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陆峰大婚(大结局)

作品:功夫神医(步行天下)

    济阳市陆峰的别墅大厅中,此时已经坐满了人,陆峰的爷爷陆天寿,父亲陆振华,母亲陈萍,以及王老爷子,王语梦的父母,还有陆峰的师父尚文德和聂馨,以及笑眯眯的姜武,甚至在知道陆峰准备大婚的安老,带着小囡囡也赶了过来。

    经过热烈的商议,最终陆峰和王语梦的结婚之rì定在了腊月二十六号。

    大婚rì期定了下来,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短短三天的时间,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甚至国外那些陆峰的熟人,以及各国的领导人物们,都在等待着大婚的到来。

    内ng呼和浩特市莫家别墅,莫桑桑呆呆的看着电脑桌面,上面陆峰和王语梦即将大婚的消息,让她感觉心中堵得发慌,那张美艳动人的脸庞,此刻挂满了泪水。

    â€œç¥ç¦ä½ â€¦â€¦ç¥ç¦ä½ ä»¬â€¦â€¦â€

    å¥¹å¿ƒç–¼çš„难以呼吸,苦涩的滋味浮现着心头,默默闭上了眼睛。

    æˆ¿é—¨è¢«è½»è½»æŽ¨å¼€ï¼ŒèŽ«å¼€è„¸ä¸Šå¸¦ç€ä¸€ä¸çš„沉重,轻轻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女儿脸上挂着的泪水,还有那痛苦的神情后,揪心的滋味让他感觉压抑。

    æ…¢æ…¢æ¥åˆ°å¥³å„¿èº«è¾¹ï¼ŒèŽ«æ¡‘桑抓过一张椅子,坐在莫桑桑身边后,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乖女儿,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陆峰很优秀,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不属于你,放手吧!把他忘了,这世界之大,优秀的青年才俊多的是,凭你的条件,可以挑花眼,何必钻牛角尖啊!”

    èŽ«æ¡‘桑湿润的眼睛缓缓睁开,父亲的话就像是有一根根细针,不断的扎着她的心脏,心头的痛苦和委屈,比之前更加强烈几分,失声痛哭中扑入莫开怀里。

    â€œçˆ¸ï¼Œæˆ‘也想放手,我也不想总想着他,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就像是魔咒烙在脑子里,只要我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是他,呜呜……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莫桑桑痛哭着,双手死死抓住父亲的双臂,她的身体在颤抖,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草一般,希望父亲能够帮助她。

    èŽ«å¼€å¹½å¹½å¹äº†å£æ°”,感情问题,他没办法帮女儿,虽然他心疼的难受,但是这种事情,最终也只能靠她自己。

    é’海省西宁市腾家山庄。

    ä¸€èº«ç»ƒåŠŸæœçš„腾馨儿,脸上闪动着冷酷之sè,她的面前,是八名和她修为境界一样的老者,这八名老者此时脸上正带着苦涩的笑容,看着满脸冷酷的腾馨儿,心中暗暗感叹。

    â€œå†æ¥ï¼Œä»Šå¤©ä½ ä»¬æ‰“不到我,那我便打到你们!”腾馨儿的声音很冷,就仿佛寒冬腊月吹过的寒流。

    â€œé¦¨å„¿ï¼Œæˆ‘们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又何必呢?咱们腾家的闺女,何愁找不到更加优秀的男人?他都已经要结婚了,何必再留恋?”一名黑衣老者叹道。

    è…¾é¦¨å„¿é¢sè微微一变,她的双拳牢牢的攥紧,低喝一声后,闪电般的身形朝着那名开口说话的老者扑去。

    ç °ï¼ç °ï¼ç °ï¼ç °ï¼ç °ï¼ç °ï¼

    å¼ºæ‚çš„攻击,回dàng在空dàngdàng的练武大厅,九道身影纠缠厮打中,腾馨儿被八名老者用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才给打翻在地。

    å¤§å£å¤§å£å–˜ç€æ°”息,腾馨儿挣扎着再次站起来,看呵同样气喘吁吁的八名老者,她咬紧牙关,沉声喝道:“再来。”

    ä¸€æ¬¡æ¬¡çš„被击倒,一次次的爬起来,她的身体在短短四十分钟后,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嘴角溢出鲜血,眼眶中泪水滑落,但她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一般,攻击,被打倒,再攻击,再被打倒!

