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这是战争?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小队成员围成一个有着内外两层的圆环。

    豺狼人冲来时,面对的是一杆杆捅出的长枪。

    “嗤嗤……”声中,豺狼人丢下一地尸体。

    可惜,并不是每个小队都有着经验丰富的队长。

    随着豺狼人的出现,惨叫声,呼救声便没停过。

    不少新丁更是不知所措,四处乱串,不但帮不上忙,还扰乱了阵型。

    三位骑士,纵横无敌,掌中长枪舞动,豺狼人磕着就死,擦着就亡。

    不过骑士再强也就三人而已,豺狼人却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勇武在这样的乱战中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撤退”

    哈里.沃尔夫骑士高喊道:“退出森林”,同时组织身边的人员往外突围。

    突围要的是速度,环形阵自然保持不住的。

    “跟上,突出去!”肯大声喊。

    说是撤退,其实完全是溃败,乱哄哄一片往后跑,那气势汹汹的样子直把豺狼人吓得一时不敢上前。

    马龙被溃兵裹挟着,脱离了队伍,也不知道队长他们在哪?

    有人跑的慢了,挡了后面的路,被自己人捅死、踩死,不计其数……

    死在自己人手里的,不比死在豺狼人手里的少。

    出了森林,重新列队,幸运的是豺狼人并没有追出来。

    马龙找到自己的队伍,十人还剩八个,一个确定是死了,另一个失踪,大家也都对他不抱希望了,这时候在森林里失踪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找齐了人员,军队又重新安营扎寨。

    清点战损,少了近一半人员。

    到是没什么伤员,都留在林子里了……

    ……

    军营,大帐,三位骑士围坐一起,面色疑重。

    “我觉得,豺狼人是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的?”哈里.沃尔夫骑士疑声道。

    “不可能,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豺狼人了,那玩意儿不可能被人驯养。”说话这人是诺顿骑士。

    长得身才高大,真正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狂乱的头发和满脸的胡子,几乎五官都被遮完了,他来自哈里堡东边的领地。

    “是不是豺狼人本身有了智慧?”这是托尔,来自西边领地的封地骑士。

    “不会,”哈里骑士摇头道,“我们刚和它们交手,确实还是野兽。”

    “不是……”托尔骑士摆摆手道:“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个别的,不是全部。”顿了顿又道:“它们中出现了一个王,或者酋长这类的。”

    “这可能吗?”诺顿问。

    “要不你怎么解释它们不抢尸体了。”托尔回道。

    哈里接过话头:“还有,它们为什么不追出森林?如果追出来,平原上我们摆开军阵,来多少都是送菜。”

    “所以说豺狼人是有什么东西在指挥?我还是感觉难以置信!”诺顿骑士还是心中存疑。

    托尔骑士揉着眉头迟疑开口道:“如果我们的推论正确的话,那森堡拿不拿下来都不重要了。”

    “现在怎么办?”

    “上报吧,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事情了。”

    “多事之秋啊!”

    “那我们三人联名上报,各自求援吧!”

    ……

    南部郡,洛城,郡守府,书房。

    “豺狼人有了智慧,这确定不是为了推卸责任胡编乱写的?”郡守玛门侯爵看着刚送来的加急信件问。

    他语气不善,明显是被气到了。

    我虽然表现出是凭关系坐到这位置,你们也不能这样糊弄我啊!

    “恐怕不是。”下方黑衣下属躬身回道:“三个小贵族还没那个胆子。”

    玛门郡守讶然问:“那就是确有其事了?”

    “也不一定,可能是小贵族见识不足,没搞清楚。”

    玛门郡守一把将手中羊皮纸砸了过去,怒道“你这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的究竟要说什么”。

    属下再次躬身道:“大人,我想说的是不管什么原因,直接下令让周边贵族支援就行了,反正也不用大人出钱出人。”

    “对喔”郡守大为振奋用力挥了挥手道:“那谁,赶快撰写命令,把周围的兵力都调过去”

    “是,大人。”

    一切忙完后,“你下去吧,这么晚,我也要休息了。”

    “是”黑衣人躬身退下,出了房门,低骂了句“蠢货”。

    转瞬又变的满面温情,低喃道:“安舒,很快了……,万人血祭,很快,你就能复活了……”

    房中“不蠢点怎么能活到现在?”原本一脸憨样的胖子,现在双目中却满是智慧的光芒:“别怪我,我也只是想保命而已!”

    ……

    军队驻扎在森林外面已经半个月了,首战失利,损失近半,中间还下了几天雨,更是使得士气低迷。

    马龙甚至听到晚上有人捂在被窝里喊妈妈。

    直到近两天,从后方不断有援军赶来,士气才有所回升。

    到现在森林外已经有了近五千人的军队,处处人喊马嘶,好不热闹。

    却久久没有进攻的意图,似乎指挥权还没确定下来。

    拉扯了两天,谁也不服谁,都怕成为炮灰,最后只好各打各的,各部轮流进攻。

    马龙只得感叹,这个世界的奇葩战争。

    先前三支队伍算是打了一轮,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也没马龙他们什么事。

    每天就在营区内练练新技能。顺便关注战事的进展。

    每天一队人进入森林中,杀伤一些豺狼人,自己也丢下几具尸体,不断重复,如同儿戏。

    几轮下来,士兵折了近两层,个人战斗力到是提升不少。

    眼看新年将到,兵无战心,骑士中有人觉的该退兵了。

    也有人觉的该打一场大仗,商谈了半夜,最后觉定由几位骑士打头,突击一下,怎么也得看到森堡才能回去。

    于是在新年前半个月的这天,集合了所有部队,再次进入了森林。

    马龙跟在队伍中,紧握着长枪,警惕的打量四周。

    地上到处是突进过后的尸体,有豺狼人,也有人类,前方传来一阵骚乱,是传训的。

    队伍停了下来,只听哈里.沃尔夫骑士大声吼道:“士兵们,该我们上了,让其他人看看哈里城堡的实力,领主丰厚的赏赐在等着你们,还犹豫什么,小伙们,跟我上!”说完转身大步前行。

    后面各级队长吆喝着队伍跟上,马龙所属的小队在编制里是靠前的,一但接敌那就是第一梯队。

    硬碰硬,来不得半点虚假,一个不慎就得丢掉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