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6章千年之后的再遇

作品:带着面板穿越了

    接下来的日子,马龙便在中州城安了家。

    这里本就是他最熟悉的地方,虽然千年过去了,早已变得陌生。

    但魔法作用下,有些建筑还是保留了下来,并且持续发挥作用。

    比如说学院的一部分,再比如说王宫。

    马龙并没有去王宫的打算,虽然作为王国的创建者,但千年过去了,他不会天真的认为与现在的当权者能扯上什么关系。

    他的出现除了给王国代来不安定之外,不会改变什么。

    世界和平,每日看看书,然后列行的感应法则是马龙必做的事情,这也是他喜欢的日子。

    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后,还能这样平静的过轻松日子,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惊喜。

    当初舍死忘生的追求力量,为的不就是现在的生活?

    这本就是他的追求!

    只是作为曾经拥有神明力量又失去的人,现在虽然不弱,但与当初却是没有多少可比性。

    马龙心头不是很痛快!

    但法则这东西偏偏不是好领悟的东西。

    所谓法则,说白了就是世界运行的规律,那种水往低处留,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道理。

    看起来并不复杂。

    但是要将其深层次的原因弄明白,并且牢牢掌握在手里,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句难如登天其实马龙觉得登天还容易些。

    信仰封神不容易,但相对来说,只要机缘到了,跑到风口上,即便是头猪都有成事的机会。

    即便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凡人,聚集了过多的信仰,受天地赐予,也能够凝聚神格,执掌法则。

    但法则封神不同,一切都需要自己出力,从无到有的去感悟,将所有道理搬来了、揉碎了搞得明明白白,然后吞进肚子,烙印在身体灵魂上。

    而这一点,凡人实力顶峰是基础条件,也就是现今所说的传奇境界。

    这一关就拦住了绝大多数的存在,别看现在赛里斯全员拥有骑士体魄,即便有些个先天不足的,也有药剂补充。

    但是真正能将实力推上传奇顶峰的人在却少之又少。

    即便是范围扩大到整个大陆、整个世界,这数量也不大。

    从比列来说,九牛一毛都没法形容。

    能够成为传奇顶峰,只是先决条件而已。

    知不知道法则,又能不能发现法则,就算发现了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能不能在死前凝聚出来,又能聚集多少?

    一个个关卡,让千年以来本就不多的寥寥数十位传奇巅峰的存在没能走出那一步。

    当然,一切难度都是对其它人来说的。

    对于凡人,即便传奇层次属于巅峰,那也任旧是凡人。

    法则属于虚无的存在,无形无质的看不见摸不着,要想把控,全靠机缘运气。

    但是对于马龙来说,这一切都不成问题。

    或者说,对于当初封神成功的人来说,这第一步都不是问题。

    信仰封神,为众生认可,天地封赐,但那终究是凝聚法则,形成神格,众神都经历了那一过程。

    或许对于怎么成为法则神不了解,只要醒过来,他们会本能的再次开始凝聚,至于最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那就看各自的思想手段了。

    马龙清空自己的思绪,整个人处于一种清醒的迷蒙中。

    世界运转的规律在他面前解开神秘的一角。

    光、热、辐射等等独特的世界成份在他心间徘徊。

    一点点法则在他的主导下由无形转为有形,与自身融为一体。

    身躯在变得强大,灵魂也更为凝聚。

    这和信仰封神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个是受众生影响,天地所赐,当众生不再祭拜时,天地便收回了自己的权柄。

    而现在,马龙的一切力量都是自己修行得来,将不再受环境影响。

    当初是太阳神,马龙接触过相关法则,即便没能全部明白于心,但多少有些底蕴。

    现在凝聚起来,比想像中的容易。

    一夜修行,颇见成效。

    像个普通人一样,用过饭后,马龙去了自己工作的地方,图书馆。

    照常的拿出一本书来,细细阅读,沉浸在文字的海洋。

    一阵脚步声传来。

    虽然没有抬头,并且距离也还远,但马龙知道,对方冲自己来的。

    自己在今时认识什么人吗?

    他心中有些疑惑,这脚步声也略显熟悉。

    马龙抬头,看见来人之后,不由一愣。

    “安格纳!”

    虽然面容多少有些变化,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曾经的巫师之神。

    “你就是中州学院的校长?”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学院资料的时候,对图片上的面容感到熟悉而陌生。

    对方习惯性的改变了面容,只通过相片,马龙也认不出来,但是真身到了他面前,便没法藏了。

    安格纳也没想藏。

    “我也没想到太阳王会跑到这里来当一个图书管理员?”说着他还环视了一圈,将图书馆整个打量了一遍。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但外界所有人都似毫无所觉。

    若是有人能细细品味其中的内容,必定心中震惊!

    可惜一层无形的结界已经将这一切割裂开来。

    安格纳并不忌讳,也似无丝毫防范,缓步行至马龙对面,坐了下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起来异常真诚:“好久不见!”

    马龙点点头:“好久不见!”

    算算时间,足有千年!

    “你什么时候醒的?”

    “近百年了!”安格纳有些感慨,“当了几十年的校长。你刚醒?”他又反问。

    “嗯!”马龙再次点头。

    “那对于你来说,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他语气有些唏嘘,突然转问道:“当初是你做的?”

    “是。”马龙知道他问的什么,无非就是所有神祈突然沉睡的原因。

    知道对方从历史上知道了自己的一些安排,必定看出了什么,马龙也没有否认。

    “为什么这么做?”安格纳语气有些激动。

    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马龙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想法,看起来并不是生气,而是即将面对什么足以动心的诱惑。

    “只准你们来我赛里斯搞破坏,就不准我报复回去?”他反问。

    “不,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