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5章 神曲的威力,起舞吧,万兽style!

作品:捕神

    听这声音的气势,龙凡神情有些凝重,不待他多想,突然整个百丈方圆的的空间开始产生了一些变化。k 更新只见那潮湿的洞壁开始簌簌地掉落着拳头大小的土块,顶部缝隙里原本一会儿滴落一滴的水开始淋漓成线,而地上,则是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渐渐水面升到了众人的腿部,似乎要将整个通道都灌满。

    紧接着,一阵绷紧弓弦般的声音传来,滔滔的浪潮声再也掩盖不住四周机括的启动声。

    “笨鸟,蠢虎,向前,进通道!”千钧一发之际,龙凡对身后的黒雕小白和虎王小花大吼着,接着脚尖后点,整个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通道。

    一人一雕一鸟刚刚冲进通道,只见整个原本地下空间的四面八方开始射出一簇簇利箭,铺天盖地而来,一股腥臭的气味从蓝汪汪的箭头上散发出,一看就是淬了毒药的,要是龙凡反应再慢一步,此时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都变成刺猬了。

    铿锵!

    铿锵!

    龙凡挥舞着天宇流星剑击落几只斜射出来的箭支,身子向前急掠,同时留出一份心神注意前方的动静。

    后面涌动的浪潮越来越近。

    哐当!

    龙凡右手摸到通道壁上的凸起,一道铁门闸落下,终于把怒吼的水声挡在了一侧。

    一人两兽刚想稍稍休息喘个气,看着前方黑暗处突然开始动起来的无数道影子。顿时冷汗淋漓!

    虎王小花一声咆哮。两只爪子有些发颤。只见无数蛇头攒动,顺着通道的墙壁从上空蜿蜒而下,不时掉落几条在地上。那蛇通身覆盖着碧绿的小鳞片,足有三尺来长,一颗脑袋三角得不能再三角了,蛇群看着通道里的一人一雕一虎,不时吐着信子,慢地游动着,大有你这几个货色怎么着也逃不出你蛇大爷的掌心。

    “碧…碧磷蛇?传说中比三步倒还厉害的碧磷蛇?”想起游戏中,这种怪物的介绍。龙凡这下子真的是头大如斗了。铺天盖地的箭雨自己可以应付的来,但是这么一群剧毒无比的碧磷蛇,沾着点都得死啊,这下真的玩大了。龙凡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开始计算着怎样把这群毒物咔嚓了,自己这边又能够保存最大的实力。

    眼看着碧磷蛇群慢地向龙凡游走而去,紧接着,一群五彩蜥蜴大摇大摆地从黑暗中爬出来,得瑟地吐着舌头,不时摆摆尾巴,一颗颗呈三角形的小头颅昂得高高的,看着它们身上斑斓的颜色,瞧着它们跟碧鳞蛇和谐共处的姿态,不用说。也是同样毒性很强的货色。为首一只较大的五彩蜥蜴一副碰到我们算你倒霉的表情,非常人性化地摇了摇头,同样把一只爪子向后支着,同时快速地摇摆着尾巴,身后的一群小弟见状,各个龇牙咧嘴,表情狰狞无比地作出战斗的准备。

    嘶嘶!

    嘶嘶嘶!

    一条条碧鳞蛇在领头的大碧鳞蛇的示意下,得瑟地嘶嘶着,分头向着龙凡和虎王小花慢慢逼近。同时黑雕小白也在碧鳞蛇的逼迫下,越飞越低。最后一脸无奈地飞落在虎王小花的身边。

    龙凡看着眼前的形势,心中暗自计较着:为今之计,必须得先把这群毒物给人道毁灭了,自己还有蠢虎傻鸟才有可能继续往下走。但是怎么把这群碧鳞蛇干掉呢?龙凡一下子皱了眉头,扣着飞刀的右手下意识的在空间背包来回划拉。迷药对它们有用吗?…,

    龙凡手中握着装满小瓷瓶。咬了咬牙,算了。先扔出去试试!

    扑!一大团烟雾弥漫开来,一人两兽赶紧掏出棉球塞住鼻孔,待烟雾散后……

    只听得几声凄厉的鸣叫,碧鳞蛇们的眼睛更加通红,五彩蜥蜴们的舌头更是不停地伸着,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一人两兽,似乎就在下一刻准备齐齐涌上去把他们撕成碎片!

    龙凡愣了片刻,在虎王和黑雕幽怨的眼神中做出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小刀刀啊,在吗在吗,我现在被一大群毒蛇、毒蜥蜴包围,你那边有什么立马见效,迷倒万兽,马上让我脱离他们的御兽速成法决?”龙凡打开通讯器,心里祈求着刀碧涯在线。

    “小五哥哥,你们被怪物包围了?”幸好刀刀的声音顷刻间就传出来,“第一步,先用兽语沟通,第二步,蛇们一般喜欢听音乐,额,应该是大部分毒物都喜欢音律,但是喜欢的风格都不太一样……”

    龙凡脑子里浮现出养蛇人吹着笛子,竹篓里蛇的身躯一扭一扭的愉快样子,心里涌上了无限的希望。

    “亲们,你们想听什么音乐呢?”龙凡一脸谄媚地看着对面的毒物大军,“本少精通音律,五音俱全,吹拉弹唱样样俱精,乃是居家旅行点歌必备的伴侣,号称音乐天才…….”

