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彩鹢小说网 www.chuangyun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勿订,明日换内容。

  云婧买好了阵法匣支付了大量的灵石。小伙计眉开眼笑,就想继续推荐符箓。各种符箓据说都给她一个优惠价。但是云婧却没有打算再这里继续购买。阵法匣秦无殇的内库里没有,但是符箓却很多。既然有不用买的,她干嘛浪费灵石?

  等到俩人从这家店铺里出来,然后又逛了几家店铺,云婧一直都没有开口说合伙开店的话头,苏锦瑟有点急了,就问道“婧婧,你看,我们合伙开店的事儿……”

  其实俩人要是合伙开店,无论是各种货源,还是店铺,还是管理的人,云婧自己都能够搞定,苏锦瑟这个时候提出这种提议,就是变相占便宜。

  不过云婧却还是答应了她,不为了别人,单说自己的大师兄人品就值得投资了。即使苏锦瑟有些势利眼,行为有些乖张自私,但是至少她也还没有改变赵擎天的做事的原则。

  毕竟是自己的师兄,云婧也不希望他带着弟弟默默的受苦!

  ……

  云婧回来后,就发现秦无殇已经在内殿等着她了。眼看着云婧坐下,秦无殇随手将云婧最喜欢的花茶送上。等到云婧喝完了,又给她地上帕子。

  等到云婧擦了嘴,秦无殇又递上了云婧最喜欢吃的点心……

  云婧终于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泥煤,从前也没有发现他能够为自己做这些!

  “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秦无殇殷勤把自己的大头凑到云婧的面前,要说这个女子怎么越看越顺眼呢?“婧婧,你说你给我下了什么情蛊吗?我怎么越来越中意你了?”

  阿呸,什么情蛊?她会那玩意吗?再说即使她会,也不屑用在秦无殇的身上啊!这男人根本就不是她爱好的那一口!

  云婧没好气的白了秦无殇好几对大白眼。

  “婧婧,等你结婴之后,我们就举行双修大典吧。”结婚怎么的也得昭告天下吧?至少他秦无殇的夫人不应该默默无人的谁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对不对?

  云婧一听这话,立即牙疼了。

  她结婴之后,必须得赶紧跟这货分开!管他秦无殇是元婴修士。还是化神修士,她的婚姻必须她自己做主!

  “婧婧,你说好不好?”秦无殇将云婧脸上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顿时不解的追问。

  “好什么好?好方便你找由头纳妾是不是?”越是世家。或是名门的双修大典,来往亲友宾客赠送的侍妾越是多!特么的,如今修真界的这种恶习简直让人厌恶的发指!

  “……”他们的脑电波一定不在一个回路上!秦无殇炯炯有神的想!

  “你不说话是因为我猜中了你的心思?”云婧心中大怒,这货果然是不安分的。

  “……”都横眉立目了,要不要反应这么激烈啊?秦二爷无语了o__o”………

  第277-278章

  第277章 白极渊惊变

  “就算是有别人送的侍妾婢子,也不过是个玩意。你完全没有必要在意啊!”秦二爷觉得自己好无辜!正妻能够跟那些女人一样吗?

  你什么意思?老娘这些年难道都是给你当玩意了?而且什么别人送的,别人送的你就收?这就是没安好心。

  “你果然就是这么想的。”云婧大怒,直接捞起枕头就朝秦无殇的脑袋砸去。

  秦无殇深深的觉得自己的媳妇儿没法沟通,接住了枕头赶紧抱着跑“你先冷静一下,别生气了。我等会再回来。”怀孕的疯女人他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滚——”

  艾玛,比他家母上大人还歪!还不讲理!特么还让人活了不?秦无殇跑出门的时候,脸都绿了有木有?

  自家老头子说的果然对,唯女人跟小人难养也!

  ……

  在一群侍从。侍女的睽睽众目之下,大尊居然被夫人永久枕头给揍出来了,这是多么轰动的事情啊,没半日的时间,这个轰动性的巨大消息,就传遍的整个明宵宫,还有朝着冲霄宫继续传递的趋势!

  听说自家老爹被老娘给打出来。秦煜跟秦煊赶紧跑过来凑热闹,咳咳咳,是安慰自家老爹受伤的心灵!秦无殇哪里不知道这俩个小东西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来了啊?”

  不对劲儿啊,自己家的老爹的脸色居然不变,一点都没有难受受伤的痕迹啊?

