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3章 大闹公堂

作品:无双龙魂

    ()    (清晰手打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    黄炎等人又被押上了堂。众人见堂上大胖父子都不在,不禁有些奇怪。

    “你们这些人,在回国后都做了什么,如实招来,免得受皮肉之苦!”门德萨厉声喝问道。

    黄炎和几人相视一笑,答道:“我们回国后也没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也就是杀了数千兽人。”

    “一派胡言!就凭你们这二十个人也能杀了数千兽人!竟敢在公堂之上信口开河,来啊,给我大刑伺候!直到他们肯说实话为止!”斯特朗在一旁命令道。

    这时,黄炎接口说道:“官老爷,等等!这点人手自然打不过数千兽人,我们是在无冬城中和全城的军民一起杀的数千兽人!官老爷不是问我们回国后做了什么吗,我们参加了无冬城的保卫战!”

    门德萨一声冷笑,说道:“这么说,你们不仅没有卖国,反而是保卫无冬城的英雄了?”

    “英雄谈不上,只是身为帝国子民,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黄炎淡淡地说道。

    “胡说八道!看来,不给你们不动大刑是不会招供了,来人!把各种家伙都摆上堂来!”斯特朗再次命令,他可不愿再跟这些人多费唇舌了,只待拿到他们的口供,把这个案子落实。

    小吏们领命,把各种刑具都搬到了大堂之上。这些刑具中,既有锯、钻、凿、鞭、杖等常见的,也有十字架和扯皮铁链等家伙,看得人毛骨悚然。

    黄炎见这些官员真的准备动刑,心中愤怒,却不表现出来,便问道:“官老爷,你们想让我们招什么?我们招了便是。”

    就在这时,手下人给门德萨呈上一份口供,正是那王家父子的。

    “算你聪明,现在,先在这份口供上画押确认,然后再把你们回国后是如何勾结兽人,如何给兽人部队提供情报攻打无冬城,并准备搜集特纳城信息出卖给比尔帝国的勾当一一招来,否则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门德萨威胁道。

    黄炎哑然失笑,看来,这些官员是准备给自己这些人扣死“勾结兽人、出卖帝国情报”的罪名了。

    “官老爷,我先看看那份口供行吗?”黄炎问道。

    门德萨示意手下小吏把口供交给黄炎。黄炎大致看了看,口供是王家父子的栽赃陷害,没什么特别之处。

    “你们先在这份口供上签字画押,然后再把你们的问题如实交代!”

    黄炎点点头,问道:“诸位官老爷都已经认定了我们是卖国贼和jiān细,那就把我们的罪状也一并写出来,我们一同画押便是。我们都不会写字,也省得耽误各位官老爷的宝贵时间。”

    “混账话!你们的口供怎么能让我们写?!既然不会写字,那便口述,我们记录下来你们再画押。”

    黄炎又笑了笑,说道:“好吧,就由我代表他们来说吧。我被兽人俘获后,就被秘密训练成了jiān细,这次回国我们便搜集了大量无冬城的信息,并给兽人指明了从魔兽之森到达无冬城的路径,使他们能派兵前来攻打无冬城。无冬城的战斗失败后,兽人又命令我们继续收集特纳城的信息,为下次攻击特纳城做准备。”

    几个在场的官员见黄炎这么容易就“招了”,一个个心花怒放,然后就各个细节一一盘问。黄炎便依着他们的诱供一一作答。到最后,这些官员实在没什么可问的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口供”也完成了。

    “算你们识时务,现在,就画押吧。”门德萨有些兴奋。按照这个口供,自己主审的这个案子,可真的是个惊天大案了。

    黄炎拿着这份“口供”,似笑非笑地说道:“官老爷,你们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容易就招供了吗?”

    门德萨等人听得一愣,然后问道:“为什么?”

    “我们中间,有个人你们根本就动不了他。”黄炎笑着说道。

    门德萨指着伊莎贝拉,正气凛然地说道:“你说的就是他吧?他究竟是何人?帝国有令,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不管他是什么出身,犯了这等卖国求荣的大罪,那便罪不容恕!我们身为地方官员,一定会秉公办理的!”

    黄炎拍手赞道:“几位官老爷真是帝国百官的楷模,小民现在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后悔,对各位官老爷的敬仰之情更是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只是,他的身份特殊,我只能告诉您一个人。”

    黄炎极为逼真的忏悔,让几个官员信以为真,黄炎夸张的赞美,也让他们一时飘飘然,而黄炎神秘的表情又让几个官员疑惑起来。那个英俊帅气的年轻人,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门德萨此时利yù熏心,满脑子都在幻想着破了这个“惊天大案”后自己所能得到的一切。他也想了解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家族的胄裔,也好做出相应的对策,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你过来悄悄跟我说吧。”

    黄炎一脸的人畜无害,走上前去,附在门德萨的耳边说道:“至于他的身份,其实我说过的,你们不配知道!”

    说着,还在门德萨恼怒之时,黄炎一把就捏住了他的脖子。门德萨惊慌失措,他虽然也有五阶的斗气,但要害被有力的大手拿住,如何能挣脱?

