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章 牛、奴隶和白雪公主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埃芬博德还yù再次蓄力发出黑暗魔球,但见一道紫金sè光芒迎面飞来,他惊慌失措,急忙展翅向一旁闪避。可翅膀受伤大大影响了他的灵敏,那紫金sè的光芒如同一条灵蛇般急速而来,正中他的面门。

    埃芬博德大叫一声,便直挺挺地从空中坠落,高空上的山风竟然把他的身体吹落进了那道绝壑之中。至此,比尔帝国为抓获伊莎贝拉所派出的飞行jīng英----人面鹰族部队,全军覆没。

    悬崖上空的伊莎贝拉没有去看那只“苍蝇”是如何被黄炎shè杀的,她此刻紧紧地搂抱着黄炎,搂抱着这个打开她心扉的男人。生命也许就此终结,哪怕只剩下是万分之一秒,伊莎贝拉也想抱着这个黄种人一起渡过。相识虽然短暂,但与这个黄种人相处的一点一滴,已经深深地铭刻在了伊莎贝拉的心中。测试文字水印8。

    凛冽的寒风从身边呼呼掠过,脚下的绝壑深不见底。蔚蓝的天空,四处的银白,把这黑暗的绝壑映衬得如此可怖。但伊莎贝拉紧紧地抱着黄炎,心中无所畏惧。此刻,幸福、甜蜜充斥着她的内心,哪怕这些幸福和甜蜜,也许会非常短暂,伊莎贝拉也觉得无怨无悔。

    黄炎对于身后伊莎贝拉此刻内心的感受一无所觉,他紧张地注视着前方。下面的绝壑,绝对不能去看,徒增恐惧而已。

    黑子不愧是变异的森林黑牛,强大的腿部力量,极快的速度,使它即便驮着两个人也能高高跃起。在狼骑们的呼喝声中,它竟然真的越过了那道十几米长的绝壑!

    黑子的四蹄刚一落地,重心再也无法维持平衡,眼看就要摔倒,黄炎赶忙转身抱起伊莎贝拉,向一旁翻滚过去。测试文字水印7。如果让体型已经相当庞大的黑子压在身下,那可就不妙了!

    这面的山顶,平坦的地方极少,巨大的惯xìng使得两人一牛直往山下滑去。黄炎把伊莎贝拉搂在怀中,双手护住她的头部,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从山坡上就翻滚了下去。

    好在山坡平缓,树木不多,但惯xìng还是使得两人在山坡雪地上不停地翻滚。而且,在刚才的战斗中,黄炎身上沾了不少兽人的鲜血,粘稠的血液竟然又沾起了地面的积雪,越来越多,到最后,黄炎和伊莎贝拉竟然被积雪裹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雪球。

    雪球从山坡上一直滚了下来,越滚越大,直到碰上一大块山石,那雪球才分崩离析。而黄炎和伊莎贝拉被那山石挡住,也停止了翻滚。测试文字水印4。

    率先从连续翻滚中清醒过来的黄炎赶忙拉起雪堆中的伊莎贝拉,焦急地问道:“公主殿下,你怎么样?”

    浑身都是雪的伊莎贝拉睁开双眸,眨着水蓝sè的大眼睛,说道:“好玩儿。”

    黄炎哭笑不得,说道:“没事就好,快抖一抖身上的雪吧,您现在可真的是白雪公主了呢!”

    “白雪公主是谁?”伊莎贝拉困惑地问道,但看见黄炎也浑身是雪,这才反应过来,她掩嘴笑道:“你不是也一样吗?我是白雪公主,那你就是白雪王子!咯咯!”

    黄炎一边拍打、抖落着身上的积雪,一边笑道:“白雪王子我可不敢当,你见过奴隶出身的王子吗?呵呵。不过真的有白雪公主呢!”

    “哦?快给我讲讲,她为什么叫白雪公主啊?难道跟我一样浑身是雪吗?”伊莎贝拉感兴趣地问道。测试文字水印1。

    “呵呵,并不是每个人浑身是雪就叫白雪公主。。。。。。不过,她跟你一样漂亮呢!有时间我再给你讲她的故事,咱们快去看看黑子怎么样了吧。”黄炎笑着说道,然后便去找寻黑子。

    伊莎贝拉见看着黄炎的背影,撅起小嘴,气呼呼地自言自语道:“哼!难道还有人跟我一样漂亮吗?”

    在不远处,黄炎找到了黑子。黑子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来,却怎么也不能起身。黄炎赶忙跑上前去,试图把它扶起,可黑子还是无法站立起来。

    “公主殿下,快来看看黑子!”黄炎高声喊道。

    伊莎贝拉见黑子倒地不起,这才忘记恼怒,急忙跑了过来。测试文字水印3。她细细查看了一下黑子,没有见到什么外伤,腿部骨骼应该也没什么事。困惑下,她还是在黑子身上施展了治疗魔法,然后又和黄炎一起试图扶起黑子,黑子也着急地“哞哞”直叫,可就是无法站立起来。

    “黑子这是怎么了?好像没什么伤啊,怎么就是站不起来呢?”伊莎贝拉不解地问道。

    “让它再躺一会看看,公主殿下,您也别再耗费魔力了。”黄炎说道。

    “那好吧。黄炎,你快给我说说,那个白雪公主真的那么漂亮吗?”伊莎贝拉对于黄炎称赞别的女孩,很是不满。

    “好吧,那我就跟你讲讲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黄炎无奈地说道。测试文字水印4。

    黄炎先是找来散落在不远处的滑雪板,然后示意伊莎贝拉坐在上面,便在黑子身边给她细细地讲起了白雪公主的故事。

    。。。。。。

    “这个故事的结局真好!王子的吻竟然化解了恶毒皇后的毒药!”伊莎贝拉开心地说道。

    “呵呵,不是吻,是爱的力量使白雪公主又醒了过来。”黄炎笑着纠正道。

    “爱的力量?”