  秦煊用胳膊肘拐拐自己的双胞胎兄长,眼神带着疑问。似乎在问,老爹到底是咋回事儿?( ⊙o⊙ )?

  秦煜摇摇头,示意:我也不知道!

  “爹啊,听说你被娘给打出来了?”

  哼!秦无殇冷声了一声,神态比较傲娇。“你娘自从怀孕之后。就特别的霸道,你们没有发现吗?”

  兄弟俩齐齐摇头“我们刚刚回来,怎么可能知道娘亲的事情?”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跟你们娘通信!”秦无殇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俩个混蛋小子亏他每次都主动跟他们联络,这俩个臭小子却从来没有主动写给他一封信。

  秦煊更加疑惑了,我们跟娘通信难道也有什么不对?也没见老爹你阻止过一回啊?

  到是秦煜想的多些,眼角带着诧异,声音冷硬的道“难道爹你嫉妒了?嫉妒我们写信只给娘亲写?可是每次联络的时候,我们不是都能够互相看见吗?”

  那联络阵法,是能够看见对面的人的图影的。

  秦无殇一听这话,脸色更加黑了。

  他照着秦煜的脑袋就来了一敲。“没良性的小东西,看见了就不能写信了?最可恶的是你们写信的时候都不一点都不在信里提到我?你爹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秦煜尴尬的摸摸脑袋,秦煊惊讶的不行,瞪大了眼睛。“老爹这你也嫉妒?娘亲还没有每次都看见我们的面呢!”

  “……闭嘴。”秦无殇恼羞成怒。

  果然老爹就不值得安慰,哼╭(╯^╰)╮!

  瞅见俩个儿子都瞪大牛眼看他,秦无殇越想越是怒,直接就打算揍这俩个欠揍的小子一顿,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秦立一脸紧张焦急的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

  “大尊。出事儿了。”秦立快口说道。

  “说。”

  秦立看了一眼站在秦无殇身边的俩个未来的小主子,眼神有点挣扎。

  “说,煜儿跟煊儿已经不小了,有什么事情不必回避他们。他们可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欲戴王冠必成其重,秦无殇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长大以后成为畏缩犹疑的胆小之辈。

  “大尊,白极渊那边出事了,很多人都赶去了。”秦立赶紧回禀道。

  “什么事儿,白极渊那是险地,能出什么事儿?”秦无殇疑惑的问。

  “白极渊黑骨湖的那段突然改道,断流了。黑骨湖段因为白极渊改道,湖水一日夜间下降了一百米,然后四周的湖岸之上,出现很多诡异的东西石骨雕。”

  “石骨雕?太阴魔宗?”秦无殇猛的站立起来道。那可是仙魔时代的著名魔门。起源甚至比他们魔宫还要早,他密目想了想,跟着疑惑起来“不对啊,我记得太阴魔宗的宗门不是在太阿域啊!”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稍微打探了一下。听说秦斛老大人也去了。而且从我打探的消息来看,这太阴魔宗纵然宗门和势力范围都不在太阿域这个偏远的地方。但是当年的驱魔大战的第一战场却是发生在这里。

  他们或许有秘密驻地,或是当时的军团驻地在这里。毕竟那长驱魔大战,可是打了好久。”秦立垂手低眉汇报道。

  秦立的话,让秦无殇思忖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就道“有这个可能,那么我们也去看看。玉楼那边不要 通知他。他正在结婴的关键时期,让他顺利的闭关。少君那边同意通知他,让他去,顾铮继续镇守明宵宫。小晖让他带队,重霄宫那边交给庶务交给简经纶,他已经结丹了。该让他做点事情练手了。”

  秦立顿时诧异的看向自家大尊“那个简经纶不是还没有结丹呢?他不是筑基后期吗?”

  “那是那小子故意掩饰了自己的修为。”虽然简经纶掩饰的很不错,但是怎么可能逃过秦大尊的眼睛。以前他只是不愿意去说而已,这次需要他站出来干活了,他简经纶要是聪明就该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推却回避的时候。

  这次要是他不当仁不让,秦无殇自忖短期之内就不会再给他另外一个机会了。

  果然。在简经纶听说大尊让他暂时代管重霄宫的时候,立即高高兴兴的展露了他金丹期的修为上任去了。

  到是陆晗有些不解对身边的武天心说道“虽然是代管重霄宫,但是那边的高手很少,宫内大部分的都是低阶弟子,又不像明宵宫这样受到大尊看重,简经纶那个小子之前不是一直都期待大尊重用他,带他在身边吗?这次怎么一听大尊说让他去重霄宫,就欢天喜地的去了?”

