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围困_纪元之主_梦想火焰小说网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未央戊土混洞神光落下,裘壑的鼻尖甚至已经感觉到未央戊土混洞神光散发出来热量,但是未央戊土混洞神光却迟迟没有落下的意思。

裘壑真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但是迟迟没有落下的未央戊土混洞神光,冲着不远处的宁玉道:“既然裘壑已经被你击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裘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但是你不能仗着胜利者的身份侮辱裘壑,不然裘壑即便是死,也要化为厉鬼找你复仇。”

宁玉看着裘壑冷冷的小道:“宁玉没有那个闲工夫去侮辱一个失败者,当然也不会去怜悯一个失败者,宁玉迟迟不肯动手是因为宁玉在想,应不应该去做他人借刀杀人的工具。”

“借刀杀人的工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裘壑眼中闪过一丝丝哀伤,不过依旧一脸强硬的道。

“呵呵,既然裘壑你心中已经有数,有何必多问呢?”宁玉一脸嬉笑的道:“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自己的老大,但是这次的事情在明显不过了,面对宁玉这种动手,即便是你们老大相信你的实力足以灭杀宁玉,但是你可是拥有神兽玄武血脉的天才人物啊,即便是赤血军家底厚实,但是面对你这种天才人物,最起码也应该有一个高手跟来按照应一下吧,可是现在你看,你裘壑已经被宁玉击败,并且马上就要命丧宁玉手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来救你,这种结果难道还不足以表明,赤血军的高层是要借宁玉之手杀你?”

听课宁玉的话,裘壑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他心中知道赤血军的高层是为什么要抛弃他的,他裘壑确实和狂风的人有来往,但是那也是为了赤血军可以干掉狂风这个死对头,才去做的啊,他裘壑可可以用自己的灵魂发誓,他绝对没有背叛过赤血军。

裘壑现在心在滴血。比起身体上的伤痛,心中的痛苦才是裘壑难以忍受的,他裘壑这些年为赤血军出生入死,几次差点身死道消。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自己对赤血军的忠诚吗?

“既然你们不仁,就不要怪我裘壑不义了,我裘壑一定要让你们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被自己最最忠诚,为它甚至不惜放弃生命的组织无情的抛弃。裘壑的心中最先是一片的悲伤,感觉整个人生都陷入了黑暗之中,慢慢的悲伤化为了一腔的愤怒,一瞬间裘壑化为复仇之神,裘壑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那些抛弃他的人,付出最最惨重的代价。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生命掌握在宁玉手中,裘壑复仇的火焰就熄灭了一半,裘壑不认为宁玉会放过自己,那怕宁玉知道自己在被人利用。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因为他裘壑拥有神兽玄武的血脉,成长潜力巨大,很难说以后失败的人会不会变成宁玉。

平心而论,若是今天躺在地上的是宁玉,他裘壑那怕是知道自己被人借刀杀人,也不会放过宁玉的。

就在裘壑要张口求宁玉放他一条性命,那怕是付出任何代价的时候,距离他近在咫尺的未央戊土混洞神忽然散去,等到裘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见宁玉的踪迹。

“为什么……”当时裘壑整个人都傻了,他完全不明白宁玉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留他一条性命。

看着前方的宁玉,黑沙美女眼中闪烁出一丝丝的惊讶,她完全没有想到宁玉居然不声不响的进入了玉液期。并且还修成了一门威力绝大的神通未央戊土混洞神光,按照黑沙美女眼力来看,进入玉液期的宁玉完全可以和大多数金丹期强者对战而不落败,若是使用神通未央戊土混洞神光,宁玉有很大的可能,将一些根据不扎实的金丹期强者击败。乃至灭杀。

“你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收手,不杀死裘壑,今天裘壑可是要取你性命的。”茫茫黄沙之中,黑沙美女忽然向宁玉问道。

对于黑沙美女的主动说话,宁玉还是有些意外的,宁玉颇为意外的看了黑沙美女一眼道:“宁玉又不是傻子,明知道被人当做刀子,还乖乖的杀了裘壑,让背后的黑手偷着笑。”

黑沙美女皱了皱秀媚道:“这次的事情,有人确实想要借你之手灭掉裘壑,但是世事难料,有的时候即便是做了别人手中的刀子,也要比不做好一些。这次的事情,你已经和裘壑交手,并且将他打了一个半死,已经接下仇怨,裘壑身负神兽玄武的血脉资质过人,若是他将来成长起来,找你来报仇怎么办?”

