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8章 黄家大院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手打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黄炎本yù出动小怪物直接废了大胖拿剑的手,但大胖在院外,距离较远,没有把握,只能就这样僵持。

    这时,从惊骇中缓过神来的王老实说道:“大侄子,不如大家都把剑放下来,有话好好说。”

    黄炎点点头,说道:“叫你儿子把剑先放下,我保证也放开你。”

    “炎癞子,你怎么不先放下剑?”大胖虽然被满院的残肢断臂所骇,也被黄炎凌厉的目光所慑,但并不傻。

    自从上次被黄炎打了,大胖倒也知道潜心修炼斗气。这些rì子以来,他斗气升到了三阶,直等着黄炎回来找回面子。可当他看着在满地翻滚的族人,大胖知道,斗气修为,自己就算拍马也追不上黄炎了。此时大胖对这个炎癞子更加忌惮,怎敢放了黄母。

    黄炎也不敢率先放了王老实,这大胖肯定不会信守诺言,如果伤害到了母亲,那可就追悔莫及了。正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忽然间,院门外斜刺里窜出一条人影,速度极快,一把就抓住了大胖握剑的手腕。

    大胖大惊,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炎癞子身上,那会注意旁边?直到手腕被抓,大胖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就yù发力用剑割断黄妈妈的脖子,却发现无论如何使劲,却难以撼动那支大手分毫!

    那人体型高大健壮,一头金sè的长发飘飘,面部棱角分明,却是英俊潇洒的巴恩斯!

    “我好像来的正是时候呢!”巴恩斯转头对黄炎笑道。

    黄炎大喜过望,笑道:“不错,你来的太是时候了!”

    “还有我们呢!”说着,保尔、亨克里和托马斯还有四个一起从竞技场走出的兄弟闪身进到了院中。

    “啧啧啧,黄炎,你下手够狠的。”保尔看着满院哭天喊地的王家族人和残肢断臂假装惊叹道。

    “这是他们自找的!王家的人,趁我和我爹不在家,烧了我家房子,虐待我妈,还想把我打个半死再弄成他家的奴隶呢!”黄炎说道。

    “哦,是这样啊。这小子刚才想对伯母动手了呢。”巴恩斯面不改sè说着,手上便发起力来。

    大胖立时就觉得手腕被攥得生疼,脸上豆大的汗珠就流了出来,手上的长剑再也拿捏不住,掉落在地。可巴恩斯并没有停止发力,大胖忍受不住,惨叫起来。

    巴恩斯手腕一拧,只听得“卡擦”一声,他生生把大胖的手腕折断,并飞起一脚,把大胖踹翻在地。大胖哪里能经得起巴恩斯的折腾,倒在地上竟然昏了过去。

    这时,伊莎贝拉带着护卫也来到了王家院外,问道:“黄炎,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跟他们家算算新仇旧恨。 ”黄炎答道。

    王老实见院中来的生面孔越来越多,除了个别人,一个个看起来都极为彪悍,更可恨的是,这些人竟然和黄炎都认识,而且交情非浅!他知道,一个黄炎,已经让王家损失惨重了,这么多人,就算把自己家踏平了也毫不意外。王老实现在也顾不得宝贝儿子的伤势,小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心中暗自寻思如何脱身。

    王家大院外,此时前来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自从黄炎的父子两个不在村中,这王老实一家便骄横起来,鱼肉乡里,平rì里没少欺负村民。王家势大,村民们只得忍气吞声。现在,黄炎强势回归,对于王老实家的遭遇,众人都拍手称快。

    “大侄子。。。。。。”

    王老实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黄炎一巴掌打断。

    “谁是你大侄子!不长记xìng是吧?”

    王老实在所有村民面前受了这一巴掌,心中暗自恼怒,脸上有些挂不住,可人在屋檐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强忍了,虽然这是在自己家。。。。。。

    “黄炎兄弟,这都是误会。。。。。。”王老实可怜巴巴地解释道。

    “误会!我家房子被大胖烧了,我妈被你家都折磨成这样了,还T误会!”黄炎怒喝着,甩手两个大嘴巴子就印了过去。

    王老实有四阶的斗气,但黄炎这两巴掌出手很重,他脸上立时就出现了清晰的手印,牙齿被打落好几颗,嘴角溢出血来。

    “小炎,算了吧,妈这不是好好的吗?得饶人处且饶人。”黄妈妈见儿子回来,已经在感谢上苍了,而且满地的鲜血和残肢断臂让老人心生恻隐。

    黄炎还在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却听得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喊道:“炎癞子,有种你就把我杀了!要不我让你不得好死!”