  武天心笑了“你没看如此重霄宫是谁带着?是大公子秦晖!如今真正长大成人就只有大公子秦晖一个,虽然是养子,但是看大尊对他的态度,几乎跟几位亲生的公子是一样的态度。尤其是在几位小公子还没有长大成人的时候,大尊对于大公子的关注度就更好了。

  这个时候,简经纶要是能够在重霄宫露脸,就一定会被大尊记住的。未来的重要就指日可待了。”

  陆晗点点头表示了解了“原来如此。”

  “不过我们也不错,这次会跟着大尊去黑骨湖,或许我们这次能够弄到些好东西呢!当然要是顺便能够多捞一个立功的机会那就更好了。”武天心单手拖着下巴,笑眯眯的想象。

  陆晗没好气的翻他一对大白眼。

  当然了,这俩只心里还是无比羡慕嫉恨简经纶了,那小子居然不动声色的超越了他们其他的核心弟子,直接结丹了。真特么的碍眼!

  而且结丹了就可以得到重要的机会,这也让他们好不眼红!

  混蛋,你干嘛结丹的那么快啊!

  ……

  苏锦瑟再次被云婧给邀请过来的时候,秦无殇等人正好带队离开。秦无殇不仅自己去了,还把俩个儿子给带走去了。秦斛自己也去了。所以就把秦旭和秦晙都给送了回来。林长老还要照看镇守大本营,暂时也没有时间看孩子。所以苏锦瑟见到云婧的时候,她正在陪着俩个儿子吃点心。

  见她进来,云婧忙叫秦旭跟秦晙给她问好。然后叫人带了俩个孩子进入后殿去玩耍。

  “我刚刚看见大尊带人出去了?是去黑骨湖?”

  听到苏锦瑟问,云婧点点头。

  “我跟大尊商量了一下,合作开店的事情,我同意。店铺我提供,但是不是一家,而是三家。主要开始贩售我们明宵宫跟重霄宫对外销售和收购的东西。其中一家店,我打算交给你打理,你放心我会让人去店内坐镇。”

  苏锦瑟顿时脸上浮现出喜色。

  开店的事情,是她在秦无殇临走之前跟他<a href="零级大神</a>敲定的,既然决定了开店了云婧干脆直接把苏锦瑟给叫来现在就开始张罗。“交给你打理的。是一家专门售卖和收购丹药的店铺。另外一家是各种材料,还有一家专门售卖和收购各种法器法宝。”

  这可真是太好了,丹药可是暴利的行当啊!

  “还有,明宵宫的丹药是明宵宫的丹药,还有一部分是我会交给你的丹药。那部分你要分开来卖。收益的话,我拿七成,你拿三成。放心不会让你白做的。”

  苏锦瑟顿时明白了,这才是云婧会让她负责这家丹药店铺的真正原因吧?

  “婧婧,你放心我懂怎么做。”

  云婧开心了,她的药池虽然现在没人管了,但是银子还在监管。不让别人发现。可是就放着药池不用,她会觉得太亏了。再说各种药材,她也需要有人帮助她贩卖和收购。

  正好苏锦瑟给了她一个好主意,说起来她还要感谢苏锦瑟呢。

  第278章 丹方

  云婧干脆将三个巴掌大的小店铺交到了苏锦瑟的手上,然后干脆让她负责的开店的是事情。“伙计可以用练气期的小弟子,管事筑基期就可以了。坐镇的。我会找几位金丹期的弟子帮助你的。”

  靠着秦无殇的名号,这个还不算难。反正到时候利益均沾就可以了。

  “另外你讲三个店铺安置好之后,其它的俩个店铺大尊会派人过去管理。你不用过多的插手!”

  “那人员呢,伙计和管事都是我招,还是另外店铺他们自己招?”

  “伙计都是你招。管事什么的,等大尊派过去的人安排。”

  苏锦瑟点点头,然后又跟云婧合计了一些必要琐事之后,她才面带笑容的离开。她这次真的是来对了。

  苏锦瑟办事很利落,第一时间就开始招手三家店铺的设立事宜。

  开个店,仅仅一天多一点时间。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之后,就开始开店了。

  俩宫的灵丹殿都给予了她大力的支持,在她开店的时候,提供了大量的低阶丹药。尤其是重霄宫,他们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地火的储备,为了炼制丹药重霄宫的灵丹殿干脆直接把自己的炼丹房挪移到了云婧的空间之中。

  这里的有些地洞直接连通地下的地火,资源丰富。而且秘境之内的水源特别的好,使用这里的水,出丹率高不说,丹药的品质还好!

