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往事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还未进家门,沙拉便高声喊道:“母亲……我们回来了”扭动着身子,从父亲怀里跳下,快步往屋里跑去,边跑边喊:“哥哥也回来了……”

    “母亲!”

    “马龙……”瑞拉眼含泪光,张着双手迎了出来。

    给了母亲一个拥抱,马龙轻声安慰道:“……我回来了”

    马丁也从屋里出来,抽着烟,静静的倚在门边,没说话,只是看着一家人的眼神满是温情……

    “爷爷……”马龙松开紧抱的母亲唤道。

    “回去再说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母亲搓着眼角道:“对……对,回家再说。”

    说着话,牵着马龙的手进屋。

    “我先去洗个澡,路上小妹都嫌弃我了……”马龙进屋后笑着道。

    “对……是该洗洗风尘,沙拉,去帮你哥哥找衣服,我去弄点吃的,马龙肯定饿了……”说话间瑞拉已经进了厨房。

    马龙并没有拒绝母亲的安排,安心的享受着家庭的温馨。

    等小妹找来换洗的衣服,马龙立马去了澡堂,多久没洗澡了?

    足足洗了半小时,才将自己打理干净。

    换好衣服,只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都轻了两斤!

    母亲已然备好饭食,热面包,肉排,香肠……有现做的,也有提前准备好的。

    现在并不是用饭的时间,午饭晚了,晚餐又早了些,不过马龙确实饿了,甩动腮帮开吃……

    一家人都坐在桌上,马龙边吃边述说着这次的经历。

    “……在森林外……袭击……城堡里……三名骑士……求援……献祭……晋级骑士……恶魔……”

    马龙述说着这段时间经历的种种,也没多少隐瞒。

    听道惊险处,一家人不时发出阵阵惊呼。

    只祖父一直静静听着,抽着烟,即使听到有关自己的事情,也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神似乎更深邃了……!

    小妹时不时问些问题,打断马龙的话语,她太好奇了。

    直到说完,祖父才起身道:“马龙到我屋里来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看着马丁招呼马龙进屋,马文起身道:“父亲……”

    祖父打断父亲的话道:“只是确认些事情”,说话间摆摆手径自进屋。

    马龙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也跟着进了里屋,轻轻的把门关上锁住。

    祖父既然将自己单独叫进来,自然是不想家人听见……

    锁好门,转过身,一道黑影挟着尖啸直奔面门而来。

    眼神一定,马龙看清来势,却是祖父五指并拢,以手代剑,直刺过来。

    剑势凌厉逼人,剑劲撕裂空气,恍惚间马龙以为见到的是“攻杀剑术”。

    左小臂往外一架,将其挡开,右手自然握拳提起,终究没有轰出去。

    “祖父不会害自己……”正犹豫间,马丁已然收手。

    “果然是骑士了,还是自主晋级的!”爷爷欣慰笑道。

    看得出来他很开心,长久以来没有表情的脸上,难得挂起了笑容!

    原来是试我的身手,马龙轻舒口气问道:“爷爷,什么是自主晋级?”

    祖父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反问道:“你觉的骑士修行的法门是哪来的?”

    “不是骑士总结出来的吗?”马龙并没修习过骑士的法门,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本能的回答。

    “那总结出方法的骑士呢,他又是哪来的方法?”

    “自创的?”马龙想到前世小说中的武功。

    爷爷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又问道:“你觉的是先有骑士还是先有训练法?”

    马龙想了想道:“训练法吧!”马龙不确定的道:“可能是巫师、神明,也或者其他存在创出来的。”

    “一看你就没了解过骑士的历史”,爷爷摇头道。

    “坐下吧,我们慢慢说。”说话间坐在床头,将另一边让出来,马龙也跟着坐下。

    “训练骑士的方法,是最初的骑士根据自身的情况,总结创造出来的。”

    “那最初的骑士呢,又是怎么来的。”马龙好奇的问。

    “骑士最初和巫师一样,是靠觉醒的。”

    马龙被这个答案惊到了!

    “骑士不靠训练吗?”

    “自然要训练,不过没有具体的训练方法,觉醒的几率太低了,就有骑士跟具自身能量运转,反推出训练骑士的方法。”

    马龙有些急切道:“那通过觉醒成为骑士和训练成为骑士有区别吗?”这才是马龙关心的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有没有后疑症?

    自己有面板,就算有问题,也不大吧?他不自然的想。

    “自主觉醒的自然更强。”爷爷肯定道。

    马龙安心了,看爷爷的反映也不像有问题的样子,真是瞎担心!

    “修行法门是觉醒者逆推出来的,通过文字描述,……你知道真实和描述出来的终究有所区别。

    而且,并不是谁都能毫无私心,会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教给别人,所以各家族的修行方法都不全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骑士修行的方法是存在偏差和缺漏的。”马龙感慨道。

    祖父点点头轻“嗯”一声算是赞同。

    了解了骑士有关的东西,马龙又问:“那三十年前……”

    不等马龙问出,祖父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感叹着开口道:“那事情大概四十年前开始的……”

    “能说说吗?”

    祖父似乎陷入回忆,语气悠远道:“大概四十年前吧,北疆野蛮人通过大峡谷入侵北郡。

    没见过的人,永远也不知道,那样的场面有多可拍。

    破坏、杀戮、以人为食,野蛮人无恶不做!”

    “更恐怖的是他们的实力,个子最矮的身高都在两米以上,三个野蛮人就能战胜一名骑士。”

    “嘶……”马龙倒吸了口凉气,惊声问道:“那野蛮人有多少?”

    爷爷声音苦涩道:“成千上万!”

    “让人心凉的是,眼见不敌,北郡贵族居然集体跑了。”他的声音充满愤恨,与无奈。

    缓了缓,祖父又道:“就这样,北郡人口十不存一。

    逆境中有人选择了逃避,也有人选择了反抗……”

    马龙没有打扰,静静地听着爷爷的诉说。

    “绝境最是锻炼人的,反抗中有人觉醒了,有人成为巫师,一部分成了骑士。”

    “我本是北郡的一名士兵,成为骑士也是在那时候。

    如果可能,我宁愿不觉醒,也不想有野蛮人入侵!”他的声音带着呜咽……

    马龙从来不知道像祖父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有哭的一天,在映像中他从来都是万事不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