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9章 奥丁的名

作品:魔境主宰

    所有河流汇聚于树茎们的正下方位置,下一刻,它们在雪花的作用中,融合成了一口灵泉,干净明亮,清澈见底,泛着莹莹流光!

    在叶空的视野中,那一口泉水带着非常耀眼的白,比上方的树茎们更加纯白,更加无暇,也更加璀璨夺目!

    白耀得近乎太阳,让人睁不开眼睛!

    但是,叶空的眼睛感觉不到‘痛楚’。

    按理来说,直视着太阳一般的存在,眼睛会承受不了,偏生叶空的眼睛不痛,也不瘙痒,只觉得对方很白耀,不存在感官上的异样!

    关于这一点,叶空都觉得奇怪。

    不过,当他看到前方,那个正闭着眼睛的‘叶空’,心中也就明白了莫非,当前状态的我看着东西,不会有官能刺激?

    嗯......

    这个解释非常合理。

    叶空无意识地摸着下巴,却发现手指透过了脸颊,果然,他的形态更近似于灵体,所看出去的视线与眼睛无关,有鉴于此,叶空将它命名为‘灵视’。

    灵视,莫名其妙出现的一种能力,应该是镜月呼吸法的影响,它与千界树的灵根产生了共鸣,在两者的化学反应中,让叶空开启着灵视状态。

    “关于灵视的原理,它为何是黑白色的?利用它能有什么好处?系统方面也不给一点提示,我如何搞得清楚?”

    “看样子,此事暂且搁在旁边......”

    叶空不在灵视上纠结太久,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正等着他去解决:“从结果上看,千界树的灵根完全复苏了,一切小溪都汇聚于它的底部,形成了剑圣所言的那一口泉水智慧灵泉!”

    这个时候,叶空利用灵视的扫描,发现附近的怪物们,一个个都停止了呼吸法,面朝着中央的灵泉,纷纷低头而行礼着!

    这是......

    叶空又往上看去,原本的树茎们在不知不觉中,早就分开了一个大口子,中央露出着一条山岳般大小的根茎,比其他的根茎更加庞大。而且,它的体表覆盖了一层,黑白混合的奇异色彩!

    这是叶空的视野中,首次看见的混合色彩,虽然它的基调还是黑与白,但也彰显出了它的不凡显然,那个根茎正是千界树的灵根!

    真正的灵根!

    “千界树的灵根......”

    叶空深深看了它一眼,下一刻,他再度望向智慧灵泉,发现它的旁边竖着一块石碑,由于是死物的缘故,石碑是纯黑色的,但是,上面的字体居然是.......雪白色?

    它与天空中的雪花,属于同一种颜色!

    叶空顾不上其他事物,专心看着字体,竟然也是上古祭祀语,所翻译下来,乃是关于史诗的一段漫长记载

    伟大的雷霆主宰,世间万物的统治者,诸神名义上的领袖奥丁,曾经来到孕育着最初生命的地方,最早支撑起天空的千界树伊格特西。然后,奥丁在千界树的底部,寻找到了蕴含世间智慧的灵泉密米尔之泉。

    奥丁只要喝下了它,就能拥有不可想象的灵慧,领悟着一切语言,领悟着一切道理,领悟着一切武技!任何人不再是他的对手!

    但是,密米尔泉水的边上守卫着强大的冰霜主宰斯嘉蒂,是寒霜巨人的信仰对象,是暴风雪之神瑟西亚所侍奉的主神,是一切寒冷的象征!

