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药引

作品:救命游戏

    两人一起跨过尸山血海,来到了那汉子身边。

    明岳上前涩声说道:“大哥,逝者已矣,请节哀顺变吧。”

    那汉子怔怔望着天空,沉默不语,仿佛没有听到明岳正在和自己说话一般。

    明岳继续说道:“大哥,在安水镇上也有一个孩子中了尸王毒,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除了你恐怕没人能救他。”

    那汉子刚刚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对“孩子”二字极为敏感,他眼珠稍微转了转,恢复半分光彩,扭头说道:“那孩子多大年纪?”

    明岳说道:“十七八岁年纪,有位好心的先生大费功力为他续命一天,明天之前若是不能解毒,他也会变成魔尸的。”

    为了说的可怜一点,明岳特意将续命三天说成了一天。

    那汉子沉思半响,说道:“老弟,我知道你是听说我中了尸王毒没死,所以才来询问解毒之法的。”

    明岳连忙点头。

    “但是...”那汉子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关于我既没有死,也没有变成魔尸这件事,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更不用说去救治别人。哎...与其现在这幅摸样,还不如当初就死了。”

    明岳听罢,心里凉了半截,不甘心的问道:“难道你没有什么功法能防止变成魔尸吗?”

    那汉子苦笑一声,说道:“我若当真有什么功法,还能救不了自己的儿子?我的皮肤已经变成黑色,现在可以说是半人半尸,说不定哪天也会毒发,变成魔尸。”

    明岳只觉得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心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

    那汉子摆摆手,说道:“你们走吧,我现在要将这些尸体埋葬,没时间陪你们了。”

    “大哥你叫什么名字?”明岳忽然问道。

    那汉子一愣,随即说道:“我叫戈天成。”

    明岳点点头,默默转身便要离开,此刻,他的心情比这天气还要阴郁。

    “先别急着走。”那青袍男子忽然说道。

    明岳扭头问道:“怎么,你还有事吗?”

    青袍男子说道:“这尸王毒也并非不能解,只是...”

    明岳眼神一亮,急忙说道:“只是什么?”

    “只是这解药配方复杂,有三种药引极难获得。”青袍男子缓缓说道。

    明岳精神为之一振,激动的说道:“你快说,需要哪三种药引,我立刻就去寻找!”

    “尸王血,枯莲根,魑貂心。”

    明岳哪里听说过这些东西,急忙再问道:“这三样东西在哪里能够寻到呢?”

    青袍男子一指戈天成,说道:“尸王血已经有了,他就是尸王体质。”

    戈天成心头一惊,扭头看来,说道:“我是尸王体质?”

    “没错。”青袍男子说道:“当年蚩少亭是为了炼就尸王才配出了这尸王毒,但尸王毒对寄主体质要求太高,只有尸王体才能变成尸王,所以中了尸王毒之人,大多数都变成了失败品,也就是魔尸。”

    明岳奇道:“戈大哥明明中了尸王毒,却没有变成尸王,怎么会是尸王体质呢?”

    青袍男子低头把玩着手中的小银壶,说道:“那是因为时候未到,倘若半月之后,你再来看看,恐怕他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戈天成面露决然之色,说道:“十天足矣,我也没打算活过这十天。”

    “戈大哥,我能接你点血吗?”明岳不想浪费一点时间,干脆直奔主题。

    “只要能救那孩子,你接便是。”

    用什么接呢?

    明岳正犯愁间,忽然灵机一动,从锦囊袋中掏出两只装有回神丹的青花瓷瓶。

    随即两份倒做一份,便腾出了一个空瓶。

    他将瓷瓶递了过去。戈天成毫不犹豫的接过来,用指甲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血流成线,很快便将瓷瓶接满,盖好塞子还了回来。

    明岳小心翼翼的接过瓷瓶,放入锦囊袋中,随即揣入怀中。

    放好之后,他便问向青袍男子:“尸王血已经有了,那枯莲根和魑貂心从哪里能够得到呢?”

    青袍男子缓缓说道:“南疆鬼皮山。”

    “距离此处是否遥远?”明岳不假思索的问道。

    “不甚遥远,你御剑笔直往南飞便可,天黑之前估计便能到达。我送你一张天地图鉴,只要你默念鬼皮山,图上便会显示出鬼皮山与你的距离。而当你默念枯莲根和魑貂心,上面也会分别显示出它们的形状。”

    说罢,青袍男子从袖中掏出一张白色锦缎,递给明岳。

    明岳双手收下锦缎,正色说道:“多谢!我若找齐剩余两种药引,定然将宝图还你。”

    青袍男子微微一笑,说道:“你快去吧,再晚时分,恐怕到的鬼皮山上就已是天黑了。那里白天还算安全,天黑之后却凶险万分。”

    他细细打量一下明岳,若有深意的说道:“虽然你有玄冰寒灵护体,但是功力太浅,切记夜黑之后不要进山,里面的妖魔凶兽你应付不来的。”

    明岳越来越觉着这位青袍男子高深莫测,仿佛世间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这玄冰寒灵就连曲天歌都喊不出名字,而他却能一眼看破自己的家底,当真了不得。

    但越是如此,明岳对他的话语越是信服。事不迟疑,明岳当即决定立刻动身,前往南疆鬼皮山,为秦孟寻找药引。

    “先生,不知找齐剩下两种药引后,我当去哪里找你?”明岳向青袍男子问道。

    青袍男子说道:“你找齐药引之后,便对着刚才我给你的天地图鉴,默念一声“子壶”即可,图鉴上自会显示出我的位置。”

    “子壶?”明岳感觉好似听过这个名字,打他寻药心切,不及细想,便匆匆辞过两人后,御起天鸣剑,快速向正南方向飞去。

    现在已快中午时分,既然天黑之前就能赶到,看来距离那鬼皮山只是半日路程罢了。

    就算天黑前赶不到,也可以明天早上再进山寻找,时间也来的及。

    此刻乌云已散,天空变得风轻云淡起来。

    想到孟儿终于有救,明岳心中颇为欢喜,他一边御剑,一边从怀中掏出了那张天地图鉴。

    这图鉴与寻常锦帛无异,上面一片空白,未画有一个文字。

    他心中默念一声:“鬼皮山!”

    图鉴上忽然显示出一行文字:继续向南前行。

    “枯莲根!”明岳继续默念

    图鉴中突然幻化出一株根茎扭曲,类似莲花的植物,只是这莲叶竟然全部拧在一起,颜色泛黄,犹如枯萎了一般。

    “太神奇了!”

    他赞叹一句,便将天地图鉴重新装入怀中,全力御剑,化作一道流星向南飞去。

    行了片刻,明岳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莫名其妙的现出一阵狂喜之色。

    只见他连忙再次掏出天地宝鉴,低声默念道:

    “女娲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