前来迎接我们

    â€œæˆ‘会的

    æŽæž—随口回答道,接着他仔细的想了一下,这才好奇的开口询问。

    â€œè¯·é—®ä½ ä»¬åŽ»åœ£ç½—兰特城,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â€œå½“然,李林先生

    ç“¦æ‹‰æ–¯ç‰¹æ˜¾ç„¶å¹¶æ²¡æœ‰éšçž’的意思。

    â€œå› ä¸ºåœ£ç½—兰特城眼下正在迎接一位身份尊贵的客人。所以各地的神殿都派遣圣骑士,我们正是代表龙鸣城的神殿,前往圣罗兰特城来迎接这位客人的到来的。只不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上那些不法份子

    è¯´è€…无意,听者有心,瓦拉斯特这句话,很快就让李林等人的内心微微一动。

    ä¼—所周知,眼下圣罗兰特城正在举办五国联盟的联合会议。虽然说做为神殿的人,瓦拉斯特从南方赶来有些奇怪,但还算合情理。但是眼下。他并不是保护库德尔王国的使者前往圣罗兰城,而是要去圣罗兰城迎接什么人?这可是前所未闻的事情,即便在安洁拉从拉利亚大公的灵魂中,也没有取到类似的情报。那么也就是说,这件事是神殿的内部事务。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内部事务,会让各地的神殿都卜二清锐的本骑十来表示诚意?不可能会是大主教这类的柑觑子权者,因为他原本就是正义之神神殿的最高领袖,底下的神殿根本无须特意这么做来拍马屁,那么,那个人究竟会是谁?究竟拥有多大的能量,为什么会在神殿举行联合会议的时候出现,他和五国联盟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å½“李林装做不经意间间起瓦拉斯特要去做什么以及为什么不跟随库德尔王国的使节团一起行动的时候,瓦拉斯特的回答却是这种神殿的内部事务,不太好和五国联盟产生关系。而且老实说瓦拉斯特也只是接到了前往圣罗兰城迎接贵客的消息,详细情况他也不甚了解。这次似乎邀请的都是各地神殿中非常有实力的骑士,所以瓦拉斯特才会就这样带了两三个自己的部下就动身。

    â€œçœ‹æ¥ä½ ä»¬ä¹Ÿéžå¸¸è¾›è‹¦ï¼Œåœ£éª‘士阁下

    è™½ç„¶æŽæž—原本并不打算和这些圣骑士多做纠chan ,不过在和瓦拉斯特谈过话之后,他便改变了看法。

    â€œè™½ç„¶æ­£å¦‚你所见,我无法在车厢内让出空位和你们分享,但是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你们到是可以坐在马车后面的行礼架上。虽然那里不太舒服,但是”还是能够坐人的

    é¢å¯¹æŽæž—的提议,老圣骑士并没有推辞,毕竟眼下时间很重要,而要让他们这样继续走下去,说不定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到达目的地,更不要说有可能遇到更多的危险。虽然马车后方的行礼架本就不是用来载人的地方,因此又窄又不舒适,不过对于圣骑士而言,吃苦早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æ‰€ä»¥ç“¦æ‹‰æ–¯ç‰¹å¾ˆå¿«ä¾¿åŒæ„äº†æŽæž—的提议。并且带着他的几全部下一起来上马车后面的行礼架上。很快,马车继续前进。虽然因为多负载了几个身穿重甲的骑士,而使速度降低了不少。但是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就走了。

    è€Œæ­¤åˆ»ï¼Œåœ¨é©¬è½¦å†…部,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ã€‚你们怎么看?”

    åœ¨æ–½æ”¾éš”音结界,确保那些圣骑士无法听到他们的谈话之后,李林这才神sè凝重的并口问道。

    â€œåœ¨è¿™ä¸ªæ—¶æœŸï¼Œç¥žæ®¿å±…然在五国联盟会议的举办地迎接一位重要人物,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å¦®äºšä¹ŸåŒæ„æŽæž—的想法。

    ã€‚但是,妾身从那个白痴大公的灵魂里。的确没有得到有关于这方面的信息,难道说那群神棍打算背着这五个愚蠢的国家打算在背后做什么手脚么?”

    å®‰æ´æ‹‰çš„语气略带不满,毕竟,这是她本应该得知却没有得到的情报。

    ã€‚这点非常有可能,毕竟其他神殿的圣骑士都是各国的住民。虽然他们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神,但是也不代表他们会漠视自己所在国家的利益。神殿这么做,很明显有先斩后奏的意思,无论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都打算把这些位于各国的圣骑士们也拉下水了。”

    æŽæž—抵住额头。

    â€œä¸è¿‡ï¼Œè¿™äº›ç›®å‰ä¸åœ¨æˆ‘们的关心范围之内,目前最需要关心的,还是神殿的这个奇招,是否会打luàn我们的计划。如果他们当中来的人物太过重要,那么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这次恐怖袭击行动

    â€œæœ‰ä»€ä¹ˆå…³ç³»åŒ¹ï¼Ÿå…¨éƒ¨æ€å…‰ä¸å°±å¥½äº†ï¼Ÿã€‚

    å®‰æ´æ‹‰çš„解决方法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简单明了。

    â€œå¦‚果可以这么做的话,主人也不会这么苦恼了。”

    ä¼Šè‰¾å°”显然打算趁这个机会发动反攻。

    â€œè¿™ç‚¹è¿˜è¦æ±æ¥æé†’妾身么?汝这个脑细胞都长到xiōng部的nv人?”

    â€œä½ è¯´ä»€ä¹ˆï¼Œæˆ‘çš„xiōng部才没有那么大,倒是你这个洗衣,

    â€œä¼Šè‰¾å°”

    ç´¢å¸Œè‰¾ç‰¹å’³å—½äº†ä¸€å£°ï¼Œå†æ¬¡è®©ä¼Šè‰¾å°”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了自己原本要放出口的话。

    â€œä¸ç®¡å¦‚何,这都不是件小事。”

    æŽæž—非常赞赏的望了一眼索希艾特,这才继续说道。

    ã€‚我们必须要看紧这些圣骑士,他们或许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这很正常,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够利用他们”还有安洁拉,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安分一些,那个瓦拉斯特是高阶圣骑士如果你搞的太过头,可是会被他发现异样的,安全起见,你还是乖乖的待着比较好

    å¥½ã€‚”

    å¯¹äºŽæŽæž—的命令,安洁拉非常不满的撅起嘴来,最终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echo处于关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