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9章 但丁的伤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黄炎在他们拔出长剑时,便已经掏出了怀中的匕首。

    但丁和那两个小厮把黄炎团团围住,三把长剑几乎是同时向黄炎砍了过来。

    三人明显有一定的配合,三把剑分别砍向了黄炎的头部、身体左侧和右侧,让人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在无冬城中,熟悉这个但丁少爷的人都会绕着走,而不认识的,得罪但丁少爷的,也多会被三人的合击打败。可这一次,他们遇上了黄炎。

    在一般人看来避无可避的三把剑,在黄炎眼里,太慢了。黄炎从竞技场中摸爬滚打出来,一路上击杀兽人无数,哪是这些纨绔所能比的。根本不避,黄炎反而上前半步,手中匕首瞬时挥出。只听得“叮叮叮”三声脆响,再看但丁三人,手中长剑竟然全部变成了半截!

    但丁大惊失sè,看着那把闪耀着强烈紫金sè光芒的匕首,他知道,这一次,踢到铁板上了!

    黄炎既然已经动手,怎肯轻易善罢甘休,若不给他们留下深刻记忆,难保他们在城中不再给自己和伊莎贝拉使坏。测试文字水印9。他飞出一脚,直接扫在了三人的脸上,立刻把这三个高大的、还在惊愕的白人全部踢翻在地。

    黄炎没有管那两个小厮,提着匕首来到已经被踢蒙的但丁少爷跟前,一脚踏住他的腹部。随后,黄炎蹲下身,拿着匕首在他胸口比划着,把他胸前昂贵的毛皮大衣划成碎条,露出里面的内衣。黄炎一看,那内衣竟然是件红sè的肚兜,心中好笑,却不表现出来,他又用匕首挑断肚兜上的带子,露出但丁毛茸茸的胸膛。测试文字水印6。黄炎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但丁少爷,你的心口受伤了是吗?用不用我给你治治?”

    胸口上冰冷的匕首在缓缓划动,虽然没有伤到肌肤,但明显感觉到胸毛被刮掉,这让但丁肝胆yù裂。他闪躲着黄炎的目光,哆嗦着说道:“不用。。。。。。不用。。。。。。”

    “心口受伤必须赶快治疗才行呢!”黄炎戏谑地说道。

    “没有受伤!没有受伤!”但丁赶忙否认。

    “哦?那么,你奴仆的手受伤了吗?”

    “也没有,都没有受伤!”但丁已经被这个黄种人冰冷的目光所慑,再无反抗之意。测试文字水印9。

    “这么说,刚才你们是在跟我们开玩笑?”黄炎这算是给他台阶了,初拉乍到无冬城,黄炎也不愿把事情做绝。

    “对对对!是在开玩笑!”但丁赶忙答道。

    “但丁少爷,以后不要再跟我们开这样的玩笑了,听明白了吗?”黄炎站起身,缓缓地说的说道。

    “明白了!明白了!”但丁躺在地上,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汗水此时已经把浑身的衣服湿透。

    “快滚!别再让我在无冬城中看到你们!”黄炎冷冷地命令着,然后,他又突然笑道:“还有,你的内衣很漂亮,哈哈!”

    但丁羞红了脸,也不再说话,在那两个小厮的搀扶下,连忙转身跑开。测试文字水印9。

    “黄炎,你怎么这么凶呢?”伊莎贝拉笑问道。

    “嘿!对付这种人,就得一次让他们记住!”黄炎说这话时,又想起了过世的老爸。

    “老实跟我说,黄炎,你刚才是不是吃醋了?”伊莎贝拉盯着黄炎笑问道。

    黄炎看着伊莎贝拉有些得意的笑脸,心想:怎能让这丫头片子得意!他便来回转头装作四处找寻状,问道:“哪有醋?在哪呢?”

    “少来这套,我看你就是吃醋了!要不你挡在人家的身前干嘛?还那么凶!”伊莎贝拉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

    “我不是怕你吃亏吗?真是不识好人心!”

    “别狡辩了!你就是吃醋了!”伊莎贝拉美滋滋地说道。测试文字水印6。

    突然间,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只见远处那但丁带着一队城卫军匆匆向这边跑来。一边跑,但丁一边指着黄炎两人高声喊道:“就是他们!把那个卑贱的黄种人给我杀了,女的留下!”

    三十多个城卫军呼啦一下便把黄炎和伊莎贝拉团团围住,手中武器也对准了两人。

    黄炎把伊莎贝拉护在身后,拿着匕首冷冷地看着这些城卫军。

    “黄皮小子,今天让你知道知道,本少爷在无冬城中,是无人能惹得起的!”但丁得意地喝道。

    黄炎盯着但丁,缓缓说道:“但丁少爷,看来你心口的伤还没有完全治好啊!”

    但丁正要回话,城卫军中有一个士兵大喊道:“就是他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咱们四处找寻他们,原来竟然在这里,还打伤了但丁少爷!”

