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十九章 地道战!(中)

作品:落地一把98K

    事实上,刘子浪他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这场比赛sexypig坐镇p城,亲自在第一线指挥。

    虽然开局的时候韩国队众人为了发育,也有不少跳了p城周围的野点和龙门客栈以及学校那一带。

    不过在发育过后,他们早就在sexypig的指挥下迅速入驻p城,所以刘子浪他们这波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烟雾那边过来的只是东南角的韩国队,还有其他方向的韩国队选手也绕路朝着空投坠落的地道壕沟包围了过来。

    斗鱼演播室里。

    “嘶!感觉vic他们这波托大了啊,侧面又有人过来了。”

    “主要是韩国队这场真的太稳了,第一波毒还没刷就五十人抱团,一点多余的发育时间都不给,估计vic和韦神他们也没想到这一点。”

    “不过现在他们有壕沟作为掩体,真要打地道战的话,说不定也还有机会。”

    “噢!烟雾这边已经交上火了!”

    伴随着解说的惊呼,场上的枪声一下子变得激烈了起来。

    双方的首次正式交火,韩国队那边显然是踢到了铁板。

    要知道,刘子浪和韦神可都是这次pcpi即将参加德国pgi世界赛的两个种子队队长,对方却只是几个娱乐主播。

    仅仅是转眼的功夫,烟雾里几乎冲出来多少韩国人,就被打趴下了多少。

    这波人中只有极少一两个“幸运儿”见势不对,再出烟的第一时间就及时回头才逃过了这一劫。

    不过刘子浪和韦神两个小队这一波刷屏,却是也将队伍信息也暴露了出来。

    p城中间的三层小楼,sexypig正在语音中安排着p城四周的布防,以及调人去围剿城南过来进入地沟的那两队抢空投的。

    毫无预兆地...

    他不经意间一瞥,刚好看到了右上刷过的刘子浪id,额头青筋猛然一下子突起,心脏不自觉地加快跳动了起来!

    是他!

    呼!

    不行不行!

    很快,sexypig又冷静了下来。

    这场比赛他们的目标在求胜,万万不能再意气用事了。

    毕竟如果连这场比赛都输了的话,那他们就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没了。

    而且经过了前两场比赛的失利,sexypig赛后总结了下,很快发现刘子浪这个祸根很多时候都是主动去搞他的时候出的事情,导致节奏一崩再崩,比如第一场的g港,第二场的皮卡多...

    所以这场比赛sexypig决定采取“一视同仁”的对策。

    你强任你强,清风拂山岗,绝对不搞什么特殊对待,派人围剿之类的。

    这样的话...

    那家伙总没办法搞事了吧?

    冷静下来之后,sexypig立刻在团队语音中指挥道:

    “南边剩下的人不要急,等侧翼的队友就位帮你们骚扰架枪的时候再上,p城其他位置的队伍原地待命,守好自己要盯的方向就行......”

    听到sexypig有条不紊的指挥,直播间的众人纷纷点头应是。

    同一时间,地道壕沟。

    哐当!

    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

    下一刻,只见趴在地道的两队人中各有一人忽然爬起身体,脚步飞快地朝着空投箱冲刺了过去。

    不出意外,这两人自然就是刘子浪和韦神了。

    狭路相逢智者胜!

    但这一次,两人都是智者。

    只见双方跑着跑着,手中竟是同时滑出了一颗震爆弹,甩手就朝着对方扔去。

    砰!

    砰!

    震爆弹砰然炸开,耳边顿时传来了一阵被拉长的嗡鸣声!

    而在这一瞬间,两人竟是同时一个转身背闪,极限无比避开了震爆弹的致盲效果。

    导播镜头给到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见状都看得一阵目瞪狗呆!

    “这特么...是友军?”

    “啧啧,我一直以为只有vic这家伙狡猾,没想到韦酱也很滑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韦酱这是久病成良医,被vic给硬生生地坑出来的。”

    “噗哈哈,这话我怎么听出了一股子莫名的辛酸...”

    “......”

    直播间的水友正唏嘘韦神的蜕变。

    地道壕沟里的两人已经从左右两侧,像是一阵风般接近了那个空投箱。

    哧溜哧溜!

    “哈哈!成了!”

    下一刻,只听韦神一声大笑,手中多了一把墨绿色的aw

    这波刘子浪虽然手速不慢,但他空投箱的距离终究是相对远了一些。

    两人看似一起到空投旁,但实际还是韦神快了一步,所以空投箱物资列表最上方的awǪ然也就被他捷足先登了。

    但刘子浪倒也不是一无所获。

    韦神这会儿早就认出了隔壁的刘子浪,忍不住扬起手中的aw܌微微咧嘴道,“怎么样?我的手气可以吧?来!瞅瞅,别客气。”

    “我客气个啥。”不料刘子浪却微微一笑,“你倒是上弹啊。”

    上弹?

    韦神心中蓦地“咯噔”一下,有种不妙的预感。

    几乎是下意识的...

    他按下了r键上弹,结果耳机中却传来一阵空响。

    韦神立刻打开背包一看,脸上顿时傻眼了!

    我的马格南子弹呢?

    那么大俩坨的子弹,刚刚还在这,我明明给它划拉进包里了啊!

    要知道,刚刚为了抢aw܌韦神可是连下面的医疗箱什么的看都没看一眼。

    他心中正懵逼之际,忽然想起刘子浪的话,立马反应了过来,嘴里有些气急败坏道,“卧槽!是你!是你个比抢了我的子弹。”

    “这话怎么说的那么见外。”刘子浪挠了挠屁股,笑吟吟道,“咱们那是拿,不是抢。”

    原来刚刚韦神虽然“划拉”是“划拉”了,但他舔完awЎ刘子浪却反比他快了一步舔到了子弹,因此韦神的对着马格南子弹的两次划拉自然也就成了无效操作。

    韦神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看了眼自己手里的aw܌他嘴角忽然复又微微扬起,“你有子弹有什么用,这样吧,咱们来py一波怎样?”

    “py?”刘子浪愣了下。

    “你给我十五发子弹,打完后我枪给你。”韦神干脆地提议道。

    “那我只打五发啊。”刘子浪老脸一黑。

    “枪可是我的。”韦神丝毫不让,像是吃死了刘子浪。

    熟料两人正说着,地道壕沟的另一头冷不防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

    砰!

    一发狙击子弹转眼划破数十米长的壕沟,快若电闪地破空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