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血河宗_纪元之主_梦想火焰小说网

一秒记住【 www..】,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哈……,你们这些愚不可及的东西,全部都疯了,小爷我也不会疯掉。`你们都给小爷我去死吧。”

正反九宫阵凝结而成的九色神剑,在青云鹫的手中绽放出无量神光,神光之中一枚枚密密麻麻的符文,就好似成百上千柄小剑,一瞬间千百道小剑化作一****日爆开来,无数道九色剑光****而出,伴随着凌厉的杀机,向着顾思妍几人杀去。

“青云鹫你这个混蛋不得好死……”顾思妍几人身上罡气涌动,一道道罡气形成的攻击,配合手中法宝,狠狠的向漫天九色剑光轰了过去。

无数九色剑光绞杀而下,砰砰之声不绝于耳,顾思妍等人的攻击被轻易击破,青云鹫心念一动,无数九色剑光,在青云鹫的指引下,横扫而过,向着顾思妍等人的周身要害刺了过去。

“噗噗噗……”有三个反应稍慢的家伙,直接被漫天九色剑光刺成了筛子。

“啊……”又有三人被杀,除了顾思妍之外的几个人心胆俱裂,一个个驾起遁光,向着涌上来的沙人方向遁去。

“青云鹫还真是没有说错,这些人还真的是一群愚不可及的蠢货,你们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掏出沙人的围攻吗?也不知道宗门是怎么想的,派这些蠢货前来,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顾思妍在心中暗自诅咒那些逃走蠢货的同时,捏碎了手中一张保命符箓,符箓破碎,化作无数的符文,符文显化成一头青眼玄龟,向着无穷无尽的九色剑光撞了过去。

“呼啦”一下,一道恶风席卷天空,无穷无尽的九色剑光,直接被青眼玄龟一头撞碎,顾思妍身形一晃犹如鬼魅一般。`出现青云鹫面前,掌中宝剑一瞬间绽放出道道凌厉的剑光,冲着青云鹫当胸刺去。

“该死的贱婢,事到如今居然还敢反抗。今天你死定了。”青云鹫大吼一声,掌中九色长剑剧烈的震动这,剑锋之上无数九色符文喷涌而出,一道凝如实质的九色剑罡呼啸而下,冲着顾思妍当头斩下。

“青云鹫你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货。正反九宫阵可是顾思妍亲手布置的,你以为顾思妍不会在阵法之中留下一些不为人知的后手吗?”顾思妍冷笑连连,手中法诀一捏,正反九宫阵之中忽然出现数十枚异种符文,这些异种符文凝结而一柄混沌色长剑,冲着正反九宫阵的根基斩杀而下。

正反九宫阵的根基在混沌色长剑面前,就好似纸糊的一样,混沌色长剑一剑劈下,正反九宫阵根基崩碎,霎时之间正反九宫阵崩碎。正反九宫阵所凝结而成的九色神剑也跟着崩碎消失。

“该死的是怎么回事?”青云鹫看着九色神剑消失不见,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眼见顾思妍的剑光荡起大片的寒芒,一道道弧形剑气顺势而行,向着他的胸口顺势划来,一柄血色长刀出现在青云鹫手中。

“锵”血色长刀出鞘,长刀一挥,大片血色刀光飞出,顾思妍只感觉一股凌厉的杀机,混合着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刀光闪烁之间,顾思妍打出的剑光被绞碎。

“该死的修罗血刀,你不是青云鹫,你是血河宗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冒充我冰魄派的人?”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散出浓浓血光的长刀,顾思妍脸色阴沉的可怕,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青云鹫居然会是血河宗的人冒充的。`

现在顾思妍总算是明白青云鹫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违反心魔血誓了,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青云鹫。自然不怕心魔血誓的反噬之力了。只是顾思妍怎么也想不通,青云鹫这位冰魄派长老的儿子,怎么就被血河宗的人给冒充了,按照血河宗的行事风格,真的青云鹫现在怕是已经死于非命了。

“贱婢,老子是什么,你去地狱问阎王爷好了,勾魂夺魄杀……”修罗血刀绽放出让人难受的血光,血光之中带着凶狠、狰狞、恐怖、幽深的意境,一路飞过,血光之中时不时出的鬼哭神嚎,配合血色刀光,向着顾思妍席卷而来。

“来得好,今日就让顾思妍好好领教一下,血河宗的斩鬼灭神刀。”顾思妍手中宝剑飞起,化作一道雪白的剑光横贯天空,散出比玄冰还要冷冽的光芒,雪白的剑光落在血色刀光之上,整个天地仿佛被冻结了一样,而那血色刀光也不可避免地在空中滞留了一刻,这短短的一刻,雪白的剑光穿过血色刀光,向着假的青云鹫刺去。