  而云婧则是给苏锦瑟提供一批好似绿色的翡翠一样的绿云丹。这种丹药是水炼丹。将药材碾成药泥,沉积到水潭之中,然后使用特殊的炼丹手法利用水流炼制出来的丹药。

  效果不错,是一种特殊的比较偏门的筑基丹。

  苏锦瑟将了之后特别的欢喜,筑基丹可是好东西。“这种筑基丹怎么卖?”

  “正常的宫内的筑基丹怎么卖?”

  “一颗一百五十块下品灵石!”

  “那么多啊?”听了苏锦瑟的话,云婧有些吃惊。这些绿云丹还不是真正的药池出品,药池里沉积的各种药材太多了。尤其是各种低阶药材,她尝过其中一个药池里面的水后,觉得有些像偏门绿云丹的主要材料。她干脆重新开辟了一个水池子,然后将其中缺少的俩样药材扔入水里,再将她尝过的那个药池的水取来混入其中。

  利用融合之后池水,她就可以快速的炼制大量的水炼绿云丹了。

  而这些绿云丹她估算过。成本应该不足五十块下品灵石。

  “这样,只要你每颗买到五十块下品灵石以上我们就不亏本。至于具体买多少,你看着办。宫内的弟子若是购买,记得打折。”

  苏锦瑟一听。顿时惊喜上脸。居然成本才五十块下品灵石“我可是听说,我们宗门炼制出来的筑基丹,最少成本也在一百块灵石左右。”

  “他们是火炼法,成丹率有限制。我这是偏门的水炼法,成丹率高啊!”云婧听了她的话,不以为然的道。

  苏锦瑟不解“那么我们宫内的灵丹殿干嘛不使用水炼法呢?”

  “使用水炼法,虽然出丹率高,但是慢啊!有那个水炼沉积药材的时间都能够炼制三四倍的火炼筑基丹出来的。你想,宫内需要那么多的低阶丹药,那有那个时间使用水炼法?

  这个水炼法也就我有时间炼制。”

  这是真话!

  她炼制了这一批丹药之后。光是重新沉积那俩种药泥的时间就得十几天。十几天后还得混入药池内的水,然后再炼制丹药。有这时间,宫内那些炼丹师都炼制出成批大量的筑基丹了。

  原来如此,苏锦瑟赶紧道“那我明白了。这种绿云丹我打算买一颗一百块下品灵石。”

  “你决定吧。”

  让她们俩没有想到的是,绿云丹刚刚上市。不到一个时辰就把一千多颗绿云丹都给售光了。绿云丹被抢空了,苏锦瑟的店铺也彻底在这条街上出名了。

  在没有绿云丹的时候,其它的丹药也迅速的被售卖出去。

  累得书苏锦瑟平均三个时辰就得回去重新拿一批丹药过来。

  幸好这种情况在众人都知道再过十几天才有继续有绿云丹上市之后,丹药的火爆销售状况才逐渐缓慢下来。

  这绿云丹不仅在这条街上红了,在明宵宫内也红了。

  偏门的绿云丹的丹方似乎已经残缺了,宫内也大多数的炼丹师都只知道绿云丹是水炼的,却不知道完整的丹方是什么!于是好多炼丹师都拥堵到苏锦瑟的屋子里打听绿云丹的丹方。

  云婧也很意外。她努力回想了一下,这绿云丹的丹方好似还真是出自无名药经。不过她上一世在一个古墓之中也意外得过一些丹方,其中就有一个是绿云丹的丹方。这说明绿云丹的丹方其实并不是很金贵!

  她都能找到,其它人也应该能够找全这个丹方吧?

