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完)

作品:舞月剑情录

    赵胤煦却没有这么好命那个不理事的皇上赵胤熙眼见他活着从和平岛回来忙忙的把一大堆的奏折扔给他后就匆匆的跑了出去逍遥的死对他来说那是致命的打击。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赵胤煦无奈之下只想着抓徐玉过来帮忙哪知道徐玉平时看着好性子唯有谈到皇位问题却是丝毫也不肯让步他对此就如同是烫手山芋有多远就仍多远逼急了就远远的跑到琉璃岛躲起来。在赵胤煦再三的努力下他做出了最大的让步那就是将来由他的长子做皇太孙最后继承皇位。

    厉月儿回到剑谷以后安葬了樊绮云原本是不准备再见徐玉的但无奈徐玉隔三差五的上门纠缠最后实在拗不过他终于把剑谷的一切都交给了别人随着他离开。但她却怎么也不答应嫁给徐玉因为徐玉本就要守着情魔的约定她不能让徐玉背信弃义;而她也不愿意嫁给杀害师傅仇人的儿子。最后媚儿出了个馊主意让徐玉抱养她做外室并且还说什么这年头男人都比较喜欢养个情人什么的而绿萝也拍着手说这个主意绝妙无比。

    又是九月初九在一心想抱孙子的赵胤煦的一再催促下徐玉在琉璃岛迎娶绿萝与媚儿以及如兰、即莲。原本婚礼是准备在京城举行的但徐玉心中念着秦无炎所以决定婚礼在琉璃岛举行。赵胤煦知道他的心事也就顺着他的意思办理。

    徐玉想着上次聂珠的婚礼是交给金先生打量的这次自然还是一样而金先生上次忙得晕头转向这次却是学了乖竟然把另外的四方管事假借徐玉的名义一起召到琉璃岛操办徐玉的婚礼。

    由于他们得到赵胤煦的吩咐一切按太子娶妃之礼办理顿时这些人都乱了手脚而徐玉更是让他们闹得头大如牛。厉月儿虽然不同意嫁给他但在这几天却也在琉璃岛帮着操办婚礼给绿萝等挑选礼服吩咐人订制饰五个女人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徐玉亲自写了封信让曾大牛送去和平岛他心中一直念着绿萝想将秦皇宝藏打开一事而秦无炎走的时候更是告诉他秦皇宝藏中有不死之术。他虽然不怎么相信宝藏中真的就有什么成仙之道但这个三年来一直闲着无事他也曾带着人多次探视过每多进一次那个藏宝洞他就对昔年建造这藏宝洞的设计者多一分佩服。因此想着自已手中有叶上秋露以及藏宝图和释魂戒;而绿萝有碧玉箫;而厉月儿在知道灵犀匕原本是即莲的后要把它还给她但即莲却是执意不要并说自己武功不成留着也没什么用处因此灵犀匕就一直在厉月我手中。逍遥将凤凰琴送给了媚儿再加上曾大牛的闪电斧杨先之的乾坤扇如今就少了和平岛的泣血魔刀。上官辕文和他交情一直不错要打开宝藏收集神兵也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徐玉决定在他婚礼过后就请赵胤煦以及上官辕文一并参加这个寻宝活动至于宝藏的分成协议却还遵照原本徐玉和杨先之等人之间的那份协议若是宝藏中真有武功秘籍或是不死之术则每人皆可抄写一份。

    上官辕文对宝藏的兴趣不大但听到徐玉即将大婚自然也是高兴忙忙的带着上官天鹰过来道贺。小说整理布于bsp;等到九月初九这天只见琉璃岛上四处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气氛在经过了一阵繁忙之后徐玉终于把四个女人用大红花轿抬进了琉璃宫中拜堂过后在傧相的道贺声中他挑开了四女的大红喜帕眼看着盛装打扮的四女娇艳的容颜也中禁呆了一呆而赵胤煦却是笑得合不拢嘴巴上官辕文看着心里就不是滋味忍不住讽刺道:“笑吧笑得嘴巴抽筋才好!”

    赵胤煦不理会他的讽刺陶醉的仰着头笑道:“恩——我可是快要抱孙子的人了不和你计较。不过孙女也不错玉儿长得俊那四个丫头也是百里挑一的将来生个女娃儿也一定漂亮!”

    上官辕文忍不住微微一呆片刻后才道:“姑娘家长得太美了也未必都是福气。”他口中这般说着的同时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谪仙子的影子。

    赵胤煦虽然觉得他的话刺耳得很但回想到过去也不禁黯然神伤叫道:“辕文别说这些先喝酒再说。”他和上官辕文因为秦无炎而认识因为谪仙子以及和平岛与罗天圣教的立场而反目成仇可以经过了和平岛一役后两人心中的敌意都已经淡去剩下的却是那份难舍的惺惺相惜。

    而正在这个时候徐玉带着四个新娘子过来敬酒上官辕文有意作弄徐玉说什么也不放过他走非得他干了三杯才成徐玉不善饮苦着脸喝了两杯想着还有杨先之、曾大牛等人正拉着上官天鹰在一边唧唧咕咕商议着怎么把他灌醉然后怎么闹新房作弄新娘子什么的偏偏他耳朵尖又听到了三言两语的顿时心中叫苦不堪看着挂在身上的那朵大红喜花他就觉得自己像是戏里的小丑今天是注定被人捉弄的。

    “上官先生你就放过我吧!”徐玉笑着哀求道。

    “这怎么行?”上官辕文看着徐玉现在的样子就想笑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这么放他过去。

    “上官先生”徐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身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绿萝伸着一只玉手从徐玉手中接过酒杯笑道:“上官先生我陪你喝两杯如何?”