    “是的,是爱的力量。”

    “白雪公主的运气真好,竟然能遇到深爱她的王子。”伊莎贝拉目视远方,羡慕地说道。可她看着四处的皑皑白雪,突然想到刚才黄炎说自己是白雪公主,而自己说黄炎是白雪王子,心中一阵驿动,脸又红了起来。

    伊莎贝拉转过头,默默地注视着正在查看黑子情况的黄炎,心说道:“他,难道就是我的王子吗?”

    黑子“哞哞”几声打断了伊莎贝拉的遐思,一旁的黄炎说道:“公主殿下,咱们再试一次,黑子好像要起来。测试文字水印5。”

    伊莎贝拉起身来到黑子身边,对黄炎说道:“黄炎,以后别总把公主殿下挂在嘴边行吗?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依莎。”

    黄炎一直认为名字就是个称呼,叫什么都无所谓,而且,总叫公主殿下确实很别扭,他撇撇嘴,然后说道:“好吧,依莎,快来帮忙。”

    伊莎贝拉听黄炎这么说,心中极为欢喜,便走过来帮忙。黄炎有所不知的是,“依莎”这个称呼,却是公主殿下的父皇母后和她的兄长才能这么叫的。测试文字水印5。

    两人使劲地托着黑子庞大的身躯,黑子也努力起身,终于站了起来。可黑子站起来后却摇摇晃晃,跟喝醉了一样,有些站立不稳,走路也是歪歪扭扭。

    黄炎这才明白,原来黑子是滚晕头了。难怪黑子皮糙肉厚,又没什么外伤,却一直起不来呢!

    又过了半晌,黑子这才能稳稳当当的走路了。

    “看来黑子只是摔晕了。公主殿下。。。。。。”黄炎刚要说些什么,却被伊莎贝拉打断。

    “你叫我什么?”

    黄炎笑着说道:“哦,依莎,咱们走吧。要是兽人们绕过来,那可就不妙了。”

    “哼!这还差不多。咱们是滑雪还是骑在黑子身上走?”

    “先滑雪吧,现在还有一些坡度,滑起来也不费劲。测试文字水印2。再说黑子现在还没完全恢复,等它好了咱们再坐上去吧。”

    “恩,听你的。”

    说着,两人又踏上了滑雪板,继续向东南方滑去。

    两人劫后余生,心情都极其舒畅。身后的伊莎贝拉更是叽叽喳喳如小鸟般说个不停。

    “黄炎,没想到你唱歌那么好听呢。”

    “嘿嘿,唱不好,瞎唱。依莎你过奖了。”

    “你再给我唱唱那天的歌好吗?”

    黄炎心情好,也不愿扫了公主殿下的兴致,便又唱起了那首《回到家乡》。可这一次,唱的却轻快了许多。

    “好听。不过跟上次唱的味道不太一样。测试文字水印2。黄炎,咱们能回到帝国吧?”伊莎贝拉问道。

    黄炎笑了,伊莎贝拉问这个问题已经好几次了。

    “能,咱们一定能回到家乡!”黄炎斩钉截铁地说道。

    伊莎贝拉听到黄炎这么肯定,双手不禁又抓紧了他的衣襟。伊莎贝拉突然又问道:“黄炎,家乡有个女孩在等你吗?”

    黄炎叹了口气,家乡,哪里是我的家乡呢?

    半晌,他才说道:“没有。”

    伊莎贝拉见黄炎迟迟才回答,撅着嘴说道:“骗人!”

    黄炎哑然失笑,无论是在前世,还是在今生,都没有女孩在等自己的。

    “真的没有,我不骗人。”

    “那你的歌里说家乡有个女孩?”伊莎贝拉不依不饶地问道。

    “依莎,那只是歌词。”黄炎真的是哭笑不得了。

    “哼!”伊莎贝拉轻哼一声,却不再言语了。

    黄炎见身后的伊莎贝拉半天不再说话,气氛有些沉闷,便主动问道:“依莎,你的父皇母后没有给你物sè一个英俊潇洒的王子吗?”

    哪知黄炎的话,更是让伊莎贝拉恼怒,她没好气地反问道:“你就这么想把我嫁出去吗?”

    黄炎不知道又在哪里得罪了公主殿下,只得讪讪地说道:“我哪有资格把你嫁出去啊,我只是一个猎户,或者说是一个刚刚获得zì yóu的奴隶。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愿作答就算了。”

    伊莎贝拉暗骂一句:“傻子!”然后,她又说道:“现在父皇母后不会着急给我物sè人选的,至少要等到父皇立储之后。父皇如果放心把帝国交给我,我还能当女皇呢!”

    黄炎听的大奇。前世古代妇女地位低下,即便出了个武则天,那也是数千年来绝无仅有的、真正意义上的唯一一个女皇帝。没成想,这片大陆,竟然允许女子继承皇位!

    “哦?那你父皇会什么时候立储?”

    “说不好,也许就这一两年。”伊莎贝拉黯然地说道。如果,父皇立王子,也就是自己的哥哥坎贝斯为储,那么,自己可能就会为了帝国的利益嫁人了。可这个黄种人烙在自己心中的印记,根本无法磨灭了。。。。。。(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