    黄炎见说话的士兵正是城门口的守卫,心中有些奇怪。测试文字水印1。

    一个队长模样的军士在人群中掏出画像,对着伊莎贝拉仔细辨认起来,然后他一挥手,说道:“不错,就是她!给我拿下!”

    黄炎见这些城卫军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动手,心中恼怒,便运起斗气,准备与他们大打一场。可这时,伊莎贝拉高声说道:“大胆!谁敢上前!我是伊莎贝拉公主!”

    伊莎贝拉久居上位,说出的话自然威严。测试文字水印4。那些士兵听得这个女孩说自己是公主殿下,一个个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

    此时周围聚集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听到伊莎贝拉说自己是公主,再看她相貌端庄冠绝,倾国倾城,便纷纷议论起来。

    那小队长见士兵们都被唬住,虽然自己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城主的命令必须要完成,便高声喝道:“一派胡言!公主殿下怎会孤身来这偏僻小城!你竟敢冒充帝国公主,来人,给我拿下!”

    士兵们再次得到命令,不再犹豫,举着刀剑便冲了上来。

    黄炎知道战斗无法避免,便提着紫金sè的匕首冲进了人群中。

    “叮叮当当”一阵武器相交和断裂声响起,只见那充斥着强烈紫金sè光芒的匕首在人群中来回飞舞,不断有人被踢翻,不断有人被拳头击中头部而晕厥倒地,不多时,三十多个城卫军竟然倒下了一大片。测试文字水印3。

    这些城卫军多是三四阶斗气的普通士兵,哪里能敌得过作战经验丰富的黄炎!而且黄炎的身形极为迅捷,城卫军的士兵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手中武器便被削断,人也被打翻在地。那匕首在六阶“火锻金”斗气的灌注下,所向披靡,与之接触的武器,无不断成两截!

    也就是那个小队长还能抵挡两招,毕竟有五阶斗气,却也被黄炎寻机击断长剑,咽喉要害也被匕首紧紧抵住。剩余几个士兵见队长被制住,一个个呼喝着把黄炎包围,但不敢上前。测试文字水印3。

    “带我们去见城主!”黄炎盯着那个队长命令道。

    忽然,黄炎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却是伊莎贝拉发出的呼喊。

    “黄皮小子,放了队长,要不我就杀了这个美女!”却是那但丁在大声喊道。

    原来,但丁趁黄炎与城卫军搏斗之际,偷偷溜到伊莎贝拉身边,并用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敢!她是伊莎贝拉公主殿下,你敢动她一根汗毛,便是株连九族的大罪!”黄炎大喝道。

    但丁听两人一再说这是公主殿下,心中狐疑,但仍没有放开伊莎贝拉,他高声说道:“你说她是公主殿下,难道她就是吗?你有什么凭证?”

    伊莎贝拉逃的匆忙,又换了衣服,哪有什么凭证。测试文字水印2。但丁的话让黄炎无法解释,便说道:“有种你就动她一下试试!我保证叫你后悔终生!”

    那但丁见黄炎拿不出凭证,以为黄炎在诓骗自己,便笑着说道:“你们什么也拿不出来,还说什么公主殿下!我看你们两个就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今天我就要动一动这个‘公主殿下’,我看你能奈我何?!”

    说着,但丁便抬起左手,yù抚摸伊莎贝拉的脸颊。

    “小怪物!上!”黄炎一抖肩膀,大喝一声。

    只见一道疾速的黄sè身影掠过,一口便咬在了但丁持剑的右手腕上。

    但丁惨叫一声,手中长剑竟然仓啷啷一声坠地,连同长剑,竟然还有他的右手!然后,小怪口中叼着但丁的右手,竟然跟献宝一样跑到了黄炎身前。

    那些士兵看着捂着手腕惨叫连连的但丁,再看看小怪物,一个个骇得大惊失sè。

    “好样的,小怪物!把那只臭手丢了!”黄炎赞道,又对身旁的士兵喝道:“起开!要不我杀了他!”说着,黄炎手中匕首更加抵紧了那个队长的咽喉。

    那些士兵不敢违抗,便闪到了一旁。小怪物此时也跳上了黄炎的肩膀,并吐着舌头好像在跟那些士兵示威。

    黄炎推着那个队长来到伊莎贝拉身前,一脚把但丁踢到一边,说道:“依莎,跟紧我!”

    伊莎贝拉点点头,左手紧紧地抓着黄炎的衣襟,却还不忘记伸出右手给但丁施展了一个治疗魔法,帮他止住流血。

    rǔ白sè的光华闪过,但丁的手腕立刻就停止了流血。那但丁躺在地上,眼中尽是绚丽的光芒,看着伊莎贝拉玉手芊芊,有如一个女神般在给自己施放治疗魔法,一时间,他不由得看痴了,竟然忘记了疼痛。

    黄炎摇了摇头,心想,伊莎贝拉太过心软,却也不好说她什么,便一推那个小队长,高声喝道:“带我们去见城主!”

    突然间,一阵喧闹声响起,人呼马鸣,街道两头又来了两大队人马,把这片地区的所有人团团包围。(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