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章再见巫师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只得以后再说了,现在也不可能跑去询问。

    随着引路的精灵,马龙等人通过平缓之处上了山崖。

    沿途种植着一棵棵橡树,大小不一。

    大树上多数开了树洞,精灵们直接便住在里面。

    也有在枝丫上搭建的悬空木屋,还有些如同人类般建在地上的。

    明明应该很凌乱的,但经过特殊布局后,错落有致,有着异样的美感。

    以马龙拥有建筑技能的眼光,分明看出这些都是经过大师规划过的。

    不管是树上还是树下的房屋,甚至是树洞,都是异常精致!

    简单原始的周边设置,非但不给人野蛮的映像,反而处处透着精雕细琢。

    “赶了这么长时间路,大家也累了,你们先住下来,休息一天,若是没有意外,明天母亲便会接见你们。”伊卡洛斯如此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们来做客,这是应该的。”

    正说着话,转过一拐角,马龙却是看到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

    心下一动,他想起先前所听到的讨论声,不由目光上移。

    对方穿着带兜帽的罩袍,这会儿却没戴帽子。

    耳朵不是尖的!

    不是精灵,是如同依莉雅般多代以后的半精灵,或者人类。

    马龙见过的半精灵很少,能够让他觉得熟悉的,那只能是人类。

    几年前的一道身影闯入他的脑海。

    那个杀了他祖父,又被他杀死报仇的巫师之王浮现在意识中。

    正要确认,对方却是转入树后,消失不见。

    想要追过去,又想着现在所处的地方,这里是精灵族的地盘,追上了又能如何!

    对方也不是一个人,动起手来,自己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若是祖父刚去逝那会儿,马龙肯定忍不住心中的仇恨,或许会不管不顾的冲杀上去。

    而今数年过去了,当年的的事虽时常还出现在脑海,感情却是远没有那么浓烈。

    他有着自己的追求,不是那种可以靠着仇恨过一辈子的人!

    制止了追上去的冲动,马龙心中却是不可抑制的想着对方出现在此处的意义。

    年前他在兽人大军中发现了巫师的存在,这会儿他们又出现在精灵族中,马龙就算是政治智慧不高,也能想到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怎么了?”见他神色不对,伊卡洛斯不由开口询问,他还以为是自己招待不周。

    “看见熟人了!”马龙仍是望着安哥拉消失之处。

    “熟人,你是说那些巫师吗?没想到你们认识!”

    “确实认识,不过矛盾不小,算是敌人。”

    “这样吗……”伊卡洛斯沉吟着道:“我明白了,那么你们便住另一边吧。”

    他带着马龙几人去了另一个方向,路上向他述说着自己所知道的消息,“说实话,他们具体的来意我也不甚清楚,我的年龄还没到能参加议事的资格。

    “平常我也不怎么关心这些,只知道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了,似乎在很久以前便与我们有了联系。领头那个叫安格纳……”

    “安格纳……安哥拉,这必定就是那人了。”马龙心头暗想。

    在一小排简单但不简陋的木屋前,伊卡洛斯停住了脚步,“就是这里了,你们恐怕不习惯住树上,所以我特意挑了这里,你们看怎么样?”

    “很不错!”马龙点头赞道。

    确实不错,至少很符合人类的审美。

    背后绿树成荫,门前视野开阔,远处便是偌大的平原。

    “喜欢就好。”王子指着身旁跟来的女性精灵道:“她叫西里丝,这期间就又她安排你们的日常,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她,如果想出去走走,她也可以当向导。”

    “你好!”

    “你好,西里丝,那么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

    就在马龙等人安排住宿的时后,山崖另一边,与马龙等人所居住的相似木屋中,也有人正谈论着他们。

    巫王安格纳与他的追随者们。

    他们大都穿着黑色罩袍,将面孔隐藏在兜帽中。

    “刚才的便是马龙吧?”

    “确实是他。”

    “也没见有什么了不起的嘛,我们都那么明显了,也没见他追过来。”

    “你可别小看对方,想想这些年我们有多少同伴死在它手里?”

    “这……”

    “行了!”一个高个儿巫师阻止了两人的争辩,他向巫王请示道:“既然马龙出现在这里,那王都裴城的行动是不是该开始了?”

    安格纳沉吟着道:“行动吧,趁着机会,将人早点救出来。”

    “是!”

    “可是……”另一位小胡子巫师迟疑着道:“其它人还没调开,不管是教尊还是安列克都不可小视,若是他们参与进来……”

    “放心吧,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先前说话的高个巫师道:“自从清除负面能量后,圣光对魔力远没那么敏感,等对方发现再赶到,我们行动已经结束了。

    “就算真的被他们一开始就发现了,只要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他们多半不会阻止,最多做些样子,暗地里还会大开方便之门。”

    说话间,他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他们对于王室可不像是嘴里说的忠心耿耿,你以为马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其中可是有着教尊的手笔。

    “而安列克,若是可能,当女王丈夫哪有自己当国王来的安逸!”

    “那马龙呢?为什么一定将其调开,他难道对王室就忠心了?”

    “你是不是蠢?”高个儿巫师翻了个白眼骂道:“那马龙和我们有仇,虽然每次交手似乎都是我们吃亏,但是一但被他知道,他绝对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呃……”那发出疑问的巫师气的脸上一阵青白,唇边的小胡子不住抽动,却是没人看见。

    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对方实力、地位都比自己高,再说自家确实问了个蠢问题,被骂蠢货只能忍着。

    “好了!”巫王开口,语气淡然,却自有威势,成功制止了下面的谈论,“就按计划实施吧,小心些别出什么意外,我们现在摊子铺得太开,损失不起人手,这也是我不同意现在对马龙动手的原因,忍一忍,等我们的事情成了,到时便不惧任何麻烦!”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