    却是那昏迷的大胖醒来,见黄炎在打自己的父亲,便忍着手腕上的剧痛高声喊了起来。

    黄炎盯着躺在地上的大胖,冷笑一声,一把推开王老实,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大胖,几个月不见,你好像硬气了啊?”黄炎说着,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

    大胖如何能受得了黄炎的重击,捂着肚子惨叫着在地上打起滚来。

    “黄炎,我跟你拼了!”王老实口中大喊着,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黄炎飞出一脚,也踢中了他的腹部。那王老实捂着肚子也倒在地上打起滚来,脸上立时布满了汗珠。腹部剧痛难耐,王老实知道,自己丹田的斗气,已经被这一脚踢散,再也无法凝聚起来了。黄炎,竟然把自己的斗气废了!

    黄炎来到还在满地打滚的王老实身边,低头冷冷地说道:“带着你的家小,滚出这个大院。你们既然烧了我家,以后,这个大院,姓黄了!你们王家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再踏进这个院子一步,哪条腿进来,我砍了哪条腿,双脚都进来,我要了他的命!听明白了吗?!”

    黄炎是把王老实父子的斗气给废了,按他的xìng子,有人烧了自己的家,并把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折磨成这样,杀了他们都不为过。可母亲的话在耳边萦绕,黄炎便废了他们的斗气,让他们不能再作威作福。

    作为一个修炼斗气的人来说,斗气被废,比被杀还难受。王老实此时心中极为愤怒,但还是强忍着腹部巨大的疼痛答道:“明白了。。。。。。”

    黄炎点点头,喝道:“带着你的家小,离开这个大院,现在!”

    王老实不敢违抗,示意家人搬离此地。

    伊莎贝拉见满地受伤的人血流不止,极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便施展大型治疗魔法“润物无声”,把院中伤员的流血全部止住。

    公主殿下总是心慈手软。一旁的但丁看着伊莎贝拉施展魔法的动作,双眼再也挪不开了。但丁也知道,自己真的是咎由自取,和院中的这些失去手脚的人一样。对于黄炎,他已经没有了愤恨,而且,自己也不是对手。

    没有人注意但丁,村里人都被伊莎贝拉的魔法吸引了。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大型的治疗魔法啊,一个个惊叹不已。而以王老实为首的王家族人,见黄炎实力无可匹敌,他的一些朋友不仅每个都实力强劲,不仅有奇怪的兽人,还有会大型治疗魔法的牧师,这让他们再也不敢生出报复之心。

    围观的村民们见村长王老实及其族人带着细软狼狈离开了王家大院,笑逐颜开。

    “乡亲们,都散了吧。谁家有好酒好肉,卖给我一些。我黄家今天乔迁之喜,晚上请大家全来家里做客!”黄炎大声说道。

    “好啊!小炎,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大家晚上自己带些酒食全来!”众人轰然说好。

    黄炎知道村里人xìng子直,若花钱买他们的酒肉,他们肯定不收,那么,只能另想办法了。

    围观的村民这才纷纷离去,只等晚上庆祝黄家的“乔迁之喜”。

    “小炎,你爸呢?”黄妈妈问道。

    黄炎神sè一黯,答道:“妈,我爸回不来了。。。。。。”

    黄妈妈听黄炎这么说,虽然早有准备,但一口气上不来,还是昏了过去。黄炎大惊,赶忙抱住她瘦弱的身躯,并喊道:“依莎,快来看看我妈!”

    伊莎贝拉快步走过来,说道:“黄炎,把伯母抱进房中,我好好看看。”

    黄炎依言把母亲抱进了一个厢房,放在床上。

    伊莎贝拉大致检查了一下,说道:“伯母应该没什么大事,只是突然受到打击,一时上不来气。放心吧,有我呢。我再好好检查一下她身上的伤势,你们都出去吧。”

    黄炎听伊莎贝拉这么说,这才放下心来,也知道她要给母亲脱衣做系统的检查,便和众人走出了房门,并招他们收拾院落。

    过了好一会,黄妈妈披着伊莎贝拉的披风从屋中出来,说道:“小炎,让你的朋友都进屋坐吧。你朋友才到这里便让他们干活,像什么话啊?”