假的青云鹫修为和顾思妍差不多,再加上对斩鬼灭神刀拥有绝对的信心,所以这一刀并没有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

顾思妍眼睛就要得手,掌中宝剑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剑光,围绕着假的青云鹫展开狂风暴雨一般的猛烈攻击。

“该死的,给爷爷我破破破……”修罗血刀绽放出犹如血液一般粘稠,让人极度作呕的刀光,想要冲破顾思妍的围攻。

可是顾思妍更本就不和修罗血刀硬碰硬,每每抢在假的青云鹫挥动修罗血刀攻击自己的前一刻,提前攻击假青云鹫的身体,逼得假青云鹫不得抽刀回防。

“喝……”顾思妍低喝一声,掌中宝剑绽放出耀眼的白光,足以冻结的虚空的冰寒之气散而出,要将假青云鹫冻结的时候。一杆血色三角小旗飞出,血色三角小旗轻轻一摇,一朵朵妖异的血色莲花从血色三角小旗之中飞出,护住假青云鹫周生,这百十多妖异的血色莲花往上一托,顶住道道剑光。

趁此机会,假青云鹫掌中修罗血刀血色刀光大涨,硬拼着受顾思妍一道剑气,在无穷剑光之中斩出一道缺口,逃出了无穷剑光所笼罩的空间,然后在其疯狂大笑中,向顾思妍斩来。

“该死的,这血河宗的家伙,果然都是不知不扣的疯子。”这就是血河宗的战斗风格,血河宗的人大多数都是疯子,一旦疯狂起来,不顾自己,只求杀死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顾思妍的宝剑还在攻击的状态之下,所以一时之间并不能收回对敌,假青云鹫一刀之下,血光冲天,刀芒摄人心魄,眼看就要击中顾思妍。

顾思妍腰间的玉带,忽然之间绽放道道光芒,一瞬间一道天衣虚影出现,迎向血色刀光,天衣虚影还是太弱小,仅仅只是支撑了一个刹那,就被修罗血刀斩破。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刹那,但是对于顾思妍来说已经足够了,宝剑回防,道道剑光落下,将血色刀芒绞碎。

“该死的,你们这些卑贱的土著也敢来坏爷爷好事。”就在假青云鹫准备乘此机会,继续对顾思妍展开围攻的时候,一名沙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假青云鹫身后,掌中利刃直刺假青云鹫的后心。

这名沙人也是一个聪明人,心中小算盘打的叮咚作响,乘着假青云鹫猛攻顾思妍关键时刻出手,出手攻击假青云鹫,准备来个一箭双雕的好戏,可是他算错假青云鹫和顾思妍的实力,事情并没有向他所想的方向展下去。

假青云鹫含怒而击,一刀之下,修罗血刀化作一条滚滚血河,血水滚滚而下将沙人淹没。假青云鹫虽然不是金丹境界,但是这一刀的威力,已经无限接近金丹期高手的攻击力,血河之中刀芒滚滚,凶戾到了极点,沙人在血河之后不过坚持了三四个呼吸的时间,就被滚滚刀芒绞碎,化作道道元气,反补修罗血刀。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顾思妍贱婢你今天死定了。”假青云鹫狂笑不止,得到元气反补的修罗血刀血光变得更加耀眼,一道道血光在天空之中化作一道道血脸诡异咯咯怪笑,诡异异常,滚滚血河猛的增加五分之一,好似一条血色巨龙一般,在天空之中翻转席卷,不断吞噬涌上来的沙人,强化自身的同时,狠狠的向着顾思妍绞杀而去。

面对血河的不断绞杀,那些疯了的沙人依旧不知道害怕,一波一波的向着顾思妍和假青云鹫冲了过来。

“哈哈哈……,爷爷第一次觉得这些沙人是这么的可爱,来吧,快点来吧,爷爷正好借助你们血肉灵魂的力量,杀死顾思妍那贱婢。”假青云鹫哈哈狂笑道。

“该死的魔道手段,还真是让人讨厌,这些沙人也都是疯子,明知是死还不断的冲上来,加强血河的力量,真是该死之极。”顾思妍皱着眉头,一股森寒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出来。

“该死的血河宗魔头,混入我冰魄派不说,还接连杀害我门中弟子,我顾思妍把话撂在这里,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寒龙降世杀……”顾思妍身后出声声龙吟之声,无数符文从宝剑之中飞出,化作一个一丈大小的符文光球,顾思妍纵身一跃冲入光球之中,下一刻符文光球,化作一条寒冰巨龙行者滚滚血河撞了过去。(未完待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