“哈哈……”宁玉哈哈大笑道:“人死如灯灭,这人意思一切都会随风而逝,活人总比死人有用些,宁玉今日若是杀了裘壑,除了幕后黑手高兴之外,并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但是若是放裘壑一条生路,结局就会大大的不一样。宁玉可以看出裘壑是一个极其重感情的人,对赤血军拥有巨大的感情,这种人被自己最最信任的出卖,必定会化悲愤为怨恨,和赤血军的人死磕到底。这赤血军的人要给宁玉使绊子,宁玉为赤血军的头头脑脑送上一份让他们头疼的重礼,岂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至于说裘壑将来成长起来的事情,且不说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和赤血军作对必定危险重重,裘壑最后能不能成长起来,还是一件未知的事情,就算是裘壑最后可以成长起来,并且也来找宁玉寻仇,宁玉也不怕,宁玉既然可以击败裘壑一次,就可以击他第二次、第三次,甚至可以杀死他,宁玉有何惧哉?”

“真是一个自大狂,难道你就不知道还有谦虚两个字吗?”黑沙美女冷哼一声,发动毒舌,嘲讽宁玉。

“该死的,这些沙人疯了吗?他们为什么人如此疯狂,完全不顾自己死活的攻击我们。”看着无数沙人完全不顾自己的生命,一波一波的发起攻击,站在顾思妍身边的一个年轻男子,冲着顾思妍吼道。

一脸浓妆的顾思妍,也是极为苦恼,沙人虽然是北荒的一大祸害,劫掠商团什么的事情那就是家常便饭,但是沙人也怕死啊,很少会出现好似今天这样不顾生死,不顾一切发起攻击的事情。

顾思妍现在非常的怀疑,就在刚才他们一行人路过一座被沙人占据的不明古迹的时候,有人拿了什么东西,得罪了这些沙人,这才导致沙人疯狂的攻击,但是现在顾思妍却不能说这个猜想,在沙人无休无止的疯狂攻击之下,她所带领的团队已经处在奔溃的边缘,一旦她说出自己的猜想,势必加快团队的崩溃。

“各位不要怕,沙人不是机器,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生灵,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也知道害怕,只要我们将他们杀怕了,他们就会退去,大家一定要坚持住啊。”顾思妍手中出现一柄雪白的宝剑,这柄雪白的宝剑名曰雪虹,是顾思妍新得到的一柄上品法宝级别的剑器,威力绝伦,顾思妍全力一剑斩出,一道通天剑光飞出,剑光在空中炸碎,一瞬间千百道冰寒的剑光飞射而出,足足有三四百名沙人被剑光冻成了一座座的冰雕。

顾思妍原本意思是想凭借大规模杀戮的雷霆手段,让沙人感到害怕,让沙人后退,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出乎了顾思妍的意料,面对顾思妍的手段,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变得更加的疯狂,这些沙人红着眼睛,踏着同伴的还为冷下来的尸体,向着顾思妍既然发起了疯狂的冲锋。

下一秒,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名高阶沙人偷偷的摸了上来,忽然之间从滚滚黄沙之中窜了出来,手中利刃光芒一闪,破开阵法的防护,利刃的寒光再一次闪动,一名年轻男子的六阳魁首高高飞起,鲜血狂喷,瞬间死于非命。

“该死的,去死。”顾思妍愤怒异常,手中雪虹剑一挥,道道剑光组成一座巨大的寒冰牢笼,向着杀人的沙人罩了过去。

这沙人不过是灵动境界,然而顾思妍已经进入了玉液境界,这沙人自然不会是顾思妍的对手,顾思妍含怒之下的一击,沙人自然是必死无疑。

但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更加让顾思妍等人吃惊不已,那沙人明知必死,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向着顾思妍的剑光迎了上去,在接近剑光的一瞬间,猛然之间自爆开来。

“轰……”强大的力量瞬间爆裂开来,顾思妍发出的剑光,一瞬间就被破的干干净净,狂暴的力量携带一片剧毒的血液,向着顾思妍泼洒过去。

顾思妍眼神一厉,手中光芒一闪,弹指间无数符文飞出,化作一团冰雾,飘散开来,将沙人剧毒的血液和狂暴的爆炸之力,冻结成一块块的冰坨摔在地上。

沙人的疯狂,以及队友的死于非命,让本来就处在崩溃边缘的团队,立即崩溃。(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