    黄妈妈被治疗好后,又从伊莎贝拉的口中知道了老伴逝去的经过,虽然心中还是很难受,但礼节并没有忘记。

    “伯母,不碍事的。我们到这里不就是到自己家了吗?”巴恩斯等人笑着说道。

    “对对对,到这里就是到家了!”黄妈妈也笑道。

    黄炎和众人已经把院子打扫干净,便叫他们都进屋歇息。王老实家是村中的最大户,房间众多,大厅也极为敞亮,十多个人却还坐得下。

    在众人就座时,黄母把黄炎拉到一边,悄悄说道:“你这些朋友都是什么来路?尤其是那个给我治疗的俊俏小伙子,感觉他怪怪的。。。。。。”

    黄炎笑道:“妈,他们不是坏人,基本上跟我都是过命的交情,您放心吧。至于那个‘俊小伙’,他怎么怪了?”

    “他的本事真大,妈身上的伤,让他几个魔法就治好了呢!浑身也不再疼痛,还轻松了许多。只是,我总觉得他很奇怪。跟我说话总是红着脸,还总说什么帝国忘不了你爸爸,而且,这披风上的味道,明明是女孩的!”

    黄炎抚摸着黄妈妈的胳膊后背,不放心地再次问道:“妈,全身都好了?”

    “恩,都好了!妈好像变年轻了呢!”黄妈妈答道。

    黄炎见母亲脸sè也红润了,这才放下心来,说道:“至于他呀,身份特殊,您现在不知道为好,以后我会向您解释的。”

    “那你告诉我,‘他’究竟是不是女孩?”黄妈妈又问道。

    黄炎有些迟疑,既然乔装打扮出行,伊莎贝拉的身份就需要保密,让母亲现在知道也许不是好事,可看着母亲期盼的眼神,只得答道:“她是女孩。妈,这事需要保密,不能跟人说,明白吗?”

    黄妈妈心头大喜,说道:“她这样的打扮都这么俊俏,要是换上女儿装,那得多漂亮啊!而且眼睛清澈,人也那么善良!小炎,老实跟妈说,你们什么关系?”

    黄炎心头大窘,说道:“我们是普通朋友关系。妈,你别乱想,人家身份很高贵的。”

    “儿子,听妈的话,身份地位什么的不重要,只要两人相爱就好。如果还没追上,儿子你就抓紧,妈支持你!想当初,我和你爸。。。。。。”黄妈妈说到这里,神sè也黯然起来。

    黄炎知道母亲在想念父亲,赶忙岔开话题说道:“妈,知道了,儿子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您把心放肚子里就行。咱们也进去坐吧,别让客人久等了。”

    “恩,你去招呼他们吧,我去烧些热水给客人喝。”黄妈妈这才勉强收起伤悲答道。

    黄炎点点头,快步进入厅中就座。

    “巴恩斯,你们怎么离开森林的?怎么找到这里的?莱迪克和契亚呢?”黄炎进屋后笑问道。

    随后,大家就开始热络地聊了起来。原来,巴恩斯等人在森林中失散,好在那片区域厉害的魔兽已经不多,他们还是走出了森林并来到了特纳城中。他们在特纳城中开始注意找寻失踪的同伴,可找来找去,只找到了九个人,其他人不知所踪。又找寻多rì,见不到黄炎,便想起黄炎的家在黄石村,几人便来到这里,看看能否遇见黄炎。他们已经准备即使见不到黄炎,也准备照顾一下黄炎的母亲。谁知老天有眼,竟然让众人在这里相遇。而莱迪克则陪着心急如焚的契亚去找寻草药了。

    黄炎知道经过后,心中暗自感叹。从竞技场走出的二十多个兄弟,现在加上自己只有十个人有了下落,其他的人,可能都凶多吉少了。

    众人聊着聊着,天sè渐渐暗了下来。村民们三三两两拿着酒肉开始聚在王家大院。哦,现在是黄家大院。(  -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