    大堂中立时就慌乱起来,小吏们拿出武器对准了堂中的“人犯”,其他官员也大惊失sè。巴恩斯等人见黄炎动手了,便让几人护住伊莎贝拉,其他人也上前去拿那几个官员。

    城守备斯特朗反应也很快,他迅速地就拔出了佩剑。可突然间,只觉得喉咙一紧,便被什么东西紧紧咬住。那个东西,自然是小怪物。

    “把武器放下,要不然,它就会咬断你的喉咙!还有你们这些人,也统统把武器放下,否则,这几个官老爷就会先死!”黄炎大声喝道。

    斯特朗明显能感觉到咬在喉咙上的动物已经把自己的表皮咬破,惊骇之下,只得丢了武器,巴恩斯等人也成功制住了另外三个在座的官员。那些小吏看着怒气横生的“人犯”把官员全部制住,无奈之下,只得纷纷把武器丢在了地上。大堂上突遭变故,大批的城备部队还是闻声而至,把整个大堂团团围住。可zhèng fǔ要员被制,他们对黄炎等人也无可奈何。

    “黄炎,你们竟然敢在公堂上胡作非为,你可知道犯下了什么罪行?!”城备部队的将官大声喝令道。这人名叫莱昂纳多,是守备官斯特朗手下的一个中尉,正是去捉拿黄炎等人的那个将官。

    黄炎看着地上的各种刑具,怒声说道:“什么罪行?你若敢派兵进来,我就杀了这几个狗官!这些狗官,为了一己之私,便要草菅人命。他们既然喜欢这样审案,那我今天就按着他们的办法好好审一审!把他们都绑起来!”

    巴恩斯几人便用绳索把五个官员五花大绑弄了个结结实实,并拿着武器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那莱昂纳多无奈,只得制止了部队冲进大堂中。他也看出来了,黄炎这伙人既然敢大闹公堂,那便说得出做得到。

    伊莎贝拉也对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黄炎要“审”他们,她也坐在一旁随他胡闹。

    黄炎坐在大堂上,大喝一声:“来人,把王家父子给我押上来!”

    小吏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是否该听这个新任的“官老爷”的话。黄炎一拍桌子,喝道:“难道你们想让这些‘父母官’死吗?!”

    门德萨等人赶忙给小吏们使眼sè,王家父子这才被带上了堂中。

    王老实和大胖见大堂外全是官兵,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待进得堂中,见几个官员被五花大绑、刀子架在脖子上跪在堂下,而黄炎端坐堂上,大惊失sè。

    巴恩斯过去两脚就把王家父子踹跪于地,笑着喝道:“见了黄大老爷,还不跪下!”

    “王老实、王大胖,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把事实说清楚!”黄炎沉声说道。

    王老实和大胖虽然知道堂中发生了变故,但堂外还有那么多官兵,便打定主意咬死话头不松口。大胖说道:“好你个目无法纪的黄炎,不仅卖国求荣,竟然还敢抓了各位大人,我看你是罪大恶极!”

    黄炎冷冷一笑,说道:“看来,你们还没有认清形势、弄清状况啊。来人,先各掌嘴五十,我看你们还敢胡说八道吗?!”

    小吏们都不敢听命,巴恩斯便举着大剑作势要砍了门德萨。门德萨大惊,急出一身冷汗,赶忙说道:“你们还不快动手?这两人胡言乱语,掌嘴已经是轻的了!黄炎大人但有吩咐,你们照做便是!”

    小吏们这才按住王家父子,拿着两个小木板子开始掌起嘴来。那掌嘴用的木板,足有一公分厚,打在脸上啪啪作响。不多时,两人的脸已经如红肿的猪头一般。王家父子何时受过这样的罪,五十次板子下来,连连惨叫不止。

    “王老实,王大胖,看见地上的刑具了吗?如果你们不说实话,那些东西就会给你们好好‘伺候’一番。”黄炎冷冷地说道。对于王家父子,黄炎现在已经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了。

    王老实一顿掌嘴下来,已经有些后悔不该听信大胖的馊主意,正在犹豫之时,那大胖说道:“黄炎,有种你就把我打死!你这个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黄炎点点头,说道:“看不出啊,大胖你还真是硬气了呢!来人,把他绑到十字架上,用扯皮铁链伺候!”

    这十字架原本是个酷刑,把人各个关节钉在十字架上,一直到动脉流尽鲜血而亡。黄炎并没有让人这么做,现在,还不想让这大胖去死呢。可那扯皮铁链也不好受,上面尽是些倒刺,铁链抽在身上便把表皮扯了下来,也是一种极为厉害的刑具。

    小吏们既然领了门德萨的命令,便把大胖的外衣脱了,光着上身捆在了十字架上。一根满是倒刺的铁链也拿在了手中,小吏挥手就要开始动刑。

    看着冰冷的铁链,大胖此时骇得说不出话来。王老实赶忙说道:“黄炎兄弟,你就放过大胖吧!他还小,不懂事,得罪之处,王老实给你赔罪了!”

    说着,王老实就给黄炎连连叩首不止。(  - 永久地址 :  .  .   檀 香 书-记得收藏)