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5章谈判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呜……”

    安列克一声呼喝,持剑向马龙刺来,剑锋突破空气,发出尖锐鸣响。

    望着直刺过来的长剑,马龙不由挑了挑眉,心中有些异样。

    对方这动作看似要救人,可时机却选得太好了些。

    攻势虽然迅捷,却完全足够马龙先将凯特琳抹了脖子,再举剑相迎。

    面色虽然焦急,但通过对方肌肉绷紧程度来看,他没用全力。

    这些为作虽然隐晦,一般人看不出来,却没法瞒过在骑士一途走在所有人前头的马龙!

    不知是不是错觉,安列克似乎想要凯特琳去死!

    这真是个重大发现。

    马龙心思电转间,却是有所考量。

    右手长剑消失,却是被其收入了空间。

    而后顺势一揽,却是将插于地上的蟠龙戟一把操在手里。

    带着金属手甲的左手却是同时抓住凯特琳的脖子,往近处一拉,便堵住了长剑的必经之路。

    安列克心下一惊,却是陡然收剑。

    女王可以死在任何人手里,却不能丧命于自己剑下,即便误伤都不行!

    马龙却趁着对方力量转换的瞬间,口中暴喝一声,长戟高举,一记攻杀轰然劈下!

    仓促间,安列克举剑相迎,却又哪里挡得住。

    哐当一声巨响,剑戟相交,宝剑倒卷而回,拍在胸膛上。

    整个人被劈飞出去,又滚进那侧门里。

    若不是手中神兵坚固,挡住了锋刃,直接就丧命于此了。

    事情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从安列克出声杀来,再到受击退回,整个过程连一个呼吸都不到,但却决定了两个高手的胜负。

    其它人甚至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到事情结束了,才回起刚才似乎有谁想要救人来着,结果被打回去了!

    凯特琳原本是满怀希望的,自己丈夫的实力她也知道,原本觉得和马龙相比就算有差距,也应该不大才是,哪里想到一招就倒!

    心中失望几乎都挂在脸上。

    只有马龙知道,其实安列克也不是真的就这样不堪。

    确实他整体实力是比不上马龙,但是一招就分出胜负,还是在于对方经验太少。

    心思太杂,又遇到凯特琳的事,想法太多,被打了过措手不及!

    “告诉我父母在哪?”

    马龙捏着女王的左手不由紧了紧,他快没耐心了。时间托得越长,变数就越多!

    “咳、咳……”凯特琳觉得脖子上似乎卡了只铁钳,呼吸困难。

    自己身为女王,居然被人这样如同小鸡般捏着脖子,她心中耻辱感更甚!

    “咳……有本事……你杀了我……”

    马龙沉默了,他却实不敢就这样将凯特琳杀了,那样或许永远不知道父母被那些人挟持去了哪里?

    即便能找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那你不要怪我?”马龙先将她脖子上的手松开。

    就在凯特琳以为对方服软的同时,却是肩膀一紧,又被抓住了。

    “你想干什么?”

    不只是她,便是大殿中的幕僚及侍卫也是终于反应过来,大声呼喝,“贼子你要带女王陛下去哪里?”

    却是马龙五指如勾,扣住凯特琳肩膀,直接往外面走去。

    她自然不会心干情愿,却又哪里挣得过。

    甚至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不只是一动就整个肩膀疼得厉害,万一将衣服撕烂了怎么办?

    “放开女王陛下……”

    几排侍卫堵住去路,不让马龙通过,却又投鼠忌器的不敢向前。

    马龙每走一步,他们便退一步,即是怕伤了女王陛下,同时也被马龙杀怕了,外边上千具尸体还摆在那没人收拾呢!

    安列克再次从小门出来,有些狼狈。一手持剑,一手捂着胸口,唇角还带着血迹,隔着一段距离,亦步亦趋跟着二人移动。

    “你要带我去哪里?”凯特琳反抗不得,面带寒霜问道。

    马龙一边往王宫外走,一边警惕着四周,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听了她的疑问,面无表情的回道:“你让人绑了我父母,我也将你绑回黑石领!”

    “你……”凯特琳柳眉倒竖,却是没能骂出来。

    却见二人前方侍卫从中间向两边不断退开,露出一条道来。

    宫外,一队神殿人马正极速进来。

    领头的正是教尊冕下,其身旁跟着诺丁顿等几位大主教或者主教,都是神殿在王都的上层人物。

    “马龙圣骑士!”

    站于两人身前不远处,教尊带人当先向马龙行了教友相见的礼节。

    马龙却是将手中蟠龙戟一横,戟刃架在凯特琳脖子上道:“情况特殊,情恕在下不能行礼了。”

    教尊只是点点头,语气平和的道:“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放开女王陛下,由我作个中间人,为你二人说和怎样?”

    马龙坚定的摇头,冷笑道:“不是信不过您,而是我对这个女人没信心,除非她能先说出我父母的下落。”

    “让我来作这个人质如何?”却是安列克眼见自己所想恐怕一时难以实现,又转变了目标:“大公也是大名鼎鼎的英雄人物,何必为难一个女人?”

    马龙只是决绝摇头,也不说话,更懒得去想安列克的心思,他现在只想尽快获取父母的信息,不想再添便数。

    教尊见劝说马龙不通,又对凯特琳行礼道:“还望陛下能说出马龙家人被囚何处,也好解了这次纷争!”

    女王有些犹豫,她也真怕被马龙给抓去黑石领囚禁起来。

    如果是其它人,有教尊、有安列克,还有一队神殿骑士及众多宫庭侍卫在此,凯特琳并不觉对方能做到。

    但她刚才亲眼看见自己丈夫连马龙一招都接不住,这会儿若不是神殿势力过来,有牧师为其施展治愈术,恐怕站都站不直,而自己也早就被虐走了。

    在暗骂对方无能的同时,她也在为自己未来担心,要不借着这梯子下来算了?

    想着如今的局面,凯特琳的理智也回来了些,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重要的是如何阻止损失扩大!

    于是在安列克与教尊的劝解下,她招来一名幕僚,说出一个地址。

    那是离黑石领不远的一处地方,一名贵族的城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