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章撤退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兽人营地中的詹尼斯巫师不只发现城北的目标马龙,还发现了其他的巫师。

    黑石领的巫师多次使用巫术恢复城墙的损伤,不可避免的魔力波动被他感知到了。

    詹尼斯从没想过洛城还有这么多同类,是巫王派来执行其它任务的吗?

    他并不知道自己感应到的巫师属于黑石领,心中甚至从来都没有这种念头,即使有人告诉他也不会相信……

    巫师想对付马龙,兽人们并没有确定的目标,抓谁都无所谓。

    只要能够获取更多土地与资源,消耗掉多余的人口,其它的并不在意。

    南方城墙上一片平静,却能听见北面震天的厮杀。

    搏命时的怒吼,临死前的哀嚎,不管是兽人还是人类,即使隔着一座城市都能听见。

    “我们需要派人去支援吗?”伍德有些担心的问。

    “不需要,如果真的情况危急,马龙会派人求援的。再说……”玛门略作沉吟,继续道:“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方的诡计,若我们真派人去了北面,兽人突然大举进攻,怎么办?”

    伍德沉默,无言以对。

    玛门说的确实是这个道理。

    虽然他觉得对方的想法,也许并不只那么简单,却也无从反驳。

    “对了……”玛门低声问身边的城主费轮道:“逃身密道检查过吗?别到时要用了,却发现有什么问题?”

    “放心,一切正常!”费轮也是低声回道。

    “那就好!”玛门点点头,不再多言……

    北面城墙。

    马龙轻易将蟠龙戟捅进一名兽人战士的胸口,坚实的野猪皮甲能防住普通刀剑,却并不能阻挡他手中戟刃的锋芒。

    “吼……”

    身侧,一名刚爬上墙的兽人眼见马龙穿着特殊的铠甲,心知这可能就是统领一类的人物,顿时心中一喜,这可是个大功劳!

    特别是见马龙正忙不过来,并没注意自己,更是不再迟疑。

    双手握持战斧,高举过顶,同时脚下一蹬,从城垛上一跃而起,向着马龙飞扑而来。

    作为兽人中蹬城的先锋,它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这个人类一定会被自己一劈两半!

    它曾经有一斧子劈开过半人高石头的记录,这个人类看起来虽然强些,但它觉得不会例外。

    马龙惊觉身旁风声响起,知是有人偷袭。

    这时长戟刚捅进身前兽人胸膛,尚未拔出。

    兽人身命力旺盛,这样的伤势居然并未立即身死。

    见的一边同伴偷袭,咧嘴对着马龙露出一个狰狞无声的笑容。

    厉喝一声,双手死死抱住戟头,显然是想拉着他一起陪葬。

    “切……”马龙一声不屑轻哼。

    若是需要,他完全可以凭借戟杆将兽人整个挑起来。

    只是没必要罢了!

    马龙身形一侧,也不将戟头从兽人胸口拔出,只是双臂一扬,戟杆往上一架。

    “轰……”兽人近百斤的战斧,携着其近两百斤的体重,加上双臂的全力挥砍。

    近千斤的力道劈在蟠龙戟上,却只让马龙上身一震。

    双臂一曲,卸掉后续劲力。

    马龙起脚将抱住戟头不松手的兽人踹开,戟随身转,直接向前方斩去。

    刚才劈出一斧的兽人,正因为强大的反震力而显得有些僵硬,见马龙大戟劈来,却是躲不开。

    “嗤……”

    戟头从其颈项间掠过,半个脖子被撕裂开,鲜血如喷泉般溅涌而出,显是活不成了。

    扫了眼周围,地上尽是尸体,有人类,也有兽人。

    马龙念头一动,顿时便有六名士兵复活站起。

    刚才与兽人战斗的一幕,并未在他心中升起波澜。

    “杀……”

    蟠龙戟连续凌空劈斩,两道刺杀剑气应手而出,被复活术惊呆的两名兽人顿时了帐。

    马龙身边的敌人,已然尽数被其屠戮一空。

    “野蛮冲撞……”

    他施展位移技能,出现在其它地方,继续厮杀!

    马龙不断在城墙游走,在为己方士兵解围的同时,不断施展复活术,复活死去的士兵。

    偶尔再来个上帝之手,能够治疗全城的伤员。

    城墙各处的情况比马龙想向的要好些,战况虽然激烈,有着众多牧师做后勤,在加上他自己压阵,伤亡虽大,但后续能力不用担心。

    再说黑石领的骑士,大都学习马龙传授的技能,对战斗力的提升不是一点半点。

    特别是刺杀剑法,从没见过这种攻击方式的兽人,骤然接触,顿时便吃了大亏。

    刺杀剑气不但锋利,且还有股劲力内蕴,接触目标后,能在一定程度上无视防御,直击内部。

    不少兽人见人类士兵远远的便动手,开始还以为是对方被吓疯了,脑子有问题。

    结果等躺在地上后,才发现是自家脑子有问题……

    兽人的猛攻一直持续了将近一个白天,眼见太阳即将落山,才丢下近万尸体收兵回营。

    它们光这一天的损失便几乎与先前一段时间相当。

    城墙上,看着缓缓退却的兽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虽然黑石领的战士并不惧怕战争,但直面兽人时,还是有着莫大的压力。

    眼见兽人退出战场,疲惫顿时如潮水般涌来,挡都挡不住。

    不少人直接倒在地上,顿时鼾声四起,实在太累!

    有许多死亡的骑士都不是实力不如,而是战斗良久,累的武器都拿不住,才被兽人砍死的!

    马龙望着眼前的满目疮痍。兽人与人类的尸体堆叠一片,没有死尽的,在血泊中呻吟,等待救援。

    上帝之手……

    人类伤员很快恢复,急忙对未死的兽人补刀。

    它们虽然满心不甘,但被族群抛弃后,只能承受侵略失败的苦果……

    没来的及撤下的城防弩已被尽数破坏,完全不能用了。

    要想修好,并不比造新的来的容易。

    天色渐晚,城墙上,马龙正看着部下收拾残局。

    兽人大营,巫师詹尼斯却在大发雷霆。

    “蠢货,废物!”

    “平时尽吹嘘自己手下多么英勇,一副天下第一的样子,一遇到硬茬,立马便软了。”

    “啪……”

    桌上,黑石领出产的茶杯茶壶杯被他一把扫在地上,摔得粉碎。

    “损伤近万,居然还没将那点人拿下来!”

    詹尼斯很生气!

    他自然不是气兽人损伤太大,这和他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