    ç»ˆäºŽï¼Œå½“她身体内的内劲消耗的干干净净,浑身已经筋疲力尽,痛苦异常的时候,她才支撑着身体,艰难的瘫坐在地上,颤抖着声音说道:“诸位爷爷,你们出去吧!我想安静一下!”

    å…«åè€è€…此时也是各个带着伤势,他们相视一眼后,纷纷流lù出苦笑之sè后,才齐齐点头消失在练武大厅中。

    å¿ƒä¸­çš„痛苦和委屈,终于在八名老者离开后发泄出来,腾馨儿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艰难的蠕动着身体,爬到墙角处,依着墙角瘫坐在那里,痛哭声虽然很小,但是走出练武大厅,却并没有离开的八名老者,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æ—¶é—´æµé€ï¼ŒæŠŠè‡ªå·±å…³åœ¨ç»ƒæ­¦å¤§åŽ…里的腾馨儿,在三天三夜后走出练武大厅的房门,当她的视线落在房门外两名黑衣大汉后,才沉声说道:“家族的事情,交给我父亲,明天我会离开一段时间。”

    å…¶ä¸­ä¸€åå¤§æ±‰é¢sè微变,沉声问道:“老板,或许我不该问,但我还是想知道,你要去哪里?”

    è…¾é¦¨å„¿å†·æ¼ çš„说道:“国外。”

    é‚£åå¤§æ±‰é¢sè终于变得有些难看,快速说道:“你又要去杀……”

    â€œé—­å˜´ï¼â€è…¾é¦¨å„¿çœ¼ç¥žä¸­çˆ†shè出一团煞气,厉声喝道。

    å››å·æˆéƒ½ï¼Œæ˜“容后的刘璐漫无边际的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她的面sè呆滞,心中浮现着陆峰的模样。

    â€œä»–要结婚了!结婚的对象不是我……”

    æµ‘浑噩噩不知道走了多久,脸上的泪水一次次的滑落,一次次的被风吹干。

    â€œå°å¿ƒâ€¦â€¦â€

    ä¸€å£°æƒŠå‘¼ï¼Œä»Žä¸è¿œå¤„传来。

    éšç€æ€¥åˆ¹è½¦çš„声音,刘璐的身体有如断了线的风筝,被撞出十几米远,如果不是腾馨儿之前教给她修炼功法,如果不是她已经修炼出一些内气,护主了她的心脉,恐怕此刻的她,已经当场死亡。

    äººç¾¤æ²¸è…¾ï¼Œè½¬çœ¼é—´ä¾¿æœ‰æ— æ•°äººå›´äº†è¿‡æ¥ã€‚

    è®®è®ºå£°ï¼Œå‘¼å«å£°ï¼Œè¿˜æœ‰è¿œå¤„传来的救护车的声音,她没有听到,她最后的一丝神智,依旧是那张坚毅的脸庞。

    ä¸¤ä¸ªæœˆåŽï¼Œåˆ˜ç’å‡ºé™¢ï¼Œåªä¸è¿‡å¥¹å°±åƒæ˜¯ä¸€å…·æ²¡æœ‰çµhún的躯壳一般,每rì坐在轮椅上,过着不知生死的rì子。

    ä¹Ÿå°±æ˜¯åœ¨åˆ˜ç’å‡ºé™¢åŽçš„第八天,陆峰赶到了成都,看着刘璐的模样,陆峰满心的不是滋味,把刘璐治疗的恢复如初后,在他的劝解下,刘璐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时光,每天虽然在笑,可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笑容中并没有开心的情绪。

