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9章 难怪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手打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黄炎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气刃,现在已经到了缺口附近,便双脚一磕黑子的肚皮,大喝一声:“黑子!”

    黑子领会,四足发力再次凌空跳了起来。火红的气刃从黑子的身下疾速划过,又斩杀了下面的一些兽人士兵。空中的黄炎还在暗自庆幸之时,突然间,只觉得后背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轰”的一声,险些把他从黑子的背上击落下来。

    黄炎虽然没有坠落,但整个身体被那股巨大的力量撞得趴在了黑子的背上,手中钨铁枪也掉落在地,而他后背厚实的铠甲,竟然被破开,人也昏迷过去。

    原来,却是那库库塔也早就暗中蓄力,见那个黑牛骑士正好跃起,避过了穆斯法克的气刃,他便挥手发出了自己的气刃攻击。这道气刃外观形状不大,消耗斗气不多,却最适合单体攻击。

    城墙上的人类守军大惊失sè,卡门目眦尽裂,更是高声喊道:“男爵大人!”

    随后,卡门见黑牛已经把男爵带出了城外,便大声命令道:“给我狠狠地shè死这些该死的兽人,为男爵大人报仇!”

    军民们高声呼喊着,箭支长矛石块更是如疾风暴雨般向簇拥在缺口处的兽人飞去。

    因角度的关系,伊莎贝拉虽然看不见黄炎中了气刃,但听着瓮城上的军民高呼“男爵大人”,她便知道黄炎可能出事了。伊莎贝拉眼中泪流不止,她心急如焚,不顾一切地从西城墙上往北城墙的缺口处跑来。

    缺口外的骑兵们把黄炎中了气刃的过程看了真真切切,待到黑子落地后,他们都焦急地围了上去。军士长见男爵趴在牛背上双目紧闭,生死不知,心中也是着急。见到男爵的后背虽然铠甲被破,但好像没有血迹流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保护男爵大人!严加防御,不要让一个兽人从瓮城里出来!”军士长大声命令道。

    琼斯和坎普把驮着黄炎的黑子带到一边,并查看男爵的伤势,其他骑兵们则在缺口处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并拉开长弓,对着那些疯狂往外涌出的兽人军士shè击。 那些好不容易从燃烧着的瓮城中挤上缺口的兽人士兵,又在骑兵们箭矢的攻击下,纷纷丧命。

    瓮城中的火势越来越大,涌向缺口处的兽人士兵也越来越多。可这么多人,无秩序的相互拥堵,反而减慢了他们逃离的速度。而城墙上、瓮城上的守军更是集中火力攻击。那些侥幸没有被大火吞噬的兽人士兵,却葬身在了这道“死亡缺口”上。

    拥堵中,兽人士兵顾不上还击,更顾得上什么军衔军令,他们相互推搡、踩踏,发了疯似的拼命爬上斜坡。穆斯法克等人被人流挤得一时间无法快速通过缺口,心中大怒,便高声命令道:“库库塔,去开出一条路来!”

    库库塔自然明白将军的意思,他冲上前去,运起斗气挥出气刃,再次用出“挡我者死”这招,一下子就把前面挡路的许多士兵斩杀,生生砍出一条血路来。库库塔的“挡我者死”,在瓮城中总共用了两次,这次攻击的对象却是自己的士兵。。。。。。

    前面没有人再挡道了,库库塔率先爬到了缺口上,立即就招致了骑兵们的箭雨攻击。可那库库塔浑身穿着厚实的连身铠甲,箭支根本无法穿透。

    库库塔见到缺口外的这些骑兵,抬手再次挥出气刃,立时就把两个骑兵连人带马斩成几段。强大的气刃势如破竹,若不是骑兵们站位比较宽松,库库塔的攻击必能获得更大的战果。

    军士长赶忙命令部队后撤,可仍是被跟上来的穆斯法克发出的气刃又斩杀了两人。这个由兽人将领和护卫组成的二十几人的小团体,终于逃离了燃烧的瓮城,冲到了斜坡上。这些人的铠甲均比较厚实,防护严密,对于那些普通的箭支攻击,几乎无视。

    骑兵团的军士长只得命令骑兵们远离这些强悍的兽人,在远处用箭支攻击他们,可收效甚微。这个小团队还是在相互保护下越过了缺口,眼看就要逃离城墙的攻击范围。更为令骑兵们恐怖的是,那个小团队中残余的五个熊族人,竟然在这个时候从虚弱中恢复过来,开始变身了!他们凝结出一块块大石头,便向骑兵们砸来。

    纵使骑兵们已经很分散了,并一直在快速运行,可仍有三个骑兵连人带马被大石块砸成肉泥。军士长大骇,便要命令部队撤离。

    伊莎贝拉这时也跑到北城墙的缺口处,在城墙上紧张地注视着黑子身上的黄炎,并高声问道:“黄炎男爵怎么样了?”

    纷乱的战场没有人能听见她的问话,也没有人回答,却引起了穆斯法克的注意。看着城墙上那个黄衣飘飘、棕sè长发飘扬的人类小女子,穆斯法克心中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为了这个小女子,自己的部队损兵折将,千里追踪,吃尽苦头,到头来几乎全军覆没,自己更是险些葬身火海。在这一刻,穆斯法克怒气横生,大声命令道:“弓来!”

