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7章 隐忧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那些巡逻兵都低下了头,半晌,一个百夫长见统领又要发怒,只得说道:“将军息怒,我们正在巡逻,黑暗中,敌人突然shè来一支箭,把举着火把的士兵杀死了。我们去搜索,却追不上敌人,也找不到踪迹。”

    穆斯法克看着还在四处搜寻、高声呼喝的全体士兵,此时也冷静了下来:看来,敌人人数不多,只是来sāo扰的,真是可恶!

    “你们巡逻时,不要点火把了!其他人,回营休息!这是敌人的扰敌之计!”穆斯法克命令道。

    “是!”士兵们纷纷领命。

    还有两三个时辰天就要亮了,自晚上从被袭击后,兽人的巡逻兵一直在胆战心惊中渡过的。每个巡逻的士兵,现在都恨不得太阳赶快升起,结束自己的执勤任务。测试文字水印8。

    可是,突然间,连续两声惨叫,又打破了本已安静了的夜晚。这组巡逻队最后面的两个士兵竟然同时倒地身亡!

    巡逻兵们再次高呼示jǐng,整个兽人大营也再次嘈杂起来。他们再次四处搜寻,可黑暗中,根本无法见到敌踪。

    穆斯法克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个士兵,心中的怒意已经达到了顶点。很明显,只有几个人类来sāo扰,却弄得自己的大营草木皆兵,每个人都不能得到很好的休息,真是太可恨了!

    他又看了看尸体,见尸身上有两支箭,心中很是奇怪,便对巡逻兵们问道:“你们打火把了吗?”

    “将军,我们听从您的吩咐,根本没有打火把。测试文字水印6。”

    “那他们两个怎么会被箭支准确命中?”

    那巡逻队的百夫长讪讪答道:“我们不知道。走着走着,这两个在队伍最后面的士兵就倒下了。我们回身后,什么也看不见,也找不到敌人。”

    穆斯法克听后更是奇怪,难道,有人能听着声音就可以在黑暗中准确地shè出箭支吗?这怎么可能?!

    “巡逻队,你们以后不必在大营外巡逻了。比特千夫长,还有库库塔,你们两个挑选一些jīng兵,如此这般。。。。。。”穆斯法克命令道。

    “是!”众人又领命而去。

    整个大营再次安静下来,而黄炎早已回城。测试文字水印4。黄炎心知,这种事,一晚上来个一两次,达到sāo扰的目的就成。

    晨曦中,黄炎带领着骑兵团从南门出了城。虽然黄炎一晚上没有休息多长时间,但由于jīng神力的暴涨,让他几乎不觉得倦怠。今天,兽人不知道会搞什么名堂,必须早些时候出城,观察他们的动向,并且牵制兽人不敢全力进攻才行。

    这个寒冷的清晨,起的早的人不止无冬城的官兵和兽人的部队,在特纳城通往无冬城的官道上,一个人骑着快马风风火火地向东而行。

    他衣着华贵,左手紧紧地抓着缰绳,口中不时地大喝着,催促着马匹飞速而驰。仔细看不难发现,这个人的右手短了一截,此时还包着绷带。测试文字水印8。他,不是别人,正是被小怪物咬掉右手的但丁,原无冬城城主伯纳乌的公子!

    公主殿下的倩影,早在但丁右手受到治疗的那一刻,就深深地印进了他的心中。但丁在见到伊莎贝拉之前,的确没少祸害过城内的良家妇女,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一个。但是,自从伊莎贝拉的音容笑貌,如女神般在但丁的心中扎根后,他对于其他女人,再也看不上眼了。

    父亲伯纳乌带领全家逃离无冬城时,但丁就极度不满,甚至不惜大吵一架。他也知道自己即便没有失去右手也配不上公主殿下,可他就是想每天看见伊莎贝拉,哪怕是远远的。

    直到路上发现父亲伯纳乌暗中派人杀害了无冬城求援的信使,又隐隐听到父亲总是和特索利在箱车里提到什么王子殿下,但丁再也按捺不住,趁着今天凌晨车队的众人还在熟睡时,他偷偷骑上一匹快马就直奔无冬城而来。测试文字水印4。但丁已经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告诉公主殿下,无冬城没有援兵,王子殿下可能会对她不利!

    兽人的大营也早早列队准备了,在吃过早餐后,二十几个皇家熊族禁卫军在弓箭手的掩护和虎族禁卫军的保护下,开始了对北城墙的投石攻击。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一直在攻击的那一个点。

    远处的黄炎看着兽人并不发动步兵攻城,而是在一旁戒备,只用熊族人的大石轰击城墙,而且,这些兽人的兵力看起来只有一半,他立时就明白了兽人的作战意图。测试文字水印8。这些兽人,看起来是想一直用大石攻击城墙,只等到墙体坍塌才会发动全面进攻,而一半的兵力在外保护,另一半肯定是在休息!