    è…ŠæœˆäºŒåå…­å·ï¼Œè¿™æ˜¯ä¸€ä¸ªå€¼å¾—人们纪念的rì子,因为人类的救星,大名鼎鼎的小神医陆峰,就在今天举办婚礼。

    å©šç¤¼å¸ƒç½®åœ¨â€œé¾™hún殿堂”学校里,因为赶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一两家酒店根本就装不下那么多人。

    æ•´æ•´ä¸€ä¸ªä¸Šåˆï¼Œé™†å³°å’ŒçŽ‹è¯­æ¢¦è¿ŽæŽ¥ç€å››é¢å…«æ–¹èµ¶æ¥çš„亲朋好友,国家十几位最高权力巅峰的大人物们,都派来了人,送上一份祝福,一份礼物。

    å…¨å›½æ•°ç™¾å®¶å¤§åž‹ä¼ä¸šï¼Œå’Œé™†å³°ç›¸è¯†çš„大老板都亲自赶到,就算和陆峰不相识的,也纷纷派来了庆祝代表,中医界的明医们,几乎全部到场,而如今数量已经达到二十一人的鬼医们,也纷纷赶来庆贺。

    å³ä¾¿æ˜¯è…¾å®¶ï¼Œéƒ½è®©è…¾é€é¥ä¸ºä»£è¡¨ï¼Œé€æ¥äº†ç¥ç¦ã€‚

    ä¸–界前五百强的企业,同样派来了负责人,对陆峰和王语梦进行了祝福,他们非常默契的没有送红包,而是联名往育才基金汇入了一笔庞大的资金,算是庆贺陆峰的大婚。

    â€œé™†å³°ï¼Œå‡†å¤‡ä¸€ä¸‹ï¼Œå©šç¤¼é©¬ä¸Šå°±è¦ä¸¾è¡Œäº†ï¼â€

    äºŽå‡¯å’ŒæŽèµ¢ä¸¤äººç¬‘眯眯的走进房间,看着陆峰打扮的玉树临风的模样,两人眼神中带着戏谑之sè。

    é™†å³°çœ‹åˆ°ä¸¤äººé‚£çŒ¥ççš„笑容,立即开口说道:“咱们可说好了,今天谁都不能胡闹!把那些客人送走后,晚上咱们一帮人再好好的聚一聚!”

    æŽèµ¢å˜¿å˜¿ç¬‘道:“放心吧,白天我们是不会闹的,不过晚上的闹新房,这是必须的!”

    é™†å³°ç™½äº†ä¸¤äººä¸€çœ¼ï¼Œæ‰ç¬‘着说道:“行了,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å°±åœ¨æ­¤æ—¶ï¼Œæˆ¿é—¨å†æ¬¡è¢«æŽ¨å¼€ï¼Œé¾™èŠ±æ‰‹ä¸­æ‹¿ç€ä¸€ä¸ªä¿¡å°ï¼Œä¼¸æ‰‹é€’给陆峰后,才轻笑道:“刚刚有人送来一封信,并且交代一定要交到你的手里。”

    é™†å³°çœ‰å¤´ä¸€æ‰¬ï¼Œç¬‘道:“什么东西?”

    é¾™èŠ±æ‘‡å¤´ç¬‘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é™†å³°å¿ƒä¸­è¿Ÿç–‘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一些事情,犹豫片刻后,才开口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看一看信上写的什么!”

    äºŽå‡¯å’Œé¾™èŠ±å‡ äººè¿˜æ²¡æœ‰ç¦»å¼€ï¼Œå®‰è€ä¾¿ç¬‘着走了进来,看着陆峰笑道:“小峰,现在先放下你手里所有的事情,你跟我出去接个人!”