  云婧不大在意的想了想,就抄写了一份丹方给苏锦瑟。告诉她谁要是想要炼制这种绿云丹就自己抄写一份回去。

  苏锦瑟顿时呆滞了。

  “婧婧,你说什么。你打算把药方就这么随便给他们抄出去?你有没有想过,这个药方要是传扬开,那么我们宫内以前的筑基丹不仅会掉价,而且以后你炼制的绿云丹只怕也要掉价,卖不上好价格了。”

  “不过是个低阶丹药的方子而已。再说筑基丹的丹方光是现在流传的就有十几种。也不差多流传出去一个。再说绿云丹再怎么节约成本,也不会降低到五十灵石之下一颗,你就看着买吧,丹方传出去也没有什么这,至少对于小弟子来说,实在用宗门发的筑基丹筑基不了的话,还可以从外面购买便宜一点筑基丹筑基嘛。”

  “你到是真好心。”苏锦瑟咬牙说道。

  “好啦,好啦,要是绿云丹真多了,我们再炼制其它丹药。你放心,云婧出品,必出精品。”对于这种低阶丹药,过关了黄金药王的日子某婧真心的在意不起来。

  以前这些低阶丹药的改良都是她手下的助手们做的,她也就给点改良意见。然后这种改良药方最后都会直接贴在药剂师论坛上,随便哪些小药店或是药剂师学徒们练习试手用的。

  若是赶上某些大药剂集团跟她签订了药方改良合约的,她才会主意自己保密然后也让助手们闭嘴,不要随便在坛子里面贴药方。

  苏锦瑟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云婧啊。就好似一个不知人家疾苦的大小姐,什么事情都想的太单纯,或许是太敷衍,不在意了。

  这药方……唉!

  真是一点都不会做人!

  她苦笑了一下。好吧,云大小姐根本不过心,那么这事儿还是交给她俩办吧。

  拿到丹方刚回到店铺的苏锦瑟就被俩宫的炼丹师给堵了。

  眼看着围着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都快把店铺的大堂都给堵满了。苏锦瑟赶紧道“丹方我已经拿到了,各位炼丹师请跟我到内堂,这里不方便说话。”

  于是围绕在她身边的炼丹师们一个个都激动起来,艾玛,居然真的有丹方。丹方出现了吔!

  明宵宫的灵丹殿经过了上次沈默之乱,其实剩下的炼丹师的资质都很一般,最厉害的也就是年纪大的俩位老人,他们大概觉得自己未来提升修为无望。于是都潜心研究丹药,丹方。平日里在其他炼丹师中也非常有威望。

  这俩老人都是三阶炼丹师,这已经算是俩宫除了郑少君外最强的炼丹师了。

  俩位老人,一位姓王另外一位姓侯,姓王的老炼丹师在郑少君不在的时候就负责管理整个灵丹殿。另外一位姓侯的老炼丹师自从重霄宫建立起来,就待在重霄宫主持灵丹殿的工作。

  这次绿云丹的出世,一下子就惊动了俩人。

  绿云丹丹方残缺的事情,那是众所周知,居然有人补齐了丹方,这可真是太让人惊讶了。尤其这种绿云丹居然还是出自明宵宫。

  这让二老迫不及待的就带着一群炼丹师冲到了自家的店里,寻苏锦瑟的晦气了。干嘛有了绿云丹的出世。还瞒着他们这些老人,这是防着谁呢?

  苏锦瑟哪里敢得罪他们啊,就赶紧把这种偏门丹药其实是自己云夫人给补齐的丹方,然后炼制出的丹药的事情小声说了。

  二老一听,眼珠子一转,就打起了丹方的主意。打着一群炼丹师围住苏锦瑟,就是想要看看丹方。苏锦瑟没有办法才去找的云婧。

  却没有想到,云婧那么大方,直接把丹方给扔出来了。

  其实二老也没有想到云婧这么痛快,他们还以为自己还得继续多努力努力呢。其实索要丹方这事儿,二老到也没有多想,毕竟都是魔宫弟子,而且又是低阶丹方。他们就是想借鉴看看,然后保证不外传。或许云婧这种补全丹方的思想能够帮助他们补全其它的丹方呢。至于说,能不能让云婧拿出丹方给魔宫用,这个一开始他们也没敢想。

  毕竟越是低阶丹药,越是暴利不是吗?

  第279章 天才炼丹师

  丹药铺子内堂,苏大美女被让到主位上。灵丹殿的俩位大老被让到主客一和主客二的位置上,其它的几个座位被灵丹内的几位很有威望的炼丹师给座了。

  其它的徒子徒孙就只能站着的份了。

  “苏大掌柜,你说的是真的,云夫人她真的打算让我们研究那绿云丹的丹方?”王老头吃惊和不确信的问。那可是丹方!