    上官辕文闻言顿时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声惨叫。随即一式幻影虚渡闪到了赵胤煦的背后然后才道:“不不不——我身上可没有值钱的东西你别找我”想到上次被这小丫头灌醉摸掉了他的祖传玉佩心中实在后怕再来这丫头的酒量也绝对不是盖的。

    赵胤煦见着上官辕文的样子忍不住捧腹大笑想不到堂堂和平岛主居然惧怕一个小丫头。

    而这个时候正准备上来敬酒的曾大牛和杨先之以及上官天鹰见着绿萝出面给徐玉挡酒曾大牛忙一把拉过杨先之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刹那间似乎就矮了许多他可没胆招惹琉璃岛的这个小煞星。杨先之不信邪硬着头皮上来。但绿萝还没有说话早就奈不住寂寞的媚儿用一只酒壶挡在了他的面前淡然笑道:“杨公子我陪你喝几壶如何?”

    “几壶?”杨先之的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等到醒悟过来一声“我的妈呀!”想着这姑娘喝酒居然是讲壶的而不是讲杯数的所谓的千杯不醉却又能够喝几壶?

    徐玉却也打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意感觉自己好象娶了两个酒鬼做老婆但在这个时候上官天鹰眼见上官辕文那份狼狈样忍不住俯在他耳边低声笑道:“岛主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虽然上官辕文已经将和平岛交了给他但他却一直恭敬的称呼他“岛主”。

    “知道什么?”上官辕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小说整理布于bsp;“事实上你只要把酒气通过经脉运行从毛孔中散出来就成这样基本没有喝醉的可能以你的内力不难办到吧?”上官天鹰低声笑道。

    上官辕文差点没有呻吟出声这么简单的事以前他怎么没有想到?事实上并非是他想不到而是他常常借酒买醉喝不醉还有什么意义?

    而徐玉在旁边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倒是确实不知道这个小窍门但随即一想忍不住高声叫道:“来人啊!”

    众人都被他吓了一跳金先生和南宫覆水匆匆的赶到了他身边躬身问道:“主上有什么吩咐?”

    徐玉戏谑的笑道:“给我把今天的酒全部都收了换成清水嘿嘿——这样让他们喝实在太浪费了。”

    这次连赵胤煦都忍不住苦着脸问道:“玉儿你不会说真的吧?”

    “不愿意?”徐玉反问道。

    上官辕文等人忙连连点头徐玉见了笑道:“好既然如此你们继续喝我就不陪了。”他一说完也不顾众人的反应一把扯下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那挂在胸前的大红喜球抛给了南宫覆水然后拉着四个新娘子招呼厉月儿径自向他的寝宫走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负责招待宾客的木先生却急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拦住了他道:“主上刚才有人送来一份贺礼要我亲手交给主上。”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呈上了一只小巧的白玉匣子。

    徐玉眼见那白玉匣子乃是极品羊脂美玉做成光这只匣子就价值不菲却不知道是谁送他这么珍贵的礼物当即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就变了脸色随即“啪”的一声合上了匣子一把抓住木先生急问道:“那个客人呢?”

    “在外面!”木先生见他问得焦急忙回答道。

    徐玉想也不想也不顾满堂宾客诧异的眼神一式幻影虚渡急向外跑去但等到他到了大殿外却见除了四周几个负责使杂役的小厮以及出席来透透气的宾客外却并没有他要找的人顿时心中升起了一阵失落“玉儿生了什么事?”赵胤煦和上官辕文眼见徐玉急急的冲了出来忙也随着一起出来。

    徐玉微微摇头片刻后才道:“你们说这世上真的有不死之术吗?”

    赵胤煦心中一沉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隐隐心中却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忙道:“玉儿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别想这些虚无飘渺的东西等明天大家一起打开秦皇宝藏看看不就都知道了。现在你还是带着你的新娘子以及你的小情人好好的做一会子合欢门主放心要闹洞房的人一并都由我拦着看他们哪个敢。”

    徐玉点头不再说话带着绿萝等自向寝宫走去进行他的洞房花烛——原来那白玉匣子中装的并非别的东西而是一方美玉一颗寒光闪闪的明珠另有一方折子写着“珠连玉合”那块美玉散着淡淡的光辉有着说不出的湿润;而珠子却寒气逼人冷光四射。这两样东西他自然都知道来源而那折子上的字迹苍劲有力直透纸背他也熟悉无比这才是他震惊的缘故。因此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对秦皇宝藏隐隐多了一份期盼。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