    é™†å³°çœ¼ç¥žä¸­æµ®çŽ°å‡ºç–‘huò之sè。

    æŽ¥äººï¼Ÿ

    è°æ¥äº†ï¼Ÿè¿˜ç”¨å¾—着自己去接?要知道今天来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只有那些重要的大人物们,他才亲自去迎接一下。

    â€œå®‰è€ï¼Œè°å•Šï¼Ÿâ€é™†å³°å¥½å¥‡çš„问道。

    å®‰è€ç¬‘道:“等见了,你便知道了!”

    é™†å³°å“‘然失笑,把信装在衣服兜里后,跟着安老一起走出房间。

    â€œé™†å³°å°å­ï¼Œæ­å–œå•Šï¼æ–°å©šå¿«ä¹ï¼â€

    ä¸€åæ»¡è„¸å’Œæ°”的老人在一个安静的大楼前下车,看到陆峰和安老后,老人便笑眯眯的对陆峰开口说道。

    é™†å³°ç¥žsè一呆,当他看到这个老人后,眼神中浮现出一丝感动,他没有想到,这位老人家竟然亲自赶来了!

    ä»–是谁?

    ä»–可是堂堂中华大地上如今权利巅峰的大人物,国家一号首长。

    â€œæ‚¨è€äººå®¶æ€Žä¹ˆæ¥äº†ï¼Œè°¢è°¢æ‚¨è€äººå®¶çš„祝福。”陆峰赶紧上前两步,紧紧握住老人的手jī动的说道。

    è€äººç¬‘道:“你可是咱们国家的大功臣,我怎么可能不来!不过,你的婚礼我恐怕就不能参加了!人太多!”

    é™†å³°æ˜Žç™½è€äººè¯´çš„“人太多”是什么意思,也理解他老人家不能参加自己婚礼的场面。

    â€œæ‚¨è€äººå®¶rì理万机,能亲自赶到济阳市来,我心里就已经满足了!谢谢您!”陆峰真心实意的说道。

    åå‡ åˆ†é’ŸåŽï¼Œè€äººç¦»å¼€ã€‚

    ä»–来的突然,离开的也快,不过这对陆峰来说已经足够了。

    é€èµ°è€äººï¼Œé™†å³°å€Ÿå£ç¦»å¼€ä¸€ä¼šï¼Œåœ¨è‡ªå·±å’ŒçŽ‹è¯­æ¢¦æš‚时的新房里,伸手打开信封。

    ä»–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这封信是什么人送来的,虽然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但他依旧要看一下,因为今天自己的婚礼,有人没有来,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到。

    è¯´å®žè¯ï¼Œä»–心里希望她们来,因为他心中清楚的知道,只要她们来了,那就证明她们可以放下自己,能够开始一段属于她们的爱情,属于她们的幸福生活。

    ä¿¡å°é‡Œé¢ï¼Œæ˜¯ä¸€å¼ jÄ«ng美的卡片,卡片上还飘dàng着淡淡的清香。当陆峰看到上面的短短的内容,还有那三个签名后,他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苦笑中,还有一丝的感动。

    â€œå”¯å›ä¸å«ï¼Œç»ˆç”Ÿä¸å«!

    ç½²åï¼šè…¾é¦¨å„¿ï¼ŒèŽ«æ¡‘桑,刘璐。”

    è¿™åˆæ˜¯ä½•è‹¦ã€‚

    é™†å³°ç¥žæƒ…怅然,心中说不出的复杂,这时听到有人喊他,于是放下手上的卡片,向着门外走去。

    åªæ˜¯å¡ç‰‡èƒ½æ”¾ä¸‹ï¼Œå¿ƒä¸­å´æ”¾ä¸ä¸‹ã€‚

    å‡ åˆ†é’ŸåŽï¼Œæ´‹æº¢åœ¨å¹¸ç¦å’Œç”œ¬ä¸­çš„王语梦在伴娘的簇拥下回到新房休息。

    å¥½ä¸å®¹æ˜“让自己叽叽喳喳的那些姐妹离开,王语梦肚子坐在新房里终于松了口气,脸上的幸福和甜¬å´ä¸æ¯«æ²¡æœ‰å‡å°‘,反而更多。

    ä¸ç»æ„é—´ï¼ŒçŽ‹è¯­æ¢¦æ³¨æ„åˆ°æ¡Œå­ä¸Šçš„卡片,不由的一愣,等她拿起来看到上面的字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å”¯å›ä¸å«â€¦â€¦ç»ˆç”Ÿä¸å«â€¦â€¦