    虎王小花和黑雕小黑边呕吐边翻译给对面的碧鳞蛇和五彩蜥蜴们听,果然,毒物们开始交头接耳。

    “老大,它们问你都会唱什么风格的小曲,先哼几首来试着听听看。”

    “咳咳,”龙凡清了清嗓子,在虎王和黑雕低落的目光中开始表演。

    虎王小花用爪子捂着耳朵,黑雕小白直接把头缩到光秃秃的翅膀里,果不其然,某个五音不全的家伙开始了其极具杀伤力的飙歌表演。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龙凡自己正陶醉其中,刚想继续唱“江山笑,烟雨遥”,黑雕呜呜地鸣叫着,虎王直接用爪子捂住了龙凡的嘴巴:“老大。尼玛再继续唱下去。那帮家伙会发狂的!”

    龙凡定眼一瞧,果然对面的碧鳞蛇们跟五彩蜥蜴们一阵骚动,个个恶狠狠地瞅着自己,身体抽搐着,表示强烈的抗议。

    “老大,它们说你这是噪音污染,它们准备用毒液把你净化掉!”黑雕小白欠揍地补充道。

    被连续打击的龙凡还是处于自信的状态,他觉得应该是曲子风格不对那帮毒物味口的问题,自己完美的演绎水准那是木有丝毫问题滴!龙凡想了想养蛇的人一般吹奏的风格,貌似是佛教的风格。对了,号称梵音天后的沙丁丁的那首《万物生》应该不错!

    “咳咳,”龙凡清了清嗓子,在虎王和黑雕绝望的目光中继续表演。

    “从前冬天冷呀夏天雨呀水呀。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

    “老大,它们表示十分强烈的抗议!它们说你这是亵渎,把它们心目中的神曲弄得烂七八糟,看在你选对风格的份上。再给你一次机会表现……”黑雕小白有气无力道。…,

    龙凡第n次被广大听众直接指出唱功问题,也是第一次在生命的威胁下正视起这个问题。

    “好吧,我想想哪首歌我比较会唱…….”某人沮丧地努力回想着自己会的歌。

    “对了,神曲!那首纵横江湖,杀气十足的神曲《法海你不懂爱》跟佛家也算沾边…….”

    “法海,你为什么不同意我们的爱,你不想让我们幸福吗,自由自在,一生难得真诚的爱。你想遵循你的道理,你不愿意听我们说: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我们在一起,永远不分离,法海你真的不懂爱……”

    瞧着对面的碧鳞蛇们和五彩蜥蜴们的身躯开始颤抖,龙凡大喜!自己终于选对了。而且唱的也极好!没看它们激动得浑身发抖吗?

    虎王小花和黑雕小白悲伤地闭上了眼前,心说完了!完了!老大的破嗓门加上这首神曲。对面那帮家伙已经被折磨得要发狂了…….

    “老大,最后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它们表示,你的声音已经不是用抗议能解决的了,留你在世界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毒物会被你折磨,为了还大家一个清净,为了世界的和谐,它们决定非人道毁灭你,让你在最毒的毒素中痛苦地死去…….”虎王落着泪,对自己随后跟着龙凡陪葬的命运无比地悲伤。

    龙凡背后的冷汗刷刷地把衣服全浸湿了!面前的毒物大军仇视的目光几乎凝成实体,把自己刺得遍体生寒。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呢…….赌了!最后一曲神曲!不成功便成仁!老子复活重生后又是一条好汉…….

    龙凡无比悲壮而炙热地唱起那首歌,熟悉的旋律,让人细胞沸腾…….“哦爸刚弄死他哟,刚弄死他哟”

    对面的碧鳞蛇们和五彩蜥蜴们愣了下,只觉得这旋律很是振奋,有种热热的感觉在身躯里涌动……

    “进了大厦那货即开要价,靠屁孩子啊腰扭了那频高也能要价…轱辘床单也能要价,弄了仨男孩,酷啊仨男孩…家人带我三次了喔……”

    身为冷血动物的它们第一次开始感觉到细胞的欢呼,还有那种不可思议的热度在身躯里蔓延,再次有了颤抖的感觉……

    “狗来弄(嘿!)狗来把偶弄(嘿!),即刻闷头开始糕基干不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干!”

    碧鳞蛇们和五彩蜥蜴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澎湃的感觉,开始跟着动感十足的旋律扭动起身躯,一边跟着哼哼“家人带我三次了喔狗来弄(嘿!)狗来把偶弄(嘿!)……”

    “哦爸刚弄死他哟,刚弄死他哟”

    在龙凡的带领下,一人两兽加上对面一群毒物的热舞,再次证明了神曲之所谓神曲的伟大!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