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1章投奔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依莉雅是孤儿,从小被神殿收样。

    诺丁顿大主教便作为女方家长到场,不过带的人好像有些多?

    还有北郡一些贵族也来了,倒是王室无甚表示,显然被马龙得罪的太惨,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再做!

    …………

    一整天的迎来送往,马龙脸都笑抽了,这些琐碎事情简直比与一支军队死命拼杀还累。

    好在有着约翰等几人帮忙,要不然真的难过了。

    这些年父母也算见过世面,突然发生的大事处理不了,招待客人还是没问题,为马龙减轻了不少负担。

    结婚是大事,一对新人于神殿内,在众人见证中许下了相守一生的誓言。

    那一瞬间,马龙心灵受到触动,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了一生的伴侣,不再是漂泊无依!

    日后累了、乏了,可以有个心灵港湾,以供休整。

    两人对视,皆能看出对方眼中的甜蜜。

    今天的新娘格外美……

    宣誓在一众亲友的欢呼祝福中结束。

    而后一群人蹙拥着一对新人,回了城堡。

    这是一个结合两个世界特色的婚礼,有些不伦不类,却是马龙特意为之。

    他终究不想磨灭自己前世的痕迹!

    回了城堡,这里早已摆上宴席,有歌舞团队演练节目,也有下属们的诚心献艺。

    欢欢闹闹中,杯来盅往。

    马龙来者不拒,酒到杯干,他也不怕喝醉。

    一天劳累下来,虽然疲累,却也开心。

    这本就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天色渐晚,马龙送走了四方宾客,热热闹闹的一天就过去了。

    最后,大主教临走时郑重对马龙道:“过两天我来找你谈谈。”

    “是有什么事吗?”马龙皱眉道,他今天就发现有些不对,神殿来的人似乎太多了些。

    “过两天再说。”

    “好!”马龙也没多想,一口便答应下来。

    现在确实不是想其它的时候……

    夜深人静。

    新房中。

    一对新人安息……

    第二天,马龙少有的起得晚了些。

    以前每天早上起来习练技艺的习惯,今天也打破了。

    不过,他转过头,看着身旁仍旧熟睡的美好容颜,心头一阵安宁。

    从今以后,这就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人儿。

    马龙就这样侧头安静的看着。

    朝阳斜照,她白皙细腻的面庞似在发光。

    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已然醒转。

    睁开眼来,见着马龙痴痴的望着自己,不由会心一笑,责怪道:“怎么不叫醒我?”

    两人穿衣起床,收拾了凌乱的床铺。

    沾着点点艳红的床单被她收敛起来。

    下了楼,二人为父母奉上一份早茶,这个结合两个世界,融汇古今中外的仪式便算成了。

    从今往后,所有人便都承认依莉雅属于这个家庭的一员。

    以前她就是城堡里的常客,到没有什么不自在,很轻易的便融入进来。

    马龙难得过了几天安身日子,什么事都不去管,两人整天腻歪在一起。

    手下们也是有眼色的,这两天也没拿事情往跟前凑。

    数天后,马龙才开始处理领地事务,着人将诺丁顿大主教请来。

    “坐!”城堡中一个不大的房间,马龙倒了茶水邀请道。

    茶是巫师们发现的,饮用之后有清心宁神的功效,很适合作为冥想的辅助品。

    “那天你说有事情找我谈,到底是什么?”

    两人相识多年,关系也算的上密切。

    马龙能走到今天,少不了大主教的帮扶。

    互相也都足够了解,他也没有搞些虚头巴脑的,直奔主题。

    大主教端起桌上的热茶,轻茗一口道:“我这次是来投奔你的。”

    马龙问的直接,他答得也干脆。

    只是其中内容,却是如同一道霹雳闪电。

    大主教似语气平淡一句话,却让马龙有些回不过神,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意思?”他有些不可置信。

    不是马龙大惊小怪,实在是这话太过惊人,其内隐含的信息量更加不小。

    “王都出事了!”诺丁顿也收起了那种装出来的淡然,一脸凝重道:“那里不安全。”

    “什么事能够牵扯到你身上来?”马龙皱眉道。

    这也是他听说诺丁顿过来投奔而异常吃惊的原因。

    要知道作为神殿大主教,即便是在王都,那也是有数的大人物。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人会来投奔自己,马龙可不相信是因为有什么王八之气。

    他在这边干了十几年,也没遇到过什么人才前来投奔的,要来也不会等到现在。

    肯定是其它地方过不下去了才来的。

    “凯特琳被囚禁了!”

    又是个惊天的大消息,作为女王都能被人囚禁起来!

    不过山高皇帝远,这和黑石领关系不大。

    “果然是报应不爽,先前囚禁自家兄长,这转眼就被别人囚禁了。”马龙无所谓道:“那么现在王国主事人是波纳?”

    “波纳已经死了,现在是安列克主事!”大主教的话再次出人意料。

    “死了?”

    马龙想及当初对方的威势,没拿古尔丹之颅的沙拉完全不是对手。

    即便他自己,遇上了也得小心应对,一个不慎,恐怕就会阴沟里翻船。

    这样强的一个巫师说死便死了?

    “怎么会这样?真死了?”要知道在大巫师自己的地盘想将其杀死,那难度之高,简直难以想象!

    无论如何,马龙都有些难以置信!

    “应该是死了,反正他再没出现过。”诺丁顿似乎也有些不确定。

    神殿与巫师交锋多年,可以说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对方的难缠。

    “到底怎么回事?安列克实力也不弱,有谁能在二人联手的情况下杀死其中一个?”马龙忍不住问道:“还有,怎么会牵扯到你?莫不是你干的?也不对,即便你也没那个实力!”

    马龙很事不解,谁有那么强的力量?

    安格纳!

    也不可能,如果巫王出现在王都,还与人交战,神殿绝对不会坐视。

    即便现在巫师因为摆脱负能量的影响,不再受神殿追杀,但双方之间的仇怨也不是那么容易了结。

    还有诺丁顿,即便王室出了差错,也不该牵连到神殿大主教才对,到底是什么原因?

    马龙满心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