    é™é»˜äº†é•¿ä¹…,王语梦脸上lù出了笑容,拿起手机给三个人群发了一条短信。

    å¥¹ä¹Ÿæ˜¯å¥³äººï¼Œæ˜Žç™½è¿™ä»½å‡„苦和孤独。

    æœ‰æ—¶å€™ç‰ºç‰²ä¸€ç‚¹ç‚¹ï¼Œèƒ½æ¢æ¥åˆ«äººä¸€è¾ˆå­çš„幸福。

    è™½ç„¶ä¸èˆï¼Œä½†æ˜¯å€¼å¾—……

    ï¼ˆå…¨ä¹¦å®Œï¼‰

    çœ‹åˆ°â€œå…¨ä¹¦å®Œâ€è¿™ä¸‰ä¸ªå­—想必大家心中都有些不舍,小步同样不舍,但是还是要说这本书写完了。

    åå››ä¸ªæœˆï¼Œä¸‰ä¸‡å…­åƒæ”¶è—ï¼Œäº”百八百二十四条评论,四百五十六万字,七百九十六万点击,凝聚了小步的汗水,也凝聚了大家支持。

    è¿™é‡Œå°æ­¥è°¢è°¢å¤§å®¶ï¼Œè°¢è°¢å¤§å®¶çš„支持和陪伴,没有你们就没有现在的《功夫神医》。

    ç¥žåŒ»å®Œç»“了,不知道这个结局大家满意不满意,几个月前很多兄弟就在为陆峰到底要收几个女主纠结,小步也纠结,直到前几天才定下这个结局。可能会有人骂,骂就骂吧,陪伴了小步十四个月的兄弟们小步还能不让你们最后骂两句吗?

    è¿™ä¸ªç»“局只是小步的结局,不是大家的结局,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结局。如果大家对这个结局不满意的话可以写写番外,自己勾画一个结局,到时候群里,小步再转发到神医里面。

    è¯´å®žè¯ï¼Œåå››ä¸ªæœˆé—´éœ€è¦æ„Ÿè°¢çš„人很多,有一路从《翡翠王》走来的老朋友,有喜欢神医的新朋友,因为你们让《神医》从一开始成就就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尤其是最后几个月,神医在点击榜的名次达到了小步从来没用想过的一个高度,谢谢你们,谢谢大家!

    åœ¨çºµæ¨ªå†™ä¹¦ä¸¤å¹´äº†ï¼Œè°¢è°¢æˆ‘的编辑鱼总,谢谢他的宽容和理解,也谢谢他在书关键时候的指导。

    å¤§å®¶è¿˜è®°å¾—十更爆发吗?

    è¿˜è®°å¾—二十根爆发吗?

    è¿˜è®°å¾—连续四天的十更爆发吗?

    ä¸€è·¯èµ°æ¥ï¼Œä¸€è·¯æ¬¢ç¬‘和泪水。

    ç¥žåŒ»å®Œç»“了,一个故事已经结束,另一个故事也已经开始了,小步保证新的故事一定比神医更jÄ«ng彩。

    ä¸ä¸€æ ·çš„人,不一样的故事,但是同一个作者,同一群书­å…„弟,神医比翡翠王收藏提高一万,红票提高二十万,点击提高三百万,新书《御宝天师》比神医呢?

    ä½ ä»¬çš„功劳,让神医有了现在的成绩,我希望也因为你们让新书《御宝天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兄弟们有信心吗?

    å°æ­¥æœ‰ï¼ï¼ï¼

    ä¸ç®¡å‰æ–¹å¦‚何,请让我们一起走……

    PS:下面有新书《御宝天师》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