  苏大美女在众位炼丹师的瞩目之下,十分的无奈的道“我们家云夫人,你们也知道的,本身就是一个炼丹师,她又不少一个商人,只要丹药好卖,给她凑得起各种可用的材料就好。其它的她也不愿意插手。

  这绿云丹,我们家云夫人也说了,这种低阶的丹药的方子,拿给同门的炼丹师研究参详,谁爱要就抄一份,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绝对不能流传到宗门外面去。当然了,最好是也别流出明宵宫去!

  谁要抄一份丹方,或是打算研究这份丹方的必须得用自己的心魔发誓决不外流丹方。”

  苏锦瑟没有回来之前,就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应付这些炼丹师,这些宫内的炼丹师平日里一个个脾气就不甚好。骄傲怪癖,看不起旁人不说,除了炼丹,想要讨好的都难。

  可是一个丹药铺子自己以后总是要跟他们打交道不是?即使是灵丹殿的最高层愿意支持她,但是要这些低层的炼丹师们联合抵制她的话的,小磕小碰多了。她的生意也会受影响的。

  再说,云婧那人既然这次如此大方的给了方子,让大家随意研究说穿了大概也是看她的面子,毕竟她是她大师兄的双修道侣。这面子。她苏锦瑟一定要给用好,至少得让大家都好,这样以后云婧才不会觉得她是个专门刷情面不干正事的!

  她苏锦瑟必须得在云婧面前显得有用!

  苏锦瑟有左思右想,何不如将云婧在众位炼丹师面前塑造成以为高深莫测的炼丹大师!

  又朝一日让整个灵丹殿为她马首是瞻!

  苏锦瑟的话,让在场的炼丹师一个个你望我,我望你,情绪激动的不行。

  真给啊,这是真给啊!

  “云夫人的意思是只要我们发誓,就可以随意抄一份绿云丹的丹方去?”这个时候侯老都坐不住了,他积极出声道“莫非这份丹方真是云夫人给修补出来的?”

  云夫人竟然有这么高的炼丹造诣?

  “是啊。就是云夫人修补出来的丹方。”苏锦瑟赶紧给予肯定。

  “那云夫人到底是几阶的炼丹师?”侯老跟着问。

  “这个云夫人也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看夫人的炼丹水平应该是不弱,至少她给我的丹药,十分的畅销,不少用的丹药的人大都说丹药的品质极好。”

  这话到是不假。明宵宫内也有人购买服用了绿云丹,验证之后据说品质是不错。

  “其实之前也有一些传闻,说是云夫人的炼丹水平很高,但是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有相信。毕竟云夫人的年纪太轻了。”一个炼丹师需要大量的时间才提高自己的炼丹水平和出丹率,这绝对不是什么天赋就可以弥补的。

  所以大家都觉得说云夫人擅长的炼丹的人都是故意为云夫人造势,弄成一种有才的假象,图个好名声而已。

  “说起来。我是打算借鉴一下绿云丹的丹方,最近我一直都在研究另外一种偏门丹药参玉补元丹的丹方的修补。说来惭愧,我拿到这份残缺的丹方也有八九年了,一直都没有修补出来这份丹方。这次听说云夫人修补了绿云丹的丹方我是高兴万分啊!

  有了绿云丹的丹方说不定我真的能够研究出参玉补元丹的完整丹方呢!”

  苏锦瑟笑笑!谁知道呢!反正你愿意研究就研究去呗!

  “那我们也可以炼制绿云丹出售买?”有一个年纪小的炼丹师忽然问道。其实对于他们来说研究丹方什么都是假的,一份新丹方到了他们手里,学会丹方然后炼丹赚灵石对于他们来说吸引力更大。

  虽然这种想法实在不找苏锦瑟的喜欢。这其实是在直接破坏云婧独门的利益。但是云婧自己的都不大在乎,丹方都舍了,她也不好再阻止什么。只希望云婧是真的还有其他的底牌!

  “云夫人不大在意这份丹方,大家随意炼制。不要想要出手的话丹药的成品质量还是要保证的。”

  好几位年轻的炼丹师都笑了。

  不过等他们抄完了丹方,就有好几位立即哭丧了脸。这丹方是真的。炼制方法却不是那么简单。看这样,至少得二阶炼丹师才能够炼制这种绿云丹!

  呃……

  年轻的炼丹师很多人都才是一阶炼丹师,有些更还是炼丹学徒!