    护卫们赶忙又把落月弓递了过来,并在一旁严密保护。穆斯法克接过大弓,斗气运转,浑身的力量仿佛都聚集在凝结出的气刃箭上,并死死地瞄着城墙上的伊莎贝拉。

    火红的箭支嗖的一声便飞了出去,目标直指伊莎贝拉。那箭支速度奇快,眼看就要命中,这时,她身旁一个护卫大喊一声:“小心!”并纵身过去,把公主殿下推到一旁。“噗”的一声,火红的箭支命中那个护卫的后心,把他直接贯穿,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的身躯掉落到了城墙之下。一旁的伊莎贝拉可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其他护卫赶忙上前把公主殿下紧紧围住,并劝说她离开城墙。

    就在那些熊族人开始变身抛出大石块攻击的时后,黄炎便悠悠醒来。若不是黄炎的铠甲里面还有一件猛犸魔象的皮坎肩,必定无法幸免。可巨大的力道也使得他浑身乏力,体内斗气竟然无法立时凝聚。在吐出一大口鲜血后,黄炎才勉强直起了身子。见周围的骑兵有些慌张,他赶忙问道:“怎么回事?”

    军士长跟黄炎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黄炎抬眼望去,见城墙上,在众多护卫的防护中,依稀可以见到伊莎贝拉的身影。而那些变身的熊族人,竟然转身都对准了城墙之上的人群,并开始凝结大石块。

    穆斯法克见自己的箭支没有shè中伊莎贝拉,恼羞成怒之下便命令克鲁索尔和其余四个熊族人,准备用大石块攻击她。

    黄炎大惊,城墙上的伊莎贝拉等人,现在肯定来不及逃离,而自己现在即便能凝聚斗气,也无法把这几个熊族人全部杀死。他催促黑子赶上前去,靠近了那些兽人,并高声喊道:“小怪物!”

    小怪物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张嘴就吐出了那颗致命的、金黄sè的小圆球。金黄sè圆球疾速旋转着飞向了那些兽人。包括克鲁索尔在内的五个变身熊族人首当其冲,他们只觉得心脏一阵剧痛,随即便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大石也滚落一旁。

    穆斯法克极为震惊,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即,眼见一个个护卫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便倒地身亡,包括身穿重甲的库库塔也同样如此!看着那个金黄sè圆球又冲自己而来,巨大的、未知的死亡恐惧在穆斯法克心中升腾。他手中的落月弓“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也浑然不觉。穆斯法克紧盯着那颗致命的圆球,脚下快速地往后退却着,试图远离这个恐怖的金黄sè圆球。

    可那圆球如影随形,疾速直奔他的胸口而来。穆斯法克下意识地挥手yù打落那个古怪的圆球,只觉得手掌一阵剧痛,右手掌竟然被穿出一个眼。手掌的剧痛使得穆斯法克就要呼喊出声,但紧跟着,他只觉得胸口一痛,人便仰面倒在了地上,胸口上又多了一个小眼并汩汩地流出鲜血。

    金黄sè圆球穿透穆斯法克的胸膛后,又缓缓地飞进了小怪物的口中。黄炎吃力地伸手抚摸着肩膀上的小怪物,心中极为高兴。这个小东西,好像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小怪物对黄炎的抚摸很是享受,还不时地伸出小舌头舔着黄炎的手。黄炎催促黑子跑到穆斯法克身旁,看着地上那把落月弓很是喜欢。可现在浑身剧痛,根本无力下去拾取。黑子好像明白了黄炎的意思,竟然张嘴叼住落月弓,仰头便把弓向后甩了起来。

    黄炎接住,仔细查看起来。这把弓入手极重,似铁非铁,足有四五十斤,弓身通体黝黑,弓背上写着“落月”两字。而弓弦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如琥珀般晶莹剔透。黄炎没有去拉这把弓,现在浑身乏力,能拿得住就不错了。

    忽然间,有个声音好像很费力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招数?”

    黄炎转过头,见是那还没有死透的穆斯法克在问话,便眯着眼睛盯着他,眼中的笑意不言而喻。

    “我。。。。。。就要死了,难道。。。。。。一个将死之人的小小要求你也不愿满足吗?”穆斯法克见那个骑士并不答话,便再次吃力地问道。

    黄炎摘下头盔,说道:“我就是你们所说的‘中指男’。至于什么招数,你知道了也无用。”

    穆斯法克看着这个相貌普通的黄种人,嘴中喃喃说道:“难怪。。。。。。难怪。。。。。。”

    随即,他双眼一合,这个比尔帝国的千夫统领就此命丧小小的无冬城外。

    黄炎自然不知道他口中说的两个“难怪”是指的比尔大帝和国师福克斯对自己念念不忘,人既然已经死了,追究他“难怪”什么,已经毫无意义。

    无冬城的战斗现在逐渐平息下来,唯剩瓮城中熊熊燃烧的大火和焚烧尸体的难闻气味。

    黄炎看了看座下的黑子和肩上的小怪物,心中由衷地感激这两个伙伴。若不是有它们,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难以预料。对于小怪物,黄炎本来不想让它再次吐出圆球的,一是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小怪物有没有伤害;再就是小怪物现在好像只能吐出两次圆球,而王子殿下派来的人是什么样的实力,现在根本无从知晓。(  -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