    在的面前,纵使是强如奥丁,也不能横着硬来,所幸的是,斯嘉蒂并非绝对的无情,毕竟不是绝望灾神,不需要彻底的铁面无私。

    所以,斯嘉蒂同意了奥丁的请求,但提出了一个条件:奥丁想要密米尔泉水,必须通过着的考验。

    具体考验的内容,就是让奥丁倒挂于千界树伊格特西的底部,不吃不喝,九天九夜,每个时刻都要念咏一遍卢恩符文,为千界树的根基而加持能力。

    奥丁没有别的办法,便答应了的考验。

    接下来的九天九夜,奥丁就倒挂于千界树的底部,不吃不喝,日夜念咏着卢恩符文,不停给千界树加持着能力。终于,奥丁渡过了格外漫长的九天,也完成了斯嘉蒂的考验。

    此时,那个吊挂着奥丁的树根,也吸收了的一丝伟岸神力,竟然成长为了千界树的树茎中,最为庞大的那一根树茎。

    从此以后,那个树茎被称呼为灵根。

    精疲力竭的奥丁,终于得到了斯嘉蒂的承认,于是,斯嘉蒂取出了一个金光灿灿的杯子,并告诉着奥丁,那个东西是吉雅拉角杯,它的作用是捞盛泉水,或者盛装着别的虚无之物。

    密米尔的泉水非常特殊,不论人神,一律看得到它,但触摸不到它的形体,需要吉雅拉角杯作为媒介,才能捞盛出泉水。

    于是,奥丁感谢了斯嘉蒂,正要接过金杯子,却被斯嘉蒂又阻拦道:“且慢,这个杯子象征着世间的至理,你必须付出一只眼睛,作为取得它的代价。”

    奥丁毫不犹豫,立刻挖出了自己的左眼,亲手交给斯嘉蒂,后者将奥丁的左眼丢入吉雅拉角杯中,顿时,整个杯子绽放白光,强如白昼一般!

    经此一番折腾,奥丁总算拿到杯子,当他弯腰取泉的时候,杯中的眼珠滑落于泉水深处,不知所踪,但奥丁也取得了智慧泉水,所得胜于失去。

    奥丁饮下泉水后,立刻取得了无上灵慧,为了纪念新生,奥丁给自己取了另一个名字‘朱庇特’,意思是愉快的,代表着新生的喜悦!

    整个文献到此为止,叶空却陷入了沉思。

    朱庇特.......

    原来就是奥丁的化名!

    叶空有了一种恍然大悟。

    当初,他在修斯城中看到的幻境,就有朱庇特的身影,还有智慧主宰普罗米修斯。如今看来,两者的矛盾恐怕早就埋下了,比如智慧泉水的作用,应该让朱庇特.......不,应该说是奥丁,拥有插足‘智慧’的能力!

    所以,与普罗米修斯变得势不两立!

    但是.......

    叶空转头望向了怪物们,如果祭文所言属实,那么,叶空也触摸不了智慧泉水,若缺少了传说中的吉雅拉角杯,一切生物都摸不到它。

    怪物们不上前舔舐泉水,恐怕也是这个原因。

    “难不成,我要看着泉水来参悟转职,还有我的专属体系?”

    叶空露出了苦笑,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鬼知道,他要看着泉水多久?需要一个小时?

    还是一个下午?

    还是半天?还是一个月?

    以泉水的情况来看,连奥丁都要‘挂’上九天,才能通过斯嘉蒂的考验。

    叶空不可能少于九天。

    所以........

    正当叶空充满纠结的时候,突然,灵根仿佛活了一样,主动朝着下方,一点点延伸而出,巨大的根茎顶端朝向了那一口灵泉,下一刻,灵根竟是用力

    啪!

    灵根插入泉水中!

    哗!

    一片片表皮从灵根上剥离,缓缓溶解于泉水,大量的白色光点逸散而出,竟是绕着中心而不停聚集!

    在叶空的视野中,灵根中央的白色更加浓郁了,竟有一枚白色物体缓缓成型.........带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这是!”

    叶空的瞳孔猛地一缩。

    因为.......

    那个白色物体的形状。

    他在美杜莎的神殿中,曾经见过一面!

    正是.......

    曾经盛装着月露的金杯子!

    ps:奥丁取眼拿杯的典故,取自于北欧神话,只是对象稍作魔改,大体上与原著一致,恩,还有倒吊的事情,也被我稍稍修改了一下顺序。

    这算是二次创作的神话,不懂北欧神话也没有关系,反正都魔改过了,跟原著的故事不一样,只剩下一些即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