    黄炎见兽人用如此耗费时间的策略,心中暗感奇怪,难道,他们不怕特纳城派兵来援吗?可黄炎哪里知道,特纳城,根本没有收到求援的信件,援兵自然不会派出来。

    城墙上,卡门也指挥弓箭手还击。可风向的劣势使得箭支软弱无力,很难奏效,而大队蜥族弓箭手的掩护shè击,反而杀伤了不少人类的守军。卡门只得作罢,让士兵们藏身城墙上后密切观察,放弃了还击。

    黄炎在一旁对兽人的这个“笨办法”也是无可奈何。测试文字水印2。现在自己的手下,算上治愈好的骑兵,总数也只有二百多点,现在兽人有几百虎族禁卫军和几百蜥族弓箭手在一旁保护,根本没办法阻挠变身熊族人的攻击。

    城墙上冰屑纷飞,黄炎看着暗自担心。实力上的差距,使得无冬城根本不可能派兵出城与兽人对决,而长此以往,城墙必然不保。

    黄炎把骑兵的指挥权交给军士长,并叮嘱他不要轻举妄动,兽人大举进攻的话就率领骑兵们在他们面前遛一圈牵制他们就行,不要和敌人硬碰。随后,黄炎从南门回到了城中,直接去北城墙附近找卡门商量对策。

    “男爵,你怎么来了?”城墙上,隐蔽在城垛后的卡门吃惊地问道。测试文字水印2。

    “守备,咱们要商量一下对策了。”黄炎快速来到卡门身边,焦急地说道。

    卡门笑道:“男爵你是在担心那些变身熊族人?”

    “不错!兽人防备严密,骑兵团没办法阻挠。照这么下去,城墙不保。”

    “别太担心了男爵,咱们的冰墙可不是那么好攻破的!这样拖下去,只会对兽人不利,别忘记,咱们还有特纳城的援军呢!”卡门一脸的轻松。

    黄炎锁着眉头问道:“万一援军来之前城墙被攻破怎么办?或者,援军不来怎么办?咱们必须作最坏的打算!”

    “援军不可能不来的!公主殿下在这里,特纳城敢不派兵来援吗?!”

    “我说的是万一。测试文字水印3。而且,这些熊族人专门攻击城墙上的一片区域,就怕援兵还没来城墙就被攻破了。”

    卡门这时也有些担心起来。这里距离特纳城,骑马的话也要三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到达,特纳城再派出援兵抵达这里,需要的时间更多。而且送信的士兵已经走六七天了,却毫无音信。

    “那你说怎么办?”卡门细想之后也担心起来。

    “咱们必须自己想办法,不能全指望别人。”黄炎又沉思了片刻,继续说道:“只有这个办法了!”

    卡门见黄炎说有办法,眼睛一亮,赶忙问道:“什么办法?”

    “咱们在这里再造一座瓮城!”

    “什么?再造一座瓮城?哪来的石料啊?城墙上的石头都不一定够用呢!而且,那些熊族人的石块威力那么大,瓮城的冰墙根本不堪一击!”卡门吃惊地问道。测试文字水印2。

    “其他几个瓮城都有六七米高,咱们可以从上面弄下来一些石头,除了北门的,其他的瓮城有五米左右就够了,实在不行就四米高,或者直接拆了那几个瓮城。有了这些石头,应该足够了。现在,因为风势,咱们的弓箭手几乎shè不到那些熊族人,熊族人也是用他们最远的攻击距离来攻击咱们的城墙,瓮城只要足够深,变身熊族人必须大幅前进才行,如此,咱们城墙上的弓箭手就能shè到他们了!”只要把那些熊组人干掉,兽人只能强攻,那时咱们就跟他们拼了!”

    卡门细细想着黄炎的办法,问道:“如果城墙被打开了缺口,兽人发现里面有瓮城后,熊族人不上前进攻,却轰击咱们缺口旁的城墙怎么办?那这个瓮城可就白建了!”

    “这个瓮城尽量造的大一些,现在给城墙浇水的工作也要集中在北城墙,别的地方先不管了。不仅要时刻给城墙的攻击点浇水好加强防御,旁边的地方也要加厚。那么,就算兽人打开缺口后,去攻打旁边更厚的城墙,也会耽误他们很多时间。如果有援兵,时间拖的越长,对咱们越有利。当然,食物的问题必须统筹得更加细致才行。”黄炎答道。

    “好吧,我这就吩咐军民们把浇水的工作都转移到北城墙。瓮城的建造工作,你还是找公主殿下和佛里达他们吧。”卡门点点头说道。

    黄炎不再多说,躬身下了城墙,在议政厅中找到了伊莎贝拉等人,并简单叙述了城墙的隐忧和自己的计划。

    “我认为男爵的担忧不无道理,他的计划也是可行的。咱们应该现在就着手去做,未雨绸缪。”佛里达第一个表示了赞同。

    虽然再搭建一座瓮城很麻烦,但只能这样了,众人也都赞同了黄炎的建议。

    黄炎又问道:“咱们的食物现在还能维持几天?”(清晰 手打-小说站-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