  “这种绿云丹不怎么好炼制啊?”其中一个圆脸的年轻炼丹师说道。

  “云夫人说,这种丹药严格来说,接近二阶丹药的一阶巅峰丹药,最少也需要一阶炼丹师才能够炼制。要是炼丹学徒的话,成功率会很低的。”苏锦瑟一脸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顿时有好几个小年轻的失望的垂下了眼。

  到是侯老自己抄了一份丹方后锁住眉头认真思考了一阵,就干脆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专门递送给了苏锦瑟。“苏大掌柜,这是我得到的参玉补元丹的残缺丹方,你能不能帮我拿给云夫人帮我看看。

  即使看了她这份补全的丹方,我也是完全没有补全我这份残缺丹方的头绪。可是我已经努力七八年了,我真是太想补全这份残缺丹方了。”

  另外一头,王老也同情的道“是啊,老侯研究这份残缺的丹方都研究影响了他的修行,这份丹方都成了他的执念和心魔。这让他最近十年来几乎修为没有寸进。他要是继续卡在筑基巅峰。就当真没有多少寿元了。”

  苏锦瑟的笑容当时就僵了一僵。

  “这……我……”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她怎么能给云婧转交,这个小盒子根本就是麻烦的代名词。

  可是其他的炼丹师也加入了游说的行列,说的侯老头极为凄惨可怜。根本就不给苏锦瑟开口拒绝的机会,而且苏锦瑟暗示的推拒他们更是当成没听见。

  反正他们是笃定了苏锦瑟根本就不会强硬的拒绝他们。

  最后苏锦瑟只能抱着丹方去见云婧!

  苏锦瑟一脸晦气的来到云婧面前,可把云婧惊讶了一次。“这到底是怎么了?那些炼丹师难为你了?不是已经给了他们方子随便让他们抄写研究了吗?”

  “婧婧,他们确实难为我了。看了你给绿云丹补全的丹方之后,那个侯老炼丹师又拿出了一个残缺丹方,想让你帮着看看,能不能给想法子补全。”苏锦瑟一脸郁卒的说道。

  “侯老炼丹师?”

  看着云婧疑惑的眼神,苏锦瑟又赶紧给云婧恶补了一次有关王侯俩位老炼丹师在灵丹殿的地位。还有这俩人的脾气性格!

  “总之,这就是俩位只关注炼丹的老炼丹师,平日里在灵丹殿内十分的有威望!”

  苏锦瑟的介绍。让云婧响起了自己的那位导师老头。

  于是她笑道“原来如此,那你把那个残缺的方子拿来给我看看吧!”

  苏锦瑟赶紧松了一口气,把一个小盒子递交给她“要是不能,我就回了他们。反正侯老炼丹师也是卡在这张方子上快十年了,都没有办法补全。再说这些古老的丹方。哪里是那么好补全的啊?”

  这个时候云婧已经打开了方子,一看方子云婧就失笑道“原来是这个方子啊,别的还真不好。这个补元丹我还当真知道。这个丹方跟灵乳补元丹我都研究过,在我看来还是灵乳补元丹的效果更佳好一些。方子上的药材都很相似。就只有血参换成石灵乳这一点不同。

  这样,我同时写给你。你直接给侯老送去就可以了。”

  噗,苏锦瑟刚刚入口的茶,差点喷出来。眼神囧囧的看着云婧。“你……会……?”

  “这方子真研究过。”就在俩多前研究的,当时她一直都在用无名药经上的方子搞研究。这方子上面也有。云婧利用她强大药方模型推导能力,研究的时候,更加研究过不少衍生的方子。那个灵乳补元丹就是衍生丹方。效果确实比参玉补元丹的效果。

  况且血参难得,也难培植。但是石灵乳却产量丰富,很多地方都有这种东西。虽然这种石灵乳的大多是在地下产出,奈何大多数的生灵界的地下都有这这玩意啊!

  而且后一种丹方对于玉芝这种价值奇高的药材的需求量也小,大约只需要前一种丹方的五分之一。这特么多能降低丹药的单位成本啊!

  在云婧看来,还是后一种丹方得她心意,也方便推广。

  云婧在给苏锦瑟抄写这种丹方的时候顺便也把自己的这种理念传授给了苏锦瑟。让她去告诉那个侯老炼丹师!

  苏锦瑟恍恍惚惚的就被她扔出了青莲殿,一直到走出青莲殿很远了她还没有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